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想講條件?當然可以!】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想講條件?當然可以!】

高帽男沒有看見同伴陷入窘境,他佯裝不敵,一路後退.引鳳仙美人一直追趕.

繞圈,引開最強的敵人.

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兩今天階的同伴,非但無法擊敗各自的對手,此刻還急需他的援助天魔殿眾,因為岳陽到來,知道這一戰絕對沒有失敗的可能,個個信心爆炸.又見他戲弄敵人如無物,更是士氣爆發,全體爭相攻擊,絕招百出,越打越順,相互配合發揮的戰力,比平時更強數倍,激戰一小時後.

鑽地的沙蟲,首先讓天災擊斃,讓她奪下了首功.

在醉貓禦姐和小熊貓女妞妞,岳雨和她的戰獸"驚濤,,風暴美人魚的聯手打擊下,岩石角蜥第二個戰死.不過,這個第二,原本屬于對戰惡形蜘蛛的天譴,但天譴為了提升自己,故意留著惡形蜘妹不殺,一直拿它作為自己的陪練,准備在這一戰突破提升.而且,惡形蜘蛛恢複力極強,一有喘息之機,馬上就能恢複戰力,是個極難纏的對手,在天魔殿眾中"了岳陽和鳳仙美人之外,也只有天譴才能戰而勝之.

高傲的天劫對戰地獄夢魘,久戰不下.

他有點舍不得擊殺這個強大的戰獸,更想迫使它叛變,然後迫對方向自己歸降.

可惜地獄夢魘非常忠誠,雖然主人白馬隊長讓小文麗她們圍毆,打個半死,狼狽不堪,仍堅持不叛變,讓天劫又喜又恨.

喜的是這個地獄夢魘戰獸果然是忠心的好戰獸,恨的是,它並不屬于自己.

另一今天罪與天界烈焰馬也打得難解難分,如果天界烈焰馬在春風這個戰獸的能力增幅之內那麼天罪只能與它打個平手,但小文麗帶有驅散威能的純淨白光把春風這個戰獸的能力大量削弱,白光所過之處,敵方的增幅大量削弱,而己方沉重緩滯的身體,則得到最大的解放.失去了春風的能力支持,天界烈焰馬對于擁有超強防禦的天罪無可奈何,反而在風暴美人魚的風暴召喚中,戰力不斷下降讓天罪打得節節敗退.

幸好它的速度更快,總是能夠險險逃過致命打擊.

天罪一時之間,還無法把它拿下.

魔紋響尾蛇,在風暴美人魚沒有吹響風暴號角前,在岳雨沒有召喚驚濤之前,它是牛逼的.憑一己之力,迫得天怒,天殺和天劍三位等級較低的天魔連連後退,無法與它抗爭.

之前就已經身負重傷的天劍,甚至好幾次差點讓它秒殺.

還是海鸚鵡派出的黃金三頭龍夠給力,挺身而出.

把他給救下.

隨著岳雨的驚濤出現,再加上風暴美人魚的風暴召喚浸濕的地面,讓更宜在沙漠地形戰斗的魔紋響尾蛇吃盡了苦頭.當岳雨用治愈水球,把重創的天劍給恢複過來,這個憤怒的天魔,比背著憾天鼓的天怒還要勇猛,揮舞著聖劍迎戰行動力大減感應力嚴重下降的魔紋響尾蛇,用鋒利無匹的聖劍多次斬傷敵人,一報之前差點被秒的仇恨.

白馬隊長和黑土,做夢也想不到,僅僅是下一場雨再召喚出一個元素類水屬戰獸,就徹底改變了戰場走向.

地獄夢魘和天界烈焰馬即使不在地面,一直飛翔在天空影響也不小.

那個可恨的雷霆娜迦,時不時召喚一道落雷.

轟擊偷襲.

惡形蜘蛛失去鑽地之後還能浮在水面,影響不算大.

但沙蟲,岩石角蜥,惡形蜘妹和魔紋響尾蛇它們徹底悲劇了.尤其是沙蟲,這個埋在沙土里的戰獸,完全變成了雞肋,讓那今天災一招末日龍卷風再加一招末日冰河時代,就變成了冰雕.岩石角蜥,也因為無法鑽地,無法水戰,變成岩石死守的它,活生生地讓那個暴力女和那個小熊貓聯手打碎""它是最死不瞑目的一個,因為它是唯一死在非先天強者手中的戰獸.

白馬隊長最恨的是小文麗,因為有她在場,他的一切攻擊,都會受到束手束腳的壓制.

這個蛇妖小蘿li,簡直比惡魔還要惡魔!

黑土不同意.

他覺得真正恐怖的是這個女蠻牛,這個女蠻牛不僅擁有大地之心,是個永不疲倦的女戰神,還擁有泰坦之力.

堂堂一今天階二級的天階強者,讓她打得幾無還手之力.

有時,黑土會懷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一今天階.

當然了,如果他不是天階,那早死了.

加持了巨人影子的阿蠻,她的拳頭,可不是隨便一個武者就能承受的.

對于黑土來說,他不得不承認,這真是一場讓人身心折磨的戰斗……"……對攻,他悲哀地發現那個女蠻牛的戰技比自己還好,再說與她對攻是無意義的,只要她在站地面上,無數打倒多少次,她都會迅速站起來.嗯逃?這個女蠻牛手中有一條縛神鏈,這見鬼的鎖鏈讓自己這今天階強者也掙不鬼……"……陷入挨揍局面的黑土,看見風暴美人魚召喚風暴,看見岳雨召喚出"驚濤,戰獸,他差點哭出來了.

太欺負人了,擁有大地之心的女蠻牛是自己到克星也就算了,她們還要搞水戰?

高帽男繞了一大圈,他游而不擊地回來.

本來以為能看見敵人尸橫遍野,自己的同伴笑眯眯地等著圍毆天罰.

沒想看見的完全相反,敵人一個沒少,自己的同伴慘嚎著挨揍,而敵人笑嘻嘻地等著自己回來……"……看見岳陽那陽光燦爛的微笑,他有種一頭撞死在豆腐上的沖動.

"重冠,該死,你這個特使怎友當的啊?情報錯誤,把我們陷進泥潭不說,還臨陣逃脫,我們的戰獸都快死光了,你死到哪里去了?"白馬隊長勉強有空罵人,他看見與天罰進行追逐戰的高帽男回來頓時怨氣沖天.

"快過來來………"黑土幾乎連張口的時間都沒有.

擊殺了對手的天劫,醉貓禦姐,岳雨她們都抽空過來幫忙,對于讓阿蠻打壓的黑土來說簡直是百上加斤.

水戰,不是他的專長.

那是他的弱項!

高帽男重冠,看見如此形勢,只覺得頭皮陣陣發麻.

身為天階強者的同伴,怎麼會讓敵人打得落花流水滿地打牙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自己只不過帶著天罰繞了一個大圈回來,局勢就變成這樣子,真是難以置信!

幾乎一瞬間就有種靈光閃過腦海,他心中有一種豁然貫通,假如傳言屬實,那麼只有一個人,才能這樣的本事!高帽男重冠"沖著一直沒有出手的岳陽驚叫起來:"你是,你是岳家三少?"你不應該來這里的,發生了什麼事?難道夜梟,紫光和月宿他們沒有把你截住?你應該在另一個遠古封印陣戰斗的,不應該在這,你怎麼可能趕過來這里,你,你之前使用了替身……"

岳陽不答.

當他那嘲諷意味的微笑,還在高帽男重冠的瞳孔中殘留,他的身體已經消失.

出現在重冠的身後,當重冠瞳孑毗縮,准備逃離時,一個直徑十米的永琱局,出現在岳陽的腳下.重冠定滯在天空"他在白馬隊長和黑土的眼中,就像木偶一樣"讓岳陽一頓暴揍,直打得眼青鼻腫,原來漂亮的彩衣比乞丐的還要破爛,就連高帽男重冠那頂視若生命的帽子,也給打飛,浮在沒膝的水中.

重冠恢複行動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控回帽子.

端端正正地戴上.

然後,才松了一口氣,仿佛這帽子才是他的生命似的.

岳陽卻不會放過他,饕餮之刃重斬"一斬山河缺……重冠急逃,以手捂著頭頂的帽子,身體狼狽不堪地斬落地面,轟地砸入地面,濺起千萬水花.

"不會吧……"白馬隊長和黑土徹底絕望了,本來還指望重冠這家伙回來救命,沒想到他更慘.這今年輕男子的實力,根本就遠超自己,即使三人齊上,估計也無法與他相抗,更別說還有一位恐怖的天罰和諸多變態的戰獸相助.

"我們願意投降,希望你們能夠按照天界的對戰規則,讓我們這些天階強者體面地獲得投降者的尊嚴,我們願意支付贖金……"高帽男重冠也明白了,自己不是岳家三少的對手,再打下去,就沒命回天界了,趕緊嚷嚷投降.

他看見岳陽似乎有點意動,腰杆又挺直起來.

先把寶貝帽子整整,扶正一點.

然後,用一種高傲的態度沖著岳陽說:"身為天階強者,即使戰敗,也能獲得榮譽和尊嚴.在我們支付贖金之前,你們任何人不得有任何種類的汙辱,另外,我們保留秘密的權利,任何人不得迫問.身為一今天階,我們都是視榮譽如生命的存在……"

按照天界的戰場規矩,的確有允許天階強者在戰局不利時進行體面投降的舉動.

比如烈焰俠盜團,牛氏兄弟在戰局不利時,向龍翔背後的獅心王投降.

沒有人嘲笑他們倆,因為,這在天界是很正常的舉動.

為了保存實力,或者形勢所需.

身為天階,生命可以排在所有東西之前的第一仙……,天階的投降,還有許多優惠政策,比如牛氏兄弟,他們雖然投降,但仍然保持各種榮譽和尊嚴"小丑也不能汙辱他們,更不能迫問他們各種秘密,只能把他們押離戰場.

當然,這種情況在通天塔則完全不同.

通天塔視投降為恥辱.

尤其是龍騰大陸,天梯和魔淵這三個地方,戰死才是最高榮譽,投降這種保存實力的行為,是最讓人鄙視的懦弱舉動.

正因為這樣,高帽男重冠生怕岳陽不知道天界的規矩,趕緊事先說明.

岳陽聽了,點點頭,帶著微笑:"天界也許是那樣,但你們要知道,這里是通天塔,這里是天梯,當然,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這里是由我說話的,懂嗎?我說的話,才是唯一規矩,否則,我保證你們會非常"享受,這一趟美妙的通天塔之旅……"

"啊"我抗說………"高帽男重冠怒了,他就像看見一個不講道理的野蠻人.

"我的規矩,第一條,誰要跟我講條件的話,那麼他就必須具備講各件的資格……"岳陽無視什麼抗議,笑道.

"那要怎樣才具備講條件的資格呢?"鳳仙美人嬌笑連連,問.

,恍如隨便打一兩小時都不吭聲之類."岳陽輕描淡寫.

"明白……"大家轟然呼應.

行動最快的蠻牛影子阿蠻,拳頭在黑土的身上一頓暴揍,打得黑土慘叫連聲地大罵:"重冠,你這個白癡,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你還講什麼狗屁天階的榮譽,什麼體面的投降,這拳打腳踢的毆打,這些汙辱,就是你自作聰明換回來的條件!白癡,快點答應他,老子快讓這女蠻牛打死了……"

重冠沒空開口,因為鳳仙美人和魅魔女皇聯手打得他落花流水,此刻根本無暇求饒.

白馬隊長的情況,稍微好點.

他在揍了小文麗和血腥女王紅一頓暴打之後,終于可以大叫我投降了.

岳陽仰首向天"用尾指掏了掏耳朵,裝著沒聽見.

表情簡直拽得不行……

上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二章:【到底誰救誰啊?】     下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秘密,還有更多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