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你快?我更快!】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你快?我更快!】

"光牙!"

永輝團長冷哼一聲,抬手"指向黑土.

在水世界中,以吸收土地能量轉化己用的黑土最弱.在這里,黑土無法發揮本身能力,戰獸又無法吸收大量的土地能量,他淪成三人中最弱的一個.白馬隊長"雖然更擅長空戰"于水戰不利,但也比最擅長陸戰的黑土要強一些.至于重冠,擁有移形換影特技,海陸空皆是他的專長"永輝團長並不想在他的身上浪費力量.

在永輝的食指指尖,一道小小的光柱被召喚出來.

比箭還小,比閃電還快.

當光芒閃亮于黑土的眼眸中,那道帶著死亡力量的光柱,已經射到了他的胸口.

太快了,即使以黑土天階二級的敏捷反應,也無法完全躲過這種攻擊,盡管重冠,白馬和黑土"三人明知永揮團長的疾指光牙是極快的戰獸"早就心有警惕.但是"黑土也無法躲過這穿心一擊,眼睜睜地看著那道光柱穿胸而來.

他並非不想躲閃,只是他的躲閃速度,跟疾指光牙比起來.

一個是笨拙的醉漢:一個是離弦的勁矢.

根本就沒有辦法完全躲閃……黑土心中一陣驚恐,他准備爆發全力,以身體硬扛.

"不自量力!",永輝團長的疾指光牙,雖是天階一級,卻是百分百攻擊沒有任何防禦的強襲型戰獸,若是讓它直接命中,黑土即使不死,也會重創.

黑土能勉強挨一擊,還能再挨第二擊?

永輝可以在一秒鍾內,就支配疾指光牙攻擊一次,雨點般的攻擊,黑土又能挨下幾記?

白馬隊長騎在地獄夢魘上"自天空疾沖而下,想出手救援黑土,但已經太遲.地獄夢魘的速度跟疾指光牙比起來,也是走路跟跑步的差別"完全不在一個級別.白馬急得滿頭大汗"天階四級巔峰的永輝團長,等級堪比小丑團長的存在,果然不是自己三今天階二級可以對抗的,即使是三人聯手也不行.

當黑土即將被疾指光牙秒殺之際,黑土影子一閃,消失于原地.

他"出現在戴著高帽子的重冠身後.

是重冠救了他.

重冠雖然用移形換影的能力,救下了黑土"卻滿臉冷汗,幸好趕得及,要是晚了十分之一秒,黑土的心髒就讓光牙射穿了……,"看你能救他多少次!",永輝團長大手向上一抬,食指又一次指向險死還生的黑土.

疾指蕪牙,又一次颶射.

瞬間,就射到了黑土的額頭,只要中招,黑土的頭顱極可能會開個天窗.重冠擁有移形換影的能力,對自己的施展沒有時間限制,對于同伴救援,卻必須控制在自己的影子之內.他剛剛把黑土轉移到自己的影子下面,卻發現永輝團長,已經將手指下調角度,又一指點出,光牙搶先一步"等在黑土轉換傳送的軌跡上.

是日照太陽花的光線……重冠心中震驚"他瞬間明白,這是永輝團長故意用日照太陽花調整照射角度的原因.

對方早就知道移形換影的破綻,根據日照角度,計算好影子的軌跡.

這招襲殺,已經早在敵人算計之內.

天階四級的永輝團長,果然不是簡單的人物!

完子!

黑土如果不置身移形換影中"還能試圖掙紮躲閃一下,但現在由重冠控制身體"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疾指光牙射過來,將自己秒殺.

嚨唳哦呔……

天界烈焰馬擋在黑土面前,一蹄後踢"把黑土身形踢飛天空.

它的身體讓疾指光牙瞬間貫穿前後,重創幾死.白馬隊長來不及反召喚"瘋狂吶喊著,騎著地獄夢魘,一把撞飛半空的黑土.險險"又躲過永輝團長射出的一道光牙.永輝團長冷笑,他又伸手召喚了一個形態奇怪的獨角巨獸,背有四翼,形如飛龍"烏爪蛇尾,碧眼獨角.一出,那大口中,即噴出陣陣鳥黑的濃煙,並隱身其中.

烏煙越來越大,大有遮天蔽日之勢.

這"正是永輝團長的另一個強力戰獸,烏煙獨角龍.這雖然不是天界巨龍"只是一種亞龍,類似天界的飛龍卻又不是相同種屬,但它的盛力也非同小可.在它噴吐的烏煙中,除了含有讓生物暈眩,虛弱的毒素,還有一種特別隱形作用"讓任何生物都難以尋覓它的蹤跡在攻擊力上,烏煙獨角龍比起疾指光牙稍遜一籌,但在持續作戰上,它卻優勝出許多.

"捕捉."黑土拼了,召喚出之前受創不輕的惡形蜘蛛.

惡形蜘妹噴出無數的蛛絲"形成灰色的捕網.

幾秒鍾內,就把鳥煙獨角龍自天空中捉住,差點強拖下來.在對付空戰的戰獸中,惡形蜘蛛是好手,幾乎可以說是一切飛翼類戰獸的克星.

烏煙獨角龍的身體漸漸幻化成煙,輕易脫網而出.

捕網無功落下.

在惡形蜘蛛頭頂上,鳥煙獨角龍急速俯沖,噴出一道長長的火舌,差點把惡形蜘蛛焚成烤蜘蛛.它俯沖噴吐一擊不中,烏煙獨角龍,又隱形烏煙中,等它再出現,已經閃現在黑土的身後.在黑土身體作出反應之前,永輝團長,已經抬手,准備好下一波的疾指光牙.

黑土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讓烏煙獨角龍的火舌狂噴一下:二是讓疾指光牙擊中.

他"根本不可能有第三個選擇.

在烏煙籠罩中,沒有影子"重冠的移形換影救不了他,至于白馬隊長,騎著地獄夢魘的他,雖然速度比起普通的飛行戰獸有優勢,但跟疾指光牙相比起來,速度還是大慢想救,卻是鞭長莫及.

"拼了!",黑土知道自己難以幸存,心中一發狠,命令惡形蜘蛛,沖著永輝團長進行報複攻擊.

拼個魚死網破!

殺不死永輝"用蜘蛛毒,毒一下他也好,反正不能讓永輝這家伙好過!

誰不知,這個強悍的永輝團長,他竟然還有一個召喚獸.

那是一個全身披覆青鱗,金睛銀角的小怪獸"它讓永輝團長召喚出來之際,方圓百米內的水,都生出一陣的波瀾,生出令人驚詫的異象.它在惡形蜘妹的咬噬到來之前,小小的前爪,輕輕一引,即引導起漫天水花,讓水面卷起巨大浪濤"令水面疾奔而來的惡形蜘蛛"失足落入漩渦中,根本不可能再做出魚死網破兩敗俱傷的舉動……這個小怪獸,它的等級雖低,黃金五級"實力估計只等同先天一級,實力遠遠不及接近天階一級的惡形蜘蛛.

但它的雙眸聰慧之極.

即吏暫時不能化人,也不能說話"卻感覺已經接近聖獸.

若不是這小東西還處于幼生胡,等級太低,擁有超高智慧的它"說不定還能超階打敗惡形蜘蛛.

永輝團長對于這個小怪獸"非常喜愛,也非常著緊,他召喚出來後,一直抓在手心中"舍不得放開"生怕這個聰明的小東西會反叛自己,臨陣逃跑.

重冠,白馬和黑土現在心如死灰,士氣全無.

太強大了!

這個永輝團長"果然不傀是一個團長級的強者,除了本身擁有天階四級巔峰的實力,還擁有如此之多強力的戰獸.這一仗"還真沒法打!日照太陽花和光輝之靈的組合"可以保障永輝不死"疾指光牙加烏煙獨角龍"卻是殺敵最強組合"最讓人覺得過份的是"為了培養戰獸,永輝團長竟然把未成年的幼獸也召喚出來,參與戰斗,看來永輝簡直不當這場戰斗是一回事,還有心情來培育幼獸.

重冠他們的心中,產生了退意.

准備硬扛永輝幾招,迅速退出這場戰斗"那怕讓岳陽暴揍一頓"也不願再打了.

這種戰斗,根本就沒有意義"這個永輝團長,也不是自己三人可以對戰的"別說戰勝,就是打平也不可能!

在重冠他們最絕望之際,在永輝團長笑得最傲慢最囂張最得瑟之際,一件不可能發生的事,發生了……,正准備向黑土發動攻擊的永輝,瞳孔嚴重收縮,看向天空.不僅是他,包括幾乎被咬的黑土,飛身救援的白馬"准備使用移形換影的重冠,在這一刻,他們都忘記了戰斗"全部呆呆地看向天空……

原來狙光燦爛的天空.

一瞬間.

黑暗下來.

原來那朵太陽般的日照太陽花,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永輝團長就像被人扇了一記耳光似的,臉上陣紅陣青,他發現自己契約的日照太陽花,竟然反叛了自己.

這怎麼可能?

植系戰獸,它們幾乎是所有戰獸中最難背叛的戰獸,除了永不背叛的戰偶和生命守護戰獸之外,植系戰獸只有極少極少才會做出背叛主人的行為……除非是擁有獨立思想,智慧接近聖獸的植系戰獸,如果沒有思想"僅僅只有本能的植系戰獸,即使主人面臨死亡,也不會背叛主人.

為什麼?為什麼在永輝團長大占上風,全面壓倒敵人的優勢之中,日照太陽花會背叛離主呢?

這個疑問,就是老鼠啃木頭一樣咬嚼著永輝的心,讓他非常的痛苦.現在的永輝,不僅感到丟人,還感到憤怒和郁悶,難道自己的魅力真的那麼差勁?連一朵沒有智慧的日照太陽花也留下住?最慘的是,在重冠,白馬和黑土他們的面前,發生這種恥辱性的背叛行為,永輝團長丟盡面子,氣得幾乎內傷.

很快,答案就浮現出來了.

永輝一看,怒火中燒.

重冠他們一看,卻是喜不自勝……

日照太陽花,在天空中重現,閃耀起之前輝煌的光華,不過,它已經換了一個主人.

它的新主人已經換成了一今年輕美貌的女子.

那個女子,與岳陽手牽手"自極高的天空飄降下來,如春風女神嫡降凡間"她的氣息,如微風吹拂大地,給整個水世界帶來一陣沁人心脾的花香.

"是你搞的鬼……"永輝團長的肺都氣炸掉,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岳家三少還真的能夠出手強奪日照太陽花.

"光輝之靈,沒有智慧,我不太喜歡,那個疾指光牙要是能融合我的螺旋極光,那麼倒還不錯……"這個帶來一陣花香的女子,自然就是落花城主.她無視永輝團長的憤怒,眼眸內只有岳陽,對于他剛才的提議,她巧笑倩兮地擺手:"剛才冰兒她們把太陽花讓給我,這個光輝之靈還是留給她們吧!我喜歡進攻,要治愈系戰獸也沒用,還是送給岳雨最合適……"

"你們竟敢挑釁我的尊嚴"可惡,你們都給我去死吧!",永輝團長失去日照太陽花,心疼得滴血"他憤怒地抬手,食指,指向岳陽,准備用疾指光牙,給他一個死亡的教市.

"極光……"

比他更快,于落花城主的手中,一道外帶著三道螺旋內帶著毀壞光能的巨型極光柱,直接轟殺在永輝的身上.

上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自相殘殺?】     下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看,有流星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