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絕望,真實的虛幻】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絕望,真實的虛幻】

也許,可以利用那個女劍士的恐懼心.

野牛團長心生一計.

他急急閃身退後,再召喚出一頭天階的烈焰獅王.如果太靠近"極可能讓對方識破,發現這是一頭由人契約的戰獸.但相距遙遠,僅僅釋放出氣勢,那麼很難分辯它是野生的魔獸"還是有人契約的戰獸.

天階實力的烈焰獅王,以它嚇退那對小情侶,應該不成問題.

果然不出野牛團長所料,烈焰獅王一出現,還沒有仰天咆哮一聲,那個感覺敏銳的女劍士就察覺了.

"不對,這里有強大的魔獸出現,天階"王級."那個女劍士拉住年輕男子的手.

"吼!"烈焰獅王一聲咆哮,驚天動地.

"太可怕了……"

一對小情侶嚇得立即捏碎傳送晶石,逃之天天.

野牛團長還來不及高興,他發現身後有人.開始,他還以為是飛蝗和huā斑兄弟,然而,一種危險的感覺,湧上心底.他沒有回頭,眸中的寒光,卻閃現出來,一字一句地哼道:"黑風城主,是你嗎?"

他緩緩回頭,發現黑風城主,正壓抑著憤怒,站在身後.

對于黑風城主的出現,野牛團長暗歎,自己還是大意了一點!

傾盡所有心血,將多年掠奪收聚的財富"統統收藏在獅王谷這里,黑風城主豈會輕易離開?以黑風的多疑之心,勢必反複盤察,在確保沒有問題,才會安心.也許,早在之前自己派人投放兩只雄火獅時,黑風這家伙就已經起了警惕.

錯了,自己錯了!

如果能夠重來一遍"自己肯定會裝著什麼都不知道.

可惜的是,人生不能重來,野牛看著黑風那殺機無限的眼神"他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可能善了.

"如果你以為,天階三級巔峰的你"真的能夠打敗天階二級的我,那你就錯了."野牛團長冷笑,如果自己沒有隱藏實力和獨門的絕技,早就讓因為懸賞追捕而來的傭兵殺死了"哪里還能逍遙地活到現在?

"野牛,我不否認一點,你能夠成為翡翠領主唯一的忠狗,有著獨到的本事"不過,你以為我會大意地放你離開,那你也錯了.其實我早就發現了你的詭計,一開始"就有了布置"只等你來上當."黑風城主大手一舉,百松門主,青松,紅松,龐蠻,金鋒等天階強者,自黑暗中魚貫而出.每出一人"野牛團長的眉頭就跳一下,六位天階"其中有兩位的等級還在自己之上,六個打一個,這仗也許會是自己生平最難苦的一戰!

"百松門主"還有龐蠻先生,你們兩個,真的要圍殺我嗎?"野牛團長忽然笑了"冷靜地問.

"其實我們只是公證,黑風城主與你的恩易怨怨,我們不便過問."果然"狡猾得就像老狐狸一般的百松門主沒有絕對地站在黑風城主那邊.

不過"瞎子也可以看得出.

假如野牛團長戰敗"那麼他們絕對不介意落井下石.

龐蠻也是同樣的態度,野牛團長是翡翠領主的人"在野牛沒有戰敗前,他和百松都不願意與翡翠領主交惡.

黑風城主"召喚了他最強戰獸"天階二級的"黑色颶風",為了牽制野牛團長,還召喚了一個鑽地沙蟲.在稍後的地方"黑風最忠實的屬下"金鋒將軍,也召喚一頭剛剛踏上天階的黃金豹.金鋒將軍與野牛團長不在一個級別之上,但他可以牽制野牛團長的,烈焰獅王,.

野牛團長一看"非但沒有臉色大變,反倒不以為然地哈哈大笑起來.

黑風雖有金鋒將軍相助,自己豈會無援?

飛蝗和huā斑果然感到氣息變化,迅速飛來.

一看局面,他們臉色有變"可是看見野牛團長神色鎮定自若,他們立即站在野牛團長身後,分別召喚出一群准天階實力的災蝗,和一頭實力與黃金豹相近的長尾huā面豹.

"哈,出來吧,讓你的敵人顫抖吧!"野牛團長召喚了一頭天階二級的赤睛魔牛王,以及一今天階二級的金腰帶牛頭人勇士.在黑風城主臉色越來越難看的時候,野牛團長還雪上加霜地召喚出一今天階的雷獸.最後"野牛團長冷掃了百松門主和龐蠻一眼,掏出一顆聖級上品的寶物"禁空球.

禁空球,能夠在千米范圍內,將空間場內一切飛行戰獸的飛行能力錄奪,時間是十分鍾.

失去飛行能力的元素類戰獸黑色颶風,結果會如何?

失去飛行能力的黑風城主"結果又會如何?

百松,龐蠻他們的臉色瞬間變了.

野牛團長哈哈大笑.

他最喜歡享受這種玩弄敵人于掌股之間的快感,雖然他等級的實力不算很高,但契約的戰獸,卻足有四今天階以上的戰獸,別說百松他們不會輕易插手,就算真的圍攻,野牛團長也還有脫身的辦法.

"去死!"黑風城主憤怒之極,當戰獸黑色颶風落地,他立即沖了上來,意圖強殺野牛團長.

"沒有錯,你這是去死!"金鋒將軍,忽然重重地一拳轟在黑風城主的背心.

被偷襲得手的黑風,口吐鮮血,臉帶愕然.

他無法置信是金鋒將草做的.

野牛團長又哈哈大笑起來"享受著莫大的快感,指著黑風樂道:"真是一個傻瓜,金鋒是我的人,他是翡翠領主埋在你身邊的釘子"你死到臨頭,竟然還不自知?"

百松立即與龐蠻對視,相互微微點頭.

然後,一起向黑風形成半包用所有人,所有的戰獸都一湧而上,輕易就圍殺了黑風城主一一一,一一野牛團長,踩著瀕臨死亡的黑風城主那顆不甘的頭顱之上"彎腰,注視著黑風那痛苦的眼睛,心中感到一陣莫大的滿足:"黑風,你還有什麼遺言嗎?難道你沒有聽過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名言?翡翠領主"早就有宰了你這頭走狗的心思,虧你還自以為做得很隱密!說吧"在臨死之前,你還想說什麼呢?想杆悔嗎?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野牛,不要忘了,你也是可憐的走狗!"黑風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轟!"野牛聽得臉色一沉,憤怒地把黑風的頭顱踩個爆碎:"你以為我是你啊?我是什麼身份"你永遠不會懂得的!"

"不就是一個供我玩樂的男寵嗎?我近來對你有點膩味了."忽然,有個優雅的聲音"就像貴族吃膩了山珍海味那樣的語氣,在野牛團長的身後響起來.野牛團長先是一愕,隨即回頭,一看背後的影子"全身都顫抖起來,帶點不敢置信的樣子:"你說什麼?這是真的嗎?"

"我需要更多新鮮的玩偶"不可能一輩子只鍾情一個,你已經讓我漸漸膩味."背後那個高大的影子"一記重拳狠狠地擊在野牛團長的心."語氣絕情無比:"你只不過是我養的一條狗罷了,狡兔死,走狗烹,黑風死了"你也可以死了!"

"噗!"

野牛團長身心俱受打擊,重創吐血.

他痛苦地倒地上.

看著失去腦袋的黑風,忽然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湧上來"自己跟黑風何其相像?

不過,自己讓人背叛得更加徹底,原來以為可以為他奉獻一切的翡翠領主"竟然說出這樣寒心的話來,這句話的打擊,比那一記奪命重拳,更讓他感到,痛苦,.

自己付出了那麼多"就只換來一句,你只不過是我養的一條狗罷了,?

在眾人圍上來前,野牛悄然用左手做了一個極其隱密的動作.

接著野牛被輕易地分尸,他卻沒有死去.

靈魂寄生在地下一塊岩石之中.

誰也不知道,就連翡翠領主"也不可能知道,野牛擁有一種"岩人,的特技,只要等翡翠領主離開這里,那麼他就會展開驚天大報複,以他所知道的一切,統統泄露出去野牛發誓,要傾盡全力,報複翡翠領主.

當然,現在還不行.

為了躲避極多疑的翡翠領主的探察,他必須處于假死狀態,而且靈魂剛剛寄入岩石,也需要時間適應.

在半年後"當他重新在假死狀態恢複過來的時候,就會是翡翠領主的倒黴之時.

在意識陷于假死狀態前,野牛還能聽到翡翠領主吩咐金鋒將軍弄個黑風城主的替身,至于野牛盜賊團,直接毀滅,為跨界大戰前做個好名聲的宣傳.最後一句,在岩石中陷入假死休眠的野牛,聽見翡翠領主嘲笑道:"無用的狗才,再好的技術,怎及我找到的菊huā族男寵"",帶著一種毀滅性的報複仇恨,野牛團長陷入假死狀態,停止思維.

在外界看來,他是徹底的死亡.

因為"這樣的假死狀態,會造成肉身的真正死亡,那些沒有背叛的戰獸"都會一並死去.總之"任何人都想不到,在肉身死亡後,他還能以岩人的狀態假死重生!

陷入假死狀態的野牛,沒有壽見.

當岳陽把創世領域收起來,當雪無瑕配合地把神念領域收起,周圍什麼戰斗都沒有,什麼翡翠領主,黑風城主和金鋒將軍,百松門主和龐蠻等人"一個都不複存在.而他的失奎靈魂的身體"靜靜地躺在地面上,肉身並沒有四分五裂,不過意識和靈魂都在地底一塊岩石中假死休眠.

灰太狼兩爪子把那塊岩石自泥土中刨出來"叨起來"邀功地放到岳陽的面前.

然後,沖金軀炎獅做個v字手勢,示意它學著點.

這很拽的手勢,當然是跟主人學來的.

普天之下,能做出這手勢的看門狗,相信只有它一個,這,才是灰太狼最得意的地方!

所有背叛了野牛的戰獸,無論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金腰帶牛頭人勇士"還是渾身電弧噼噼啪啪的雷獸,現在都弄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一眨眼,所有的天階強者都不見了?

而場中只有一群人類?

在另一邊,還有兩個臉色鐵青的人,飛蝗和huā斑.

他們現在才有點明白,原來一切都是虛幻,都是真實的幻影,從來就沒有戰斗,從來就沒有黑風城主,沒有過翡翠領主,也沒有過背叛,只有錯覺和迷惑,唯一真實的,野牛的確,死,了.他沒有五馬分尸,但肯定活不了"因為他的肉身已經沒有了意識和靈魂!

"這樣很無聊"我覺得還是直接砍人更加痛快!"茜茜公主拔出青銅巨劍"指著飛蝗和huā斑:"你們隨便挑一個吧,省得你們老說我砍人時總是挑最強的."

"吼!"最先撲上去的,是金軀炎獅.

它認出了烈焰獅王,當年"就是這頭烈焰獅王把它逮住,讓野牛團長關進籠子,賣到角斗場里斗獸,幸好角斗場暴動,趁機逃了出來"否則早就死了.現在"這烈焰獅王就像喪家之犬,豈能不趁此機會痛打落水狗?…………,反複的構思,反複的修改"用去太多時間,今天後面沒更了,明天爭取爆發.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錯覺,虛幻的真實】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誰是誰的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