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七章:【欺詐之戒,定伯的肥羊術】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七章:【欺詐之戒,定伯的肥羊術】

無夜城外,萬人坑.

一匹燃燒著暗炎的地獄夢魘從天而降,它的背上,是白天那位目空一切,睥睨四方的親衛隊長.

自黑暗之中,有位像地老鼠般的黑影鑽出來,恭敬地跪拜在親衛隊長的面前:"尊敬的天階,您的消息,小人已經替你查到了.白天,出現在城主府的美人,是叛軍第一首領碧綠,前翡翠領主的女兒,持有上界賜給翡翠領主的重要印信,近年來,她一直流亡于翡翠領之外,遠遠地避著當今翡翠領主云島.除了極邊遠城池里幾個死忠的獨立叛軍老臣子,幾乎沒有人記得她的存在.根據某些特別秘密渠道得知,碧綠有光複翡翠領的心願,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盟友."

"那個男的呢?"親衛隊長對于美人沒有惡感,但對于岳陽同學,卻恨之入骨.

"自西天界來戴著面具的龍騰王子,是個非常神秘的武者,從來沒有人看過他的真面目.龍騰王子擅長隱匿氣息,表面實力還不是天階,但他的真正戰力非常可怕,曾經重挫剛剛攀上天階五級風頭正勁的衛老魔."地老鼠般的影子,無法收集到岳陽更多的資料.

"你認為僅僅這麼一點消息,就價值二十萬金嗎?"親衛隊長冷蕪"本來這條消息最少價值五萬金幣的,不過,既然您覺得不夠,那小人在此免費奉上.龍騰王子擅長一種特殊的領域力量,在領域籠罩內,任何人都無法脫出,衛老魔等人全部戰死在內."地老鼠般的影子恭敬地回答.

"沒有人能夠逃脫嗎?"親衛隊長聽後,眉頭微微一皺.

"唯一的萃存者,是前城主黑風."影子頓了頓,又道:"不過黑風此時隱蹤暫時無法在任何渠道獲得龍騰王子領域能力的消息."

"還有什麼有用的消息?我要經過確定的〖真〗實消息,不要用猜測和傳說來欺瞞我."親衛隊長冷哼一聲.

"最後的消息,在龍騰王子身邊的隊友,近幾日全部消失."影子確定地說.

"那些人是返回西天界去,還是潛伏起來了?"親衛隊長問.

…………"影子無法回答.

"在傭兵公會購買那麼多次信息中你是讓我最不滿意的一個.無論說的任可信息,都是模模糊糊的,收費遠遠超出別人,太讓人失望了."親衛隊長拋出一張青銅卡:"這里是十萬金,給我滾吧!如果不是看在傭兵公會協議書的份上,我簡直不想給你一分一毫!沒想,你的消息不價這個價,那怕我再有錢也不會為此付帳!"

"尊敬的天階,您怎可言而無信?協議書上,說的明明是二十萬金,而且這是得到銀葉會長親自公正的."地老鼠般的影子羊沒有走,他誠懇地見禮,希望親衛隊長回心轉意.

"滾!"親衛隊長卻覺得自己仁至義盡.

"雖然您是天階五級的強者,但怎麼可以出爾反爾?"地老鼠般的影子,異常失望地歎了一口氣.

"不滾就死吧!"親衛隊長聽見了如此言語,勃然大怒,覺得自己堂堂一今天階五級的強者,竟然受到了地階弱者的質疑和諷刺,真是天大的汙辱.

就像閃電般天階三級的地獄夢魘,向地老鼠般的影子噴出一道烈焰.

那個地老鼠似的影子想逃,但以他的實力根本不耳能逃脫.

烈焰罩體而下.

變成了火人的影子,還沒有掙紮幾下,就讓這種地獄烈焰燒成灰燼………親衛隊長看著那團灰燼,不無得意地呸了一口,盡情地嘲笑道:"不知死活,我等天階,豈是你這種地老鼠可以褻瀆的?你們的生存必須得到我們的首肯,否則那就是你們的死期!一個弱不禁風的小蟲子,也敢與我討價還價實在讓人發笑!"

他的座下,那匹高達天階三級的地獄夢魘.

也得意無比地嘶叫起來.

噴鼻,刨蹄.

烈焰大作.地獄夢魘身上的烈焰燃燒,更襯得親衛隊長威烈無比!

親衛隊長看著遠方的無夜城,以手凝聚著能量,准備凝聚出一個巨大的能量球,自遙遠的數十公里外,就把無夜城夷為平地.

這,便是他掌握的所有技巧中最得意的能力之一,一種自遙遠處就可以把整座城市毀滅的,熾光爆震彈,.在三十公里外,只要凝聚出足夠巨大的熾光爆震彈,便可輕易地將一座城池自大地抹去.如果還有什麼人可以在這種爆震彈幸存下來,必須是天階以上.

他不知那個驕狂的面具男會不會在自己的熾光爆震彈中死去.

但可以肯定,那今天階三級的碧綠,肯定不會有生命危險.雖然她不看自己一眼,但親衛隊長還舍不得將如此極品的美人殺死.以他的經驗來看,那個性感妖嬈的碧綠只是表面火辣,實在是個不經人事的處子.

如果美人,假如可以抓回去好好地調教,那就太爽了.

至于那個該死的面具男.

即使僥幸不死,等著他的,也是自己痛快淋漓不可阻擋的打擊報複,相信那個面具男會跪在自己的腳下顫抖的……如果他以為他用來限制衛老魔的特殊領域,可以對自己有用,那就錯了,大錯特錯!衛老魔,就連一本召喚寶典都沒有.就連進入天上界的資格都沒有,跟自己相比,天階五級的衛老魔也只不過是一個小蟲子……"……稍大一點的蟲子!

"在火光中毀滅吧,你們永遠不會知道,得罪了我這今天階強者的懲罰,會是何等凜冽!"

親衛隊長以手擎舉起小山般巨大的熾光爆震彈.

威風凜凜,仿如天神一般.

正當他准備毫不留情地把凝聚出來的熾光爆震彈扔出去,毀滅掉無夜城之際,忽然,一個影子在親衛隊長的身後悄然閃現.他的臉上,戴著世間獨一無二的雙子面具,目光"永遠帶著那種帶有嘲諷意味的笑意.

他,自然就是准備好宴會等待親衛隊長的岳陽同學.

岳陽沒有偷襲.

假如他出手偷襲,那麼一定會成功.好可是,他沒有那樣做,只是靜靜地看著親衛隊長"眼睛跟吝嗇鬼看見一堆金幣那樣閃光,發亮.

"啊咦?"

親衛隊長立即發現身後有人,他扭頭一看,發現竟然是岳陽這個仇敵,身體劇震.

眼神中充滿了驚詫.

他怎麼也想不到,仇敵已經摸到了後背,自己竟然還渾然不覺?在他准備立即出手搶回先機之際,在那團燒成灰色的黑色焦土里,冒出一朵輕煙"凝聚成地老鼠般的影子.這個影子匍匐在地上,向岳陽磕頭:"感謝王子殿下出手相救,若非如此,煙蚤此時已經死無葬身之地.

岳陽揮揮手:"我早就說過了,你把消息賣給我才是正路,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樣守信用的."

那個地老鼠般的影子,恭敬地答道:"請原諒煙蚤"因為接了"定伯,的任務在前,在定伯破掉協議前,煙蚤不想違背協議.現在,煙蚤在完成任務後,反讓定伯肆意擊殺"已經再無協議約束了.王子殿下,雖然此前沒有這樣的先例,不過煙蚤決定破例一次"免費您需要的資料,向您彙報."

"……"親衛隊長聽見自己一直掩飾的名字被這個地老鼠般的影子揭破,頓時臉色大變,殺氣怒現.

"定伯,原南天界落馬王的手下,因為膽大妄為,趁主上與強敵開戰"與落馬王寵妾私通,後來落馬王險勝後迅速逃離"曾易名,時鋒,,"逆勢,等名.又化名,非凡"投向天上界的巡游王"因為戰力和口才俱佳,獲得賞識,後來在一次擊殺妖獸時背襲謀害當時的早參隊長,奪取早參隊長的元能腰帶,強收了早參隊長的天階戰獸噗鬼,終成為巡游王的親衛之隊長.定伯欺侮主上,謀害親友之事,數不勝數,劣跡斑斑,因為他擁有一枚極品聖級的欺詐之戒,掩飾一切,一直安然無恙."影子如此向岳陽彙報親衛隊長的信息.

"還有嗎?"親衛隊長定伯,還真不知道自己有那麼多的秘密被別人掌握了,他氣得渾身發抖,心中暗中發誓,不論如何,今天一定要擊殺這兩個知道自己〖真〗實身份的人,否則要讓落馬王知道,自己性命不保.他怒極反笑地問:"看來,你知道的還真不少,除了欺詐之戒和元能腰帶這兩樣寶物,你還知道什麼?"

"定伯擅長四種攻擊手段,一是熾光爆烈彈,威力最大,但必須遙遠攻擊,距離在十公里外,不超出三十公里的極限距離內,越遠,爆炸威力越大."影子如此一說,親衛隊長定伯的臉立即扭曲了.

"你說下去,我保證,他再生氣,也動不了你一根頭發."岳陽給影子一個保證.

"定伯攻擊手段二,人馬如一的烈焰噴射,就像剛才擊殺小人那樣,缺點是必須騎乘地獄夢魘之上.攻擊手段三,掠奪自早參隊長的噗鬼,定伯的口水,有某種毒性,能讓人中之麻痹,結合噗鬼的能力,殺人于無形.定伯最秘密的攻擊手段,肥羊術!"影子把定伯最秘密的攻擊手段說了出來,讓他的表情就像活見鬼一般,這種特殊的肥羊術,他從來不在活人的面前施展過,想不到這個煙蚤竟然對這個秘密洞若觀火.

"肥羊術?"岳陽奇了,疑問.

"小人不太清楚,應該是一種很特殊的能力,需要符合一定的條件,把敵人的身體暫時地變成一只肥羊,在限定時間內殺死,那麼敵人會在化成肥羊的狀態死去,再也無法複原."地老鼠般的煙蚤,如此解釋.

"有趣."岳陽歎息一聲:"想不到,欺詐之戒還有如此妙用."

"……"本來親衛隊長定伯,還有最後一分傲色,不過,聽完岳陽這一說,他徹底驚呆了,最後唯一沒有道破的秘密,也讓對方看了出來.他憤怒得難以自制,舉起戴著欺詐之戒的右手:"你們,都變成肥羊死吧!在死去之前,我會用盡世間最殘酷的手段折磨你們的,你們可以發出絕望的哀鳴了!"

"你可以離開了.以後,假如我需要,一定會找你打探消息的,不得不表揚一句,你實在是一個打探消息的好手."岳陽看也不看憤怒無比的定伯,沖著地老鼠般丑陋的煙蚤揮一揮手:"你的消息,確定值二十萬,余錢,你找包谷補足吧!"!~!

上篇:正文 第七百二十六章:【再現,惡魔的微笑】     下篇:正文 第七百二十八章:【史上最悲摧的'肥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