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生死相隨,此情至死不渝】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生死相隨,此情至死不渝】

第六百四十九章:【生死相隨,此情至死不渝】

水世界.

在距離遠古傳送陣一百海里的水面上,岳陽停了下來.

他讓落花城主站在原地,自己在天空中巡視搜索,最後落下,向小文麗點點頭.小文麗也點點頭,把石化美杜莎,風暴美人魚,雷霆娜迦和冰霜蛇妖召喚出來.風暴美人魚,吹響了風暴號角,滿天烏云密布,水面掀起了驚濤駭浪.

一個巨大的漩渦,出現在水面.

越轉越快,越轉越深.

最後,漩渦之內的水統統讓風暴美人魚移到外圍,依靠漩渦的力量,在水面切出一個數百米深的凹陷水洞.

即使是百里之外的重冠他們,看見天空風云變色的異象,也情不自禁地停手.

驚疑地看向這一邊,不明白岳陽在做什麼.

牽著落花城主,岳陽慢慢地自那個巨大漩渦的水洞飄降下去,周圍的水,就像崖壁,讓漩渦的力量,旋轉向外.中間,露出一個直徑百米的巨大空間,等深達五百米後,一個浸在水底的物體,漸漸露出了水面.

那,是一座高塔的塔尖.

水漸漸消逝,一座不知道有多麼巨大的黑塔,出現在岳陽和落花城主面前.

"出來."岳陽沖著空氣冷哼一聲.

"咦,你是怎麼發現我的?"有個驚愕的聲音,在透明的空間,詭異地傳導出來,最後,在那個黑塔塔尖的上面,出現了一個影子.這個影子,正是之前攔截岳陽的那個披著斗蓬的神秘影子,大家不用猜測,都知道他是遠古魔王的靈魂載體.

為何他會在這里出現?

難道他早在岳陽之前就進了這個水世界?

岳陽看著這個仍然背對自己不露出真容的神秘影子,當然不肯說出自己有天目慧眼,只是臉帶微笑地進行忽悠:"我只是猜的,像這種重要的地方,怎麼可能少得了你呢?雖然不知道你是否在這,但我一試,你就急不可待地跳出來了,哈"

披著斗蓬的影子,拍手大笑:"岳家三少,果然聰明能夠猜出水世界的遠古封印地不止一個的人,世間可沒有幾個,能夠找到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最讓我感到驚訝的是,你竟然還知道我在這,嘖嘖,就連我,也禁不住要佩服你的腦袋了,真是聰明得緊啊那麼,聰明的岳家三少,你又能不能猜到,這是什麼地方呢?"

岳陽搖頭:"猜不到,不過,我覺得你會說出來."

影子奇怪了,問:"我為什麼要說出來呢?"

岳陽這時仰首向天,裝出一副'我是智者’的模樣,手托著下巴,假裝思考道:"像你這樣悶騷的人,如果做了一件得意的事,不說出來,肯定會憋得難受,所以,你肯定會說的再說,如果你不是心中得意,想在我的面前炫耀一下,又怎麼會冒著讓我發現的風險,留在這里呢?"

影子先是沉默了好一陣子,隨即爆發瘋狂大笑,他拍手大贊:"沒錯,不愧是岳家三少,這話真是說到我的心坎去了.有你這樣的對手,真有意思老實說,你比獄皇那個啞巴似的家伙要好得太多了,我看好你,要是讓你完全成長起來,還真是個可怕的勁敵……岳家三少,既然你知道我在這里弄了手腳,又為何前來?你可知道,這是封印誰的墓地嗎?"

"是誰的墓地?"落花城主握住岳陽的手,與他一起承擔那個影子無形散發出來的精神壓力,反問道.

"他的名字,叫做絕世."影子說了一個岳陽和落花城主都不認識的名字.

"不認識."岳陽搖頭,有話實說.

"你們不認識他,也不奇怪,因為他根本不是這個紀元的強者."影子忽然充滿了熱情地描述道:"在通天塔中,曾經出過無數高手,在這個紀元,比較有名的,魔淵第一征服女皇費雯麗,有龍騰大陸的獄皇戰風,有天梯的眠公主夜夢,再低一級中,也有天輪,千葉,無色,再下一級,是赤帝等人,你認識的像黑獄王和萬妖王,在真正的強者中,那根本是末流的存在.只要我願意,我隨時都可以秒殺他們,當然,這種事要是做多了,會讓一些在外游曆的老鬼知道,有點麻煩,一旦招惹了那些老鬼回來,就是強如征服女皇費雯麗那樣強大的存在,也會被封印起來的.所以,小家伙,不要以為殺上天界,就是好事,名氣越揚,殺戮越多,就意味著越危險……除非,你可以逆天成神,有資格與那些老鬼開戰,否則你永遠都是一只掙紮的螻蟻,只是個頭比別人稍大一點,哈哈哈"

"這個絕世,就是你說的那種老鬼?"岳陽臉色微微一沉,問.

"啊不,別誤會."影子否定了.

"那他是你的盟友?"落花城主猜測到幾分.

"勉強可以說是盟友,他對我的態度不怎麼好,但也不是敵人,絕世這家伙比較孤傲,有點強者那種臭架子和臭脾氣,性格也比較倔,跟隨和的我不同."影子感慨地懷念道:"如果他的性格不是如此桀驁不馴,又怎麼會讓人封印在這個水世界幾萬呢"

"幾萬年……"落花城主聽得無語了,怎麼遇到上老鬼,動不動就幾萬年呢?

"他是什麼時候封印的,我也不太清楚,因為我封印得比他早許多,不過,我相信,最少也有三萬年.這家伙,雖是龍騰大陸的人類,但他是魔淵第一個真正意義統一的帝皇,魔淵的各個種族,也是因為有他,才獲得真正崛起的機會.征服女皇費雯麗跟他比起來,要遲上一個紀元,要是絕世不封印,哪有橫掃天界的征服女皇?哪有今天的什麼巴魯特和哈新,那些魔王,簡直就連做他的馬夫都不配"影子嘿嘿地怪笑起來,他指著腳下的黑塔,笑道:"岳家三少,這樣吧,我們做個交易,只要你把我的身體所藏之地說出來,我就讓這個魔淵第一代無雙皇繼續休眠……"

"無雙皇?絕世是無雙皇?"岳陽聽了之後,震驚.

如果說魔淵的什麼強者,又或者天輪,千葉和無色這些強者,岳陽都不認識,聽了也沒有什麼感覺.

但是,在杯具男媽**記憶傳承中,那怕是沒有整齊出來的記憶斷鏈,也有一個極之明顯極之深刻的名字記憶,那就是:無雙皇

在杯具男媽**記憶傳承之中,最少有十種辦法是針對無雙皇的.

然而,這十種辦法,都不是最佳的辦法.

杯具男媽媽,都沒有想出對付無雙皇的最好辦法……偏偏,她又對這個無雙皇反複研究,可以說,即使是遠古魔王,也沒有這種份量的記憶.岳陽不知道這個無雙皇曾經做過什麼,可是經過天梯的水世界封印,就可以知道一點,無雙皇,肯定是天梯強者封印的,而且,這個家伙並沒有封印徹底,極有可能逃出來,否則,杯具男媽媽不會研究對付他的辦法.

"你聽說過無雙皇絕世?"影子對于岳陽的反應也有點愕然.

"啊,我聽魔龍那家伙提起過."岳陽又厚著臉皮,打起魔龍的名頭嚇人.

"魔龍?你認識魔龍?"影子讓岳陽這話唬著了,披著斗蓬的身體,微微一顫,很顯然,他是認識魔龍的.

"你不認識,下次我介紹你認識吧,魔龍那家伙雖然是一個猥瑣的中年大叔,但性格跟你一樣,都是非常的隨和,你們志趣相投,說不定還可以成為基友,啊不對,是朋友"岳陽哈哈大笑起來.

"魔龍已經封印了,沒有龍神至尊的解封,誰也救他不得,你若是想用他來壓我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影子冷笑一聲.

"彼此彼此,若你想用無雙皇來壓我,那也不是什麼高明的招數."岳陽把這一句還了過去.

針鋒相對,無論言詞,還是氣勢,絲毫不弱于那個神秘的影子.

那個影子苦心營造出來的緊張氣氛,讓魔龍沖淡.

原來,他還想趁機威壓一把.

沒想到,岳陽輕松地化解,令他不禁輕歎了一口氣:"你的確是個勁敵,岳家三少,我們交手的機會還有,不著急,就看你成長的速度快,還是我恢複力量的速度快……通天塔,只有一個真正的統治者,就看它屬于你,還是屬于我"

影子一招失著,再不作任何糾纏.

他的身形,化成輕煙.

消失.

即使以岳陽現在的天目慧眼,也無法捕捉到他的蹤跡.

岳陽閉上眼睛,用心仔細地感應著周圍,好久,才向落花城主點點頭:"他走了,這家伙也擁有穿梭空間的寶物,或者某種穿越虛空的技能,真是個棘手的對手"

落花城主握住岳陽的手,柔聲安慰道:"沒事,我們暫時奈何不了他,他也沒有辦法傷害我們,做這麼多,只是試探罷了.如果他有把握,早就出手了,何必搞那麼小動作?他離開好遠,才脫離水世界,證明他穿梭空間的能力是有某種缺憾的,否則,他何須提前進來,又何須跑那麼遠才傳送離開?"

"你說的,我都明白."岳陽神色凝重地點頭:"不過,假如遠古魔王真的放出無雙皇,那絕對不是好事.獄皇有多強大,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一點,無雙皇肯定比獄皇還要強大……這個無雙皇,距離傳說中的神,可能只有一步之遙."

"如果無雙皇那麼強大,遠古魔王不可能把他放出來的."落花城主如此分析.

"現在當然不會,但假如他沒有希望了,肯定會不顧一切……"岳陽微微思吟了一會兒:"之前,我就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開始還以為是遠古魔王,現在看來,應該是因為無雙皇."

"我也有這一種感覺,之前還以為是錯覺."茜茜公主出來了,點頭應同.

"既然如此,我們就去黑塔看看."雪無瑕滿臉堅定:"我覺得這是好事,也許是個提升的契機,我們若不經曆練,怎麼與遠古魔王對抗?若連封印的無雙皇這關都過不去,談何進軍天界呢?至尊之心,就是俯視眾生,那怕他們是遠古魔王也好,無雙皇也好,都是眾生之一罷了不僅是岳陽,我們也是這樣,如果想成長,必須有這樣的覺悟"

"啊……"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讓雪無瑕的嚴肅表情嚇著了.

"借此來領悟至尊之心嗎?"岳陽閉上眼睛,沉吟一會,表情也堅毅起來,握拳,用力地揮舞:"進塔,我們就看看史前的無雙皇,是何等人物"

"是"雪無瑕,茜茜公主和落花城主,三女齊聲答應.

無論何時,她們都是他最堅定的後盾.

自相識那天起.

以後,生死相隨,此情至死不渝

上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從富甲天下,到一無所有】     下篇: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骷髏,烏鴉和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