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從富甲天下,到一無所有】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從富甲天下,到一無所有】

第六百四十八章:【從富甲天下,到一無所有】

永輝團長中了狠狠的一記重拳,摔飛出數百米的水中.

他的胸骨開裂,心髒疼痛得幾乎停止跳動.

但他並不用自身能量自愈,習慣地把內傷的治愈交給光輝之靈.他相信,只要有光輝之靈在,那麼再嚴重的創傷也可以輕易恢複.別說擊傷心髒,就是整個內腑打碎,身體攔腰而斷,光輝之靈也能用強大的治愈力,迅速把自己救回來.

自己有了光輝之靈,就等于擁有不死之身

"咦?"

讓永輝感到詭異的是,與平時不同.

原來不需要一秒,光輝之靈就會把自己的傷勢恢複如初,現在過了近半分鍾,怎麼還毫無動靜?

永輝團長嘩啦地沖出水面,想尋找光輝之靈,不過,當他一看面前的景象,又傻掉了.原來一直自動懸浮在自己背後的光輝之靈,現在停留在天空,虛體的她,渾身散發出輝煌的光華,原來已經用秘術洗去記憶洗去一切意識的她,現在正在流淚……

她原來毫無神采的眼眸,漸漸地恢複靈氣.

無數的黑氣,在她那潔白閃光的虛態身體上湧現,又在小文麗柔荑施放的純潔光華中消散.

沐浴在白光之中的光輝之靈,雖然整個形象還是虛影狀態,但腰部以下,漸漸恢複原來的天使形體,而她眼眸中的光彩,也漸漸變得驚懼,似乎記起了什麼恐怖的記憶.

"啊,啊,啊……"

光輝之靈忽然雙手抱頭地尖叫起來,因為沒有實體,完全沒有聲音.

不過她恐懼的情緒,能感染周圍每一個人.

永輝團長覺得事情不妙.

趕緊反召喚.

雖然自古以來,從沒有光輝之靈背叛的先例,不過眼睛的事情太過詭異,他有點嚇著了.

于反召喚的一瞬間,永輝感到,那個牢固契約的光輝之靈,似乎就被自己的反召喚提醒了似的,于恐懼的情緒中恢複過來,抬頭看向自己.光輝之靈的瞳孔放大,似乎記起了什麼,又帶點迷惑,然而幾乎是自然的本能,她選擇了背叛,脫離與永輝團長的契約……沐浴在白光之中的她,身體,直沖極高的天空,帶著顫抖逃離,似乎周圍的所有人都是她的敵人.

"殺了你"永輝團長徹底抓狂了.

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光輝之靈解除契約,他感到無比的心痛.

這種心痛超過了那個女蠻牛一記重拳的痛苦,費盡心血購得的光輝之靈,竟然讓那個蛇妖小蘿莉用白光驅散了秘法能量,恢複了她的記憶.

六千萬金的光輝之靈,在天界一直都是有價無市的存在,多少人有錢想購買,還買不到.

想不到,就僅僅是一道白光,自己的六千萬就沒了.

不假思考地,永輝抬手指向小文麗.

疾指光牙.

激射

不殺這個蛇妖小蘿莉,難解他心頭之恨.如果說之前的日照太陽花沒了,已經讓他接近暴走,現在光輝之靈的叛逃,那麼簡直是要了他的老命.即使殺死這個蛇妖小蘿莉,也難平心中怒氣,永輝團長現在不僅想把岳家三少殺掉,而且還要在殺死後鞭尸,挫骨揚灰.

對于疾射而耿的疾指光牙,小文麗不慌不忙地變出一個水晶球.

這個彩光陣陣的水晶球,別說外人,就是岳陽,最了解她的主人,也是第一次看她使用.

水晶球一出,滿天光華閃耀天空,就連日照太陽花那接近太陽般的光芒,也讓那些光華輕易壓了下去.這些光華雖然非常光亮,卻不刺眼.

原來極速射出來的疾指光牙,在這種光華中,就像魚兒遇到急流那樣,越來越慢,最後幾近蝸牛爬動一般的速度.天空中,日照太陽花降下來的光芒,也是如此.在這種光華的面前,原來惡狠狠地撲向小文麗的烏煙獨角龍發出一陣陣慘嚎,身體似乎在燃燒似的,皮膚不斷的潰爛,煙霧再也無法保護它的身體.烏煙獨角龍用比來時更快十倍的速度,逃鑽入水中,暫躲在深水中,借此保護自己,久久也不敢出來.

小文麗的六條小手臂,正美妙地變幻不同的動作姿勢.

似引,似送,似接,似抱.

美妙絕倫.

她似乎在做某種特殊的封印儀式,這種封印儀式,就連岳陽也從來沒有看過.

難道是這個小家伙恢複了前生的記憶?她,真的不是自己與費雯麗女皇的女兒,而是什麼親衛隊長?岳陽百思不解,不過也懶得去探尋,不管她的前生如何,現在,她就是自己的寶貝,不是女兒,卻更勝女兒

滿天的光華,都神跡般,讓小文麗凝聚並且折疊起來.

空間也產生了扭曲.

無數的光,統統讓小文麗封印進她的水晶球去,包括那個疾指光牙戰獸,也毫無抵抗能力地強收了進去.

只有躲到極高空的光輝之靈,急急收斂了身上散發的微弱光芒,才在這個封印過程中幸免于難.

當然,也有可能是小文麗放她一馬.

所有的光芒讓她封印起來,整個水世界,竟然變得漆黑一團.

過了好久.

水世間才在日照太陽花的照耀下,漸漸地恢複過來.

對于這種封印,白馬隊長的地獄夢魘和黑土的惡形蜘蛛,直嚇得渾身顫抖.

那怕小文麗封印的並不是它們,而是永輝的疾指光牙,它們也無法抵禦內心的恐懼,躲到主人身後,抖作一團.重冠,白馬,黑土,永輝等人都沒有看過這種封印,他們聽說過,天階超強者擁有封印生命的力量,但誰也沒有親眼見過……今天,他們終于看到了.

問題是,這個蛇妖小蘿莉根本不是什麼天階超強者,她似乎連天階的實力都沒有,怎麼可能封印光牙呢?

最讓人無法接受的是,她本身就是一個幼期的生命守護戰獸.

幾乎一瞬間,永輝團長他們懂了.

神獸

除了神獸,再沒有別的戰獸擁有如此強大的意志,擁有如此卓越的智慧,擁有如此驚人的能力……

"不,不要啊"永輝團長急得幾乎要自殺,日照太陽花已經沒了,光輝之靈也背叛離主,現在疾指光牙又讓對方封印,哪自己還剩什麼?他瘋狂地沖上來,想揮拳攻擊小文麗,偏偏這里的禁武法則和止戈法則,讓他的拳頭無法打出分毫.

小文麗抬頭,用冰寒的雙眸,瞪著永輝團長.

這並非是施發束縛天賦,而是威壓.

一股無上的神獸意志,侵入永輝團長的靈魂之中,讓他整個人都處于驚悸狀態.

他舉起的拳頭,在小文麗的迫視下松開,顫抖著垂下來,一點一點地退後,生怕小文麗伸手把他秒殺掉.在這一刻,小文麗不再是他輕視的戰獸,而是一個無上的神獸,擁有秒殺眾生力量的神獸,若非永輝擁有天階四級巔峰的力量,心志堅定,換成別人,都有可能嚇得膝軟,跪倒在小文麗的面前.幸好這還是個幼生期的神獸,如果是成年的神獸,力量達到巔峰,恐怕自己已經被秒.

永輝團長退出百米,他發現自己渾身都讓冷汗浸透了.

心中,從來湧現過沒有過如此強烈的死亡陰影.

生平第一次,他發現自己是如此的渴望生存,是如此的害怕死亡……

"好可怕"重冠,白馬和黑土,他們同樣滿頭大汗,原來這個蛇妖小蘿莉根本沒有使用真正的實力,她跟岳家三少一樣,隱藏極深.要是她真正發揮出神獸的力量,所有低估她的敵人,統統都會自取滅亡

"我還有一個重要的事要做,你們慢慢聊"岳陽張開雙臂,一把抱著帶著微笑疾飛而回的小文麗,給這個可愛的小寶貝重重的吻,以作獎勵.小文麗摟住岳陽的胳膊,剛才神獸的威嚴不翼而飛,倒像個乖巧的女兒在父親的懷中撒嬌,她小臉上的微笑,燦爛無比.

落花城主也給她一個親吻,又撫摸下小文麗的腦袋,以示內心的喜愛.

岳陽帶著小文麗和阿蠻,一手牽著落花城主.

向西南前進,很快消失在遠方.

他一走,重冠,白馬,黑土三人就陰笑著,圍上了永輝團長.

"我們都來自天界,為什麼不能好好的談談呢?也許,我們可以聯手一起對付岳家三少……啊,我是說,我跟你們沒有任何仇怨,我們也許可以合作."永輝團長感到不妙,如果還擁有疾指光牙,重冠,白馬和黑土他們三個要是敢再戰,那就是找虐.

"沒有了日照太陽花,光輝之靈保護身體,沒有了疾指光牙欺負人的永輝團長,我很好奇,你為什麼不在失去戰獸之前跟我們談談,或者合作呢?"重冠開門見山地問.

"我們當然可以談,等我們打夠了,我們就開始談."白馬的天界烈焰馬剛才差點被秒,心中怒火還沒過呢

"多說無益."黑土最直接,立即命令惡形蜘蛛進行攻擊.

"你以為我會怕你們三個?"永輝團長怒了,既然撕破臉皮,那麼大家都不好過.

自己沒有了日照太陽花,光輝之靈和疾指光牙,但也不是可以讓人隨便捏的軟柿子,怎麼說也是天階四級巔峰的強者,讓三個天階二級嚇退,那太丟臉了.世上不是每一個人都像岳家三少那麼變態的,想打?誰怕誰永輝團長一邊命令烏煙獨角龍進行反擊,一邊召喚出那個金睛銀角的小怪獸.

自己有了這個聰明的小東西,敵人的戰獸想玩出什麼花樣?

根本不可能

誰不知,永輝團長剛剛把金睛銀角的小怪獸召喚出來,它瞬間就選擇了背叛,化成一道青虹,遠遠地追岳陽那邊而去,不知是尋求岳陽的庇護,還是打算投靠他.

永輝團長傻了眼,沒想到了最後,還整了這一出,太聰明的戰獸,還真靠不住啊

幸好笨笨的烏煙獨角龍沒有一起背叛,否則他立即就會自殺.

"啊?哈哈哈哈"重冠,白馬和黑土三人,先是一愕,隨即笑得幾乎在天空中站不住,幾乎要栽入水中.永輝團長你不是多戰獸嗎?不是拽嗎?自富甲天下到一無所有,就一天時間,現在看你能拽到哪里他們估計,岳家三少現在有重要的事情做,如果不是那樣,這個永輝團長的悲劇還沒有結束

身為一個團長,身上怎麼也有寶物吧?

重冠他們不認為岳陽會那麼善良,會放過永輝團長身上的寶物……

上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看,有流星灰過】     下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生死相隨,此情至死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