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兵不厭詐,背後捅一刀】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兵不厭詐,背後捅一刀】

"烈毒?好猛的毒性!"飛蝗失聲驚叫起來,他的災蝗當然並非不死之軀,但他也知道自己的災蝗毒抗能力有多麼強勁,即使啃吃毒性超強的骸族或者以毒液著稱的魔蠱花,災蝗也輕輕松松,身體不會有任何異常反應.甚至把整個災蝗浸在毒液之中,它也只是會淹死,而不是毒死.

現在,它們僅僅是啃吃一點點樹葉,就當場毒斃,這是什麼概念?

這等于烈焰獅王讓火燒死還要讓人難以置信.

飛蝗舉起拳頭.

戰獸也許是很強大的,但主人太弱了,自己只要一揮拳,這個小姑娘就會死去.

單憑兩顆樹人和一個綠光樹妖,是不可能打敗自己的!

"結束了!"飛蝗看見遠處的雷獸失敗,而牛頭人勇士也被打倒,自己的災蝗奈何不了對方的樹人,同伴花斑讓那另一個能夠用精神力凝聚花瓣而擁有一面靈鏡的小姑娘纏住,自己再不取勝,估計真的就要全軍覆沒了.飛蝗看下戰場外,還有個背著青銅巨劍的女子,站在那個英氣女劍士的身邊,還有個手持屠龍槍的女子,以及一點小熊貓女.

他極速疾飛,閃現岳冰的面前.

以天階的力量,一拳轟向她的面門.

飛蝗沒有絲毫憐香惜玉,在那麼多敵人虎視眈眈之下,他只想迅速結束戰斗,離開這里.

擊殺這個擅長植系的小姑娘,只是第一次,他的第二次是擊殺那個背劍和持槍的女子,估計她們還要棘手一點點,但飛蝗對自己的速度和力量有足夠的自信.即使沒有災蝗相助,自己也還是一個天階強者,而且擁有化形和凝軀的能力,除非天階三級以上的強者,否則沒有人可以輕易殺死自己.

"轟隆隆……"一拳擊空,凜烈的拳罡,把地面炸開巨大的凹坑.

"咦?"飛蝗發現剛才的小姑娘,蹤影全無,剛才擊中的,僅僅是她留下的殘像.

"我才不會輸給你!"一個堅定的聲音,在飛蝗的身後響起來.不用說,飛蝗知道肯定是那個滿臉堅毅的人類小姑娘.

勇氣可嘉,不過,經驗太少了.

僅僅是開口說話這點,就已經暴露身形,足可以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飛蝗心中冷笑,並不回身,一拳怒速回轟向後.天階那種出手即摧毀天地的恐怖力量,爆發出來.在飛蝗以為那個小姑娘死定,絕對會在自己的拳下粉身碎骨之際,發現自己的拳頭,碰上一種堅硬得就像銅牆鐵壁似的堅硬物體.

反震之力讓他的拳頭感到一絲痛楚,骨頭雖然沒事,但皮膚已經震得裂開了.

鮮血.

一滴滴,滴落地面.

飛蝗才發現,背後不知何時,已經變換成了一顆巨樹.

這不是讓他最為心驚的,他發現滴落地面的鮮血,變成了墨綠色,沾滿了綠血的青草,迅速地枯萎.

饒是天階的實力,飛蝗也感到一陣陣暈眩……烈毒,見血封喉的烈毒!飛蝗急了,自貯物戒中,變出一瓶金色的辟毒丹,這是天界煉藥大師用妖獸內丹和魔蠱花汁等材料煉制出來的辟毒丹,其價值十萬金幣一顆,是一種天階強者必備又為之心疼的超貴丹藥.

一仰脖子,飛蝗把三顆辟毒丹吞進肚子.

又把一顆捏碎,塗在右手背的傷口.

以他的經驗,那怕是一分鍾內就可以讓天階強者中毒身亡的致命毒素,一顆辟毒丹也可以化解于無形之中.

飛蝗為了保險起見,還是第一次連吞三顆辟毒丹.要不是之前災蝗都承受不住烈毒,他根本不會把三十萬金幣一下拍入嘴里.

辟毒丹入喉化液,果然不愧是煉藥大師的傑作,飛蝗感到神智一清.

手背塗了辟毒丹粉末的傷口,也迅速變得紅潤起來.

好險!

看見辟毒丹有效解毒,飛蝗顧不上心疼,暗中連叫僥幸,幸好當時花百萬金搶購下這一瓶丹藥,否則,自己會敗在一個地階二級的人類小姑娘手中.這兩顆大樹的烈毒,太可怕了!飛蝗看見對面那個小姑娘,還拿大眼睛瞪著自己,心中又升起傲意,雖然擁有兩顆烈毒大樹,但你還是太弱了.

飛蝗抬起手,一大片由災蝗組成的瘟疫之云,向岳冰罩去.

同時轟出一記無形無色的暗拳.

中了這種暗拳.

對方必定身體爆炸,痛苦無比地死去!

天階強者,不是你一個地階二級的小姑娘可以挑釁的,以你全身的力量,也不夠天階一拳!

"噗!"

借漫天災蝗,轟出暗拳後的飛蝗,忽然噴了一口慘綠色的血汙,接著剛才中毒那種暈眩又回來了.最讓飛蝗驚訝的是,那個奇特的人類小姑娘,她竟然躍空而起,似乎能夠看見暗拳似的,踏足其上,借力彈跳,瞬息之間來到面門.

她是怎麼辦到的?

飛蝗根本來不及找到這個謎底的答案,他發現自己抬起的手,軟綿無力.

而對方的速度,卻在那個綠光樹妖的加持下倍增.

一連十八腿.

腿腿都轟中面門,真打得飛蝗找不到北……

踉蹌地後退幾步的飛蝗,恐懼地看著自己的手,自己的手變成了碧綠,不,應該是全身,都變成了綠色.

剛才烈毒沒解?十萬金幣一顆的辟毒丹也無法解開的毒素?飛蝗在暈頭轉向之際,急掏出瓶子,將剩下的六顆辟毒丹就像吃豆子一般吞進肚子.丹藥入體,化液滑入胃腸,神智為之一清,頭腦也清醒過來了.不過,皮膚下的綠意,在輕微的減淡後,又迅速地濃重.

看著自己一雙墨綠色的雙手,飛蝗指著岳冰驚叫起來:"不是那兩顆大樹,是你,是你在起作用嗎?你的天賦是烈毒?"

"蝗蟲先生,不是我的烈毒厲害,是你的抗毒能力太差了!"岳冰看見對方那種驚駭的表情,有點不好意思地搖搖頭,她覺得有點勝之不武,又補充一句:"這種毒性,會隨著你的戰斗,越來越加倍提升的.啊,如果你不想死,就靜躺下來,等我哥哥過來,你向他投降就可以了.很可惜,本來我還以為能夠好好打一場的,沒想到你的抗毒能力太弱了."

"……"飛蝗感到莫大的恥辱,自己身為一個天階,竟然讓一個地階二級的小姑娘鄙視和可憐了.

他氣得差點自殺.

不過,自殺實在有夠窩囊的.

飛蝗咬咬牙,最終還是躺在地面上,做出了自認為一生中恥辱的姿勢來保命.

他知道,如果真正實力,對面那個小姑娘是不可能戰勝自己的,問題是她的烈毒天賦太恐怖,自己不小心碰破了一點皮,就變成了一個'毒人’.要是剛才小心謹慎,用游斗的辦法,擊敗這小姑娘估計並不太難,自己今天大意了.

看見岳冰離開的背影,飛蝗恨不得給自己兩記耳光.

地階二級的人類小姑娘得勝離開,天階一級的超強者像翻身的烏龜一樣躺在地面上,這算什麼?

比起飛蝗,花斑要謹慎多了.

但他發現自己遇到的敵人更加難纏……這個騎著銀角飛馬,擁有兩只迷幻蝶妖和一面靈鏡的人類女子,竟然擁有強大的精神力,除了升起一個巨大的精神能量場,還把精神力凝聚成一片片的花瓣.長尾花面豹面對這樣的敵人,變成了一個悲劇,它實力雖強,不過讓兩只迷幻蝶妖的能力弄得幾乎崩潰.

花粉麻痹再加上精神噩夢的折磨,長尾花面豹快要瘋掉.

它化成一道金光,就像極光那樣射向伊南.

然而,在靈鏡的面前.

長尾花面豹光箭一般的撲殺,變成攻擊主人的暗器.

沒辦法,花斑只好命令長尾花面豹退出戰場,把中毒倒地的飛蝗救回,現在能不能戰勝敵人,或者弄清是怎麼回事,這些都不重要了.現在花斑最想做的事,就是逃命.

只要能夠順利逃命,他甯願付出任何代價.

"讓我來吧!"醉貓禦姐搶在茜茜公主的前面,與小熊貓女妞妞,一起迎向那頭灰頭土臉的長尾花面豹.

"真無聊,什麼時候我才能好好地打一場呢?"茜茜公主伸一個美妙的小懶腰,看得走過來的岳陽同學狼眼放光:"公主殿下,快了,等打完了這個家伙,我們就冒充野牛團長,去把黑風城主干掉,讓獅心王和翡翠領主他們狗咬狗."

"不等半個月後?"茜茜公主一愕.

"兵不厭詐,哪有公平地擺出來決戰的,那不是聰明人要做的事情!"岳陽同學微微一笑.烈焰團長覺得這家伙的花名應該叫做鄙視,真名叫做無恥,有他這麼缺德的人嗎?

明明約好了半個月後決戰,他竟然提前動手,暗襲一把.

烈焰團長無法想像,傻等半個月後決戰的翡翠領主和獅心王等人,在讓岳陽這小子玩弄于掌股之間後的表情會是什麼樣子的.不過,她相信這恐怕早就是岳陽的打算,通天塔的實力不算足,岳陽不可能拿天誅等人與南天界的強者拼盡,而且這樣也容易泄露真正的秘密.

萬一小丑回來,或者在西天界探查到沒有通天,龍騰和天魔這三大勢力,對方肯定會起疑.

說不定獅心王等王級的天階都會參與進來.

設伏圍殺,套取通天塔的秘密.

岳陽提前動手偷襲對方,可以說,此刻最合時機.

問題是,這小子光明正大地與對方約定,沒有幾天就撕毀協議,背後捅沒有提防的黑風城主一刀,而且還以翡翠領主的屬下野牛的名義,這個在品德和道義上來說也太無恥了!不過算了,岳陽這小子從來就沒有這些!烈焰無可奈何地搖頭.

"啊,烈焰?"花斑初時不注意看,但烈焰跟著岳陽走近,而且已經褪下隱蹤斗蓬的她,獨特的外貌和滿頭烈焰般的火發,就是瞎子也能認得出是她這個女巨人.花斑一看烈焰就絕望了,這位爺可是南天界都小有名氣的女巨人,天階五級的實力和獲得巨龍傳承的她,對于天階盜賊首領來說,簡直就是滅頂之災那樣的存在……這,這還打個屁啊?花斑尖叫起來:"我投降,烈焰團長,我是花斑,以前在金雨城一起合作過的,你還記得嗎?請容許我和飛蝗向您投降!"

"問我沒用,在這里真正的話事人是這小子."烈焰指了指岳陽,表示自己聽他的.

"不會吧?"花斑傻了,烈焰這麼倔強的女巨人也能讓人馴服嗎?自己該不會是聽錯了吧?這小子是什麼來頭,竟然能夠讓獅心王等王級強者也歎息無法收服的烈焰俯首聽命?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誰是誰的克星?】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一十四章:【吝嗇鬼的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