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召喚萬歲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岳陽,大暴走】  
   
正文 第七百五十章:【岳陽,大暴走】

黑子爆炸.

天後不僅頭顱受創,全身都有毀滅的跡象.

"你們以為這樣,就能殺死我?"天後怨毒地尖叫起來:"就算不要身體,我也是九曜族的天後,要滅掉你們也是信手拈來,是你們迫我使用最後力量的!"

她不情願使用這種兩敗俱傷的力量,更不願意失去人類的身體.

可是,她沒有第二個選擇.

在黑子毀滅身體之前,她必須作出決定.

面前的敵人,虎視眈眈,天後要是不使用最後力量,那麼非但會落敗,還會性命不保.

轟隆隆……

天後的全身瞬間炸個了粉碎,在爆炸威力達到極限之際,兩顆黑子又形成相互旋轉的兩個小小黑洞,把天後身體的碎片和能量統統吞噬.換成別人,絕對不可能活命,但擁有寄魂天賦的天後,卻攜帶九成的能量,自爆炸的身體遁逃出來,融入天空那個天後金身像之內.

"光!"

至尊等的就是這一刻.

在天後靈魂與金身像融合的刹那,至尊浮現天空,雙臂舒張.

漫天的毀滅之光,就像陽光普照一樣照射下來,千千萬萬的光雨,光箭,光刃,光槍,光牙,光劍將天地變成一色,那就是毀滅的光!遠在幾百公里外戰斗的四海,九曜族強者和夜後,雪無瑕,茜茜公主等人,也感到天空一陣強光籠罩而下,如日中天,無法抬頭正視.一直壓制夜後的四海老人,看見這恐怖的毀滅之光,擁有至尊意志的他,神色也為之劇變.

"通天塔還有如此強大的強者存在嗎?想不到我四海,仍然是一個坐井觀天的膚淺之徒!"

四海喃喃自語.

這一刻,達到至尊之境的無上意志,再也無法保持.

赤帝,遠古魔王,九曜王,感覺自己就是放到火堆里燒烤的猴子,在毀滅之光的照耀下痛苦無比,偏偏又無法躲避.天地間,都是這種毀滅之光,九曜王手中的日曜太陽,跟毀滅之光比起來,就像可憐的燈光與太陽光輝相比,黯然失色.

擁有超強防禦神器'守護神盾’的赤帝,也痛苦地吶喊,守護神盾無法抵禦的光照,讓他的身體在滋滋冒煙.

生平第一次,他有種讓光線直接洞穿並且毀滅的恐怖感覺.

遠古魔王沒有像赤帝那樣,跑到血色祭壇躲起來.

相反,他沒有.

他憑感覺沖向九曜王,緊緊地把九曜王抱住,阻止九曜王躲閃,並且竭力帶著九曜王沖向天空.

"你瘋了!"九曜王感覺遠古魔王要與自己同歸于盡,嚇得不輕.

"東曜,一起死吧!"遠古魔王恨透了天後和九曜王這些背叛盟約的叛徒,如果天後沒有下令,並且在他的面前眼睜睜地下毒手,擊殺夜梟,紫光和北,那麼他還能好聚好散,大家大難臨頭各自飛.現在?遠古魔王只想抓住九曜王,與他同歸于盡.

九曜王無法躲避到血色祭壇的基座下,像赤帝那樣減少天空毀滅之光的照射.

反而讓遠古魔王捉抱住,沖向天空.

承受了極多毀滅之光照射的他,痛苦得嗷嗷吼叫.

羅喉之首湧出的那個可以吞噬萬物的超巨型黑色魔首,漸漸不支,最終讓毀滅之光擊潰,滅絕為虛無!

幸好光照很快就過去了,否則真的很危險……九曜王掙開遠古魔王的鉗鎖,狼狽不堪地逃到地面的血色祭壇上,直到現在,他還無法視物,只憑感應和聽覺來判斷外物.

"伊卡,快召喚小天使吹號!"調息完畢的岳陽,發出了一個讓外人頗是不解的指令,吹號?

"噠噠噠!"

嘹亮又優美的號聲,一下回響在白河谷這殘缺的山谷中.

糟糕!

號聲沒有攻擊力,但九曜王一聽,就感應到所有的敵人都在提升,就知道這號聲是最可怕的群體增輔.

當他想沖過去,擊殺這個吹號的小天使,天空,又一波毀滅之光降臨而下,而且比起剛才那一波的威力更強更持久!遠古魔王就像瘋子一樣,他伸出巨手抓住九曜王,滿臉猙獰地怪笑:"東曜,好好享受這死亡之旅吧,夜梟和紫光他們,正在前面等著我們!"

九曜王,並沒有掙紮.

事實上他也無法掙紮離開,在他的面前,一個永琱局在岳陽的腳底下延伸過來.

直到至尊施放完第三波毀滅之光,直到九曜王遍體鱗傷地倒在血色祭壇,岳陽才把永琱局收起.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九曜王恢複視力,他發現天空的天後金身像,已經破碎得不成樣子,下半身已經完全毀滅掉,上半身也破碎處處,一條左臂殘缺了兩根手指,頭顱和肩膀也斑駁,破碎.唯獨提著羅喉之首的右手,還完好如初……

天後,還沒有死去!

即使至尊在她靈魂最虛弱的時刻釋放了毀滅之光,而且在岳陽先天真氣,仙麒麟冰吟的仙力和小天使吹號三方加持下,一連釋放了三波毀滅之光,天後還是沒有死亡!

天界皇級的存在.

果然不是輕易可以殺死的.

就連岳陽和至尊都覺得天後會死去,最少瀕死,沒想到她還能繼續提著羅喉之首戰斗.

"小丫頭,你的絕招都完了嗎?"天後那極度怨毒的聲音通過意念,震憾在整個白河谷的天空:"可是,我還沒有死,所以,死的只會是你們!"

剛才讓毀滅之光驅掉黑色魔首的羅喉之首,現在又湧現無數黑光.

也許它的威力和屬性,無法與強悍的毀滅之光相抗.

但羅喉之首,承載了魔頭羅喉的源力,還有十萬年來無數代九曜族王者灌注的力量.別說三波毀滅之光,就是集齊西天界的三大巨頭之力,想要摧毀它,也是休想.羅喉之首,早變成了堪比一個神器那樣的一件魔器,只是沒有***意識,只能依靠主人催動.天後不死,羅喉之首的作用,永遠不會減弱,除非至尊還能再源源不斷地施放出毀滅之光,否則,無物可以與羅喉之首湧出的黑色魔首抗衡.

絳櫻的神力沒有百分百融合,想在天後手中,以神力強行擊碎羅喉之首的可能性接近零.

冰吟麒麟女厭惡這種邪惡的魔器,有心摧毀卻力有不足.

她不是擅長這方面的仙獸.

"你們走吧!"岳陽本來想殺掉遍體鱗傷的遠古魔王,還有狼狽不堪的赤帝,但心中轉念一想,天後和九曜王不除,此時再向遠古魔王和赤帝動手,只怕會讓九曜王和天後得利.放過這兩個家伙是禍,但總比放過天後和九曜王要好,天後和九曜王走脫,絕對是通天塔的災劫……岳陽暗恨現在不是時候,暫時只能放過遠古魔王和赤帝兩個家伙:"不要再讓我看見你們!"

"我再也不回通天塔了!"赤帝狂喜,他以為岳陽會趁機落井下石,心中都做好了拼命一搏的准備.

"這,就是命運嗎?"

遠古魔王喃喃自語地歎息一句.

他沒有像赤帝一樣離開血色祭壇,反而向九曜王沖過來.

九曜王看了一眼天後,忽然自血色祭壇跳起來,追向赤帝:"天後祖婆婆,讓東曜將赤帝滅口吧!"他不願意再留在這里,借口追殺赤帝,離開這個極可能出現生命危險的血色祭壇.無論至尊,岳陽,小蛇妖,仙麒麟和螭龍女,甚至那個戰天使和金冠刺花皇後,沒有一個是好惹的.

遠古魔王發瘋地追趕著九曜王,毫無保留地攻擊,力圖把他阻止下來.

九曜王絲毫不加抵禦,硬抗著攻擊,沖出數萬米之外,窮追逃遁的赤帝而去……遠古魔王在他後面,緊追不舍,誓要殺死這個九曜王.

天後金身像沒有阻止九曜王,而是冷哼:"這樣也好,正好放開手腳."

她在天空,俯視著地面的眾人:"你們,可以交待最後的遺言了!"

岳陽仿佛沒聽見,叮囑金冠刺花皇後朵朵和伊卡:"追,一定要把九曜王東曜斬殺,絕對不能讓他活著離開!"

麒麟女冰吟看了一眼剛剛自地面爬起來的祖巫二老,發現祖巫二老並沒有追向朵朵和伊卡,而是留在天後金身像的身邊***,不由眉頭輕皺:"九曜王實力很強,赤帝有心逃跑,遠古魔王傷重,而且無法發揮全力,僅憑朵朵和伊卡想斬殺掉九曜王不太可能……我和絳櫻也去看看吧!你,你自己小心些,這老虔婆真的瘋了!"

"沒事,我能行."岳陽伸手去抓至尊的玉手,一邊給她輸點先天真氣來恢複她過度的透支消耗,一邊伸手輕輕地撫著重新變成蛇妖蘿莉的小文麗那小腦袋.

小文麗一聲不吭地伴在岳陽身邊,她的臉色也因為過度透支,蒼白如紙.

唇角,還汩出一邊血絲.

她是除了至尊之外的主戰力,一直與天後金身像相抗.

現在透支嚴重,累得幾近虛脫倒地,讓岳陽心中好不內疚.假如自己再強一點點,小寶貝就不用如此拼命了!

"讓我看看,你拿什麼來證明你能行!"天後金身像把手中的羅喉之首貯藏的魔能催發,天地間,又湧現一個頂天立地的黑色魔首,張口,即吞食天地.

"其實,我想告訴你,千萬不要迫我發飚,否則,我暴走起來,自己都會害怕!"岳陽緩緩地把眼睛合上,他身上的氣息千萬倍地爆發出來,等他的眼睛再緩緩的睜開,一種毀滅天地的力量化成能量流沖天而起,感覺要洞穿九宵,貫穿天地,任何阻止它的存在,都會給予毀滅.天後看見岳陽的眼睛,變成了完全無理智的血紅,一種近萬年沒有過的死亡恐懼,一種自費雯麗女皇後近萬年沒有過的死亡陰影,于心底湧現.

"這是什麼力量?"天後完全弄不明白,為什麼這小子喪失理智地發怒反而會無限變強?那麼冷靜的他,怎麼一下子會喪失理智地憤怒?

難道,是因為自己給他死亡威脅的一種釋放?

不等她想明白.

岳陽已經出手了,他一伸手,比絳櫻那種神力的龍爪還要恐怖,直接把天後金身像和那顆羅喉之首自天空吸下,雙拳暴風驟雨地重擊向天後金身像,雙腳則瘋狂地踐踏著羅喉之首這件十萬年的魔器.任何力量都不能傷害分毫的羅喉之首,在岳陽的重擊下,皮膚毛發漸漸化齏粉,整顆魔首變成骷髏頭骨.

力量無法直接傷害的天後金身像,也讓岳陽打得破破碎碎,無數的金色碎片激濺天空.

陷入死亡危險的天後,使用了她的法則力量:"把你的身體給我吧,這麼好的東西,應該是我的!"

天後的法則力量可以用寄魂方式剝奪一切生命體的身體,並且驅逐敵人的力量,能量,意識和靈魂.本來她選中的目標是至尊,然而,現在看見暴走的岳陽更加強大,而且暴走狀態中的岳陽,沒有理智,這等于靈魂不設任何防禦,正好是她使用寄魂法則的最佳時機.

最後一點,至尊的意志遠比岳陽強大.

如果至尊也懂得法則力量,一旦寄魂不成,結局危矣!

"無上,無敵!"至尊果然懂得法則力量,當祖巫二老趕過來救援,她伸手一指,就把兩老擊飛萬米之外,同時,右手自寶典上一拂,翻過一頁,天後脫離的金身像,原來破破碎碎勉強維持原形的能量巨軀,瞬間被至尊的法則力量抹殺.

至尊法則,只要弱于主人以下的存在,一旦鎖定,統統抹殺.

天後嚇得亡魂俱冒.

加速向岳陽沖去,准備全力奪取岳陽的身體,借用岳陽的身體進行寄魂重生.

在岳陽踐踏之下的羅喉之首,也噴出無盡的黑色魔能,幻成一個巨大無匹沒有首級的羅喉之像,與另一個羅喉之首,同時反攻岳陽,以讓天後乘虛而入.

"啊啊啊啊啊!"岳陽完全釋放了憤怒,平時他極其冷靜,不容易憤怒,但一旦放棄冷靜,轉為憤怒狀態,陷入暴走之際,結果是非常恐怖的.在無理智的情況下,岳陽身上湧現了命運卡片在他身上啟迪出來的法則力量,一個不知多高的金色巨人,聳然而起……原來頂天立地的羅喉之軀和吞食天地的羅喉之首,此時遠遠還不及金色巨人的膝蓋.

至尊和小文麗刹那得到加持,背後都誕生了金色巨像.

她們身體的疲憊透支,瞬間恢複如初.

金色巨人本能地一抬腳.

魔能所化的羅喉之身,羅喉之首都在金色巨人的腳下破碎了,化為虛無,就連血色祭壇上的羅喉骷髏頭,十萬年不損的存在,也'啪’地讓金色巨人踩碎……

幾百公里外的四海,九曜一族,此時無法抬頭仰視天空,但感覺上有一個金色巨人聳立天地.

五十公里外的九曜王正讓赤帝和遠古魔王圍住狂攻.

本來他尚有余力支撐.

金色巨人一出,他立即定滯,感覺仿佛有十萬座大山壓住脊背似的.追來的朵朵和伊卡,卻瞬間得到最大的加持,伊卡天使之刃斬出一道萬米的劍刃,將九曜王斬飛向朵朵,朵朵背後的金色巨像,伸手一巴掌就像拍蒼蠅那般把九曜王拍入地面……

此時,無人能夠抬頭仰視那個真正頂天立地看不見全貌僅能用低垂的目光注視其腳趾的金色巨人.

這,就是岳陽體內不可控制的法則力量,源于命運卡片!!~!

上篇: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寶光,斬首,黑子爆炸】     下篇:正文 第七百五十一章:【這是誰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