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章 藥劑學菜鳥 
  
第一章 藥劑學菜鳥

第一章 藥劑學菜鳥



林立是在一間木屋里醒來的,大概是因為倉促搭建的關系,木屋看上去有些簡陋,一張椅子一張床,就是房間里所有的家具,房門是虛掩著的,一股刺鼻的藥味從縫隙間透入,熏得林力半天睜不開眼來.

"蠻牛之力藥劑?不過這味道又好象有點不對……"林立吸了吸鼻子,回憶了好一陣子才明白過來:"我靠!原來是失敗品,難怪我總覺得這味道不對,不過誰這麼天才,居然往蠻牛之力藥劑里加智慧之樹樹葉,難道他還嫌四種材料間的沖突不夠激烈?"

蠻牛之力不過是高級藥劑,以林立藥劑宗師的身份,稍稍聞上一聞,自然就能弄清楚失敗的原因,但他能夠弄清楚,卻不代表別人也能弄清楚,還沒等他從床上坐起,就聽見一陣氣急敗壞的吼聲從門縫間傳來.

"不可能的!這次一點失誤都沒有,怎麼可能還是失敗?難道是材料有問題?恩,一定是材料有問題,好哇!瑪那你個老不死的,賣假貨居然賣到我老頭上來了,回頭非找你算帳不可!"

又聽那聲音發了好一陣脾氣,就在林立打算捂起耳朵繼續睡覺時,那虛掩的房門卻忽然打開了.

門後站著一名約莫六七十歲的老人,一眼望去白須白發滿面皺紋,只是舉手投足之間,卻又中氣十足絲毫不顯老態,老人身上穿著一件白色長袍,大概是因為經常與藥水打交道的緣故,長袍上到處都是藥水留下的痕跡,青一塊紫一塊的,看上去多多少少有些髒亂.

"子,我知道你醒著,別裝睡了,趕緊起來."老人推開房門,氣呼呼的在藤椅上坐下,心里惦記的多半還是那瓶失敗的蠻牛之力藥劑.

"剛醒剛醒……"知道這老家伙正在火頭上,林立趕緊一翻身從床上爬了起來.

但才剛一掀開被子,林立臉上的神色就變了.

"怒焰之袍!"他身上穿著的,竟然是怒焰之袍!

確實是怒焰法袍,林立相信自己不可能看錯,為了弄到這件擁有三十個卷軸空間的傳法袍,他當初花了差不多三四十萬的金幣,最後還搭上了一件史詩裝備,才算是勉強換到了這件號法師的極品法袍.

"沒這麼邪門吧……"林立幾乎是膽戰心驚的抬起右手,心想老子肯定是眼花了,大白天的不可能這麼見鬼!

但拇指上的戒指卻又一次證明,他真的沒有眼花,無盡風暴之戒,屬性唯一的神話級空間戒指,擁有近乎無窮無盡的空間,而且據這個戒指里,還藏著一個很大的秘密,當初深入太陽之井,林立一共獲得了兩件神話級裝備,一件是獵人手上的星辰之怒,而另一件,就是眼前的無盡風暴之戒.

這枚戒指實在是太熟悉了,林立不可能記錯.

看看身上的怒焰之袍,再看看手上的無盡風暴之戒,林立覺得自己已經用不著再打開次元空間了,因為他完全可以肯定,里面裝著的必定是上百塊龍皮,二十幾塊神之金屬,再加上以前積累下來的無數極品裝備和材料……

"這……這他媽究竟是什麼況?"其實早在剛才醒來的時候,林立就隱隱約約猜到了,自己身上恐怕發生了一些比較離奇的事,但是他怎麼也沒想到,事竟會離奇到這個地步.

無盡世界中的一切,竟然會在現實中出現!

不管是怒焰法袍,還是無盡風暴之戒,都只是無盡世界中的裝備,到底它們只是一堆數據,但如今這一堆數據,卻實實在在的出現在現實世界,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怒焰法袍正不斷散發著它特有的溫度,無盡風暴之戒靜靜的套在拇指上,林立完全可以感覺得到,只要自己一個念頭,就能夠打開戒指中那近乎無限的空間.

"我……我能不能請問一下,這里究竟是什麼地方?"林立的聲音干澀得連他自己都有些詫異,他很害怕白袍老人會出一個熟悉的地名,一堆數據出現在現實世界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自己也變成了一堆數據,就好象恐怖片里經常出現的節,一縷怨魂寄居在網絡當中,靠著各種殺人網站來尋找替身……

"你連這里是什麼地方都不知道?"平平常常的一個問題,卻讓白袍老人瞪大了眼睛.

"不知道……"林立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

"那你跑來干什麼?這里可是落日山脈,安瑞爾大陸北方最凶險的地方之一,就連我這老家伙都只敢在每年七月的時候來這里住幾天,你這子膽子倒是挺大,連這里是什麼地方都不知道,就敢一個大搖大擺的闖進來!"

聽到安瑞爾大陸這個陌生的地名,林立就知道這一把玩大了,除了穿越之外,再沒有任何解釋,只不過就連林立自己都覺得有些奇怪,莫名其妙的成了穿越者,自己居然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而腦子冒出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穿越就穿越吧,總比當網絡怨魂強……"

"好了子,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來到這里……"白袍老人看了一眼床頭的蒼穹之杖,這才帶著幾分不耐煩的神色對林立道:"當然我也沒興趣知道!總之落日山脈不是一個適合郊游的地方,如果你只是想找點刺激,或者閑得無聊想鍛煉自己,那我倒是可以奉勸你一句,從哪里來回哪里去,不要跑到落日山脈來干這種找死的事."

完也不管林立有什麼反應,一伸手推開虛掩的房門,又埋頭在燒杯與試管間忙碌起來.

"你才想找刺激,你全家都想找刺激!"林立望著虛掩的房門,悻悻的在心頭罵了一句,只是罵完卻又犯起愁來,穿越已經成了事實,可自己對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卻是連一點最基本的概念都沒有,從哪里來回哪里去,我倒是想回去,可是怎麼回去?

更何況老家伙最後那段既象勸告又象威脅的話,聽起來雖然有些不太中聽,但其中的意思林立卻是明白,這落日山脈肯定不是什麼太平地方,如今自己連東西南北都分不清楚,就這麼傻呼呼的走出去,搞不好還真被弄出個好歹來.

"你只有十分鍾的時間,如果等我完成這瓶蠻力藥劑之後,發現你還沒收拾好東西離開的話,那你可就別怪我這老家伙趕人了."林立這邊還沒做出決定,門外的老頭卻毫不客氣的趕起人來.

林立聞了聞藥味,知道這老家伙又放了智慧之樹樹葉.

"我要是你,就會趕緊把那兩片樹葉撈出來,不然別十分鍾,估計十秒鍾都要不了,你手上的燒杯就會再一次炸開."林立的笑聲聽上去異常惡劣.

"立刻收拾好你的東西,從我家里滾出去!"

氣急敗壞的怒吼聲尚未落下,就聽見"蓬"的一聲悶響從門外傳來,跟著就是一陣濃煙彌漫,刺鼻的藥味透過門縫飄進,又一次熏得林立睜不開眼來,緊接著虛掩的房門被人猛的推開,老頭根本不顧自己被炸得滿頭是包,沖進門來就一把抓住林立:"!你為什麼知道它會炸?"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林立的笑容依舊惡劣,開了個頭卻不繼續往下,只是用手指了指自己被抓住的衣領.

"抱歉抱歉,是我太激動了."老頭訕訕笑了兩聲,有些尷尬的將手松開,末了還陪著笑臉幫林立整理好弄皺的衣領:"現在可以了吧?"

"其實原因太簡單了."林立滿意的笑了笑,這才老實不客氣的坐到藤椅上開講:"蠻牛之力藥劑一共四種主要材料,龍血草,千結藤,噩夢花,巨魔之血,這四種材料雖然有著很強烈的藥性沖突,但相互間卻又可以維持微妙的平衡,稍稍添加一些輔助材料增強藥性並不是不可以,但是加入智慧之樹樹葉這種東西,我就只能你太天才了,智慧之樹樹葉雖然常常用平衡藥物沖突,但它的另一個作用卻是穩定心神,你把穩定心神的藥材放進身體強化藥劑里,跟把一只貓放進老鼠籠子有什麼區別?"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大師級的藥物知識講起這些東西來,自然是旁征博引信手拈來,洋洋灑灑的一段話,聽得老家伙心悅誠服之余,也不由用一種怪異的眼光打量起林立來,眼前這子他是越來越看不透了,擁有近乎完美的魔法天賦,本身實力卻弱得不行,頂多不過是一階法師的水准,他是個菜鳥吧,卻又敢一個人跑到落日山脈上來.

但真正讓他看不透的是,這子竟然能深入淺出的講述蠻牛之力藥劑的原理,要知道他自己雖然不是什麼真正的藥劑大師,但蠻牛之力,卻是他深入高等精靈遺跡,從里面弄出來的古代藥劑配方,別一般的藥劑師,就算是安瑞爾藥劑師協會里,也不可能找到蠻牛之力的資料,可到了這子口中,卻是青菜蘿蔔一般講得通俗易懂,想到這里,老頭就不禁想問問,這世界上究竟還有沒有天理?

等到林立講完蠻牛之力藥劑的原理,開始給他分析同類藥劑的優劣時,老頭看他的目光,已經象是在看一頭恐龍了.

老頭已經完全忘了趕林立走的事了,看看木屋外天色漸晚,老頭很殷勤的邀請林立留宿,並給他准備好了豐盛的晚餐.席間在林立旁敲側擊之下,這個陌生的世界也漸漸在林立腦海中有了個大概的輪廓.

這是一個劍與魔法的世界,而眼前這個叫安度因的老人,職業就是魔法師,而且是一位相當強大的魔法師,雖然安度因沒自己究竟如何強大,但林立從他那充滿自信的語氣中也能猜出,這個有些不修邊幅的老人,絕對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強大.




上篇:序章    下篇:第二章 魔法天才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