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四娘】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四娘】

天梯五層,白河谷.

已經崩塌的山谷,延綿千里,岳陽緊追著前面的遠古魔王.

也許遠古魔王有著意料之外的陰招,但岳陽在雪無瑕解開心結後,已經恢複了自信.他之前擔心的問題,在雪無瑕的眼中,根本是不存在的.她喜歡的是他,而不是一個身份.當身份問題,不再是岳陽的破綻,那麼岳陽還有什麼可畏懼的呢?遠古魔王是數萬年前的老不死,雖然有著他獨特的能力:但是,岳陽自己何嘗沒有底牌在手中握著?

劍靈禦姐不說.

即使是鳳凰姐妹,還有麒麟女冰吟,都是獨當一面的仙獸.

只要四娘等長輩不會因為身份問題偏向遠古魔王,那麼岳陽就有信心,與遠古魔王一決死戰.

飛行,傳送.

當來到距離茜茜公主她們三百公里左右"遠古魔王停了下來.

在前面的崩裂河谷中,有一個巨大的祭壇,其色血紅,有如血染.此祭壇周圍,似乎爆發過激烈大戰,非但旁邊摧毀嚴重,就連巨大的祭壇,也裂縫處處,斑斑駁駁,形若蛛網蔓延.

在血色祭壇〖中〗央處,有一尊高約百米的雕像.

雕像之下,鎮著一個遠古封印.

此雕像首級損毀,上半身也所剩無幾,但性別的特證明顯,可以看得出"這是一位女性雕塑.除了下面的基座外,這座雕塑僅存一條自然垂下的手臂.微微向外呈露手心的手掌,結著一種非常玄妙的手印,在每個手指的指肚,都有一個遠古符文圖陣"彼此相互呼應,這些遠古符文圖案,岳陽竟然全部陌生"一個也不認識.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些遠古符文圖陣的作用,就是封印基座下面的遠古封印陣.

失去另一只手和首級的女性雕像,再也無法保持最大力量的封印.

不過,這仍然不是普通武者可以解封的.

岳陽來不及多看.

在血色祭壇上"早有十個人,站在上面等候.

其中一人,正是至尊.與至尊遙遙相對的,有著九人,由重冠等投降三人組提供的信息,岳陽很容易在這群人之中,認出誰是夜梟,誰是紫光,認出誰是月宿和北.除去他們四人,還有穿著隱匿斗蓬的赤帝和赤妃,雖然他們倆披著隱匿斗蓬,不過岳陽還是可以輕易一眼就認出他們.

畢竟之前曾經死戰過一場"若這樣,就想瞞過岳陽?

根本不可能!

而且,隱匿斗蓬對于岳陽的天目慧眼,早已經失去了原有的隱匿效果.

除了赤帝和赤妃"值得岳陽特別注意的,還有兩個人.讓岳陽感到暗暗心驚的是,對面這兩個人,身形完全隱蹤,僅是感應到他們的存在"卻不知道此兩人是男是女,是強是弱.要知道,擁有星空領域的夜後"以岳陽現在的境界,也能用天目慧眼看見一點點倩影,不再像以前那樣完全隱形無蹤.

現在這兩個人能夠在岳陽面前完全隱形"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再人比夜後還要強大!

岳陽忽然有一種明悟,為何至尊在自己之前趕來,恐怕就是擔心對方的超強者會向自己下手"故先行趕到.

當岳陽打量向對面最後一個人,又有種奇怪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似乎什麼地方看過這個人似的.嚴格來說"對面的那個人,不算是人類"只是一個魔獸,可是她跟人類非常的相似,非常接近聖獸.

實力並不算特別強.

但這個女性形態的魔獸在化人方面非常完美.

除了背後尚有一對血色翅膀"別的地方,已經與人類無異.

這個女人,看見岳陽之後,又看了看遠古魔王,忽然帶著一種奇特的神情走上前,似乎壓抑著激動:"請問你就是岳家三少嗎?我能不能問你一件事,她是不是在你的身邊?她還好嗎?當初,我不想離開她的,可是我實在沒有辦法……"

開始"岳陽很耨塗.

什麼跟什麼啊?自己認識她嗎?

一看對方的容顏,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心中忽然閃過一道靈光驚叫起來:"你,你是紅的母親?"

"她現在的名字叫做紅嗎?"那個相貌與紅有點像的女人,聞言先是大喜"旋即黯然,她的眼眸中帶有一點淚光:"聽說,她變成你的生命守護戰獸了"而且,還進階晉升為聖獸……可憐的孩子,為什麼命運又把她卷入這種漩渦內,我們血腥一族,為了守護秘密耗盡了所有的能量,幾乎族群滅絕"現在,她還是免不了這種命運."

"你怎麼會在這里?"岳陽奇怪了,站在這里,除了自己之外"最少也是天階四級以上的強者,可是面前的女人,就連聖獸也不是,她怎麼會在這里?

她與遠古魔王,又有什麼關系?

紅的母親,那個久尋不著的血腥女王,出現在這里,讓岳陽百思不解.

到底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明明是杯具男媽媽,四娘和岳丘的懸疑,這與血腥一族又有什麼關系呢?

遠古魔王無聲地閃現岳陽的身後,在他後面輕笑:"你不知道嗎?當然,我非常理解,你是不可能知道事情真相的,因為,你根本就是一個外人."

岳陽默然不語.

與遠古魔王口舌之爭沒用,今天只能講拳頭,不能講道理.

他來到至尊身邊,用詢問地目光看向她:四娘呢?

來到血色祭壇好久,到處不見四娘,難道四娘已經讓遠古魔王強行扣押了?岳陽心中閃現了這樣的念頭,微微一驚.遠古魔王,並非是那種不對弱女子下手的人,相反,這家伙為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妄顧一切"劫掠四娘的事,極有可能.

至尊不答,示意岳陽等一下.

大約過了十分鍾左右,遠古封印陣微微產生一陣的能量波動,然而"立即就讓雕像上殘留平來的能量鎮住.

基座,忽然裂開.左右各自分出一道石壁,中間通道呈現.在不到十米的通道後面,有個門戶樣形態的存在.四娘,就站在那道門戶的前面.岳陽趕過來"本想將她護送出去,卻一下子讓四娘面前的景象驚呆了.在四娘面前,有個單腰跪倒在地"左臂支撐,以右肩一直扛舉著石閘門戶的偉岸男子.

這偉岸男子怒目圓睜,即使死去不知多久,也還保持著生前那種擎舉石閘門戶的動作.

他的全身"肌肉賁起如鋼鐵澆鑄.

即使已經失去了生命氣息"明明不可能"這個男子壯烈的舉動"卻還會給人一種立即站起來把石鬧門戶扛舉起來的錯覺,石閘門戶,對于他而言"根本不是什麼負擔"真正讓他力盡死亡,是石門上面的封印意志.這個男子,誓死也要把石門保持打開狀態"即使靈魂死亡,也要用尸體扛舉著石門……他是誰?為什麼PS是在這里做這種讓人費勁的舉動?

"三兒,跪下來."四娘緩緩地開."讓岳陽給這個扛舉石門致命的男子下跪.

"咚!"

岳陽愕然,沒有照做.

然而後面趕來的遠古魔王"卻毫不遲疑地跪了下來.

恭恭敬敬地給死亡仍然怒目圓睜扛舉石門的男子跪拜見禮,一連叩足了九個響頭,才站起來,恭敬地站在四娘的身後,仿佛完全看不見岳陽似的.

現在"岳陽總算有點兒明白了.

這個死去多年仍然扛舉著石門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岳陽一直尋找的岳丘.如果不是因為用力過度"面容扭曲"怒目圓睜"仔細去看"這個偉岸男子的相貌,與岳陽還真有幾分相似.比起岳丘鋼鐵般的雄軀和那刀劍雕刻出來一般輪廓分明的臉龐,岳陽要顯得清秀一些,也稍為青澀些,與成熟豪烈的岳丘無法相提並論.

那怕死去多年,現在的岳丘,看起來仍然有一種讓人心靈震憾的氣勢.

岳丘不是死在魔族圍攻之中嗎?

怎麼會在這里?

這里,又是什麼地方?

為什麼一定要扛著這道石門,地底下,不是有一個遠古封印嗎?難道扛舉著石門,就是維持遠古封印?岳陽心中閃過這個念頭,但馬上否定.

石門是解開遠古封印的關鍵,如果石門關上,那麼最少百年,甚至千年,都無法重新開啟……難道血色祭壇的遠古封印,封印的不是壞人?

"三兒,跪下."四娘提高聲音,又吩咐一聲.

平時,她很少呵斥岳陽.

如果岳陽太慣岳霜那小丫頭了,她就會這樣提高聲音來批評他"讓他做個哥哥的榜樣,而不是帶她一起數螞蟻一起玩泥沙.

岳陽還沒有動作,另一邊的遠古魔王,又跪了下來,而且用一種岳陽聽了毛孔都會收縮的溫和聲音回道:"四娘,三兒在呢!這些年,三兒在外面不斷的流浪,不敢回去見您.那是因為"三兒做了許多錯事,生怕您知道了要生氣的"所以一直不敢回去,也不敢把真相說出來.父親的遺體和遺願"我在幾年前就已經知道了"當時,在父親大人的腳下,還有用鮮血寫成的"希望,兩字.只是後來,不知是誰"把鮮血所書的希望兩字拭去了.四娘,三兒可以與全世界為敵,可以無悔無怨地做許許多多千夫所指的事情,也毫不在乎,只是,三兒不想與您為敵"不想讓您傷心,不想看見您的眼淚也許您不想認我了"不過,我才是真的三兒也許你覺得我成了一個魔王,但我想說,我還是我,我永遠是您的三兒!"

四娘聽後"久久不語.

遠古魔王忽然肩膀一陣聳動,竟然有淚珠,一滴滴自斗蓬下面滴落地面.

"四娘,可還記得,當天三兒病重,近半月臥床不起,瀕臨死亡,是你和冰兒,一口湯藥一口湯藥地把三兒救回來的:可還記得,那年霜兒淘氣"把書塞進灶平收藏,結果做飯時燒了,知道闖禍的霜兒,跑出喊救命"當時我抱著她出門,卻不想在的門檻絆倒了,三兒撞到額頭,當時流了好多血,嚇得霜兒一直哭,擔心她的小三哥哥會不會死掉.四娘,我不需要像別人那樣證明自己,我就是您的三兒!"遠古魔王把隱匿斗蓬褪下來,顯露出與岳陽異常相似的面容來,相比起岳陽,遠古魔王的容貌與死去的岳丘,更加相似.

"三兒不敢求你原諒,也不敢奢望獲得你的承認,只想告訴您"四娘,三兒永遠不會傷害你的,三兒永遠不會是你的敵人!"遠古魔王向四娘叩了一記響頭,淚珠滑下滿是淒然的臉龐,滴落地面.

"把面具脫下來."四娘忽然轉回身子"沖著岳陽如此吩咐.

"",岳陽很想告訴她"自己是假的"是個穿越男.

不過,自己並非有心欺騙她,當初是一個誤會.

經過那麼久的相處之後,自己已經當她是自己最親的親人,不管是真是假,自己都會像三兒一樣孝順她,甚至"自己願意百倍地待她好,彌補她的錯愛,用一輩子來彌補.

然而這些話到了嘴邊,岳陽卻又一句話都說不出,他甚至不敢去看四娘的眼睛.

他默默地把雙子面具褪下"低著頭.

一語不發.

岳陽不想為自己的身份辯解,也完全沒有辯解的可能.遠古魔王早在三年前,就已經准備了這個計劃,他准備以杯具男的身份重生,接收杯具男生前的一切.只是讓遠古魔王想不到的是,在他融合杯具男身體,來不及輝煌歸來現身于世的時候,竟然有一個岳陽新生……

擁有杯具男原來身體和記憶的他,對岳陽,在四娘的面前,可以說是完勝.

這時候,再為身份辯護,已經注定敗北.

岳陽不再執著這一點,因為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她們,看重的不是這個,而是真正的自己,而不是一個杯具男的身份.岳陽唯一顧忌的"是害怕四娘會傷心.

他知道,自己說得越多,四娘就會越失望,越傷心.

所以,甯可不作任何辯駁.

就算遠古魔王真的占據了杯具男的身體"哪又如何呢?難道雪無瑕和茜茜公主她們喜歡的是自己"而不是妄圖利用身份奪取一切的遠古魔王!

"四娘從來沒有打過你,今天,要打你一巴掌!"四娘這一說,岳陽的心微微一痛"又有點釋然.

"你打吧!"岳陽點點頭,如果打一巴掌能讓她心里好受些"那他無所謂.

"啪!"

四娘揚起手,在岳陽臉上打了一記異常響亮的耳光.

俯跪在地面上的遠古魔王"表面恭敬,隱藏的眼眸卻閃過一絲得意,四娘動手打了那小子,證明她認可了自己而否定了那小子,計劃將會在這一刻開始,走向自己謀劃以久的良好局勢……

岳陽第一次挨打,臉上火辣辣的.

如果他要躲閃,四娘不可能打得中他:如果他要防禦,別說四娘,就是一個先天強者"也休想打痛他.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打你嗎?"四娘秀麗的柳眉挑起來,美麗的大眼睛瞪著岳陽.岳陽下意識地躲著她的注視"低著頭,默然不語.四娘忽然眼圈一紅,一串淚珠,就連斷線珍珠的往下掉.她帶著哽咽地聲音"向岳陽哭罵起來:"四娘打你,是因為你這孩子什麼都在心里,什麼都不說,你還當我是你的四娘嗎?四娘這一巴掌,是要責罰對四娘和親人失去了信心!"

"四娘?"岳陽驚呆了,抬眸去看,看見的,正如當初穿越後第一眼看見的那個痛心又自責的美再四娘.…——",!~!

上篇:正文 第七百三十四章:【海胖子的底牌】     下篇: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當年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