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接下來,輪到你了!】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接下來,輪到你了!】

"是你?,鳳仙美人顰起秀眉,其實她有點猜到南疆妖王會來戰斗,但沒想到她會來這里支援自己,而不是直接去找岳陽.

"我沒有錯過什麼精彩的戰斗吧?"南疆妖王柔荑輕輕一揮,玉,指在琵琶上輕輕輪動.

叮叮咚咚的天簌樂音.

又一次響起.

美妙得,就像泉水滴在心田,讓人之醉.

中雷霆的眼睛慢慢地睜大,這琵琶音樂,真是致命殺招!

這一輪音波,很明顯,就是沖他來的,以他的功力,自然能夠抗禦,但他的親衛,卻在這銷魂蝕魄的樂音之中,紛紛吐血倒地.如果說剛才讓這個南疆妖王禦空而來,殺死近百人,已經讓他暗怒于心.要不是有一個周密的計劃,不容他現在出手干擾,否則早發颶了.現在,南疆妖王又再以音波挑釁,自己最少有十名親衛,內腑爆裂地慘死.

最慘的是,這些死去的親衛,即使是死亡,臉上的表情,也還保持著詭異的快樂沉醉,渾然不覺內腑爆裂.

那個奔狼傭兵團的團長,卻拍手大笑:"好聽,好美妙的音樂,好優雅的殺人手法,太讓人驚喜了."

南疆妖王嫣然一笑:"後面還有更驚喜的呢……"

不等中雷霆開口,她的雙手急舞起來.

如暴風驟雨.

琵琶原來那美妙動人的樂聲一變,變得鏗鏘,激昂,高亢,如千軍萬馬奔馳在戰場.

那怕對音樂最遲鈍的人,也仿佛可以看見那一股鐵流般的騎兵,在指揮官的號令下"整齊如一地奔騰在地面上,席卷向敵人,直讓人滿腔熱血情不自禁,為之沸騰.看啊,那戰旗獵獵,飄揚在鐵軍的前面"率領著戰士沖鋒前進,聽啊,那戰鼓敲響,馬蹄炸雷,陣陣搖撼地面,直令天地變色""迎著萬千箭雨"迎著豎立的長矛,那些即使下一秒就全穿心而死的戰士,無畏地奔騰著.

即使被殺,尸體翻倒.

那怕身體讓馬蹄踩成肉泥"他們,也無所顧慮地飛的……"……

全場籠罩在南疆妖王的殺人音樂世界中,那些聆聽到的雷霆軍團,紛紛倒地,有的仿佛額頭中箭,有的仿佛被長矛穿心,有的仿佛翻身落馬,讓同伴踩成肉泥.他們的死法,與音樂世界的戰士相同,靈魂在無聲的咆哮,他們由實力最弱的開始,一個個轟然倒地,死亡.

實力稍強的在苦苦支撐,但隨著音樂世界的斯七,他們早沉醉得不能自拔.

如果,這時候的中雷霆統帥,能夠站出來,一聲大喝.

打破這個音樂世界.

他們也許可以幸存下來.

非常可惜,現在的中雷霆"同樣沉浸于音樂世界中,那怕他用手指塞住了耳朵,也無法阻止靈魂的共鳴.不僅是雷霆熾哮,就是來自天界的奔狼傭兵團,那今天階團長和天階副團長"都不可避免地陷入音樂幻景.

最快擺脫的人,是那個來自小丑團的高帽男.

他沒有開口干擾南疆妖王的演知一是他喜愛音樂,不忍打破這種讓靈魂顫抖的天簌樂音;二是雷霆軍團的士兵在計劃中,本來就是拿來獻祭的,借對方的手來殺死他們,還不會讓中雷霆感到反感,雖然他不在乎中雷霆的意見,但畢竟在獻祭遠古封印陣和探索眾神的探索各個方面,還有綺重中雷霆的地方:三是,對面的天罰,正凝聚著恐怖的天罰之雷,他毫不懷疑在自己破壞南疆妖王演奏的一刹那"那恐怖的天罰之雷,就會轟擊在自己的頭頂上.

自己為什友要替奔狼傭兵團承受這一記天罰之雷呢?

奔狼傭兵團,本來就是用來做替死鬼的!

高帽男子沒有開口,只是默不作聲,稍稍退後,力求在最安全距離地面對天罰""他巧妙地將天罰對自己的殺機,轉移到奔狼傭兵團長的身上.

在沒人打擾的情況下,南疆妖王的演奏.

在繼續.

她的雙手不再急舞,而是慢彈.

節奏慢了起來,就像暴風雨之後短暫的甯靜""聽了這一段彈奏,人們仿佛看見,讓鮮血染紅天空,暴風雨過去了,嗜血狂殺的戰士們,仆倒一地,亂七八糟的尸體,散落漫山遍野都是,戰場格外的蕭瑟.

殘存的戰士,在尸堆中慢慢地爬出來.

他們沒有歡呼,只有麻木地坐在高高尸堆上,眼睛木然無神.

天空開始有細小的雨點,落下來,刺骨的冰寒,陣陣血腥的晚風,一陣陣滴灑在戰場,加入那一條條的扭曲血溪中,彙流成一個個血潭.

除了獵獵的旗幟,再沒有什麼是活動的.

黑暗降臨.

陰云,無月,天與心一樣灰蒙蒙.

蕭瑟淒愴的寒風吹過戰場,天空的小雨漸漸變成了碎雪,寒風,一直吹拂,仿佛能吹到遙遠的家園.

無數白發父母,無數綺門而盼的妻子,默默流淚,她們永遠也無法再盼回自己的親人,只有不懂憂愁的小孩子,才會在燈下發出嘻嘻的笑聲,才會舉起手中的小碗向母親討要更多的食物,卻不知,剛才吃的已經是家中最後的糧食……年邁的父母臉上盡是愁苦,而強顏歡笑的媳婦,安慰著老人,只有要深夜,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她才敢偷偷嗚咽幾聲!

大雪開始掩蓋血色的戰場""幾個死剩的老兵,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

不時,有人倒下去.

永遠地睡去.

最後那支回歸的隊伍,只剩下一個人,孤獨的身影,在風雪中漸行漸遠.

待到天明,在太陽東升時,人們可以看見,最後一個影子也沒有走出茫茫雪原,他,早已經化成冰雕,只是眼睛,不舍地看著家鄉的方向……"……在那具冰雕的身後.遺下一長串血色的踏雪腳印.陣陣寒風吹討,天地之間.再無生氣.

"呼呼!"當"中雷霆,這個蜥蜴統帥在樂音中驚醒過來"他發現自己的身體都凍得僵木了,臉上甚至凝結了冰霜,口中呼出的,是白色的霧氣.

他不敢想像,實力高達先天九級的自己,都抵禦不住這種音樂幻景,自己的屬下到底會怎麼樣.

當他回頭,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冰雕.

整個雷霆軍團,近萬精銳.

全部凝結成冰雕.

除了極少數的先天強者勉強還能存活下來,其余的,全軍覆沒!

""啊不!"

中雷霆痛苦地呻吟起來,他死死地按住自己心髒.

生平第一次,他感到心疼!

感到絕望!

敵人的這個打擊,不亞于聽見黑獄王的死訊.

盡管中雷霆這個統帥已經提高警惕"甚至已經堵住了耳朵"但他萬萬沒有想到,南疆妖王的樂音幻景,還是引起了自己靈魂的共鳴,還是能夠觸發了身體能量的反應,讓自己在音樂的幻景之中,情不自禁地沉溺.最讓中雷霆絕望的是,因為之前的南疆妖王發過兩波樂音攻擊,讓他嚴重錯誤地低估了她的真正實力,他以自己能抵禦她的音樂攻擊,誰不知,當她真正的絕招一施展出來,整個雷霆軍團都全軍覆沒了!

如果雷霆軍團讓天罰這今天階強者殺掉"中雷霆不會如此心疼,但南疆妖王是一個與自己同等級的女子.

為什麼偏偏是她,一次攻擊,就毀了自己花了百年時間才構建成功的雷霆軍團呢?

中雷霆氣得幾乎炸肺.

"殺!"他沖向南疆妖王,什麼戰術"什麼規則,什麼計劃,他都不管了.

他心中想的,就是殺死這個一出手即滅掉自己整個軍團的女人.

她,非死不可!

懷抱玉琵琶的南疆妖王,飄空面起,表情帶點不屑.

如天仙嫡降塵世.

身法美妙之極.

那怕是逃避中雷霆憤怒之極的致命攻擊,也仿若在天空翩翩起舞.

她自知沒有天罰那樣的實力,但干掉這個雷霆軍團和引走這個急怒攻心的蜥蜴統帥,她還是可以做到的.至于對面那三今天階"那是天罰的事,她暫時還無法應對那樣的敵人.

正如來時一樣,存心引走中雷霆減輕同伴負擔的南疆妖王,很快消失在天邊.

中雷霆緊追不錢兩人,很快消失于戰場中.

天譴和天劫等天魔殿眾,相顧懼然!

幸好這個南疆妖王不是敵人"否則那就頭疼了,這種音樂幻景殺人,誰有破解之法?南疆妖王她現在還僅是先天九級,萬一讓她升上天階,領悟了至尊之境,再施展音波攻擊,世間還有誰是她的對手?就算有,恐怕也少之又少!

東方妖族,果然不簡單,難怪能稱為通天塔第一強大種族.

"不錯,我非常喜歡."來自天界奔狼傭兵團的團長又故作瀟灑地拍拍手,其實,剛才他這今天階強者的心神也被樂音所懾.

幸好敵人沒有趁機攻擊,否則就丟人了.

為了掩飾剛才心神不受控的失態,他決定露一手.

雷霆軍團精銳士氣的死亡,正好符合他用人命獻祭遠古傳送陣的需要.他的手指一點,學著鳳仙美人剛才的姿勢,一道天階力量的指勁,直接劃哼過地面,劃哼出一各百米長兩米寬三米深的壕溝,由他的面前,直到遠古封印陣的邊緣.同時,他又故作瀟灑地打了一個響指,讓手掌燃起沖天烈焰"以熱力籠罩全場,迅速把南疆妖王剛才制造的萬人冰雕,重新解凍.

無數結冰的血液,彙流入壕溝.

緩緩地,向遠方的遠古封印陣流去……雖然效果比不上站在封印陣中以性命血祭,但總比白白浪費要強!

"再加上你的血吧!"鳳仙美人身影消失,當她再一次出現,已經閃在那個奔狼傭兵團團長的身後.三名天階同時合攻,那個團長似乎早有防范,利爪撕天裂地,反襲鳳仙美人.那個熊人副團長,則轟出最強的一拳,只要命中,相信鳳仙美人全香消玉殞.還有那個高帽男,比兩人更快,比鬼影還快,青綠如僵尸那般的十指,毒刃般刺向鳳仙美人的後背.

"你中計了!"那個傭兵團長在冷笑,他的眼眸中,閃爍著奸計得逞的陰險光芒.

"死!"

鳳仙美人的回答,只有一個字.

她不避不閃,伸出玉手,挾著天罰力量按向對方的頭頂……在三位天階致命的合擊下,她瞬間被擊飛,形成一道美妙的拋物線,由高空隕落.當雙足站定地面,她的身體微微顫抖,秀背有十道交織的傷口,而左臂雙肩也鮮血淋漓.

然而,所有人都驚愕地看著這今天罰女,個個眼中都有不敢置信的神色並非因為她的受傷,而是她恐怖的殺傷力!

對面那個來自天界的奔狼傭兵團團長,一個強大得肆無忌憚的天階.

在眾目睽睽之中,頭顱炸碎!

靈魂湮滅!

秒殺!

失去頭顱的尸體摔倒在地面上,血濺一地!最讓人恐怖的是,這個家伙直到死亡,都不知道自己死掉,在頭顱爆炸之前,那臉上還保留著奸計得逞的囂起……,…而秒殺一個強敵的鳳仙美人,滿不在乎地拭去唇角的鮮血,魅惑眾生地沖著那個瞪目結舌的副團長熊人,露出了美麗又充滿死亡意味的微笑:"接下來"輪到你了!"

上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大珠小珠落玉盤】     下篇: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看吧,這就是憤怒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