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二章:【到底誰救誰啊?】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二章:【到底誰救誰啊?】

高帽男絕對不會相信岳陽認識自只的團長,別說通天塔的人.就是西天界的武者,也不一定認識小丑團長.

當初小丑團長特地轉移到南天界創建小丑團,就是為了更好地保密.

不過,他懷疑己方有什麼內奸,把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己像黑獄王的手下中雷霆,就很有嫌疑.

這家伙裝著追擊,迅速離開.

誰知道他是不走向敵人通風報信呢?黑獄王已死,中雷霆還能有多少忠誠?

"別以為有個叛徒,向你告密,就可以嚇唬人.非常抱歉,我們小丑團,不吃這一套."高帽男對形勢還是比較樂觀,天罰這個唯一的天階,已經消耗盡秒殺的天罰力量,她最多只能與自己打成平手.自己的兩個同伴,擁有超快身法的白馬隊長和能夠將大地沙化吸收其中能量化為戰力的黑土,完全可以秒殺掉那些天魔殿眾,如果三位天階合力都打不過一位天罰,那就不用再回小丑團了,回去也是丟人.

"哈哈,真聰明,竟然騙不了你們小丑團."岳陽聳聳肩,裝著一臉我騙人失敗了的樣子.

"召喚春風."與高帽男不同,這兩個前來的天階,完全抱著速戰速決的態度,因為他們有秘密任務,不能隨便暴露身份.要不是同伴呼喚,他們根本就不想現身.身穿白衣的那個中年男子,一伸手,就召喚一個元素類的風系戰獸.

這個幾乎透明的戰獸,幾乎看不見形態,與普通的風系戰獸遠遠不同.

它更像是一個領域.

一個微風領域.

包括岳陽在內的所有人,都籠罩在這個風系戰獸類似領域的身體里,同時也受到這個風系戰獸能力的制約.

這個名叫"春風,的風系戰獸,有一種停滯禁空的能力與正式的領域不同,在它的身體中倒不是就不能飛行,而是飛行的速度會受到影響,飛行大大減速,而且也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

相反,那個白衣中年男子,在這個類似領域的風系戰獸體內,卻如魚得水.

不僅是他,就連高帽男和另一個黑衣老年男子速度都提升不少.

在此消彼長之下,岳陽一方影響極大.

形勢現在更加不利.

白衣中年男子,除了召喚了春風這個元素類戰獸,還召喚了一匹天界烈焰馬和一匹地獄夢魘.

雖然天界烈焰馬和地獄夢魘都不是聖獸,但等級很高,隱約接近天階,估計與通天塔的先天十級相近.它們被召喚出來,主要不是參與攻擊,而是攔截.有了它們恐怖的速度,岳陽的人一旦戰勝,沒有誰能逃離這個春風籠罩的空間在天界烈焰馬和地獄夢魘的攔截之下,必死無疑.

"沙蟲,惡形蜘蛛,岩石角蜥,魔紋響尾蛇."另一個黑衣老年男子,召喚出來的戰獸更多戰獸的實力多與白衣中年男相近.

其中那個惡形蜘蛛還有天階一級的實力.

它龐大的身形超過二十米,估計就連巨龍看見它,也會嚇得避退三舍的.

黑衣老年男子,雙腿微微一震,他的能量自雙腳注入地面原來的廢墟地面,竟然讓他吸走了能量,土地在他的身體周圍不斷沙化緩緩擴散,幾秒內就有十米的直徑,一分鍾過去,那些土地沙化已經擴展到岳陽他們的面前,已經有了百米直徑.

這人的戰獸,在沙化的土地中表現非常活躍,似乎最擅長沙地作戰.

倒是那今天界烈焰馬和地獄夢魘,都飛到天空,似乎不願意踩在那種沙化土地上……

"殺!"高帽男覺得沒什麼跟岳陽說的,天階打地階,又輔以這樣強力的戰獸"戰斗還會有什麼疑問嗎?

"讓他們殺吧!"岳陽滿不在乎地揮揮手.

"讓你多嘴……"白衣中年男,不等岳陽一句話說完,已經閃現岳陽身後,重拳狠狠地轟殺而下,准備把岳陽的脊梁一拳轟碎.他生平最看不起沒有本能又嘴巴尖利的人,像這樣的人,他一般的懲罰是,一拳轟斷對方的脊柱,讓對方就像死蛇般扭曲在地面上,痛哭流涕地懺悔.同一瞬間,黑衣老年男子,也閃現于天譴的身後,他看得出來,除了天罰之外,這個男子是天魔殿眾之中最強的一個.

高帽男也發動攻擊,移形換影地出現在天罰的身後.

當然,他的是試探性攻擊.

鳳仙美人根本沒有理他,倒是守護著她的魅魔女皇伸手架開攻擊,魔尾就像利矛,閃電紮刺回擊高帽男.

天譴和天劫,天罪,天怒他們,也沒有接招圍攻黑衣老年男子,相反,他們仿佛沒有看見敵人似的,直接沖向沙蟲,惡形蜘蛛,岩石角蜥和魔紋響尾蛇那些戰獸.

另一邊,岳冰也指揮著泰坦古樹,殺了上去.

海鸚鵡的黃金三頭龍避開最強的惡形蜘蛛,與飛在天空的地獄夢魘較上勁.

它的等級不足,但總算是黃金三頭龍王的後代,即使無法戰勝敵人,一時間也不會落敗.

岳雨沒有上前攻擊.

她不住地給撲進岳陽懷中的小熊貓妞妞施展治愈水球,經過一場艱苦的血戰,小熊貓妞妞受創不輕.醉貓禦姐看見岳陽來了,士氣大爆發,在讓岩石角蜥撞飛之後,破例地在岳陽面前,灌了一瓶烈酒.以酒為外界誘因,激發蘊藏在身體的巨大能量……她一旦陷入酒醉的狂暴狀態,戰力完全是兩回事,而且身形詭異地擺脫了那一個"春風,戰獸的影響.

"喝,給我滾開!"醉貓禦姐揪住岩石角蜥的尾巴,把巨大的它掄起來.

身體旋轉幾圈"又把那小山似的怪物扔出去百米外.

轟隆隆!

那岩石角蜥深砸入土,幸好它皮厚肉粗,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傷創.不過像醉貓禦姐這種恐怖的蠻力,還是讓天魔殿眾的男人們都為之瞪目結舌,好家伙,沒到先天就有這股蠻勁,要升上先天,那還得了?

其實醉貓禦姐喝醉的狀態中,普通的先天,還真打不過……,…尤其是讓岳陽特刮過後,這個禦姐的戰力更是像火箭升空般飚升.她不在喝醉狀態下,很難發揮這股潛力,一旦喝醉,卻非常容易操縱身體的力量,這"也是岳陽特刮她的原因.

攻擊岳陽的白衣中年男,掌心就在印到岳陽的同時,發現一把利刃破空而來.

有個女妖,速度比他這個號稱除團長之外身法第一的白馬隊長還快.

手持上弦月的紅,其實她最大的優勢.

就是速度.

"啊……,…"血腥女王紅一聲尖叫,女妖尖叫爆發,白馬隊長覺得腦中似乎有十萬只蜜蜂在嗡嗡的飛,又仿佛有數十只巨錘在敲打,一下子懵了.等他反應過來,發現那把冰寒徹骨的利刃,已經在自己面前連斬不下十刀.

白馬隊長以硬挨一習的代價,急退.

他心里有種中計的感覺.

敵人如此淡定,必定是某種可怕的計謀.

這個想法剛剛湧現,他的身體就已經用超速度退出百米之外.讓他感到無比錯愕的是,他竟然撞在一個人的身上,那就是剛剛想擊殺的那個連天階都不是貧嘴男子.這小子是什麼追上來的?為什麼他比自己逃命的速度還要快?這是幻覺,還是真*實?身穿白衣的白馬隊長來不及想明白,一個蛇妖小蘿li閃現,她手中揮舞著更加恐怖的冰霜雙刃.

也不知是冰霜的凍結,還是讓某種能量束縛,白馬甚至來不及感應清楚.

他發現自己已經定滯在半空……

那個懷抱著小熊貓女的貧嘴男子,並沒有動手,只是習慣性地在唇角雷出一絲嘲諷的微笑.

天空,有一道落雷轟下,准確無誤地擊在白馬隊長的頭頂,雖然威力遠不比天罰的那種天罰之雷"但這種落雷也不是好受的,白馬隊長感覺自己飄逸的長發完了,絕對轟炸成了雞窩.

"過隙!"白馬隊長一恢複自由,立即再次利用能力逃脫.

在小文麗,紅兩人的夾擊中,白馬隊長奇妙地在攻擊之網中滑出,玄之又玄,險之又險,他的特殊能力一旦啟動,有信心在天階三級的強者手中無傷逃脫,這招白馬過隙是他的成名絕招,也是他為什麼稱為白馬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擁有過隙的能力.

逃出百米後,白馬隊長剛想伸手擦一把冷汗.

沒想到,他又撞上了一個人.

還是岳陽.

白馬隊長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速度比自己的"過隙,還要快?

沒有任何人給他答案,只有一個美杜莎,出現在他的身邊,張弓搭箭,在白馬隊長企圖逃跑的一刹那,一箭命中他的小腿.當白馬隊長的速度稍微一滯,天空,一條痛苦之鞭抽下來,直接把白馬隊長的背部打爆.

風暴美人魚和岳雨幾乎同時,召喚出兩條水龍,噴在白馬隊長身上.

這種打擊不可能對一今天階強者有用.

但,對于冰霜蛇妖來說,這兩條水龍是她最大的殺器……她速度超過了雷霆娜迦,自更遠的戰場沖過來,一記跳斬,直接把白馬隊長冰封在水龍中.

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奇觀.

兩條水龍極速冰化,形成一條白色拱橋,在它們張口吞噬的核心,冰封著一個白馬隊長.

白馬隊長痛苦不堪地震碎冰龍,自千萬顆冰屑中逃出來.

他不想再打下去,這根本不是戰斗,這是該死的受虐!他連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沒有使出來,就受到敵人無情的壓制打擊.這樣的戰斗,實在太憋屈了……白馬隊長決定換一個對手,他去殺天魔殿眾,讓黑土那個家伙來殺這小子.

剛剛逃出來,他發現自己又撞到了一個人.

還是岳陽.

白馬隊長頓時有種痛哭流涕的沖動,你讓我好好打一場行不行?不帶這麼玩人的,在春風的能力加持中,用白馬過隙身法,還比不上抱著一個小熊貓女的你,難道你真想迫得我上吊?

"黑土,交換對手."白馬隊長強忍著淚意,用哽咽的喉嚨喊了一句.

"老子沒空,先過來幫我解圍……"

另一邊的戰場"傳來更加痛苦的呼救聲.

白馬隊長定睛一看,發現自己那個擁有吸收大地能量的同伴黑土,讓一個女蠻牛用絆神鏈捆著,劈頭蓋臉一頓暴揍,幾乎連反手的機會都沒有.他驚呆了,好半天,才問道:"你的沙化能力呢?你"你不會遁地嗎?"

黑土直氣得七竅生煙:"遁個屁啊,這死蠻牛有大地之心,剛才克制我的能力,快過來幫忙!"

這話聽得白馬隊長一陣陣的蛋疼,向你救援,你倒好,讓人打得滿地找牙!

他看了看帶著嘲諷微笑的岳陽,又看了看緩緩圍上來的血腥女王紅,石化美杜莎,雷霆娜迦和冰蛇蛇妖,他緊張地咽了一口唾沫,舔了舔干澀的嘴唇,向黑土回應道:"我覺得,我也許需要一點時間,因為,現在看來,對方不會太輕易讓我離開……"…………,今天只有一更,霞飛向大家致歉!

上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日照太陽花,光輝之靈】     下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想講條件?當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