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八章:【史上最悲摧的'肥羊’!】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八章:【史上最悲摧的'肥羊’!】

"想走?"親衛隊長定伯冷笑,知道自己那麼多秘密,怎麼可能讓對方就此離開?

他舉起左手,召喚出一本白銀寶典.

升起屬于他的獨特領域.

一陣煙霧般的物質,在他的身上湧出來,迅速彌漫開去,在百米范圍內,形成一個半圓形的領域空間.這就是定伯的領域力量,幽靈領域.在煙霧彌漫的百米空間內,所有敵人都會受到影響,只要實力不及定伯,即會讓領域強行加持上一種幽靈狀態.

處于幽靈狀態的敵人,攻擊和防禦都會受到削弱.

當然,這不是重點.

最重要的是,只有處于幽靈狀態的敵人,才能讓欺詐之戒的獨特變形能力,變化一個大肥羊.

"化羊,以血為引."定伯咬破舌尖,將血和唾液混合一起,然後惡狠狠地呸吐而出.

帶有麻痹毒性的唾沫和血液,就像箭矢般噴射出來.

那怕僅僅是一口唾沫.

也威力無窮.地老鼠般的煙蚤,來不及逃離出幽靈領域之內,就讓那口唾沫擊中後背.瞬間,他的身體有光華閃爍,身體麻痹的煙蚤,發出一聲驚叫,無數的煙霧將他的身體緊緊地包圍,再等散開,原來矮小的煙蚤,已經變成一頭肥肥白白,行動笨拙無比的綿羊.

要不是岳陽及時出手相助,變成綿羊的煙蚤,會直接摔落山崖.

摔個粉骨碎身.

岳陽隨手輕輕一揮,變成綿羊的煙蚤,如有輕風托住身軀那般飄降地面,四蹄踏地,絲毫無損.

那只變成綿羊仍然有思想的煙蚤,看了岳陽一眼"微微俯首致謝,又邁開步子,迅速地跑出這個幽靈領域之外.定伯當然不會輕易放過他,手一按,自白銀寶典上,金光綻放,一個渾身燃燒著烈焰的金角炎魔閃現.它的等級不及地獄夢魘,不過天階一級實力,但卻擁有非同一般戰獸的智慧,狡猾的眼睛,閃著陰險的光芒.金角炎魔用腳一踏地,于幽靈領域內,任何反應都沒有"但在幽靈領域外,卻刹那間變成了一片火海.

假如變成綿羊的煙蚤再往前沖,勢必變成烤全羊.

"想玩火?"岳陽根本不召喚寶典,也沒有升起創世領域,只是把天火幽魂召喚出來.

"呼!"

天火幽魂一出,她對于幽靈領域外面的火海,輕輕呼出一口氣.

那片火海立即暴漲,旋即脫離了金角炎魔的控制"完全歸由天火幽魂接管.她用手向山下一指,燃燒的火焰中裂開一條火路,讓變成綿羊的煙蚤輕易離開,完全不受火焰的焚燒.

比起控火,本源是涅盤之火"由風暴,烈焰,雷電,精神和幽魂等等組成的天火幽魂無疑更勝一籌.

金角炎魔向天火幽魂發出一陣怒吼,偏偏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它也知道"這個是勐敵!

"岩漿飛龍!"定伯伸手,又召喚出一頭准天階的岩漿飛龍,他沖著岳陽冷笑道:"想比戰獸多嗎?來吧,我讓你這個狗屁王子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天階強者!如果你以為我跟別的天階一樣,那你就大錯特錯了!你以為每今天階都跟我一樣,都會擁有寶典嗎?不可能!只有真正的強者"才擁有寶典!"

"同意,但我想說"即使擁有召喚寶典,也不一定是真正的強者!"岳陽看見那頭岩漿飛龍,沖上天空,再俯沖向山崖,直接化成綿羊的煙蚤而去,他也把死神螳螂召喚出來,讓她追出去,結果那頭岩漿飛龍的生命.

"人馬酋長."

定伯對于死神螳螂的出現,並不驚恐,立即召喚了一個馬身人頭的人馬酋長,讓這個手持弓箭背紮短矛的人馬酋長向死神螳螂發動攻擊.

岩漿飛龍也同時回轉,與人馬酋長一起夾擊死神螳螂.

看見局面利好,定件冷笑連連地沖著岳陽嘲諷道:"想跟我比戰獸?你簡直是自取其辱!"

接著,他又召喚了一只丑陋之極的雙頭巨魔.

這個雙頭巨魔的身形高達三十米.

大吼.

自萬人坑邊抱舉起巨石,惡狠狠地扔砸向岳陽.

岳陽輕輕一跳,躲過了這記巨石砸擊.然而定伯眸有得色地揮手一指,一個准天階的毒箭豪豬,發射出萬支利矢,密如雨點,向天空的岳陽〖激〗射而去.定伯知道,這些手段並不足殺死對方,但他也不著急,他有把握殺死敵人,只是想在干掉這個可惡的敵人之前,好好地虐殺蹂躪一番,以發泄白天的心頭大恨.那個迫得岳陽跳起的雙頭巨魔,又搬起小山似的石塊,扔下山崖谷底,直砸向仍是綿羊形態的煙蚤.

還是綿羊的煙蚤,好不容易地躲過.

忽然,一個不知何時自幽靈領域偷潛出來的戰獸,埋伏在煙蚤這個綿羊逃亡的路上.

它,屁股沖著煙蚤,噴出一道黃色的濃煙"…讓黃色濃煙噴中的煙蚤,立即暈厥,身體仍然保持綿羊狀態.

這個像黃鼠狼那般的戰獸,叨起暈厥的煙蚤,返回主人的身邊.定伯居高臨下地看著煙蚤,帶點鄙夷地嘲笑道:"可憐的弱者,虧你還自以為能夠在我的面前逃出生天!毫無弱者自覺的你,注定了可悲的命運,相信一個准天階的朋友,與真正擁有寶典的天階強者叫板,這是稱人生中最大的錯誤"

一番嘲笑完畢,又對剛剛躲過箭雨的岳陽大聲嚷嚷道:"看看你現在的模樣,還敢胡吹大氣嗎?即使我沒有使用百分百的力量,也能輕易將你玩弄于掌股之間.你不是說能夠保障這家伙的生命嗎?不是說我無法動他一根頭發嗎?現在,只要我願意,我隨時就可以將他粉骨碎身,你又能奈何?煙蚤這個弱者的歸宿,他的命運,跟你是一個樣的,因為你也是一個可憐的弱者!弱者你的名字叫做無能,哈哈哈哈哈!"

"笑到最後的,才是真正的強者."岳陽一揮手,定伯發現自己的幽靈領域有點改變.

不知何時,在他的面前多了一個影子.

那是一個像羊角女的女蠻牛.

幻影的特技中,除了奪舍,重塑,巨人影子,不離不棄等等之外,還有一個,影遁,特技.

影遁:幻影可以〖自〗由地融入黑暗之中,肉眼無法看破它的存在,在極特殊環境中,幻影可以由主體供應大量的靈氣,制造黑暗迷霧,強行融入黑暗中.

在定伯笑得最得意嘴巴在嘲諷連連之際,阿蠻已經潛到了他的面前.

面對著這個與眾不同的女蠻牛,定伯本能地感到危險.

幾乎在他攻擊的同時,那只黃鼠狼般的戰獸,已經撲向阿蠻,准備依靠速度襲擊蠻牛影子阿蠻.

"死吧!"阿蠻張開左手,如老鷹抓小雞那般逮住那只黃鼠狼的咽喉,隨手將對方狠狠地摜在地面上.整個山崖劇震突出的山岩就像地震般搖撼不止,恐怖的裂縫,由撞擊的地面,一直延向遠方,碎石自岩壁上紛紛滾落下來比起剛才雙頭巨魔的投石砸擊,威力更強十倍.

阿蠻把那只頭骨碎裂的黃鼠狼,遠遠地摔向遠方的山岩.

轟隆!

一塊山岩爆碎連同黃鼠狼的身體,一起摔落山谷下面的萬人坑.

發射毒箭的豪豬,來不及發射背上的利刺,就讓阿蠻一腳踹飛出去,流星般砸向山谷底下,尾隨黃鼠狼而去了.雙頭巨魔剛剛搬起一塊巨石,阿蠻在它的胸腹處重重一擊.那個雙臂擎舉著岩石的雙頭巨魔,兩顆腦袋都立即軟垂下來四眼翻白,雙臂酥軟無力整個軟跪下來,讓頭頂小山似的岩石,壓埋個正著.

"烈焰噴射!"定伯臉色難看之極,不過他仍然毫無懼色,一拍地獄夢魘.

實力高達天階三級的地獄夢魘,立即噴射出地獄烈焰.

烈焰,籠罩了阿蠻的全身.

在這種地獄烈焰中,即使是天界號稱最能承受高溫的火龍晶石,也會融化成水!

對于不躲不避的阿蠻,定伯心中發出一聲冷笑,無論你有多麼強大,只要是血肉之軀,就不可能承受自己與地獄夢魘人馬合一地噴射出的地獄烈焰!

"討厭的家伙!"阿蠻自烈焰中走出來,就像火之帝皇一般,以手裂開火焰,看得定伯兩眼發直.經常承受涅盤之火重塑身體的她,除了涅盤之火,再沒有任何火焰,能夠輕易地傷害她的身軀.雖然地獄烈焰威力可怕,但阿蠻卻視若無睹,直接在烈焰風暴中沖過去,揮出一拳,狠狠地轟擊在地獄夢魘的頭顱之上.

轟!

天階三級的地獄夢魘那顆高貴的頭顱歪到一邊,那巨大的眼睛,露出乎憤怒的神色.

不過,阿蠻根本不會在乎地獄夢魘的想法.

天階三級的戰獸,她殺得多了,地獄夢魘算個屁啊!

地獄夢魘霍地回過頭,爆發起夢魘族獨有的精神攻擊,以巨大的死眼瞪視著阿蠻,准備重創這個膽敢傷害自己的女蠻牛!

阿蠻讓這個死眼爆發的威力,瞪得後退了一大步.

定伯大喜,以為阿蠻會因此倒下,然後在夢魘的精神世界之中絕望地死去.

但,殘酷的事實是,阿蠻渾然無事!經常與紅對戰練習的阿蠻,對于精神攻擊,根本習以為常,而且她的精神與岳陽這個主人連結一體,除非摧毀岳陽的至尊意志,否則想摧毀阿蠻她的精神世界,那是做夢!就連數萬年前的強者,無雙皇絕世麾下的大將,絕境"他召喚出來的鬼臉蘑菇,也只是影響,而無法直接傷害阿蠻"……夢魘死眼的攻擊,徹底惹怒了阿蠻.

她的心中湧起一種感覺.

刹那間,一雙美麗的大眼睛變得血紅,仿如死神之眸.

紅光閃爍!

當阿蠻憤怒地回瞪向天階三級的地獄夢魘時,非但地獄夢魘,就連它背上的定伯也慘叫起來,直接自馬背上翻滾下地,抱著頭,痛苦地悲鳴起來.

已經好久沒有爆發過的死亡凝視終于在阿蠻超級憤怒之際觸發了.

而且,同時觸發的,還有更加恐怖的血瞳雙殺!

血瞳雙殺,是一種當死亡凝視被觸發,在瞬間殺死敵人的同時有一定機率再殺死一個相關的敵人……身為主人的定伯倒了大黴!雖然他沒有讓血瞳雙殺一下子干掉,不過靈魂受到嚴重的創傷!表面渾然無事的他,靈魂卻有不可估量的傷害,這種傷害是無可挽回的靈魂創傷.

當然了,即使能夠愈合,岳陽也不會給定伯這個機會!

天階三級的地獄夢魘轟然倒地,讓岳陽繳獲成為座騎的願望落空了,當然岳陽並非很在意這一點,只是想鼻時找個拉風的戰獸,把南天界搞成一潭混水,然後渾水摸魚地趁火打劫一把.

現在地獄夢魘倒斃,連累定伯靈魂重創,讓定伯狼狽地翻身落馬.

可把岳陽樂得哈哈大笑.

"繼續召喚戰獸嚇唬我吧,我很害怕!"岳陽現在才召喚出已經迫不及待想一試身手的紅.

對于見勢不妙,當場叛變逃跑的金角炎魔.

紅的背後"幻變出一對亮燦燦的銀翼,這對美麗的銀色羽翼剛剛一現,她和岳陽的精神力都得到極大的輔助提升.不需要岳陽的指揮,紅伸手揮舞出已經異化過的痛苦之鞭,接近女神使那樣的威能"再加上銀翼的加持,這記痛苦之鞭簡直要了金角炎魔的老命.

"啊呀!"

在它張開血盆巨口,剛要爆發痛苦慘嚎的時候"紅在它的頭頂爆發了女妖尖叫.

雖然還沒有完全覺醒.

但是,紅現在也擁有接近女神使的巨大威能.

女妖尖叫一出,金角炎魔立即耳鼓炸裂,七竅流血,當場暈厥過去.剛剛發箭救援的人馬酋長,猛然發現射擊的目標,已經閃現身後.來不及抽出背後的短矛"人馬酋長直接用弓弦揮擊身後,又急急向前竄出,意圖躲離敵人的背後強襲.

"化羊!"紅向人馬酋長一指,人馬酋長瞬間轉化成一只又黑又瘦的老山羊.

"這,這是什麼?"釘白震驚無比,沒有欺詐之戒和幽靈領域,對方也能擁有這樣的化羊技能嗎?

紅抽出殺神匕,一匕沒入老山羊的額頭.

直接把人馬酋長干掉.

在死亡後,人馬酋長迅速恢複原來的身體,沒有再保持山羊的模樣.

定伯向紅伸出大手,又咬牙舌尖,和著唾沫,向她呸吐過去,希望把這個女子變成肥羊,只要把這個可怕的女子殺掉,那麼再回頭收拾蠻力無窮的女蠻牛.

對于這種惡心無比的行徑,紅極是厭惡,她一扇背後的銀色羽翼.

迅速地繞飛.

瞬息之間越過定伯.

那口帶血的唾沫,帶著精神力,在幽靈領域內自動追擊向目標,卻在紅的繞飛下,卻極快無比地擊向定伯自己的臉龐,以直線的軌跡,射向躲到定伯身後的紅.

途中,不懂自動拐彎的它,必定命中定伯.

"糟糕."定伯驚了,急急想褪下手指的欺詐之戒,然而,他看見了岳陽同學笑嘻嘻的眼神.岳陽伸出一只右手,虛空在定伯的面前.小文麗的束縛天賦,爆發.定伯如果沒有在之前受到血瞳雙殺的靈魂創傷,根本不需要褪下欺詐之戒,自身就能險險躲過這口唾液,不過他靈魂重創,身體敏捷大大削弱,而且還必須分出精神維持著幽靈領域,所以一下子悲劇了.

小文麗的束縛天賦,早在之前的小丑和智光魔尊他們就吃過大虧.

天階五級的定伯,即使能夠掙脫,也不可能是立即實現.

他,眼睜睜地看著吐出的唾液.

撞在眉心.

"噗鬼,救我!"定伯用盡最後的力量,把最後的戰獸噗鬼召喚出來.他的生命守護戰獸是融為一體的妖盅涎蟲,平時作用巨大,但無法在危急關頭救他的性命.在極度危急的情況之下,他立即選擇把噗鬼召喚出來.只要噗鬼讓自己呸吐一口唾沫,那麼立即就能把這種詛咒力量轉移到噗鬼的身上,自身將安然無恙.

"吼!"噗鬼一召喚出來,立即叛變.

噗鬼在此之前,從來沒有叛變跡象,定伯一直以為自己的魅力大于早參隊長.

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噗鬼只是忍辱負重,等待機會.當定伯現在遇到危險,噗鬼非但沒有救定伯,反而輕蔑地用唾沫,呸吐了定伯一臉.它叛變之後,高飛沖天,在天空中盡情地哭泣,發泄出早參隊長死後第一場痛苦的哀鳴,借此憑吊原來的主人.

無數的煙霧,將定伯的身體緊緊地包圍起來.

在絕望中,定伯讓自己手中那枚欺詐之戒的能力,轉變成一只又肥又白的綿羊.

岳陽哈哈大笑,樂得不行.他把掉落地面的元能腰帶和欺詐之戒拾了起來,又沖著傻子般的定伯笑道:"雖然我不太喜歡吃涮羊肉,但如果你請客,我還是勉為其難地吃一頓吧!"

最搞笑的是,在暈厥中醒過來的煙蚤,仍然是綿羊狀態的他看見變成了綿羊的定伯,火冒三丈.

一頭撞在定伯的身上,仗著變羊較早對綿羊身體控制更好,他用頭猛撞定伯,一副要把定伯撞落山崖摔死的勢頭.定伯急了,顧不得岳陽在邊間看著,也用頭與煙蚤對撞,竭力穩定身形,不至于化羊掉落山崖摔死那種悲劇發生……

"哈哈哈!"岳陽笑得淚huā都出來了.

"嚼嚼."山頂的死神螳螂,已經逮住岩漿飛龍,不住地咀嚼萋對方的腦袋,飛龍?那是她的菜單上最愛!

…………,五千字奉上,明天,恢複兩更.

看見了很多書友的建議,批評和指點,霞飛非常慚愧,為了感謝大家的支持,當振作奮起,改過缺點,努力碼字!!~!

上篇:正文 第七百二十七章:【欺詐之戒,定伯的肥羊術】     下篇: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幸存者的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