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零九章 殺人  
   
第一百零九章 殺人

第一百零九章 殺人



林立一句安慰的話還沒出口,伊娜已帶著一陣香風撲進了他懷里,一張俏臉緊緊貼著林立的胸膛,哭得比先前更加厲害,就好象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思念,都在這一刻盡釋放.

"伊娜……"林立抬了抬手,猶豫了一下,又慢慢放下,輕輕攬住伊娜香肩,任她用淚水侵濕怒焰法袍.

千葉酒館內寂靜無聲,只有伊娜低聲的抽泣.

"……那天梅林家族來了好多人,他們都,是克倫威爾讓他們來的……我想要跟爸爸一起走,可是爸爸……爸爸用了破滅斗氣,他讓我一個人跑……費雷先生……我很害怕……我真的很害怕……"

伊娜低聲的抽泣,完全是一種緒的宣泄.

麥格雷尼的死,給她帶來了太大的打擊.

白天的伊娜依然堅強,她加入白銀之手傭兵團,帶著一群冒險者們獵殺魔獸,與他們一起在酒館慶祝,看上去跟以前沒什麼兩樣.但是每到夜深人靜之時,伊娜卻常常從夢中哭醒,在黑暗中發呆發到天亮.

一直到她貼上那溫暖的胸膛,往日的彷徨與悲傷,才漸漸離它而去……

林立只是默默的聽著:"我知道,我都知道……"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緒激動的伊娜,才漸漸平靜下來.

林立輕輕拍了拍姑娘的香肩:"好了伊娜,不要哭了……"

"恩."從林立懷中仰起頭來時,伊娜那張淚痕未干的俏臉上,有著幾分羞澀,也有幾分喜悅,她乖巧的點了點頭,聲音猶如蚊呐.

"我們先找個地方坐坐吧,麥格雷尼先生留下了一件東西.他讓我一定要轉交給你."林立一手牽著伊娜,目光從一群月傭兵團的冒險者身上掃過:"麻煩幾位讓讓."

"子,你以為你是誰?"

話的是一名年輕戰士.看上去三十歲不到,一件黑色緊身皮甲之下,身材也勉強算是挺拔,手上一把彎刀寒光閃閃,似乎是由精鐵打造,可惜天生一對三角眼,讓人一見之下頓生惡感.

"這個女人吞了我們月傭兵團幾十枚魔晶,你一句話就想把她帶走?這未免也太便宜了……"

"你胡!"伊娜一只手被林立輕輕握著,正是又甜蜜又羞澀的時候,卻陡然聽見那年輕戰士詆毀.頓時氣得一張俏臉通:"那是我們白銀之手從夢魘山脈獵來的魔晶,關你們月傭兵團什麼事?自己看了那麼多魔晶眼,硬搶又打不過白銀之手,就想抓了我們威脅團長,哼!真不要臉!"

想不到過了這麼久,伊娜還是那麼潑辣,林立不由笑了笑,輕輕拍了拍她地手:"讓我來處理."

伊娜甜甜的笑了:"恩."

"怎麼稱呼?"林立帶著一臉溫和的笑容,很有禮貌地向那年輕戰士問道.

這溫和的笑容落入年輕戰士眼中,頓時成了膽怯的象征.一時間臉上不由露出了幾分踞傲的神色:"馬爾科."

老實,馬爾科雖然有九級的實力,但他只是一個冒險者,正常況下的話.馬爾科是絕對不敢得罪一個魔法師的,奧蘭納可不是加洛斯.在這座城市里,魔法公會的強大,已經到了令人恐懼的地步,只要奧德文會長一句話,就可以輕而易舉的碾碎十個月傭兵團.

馬爾科之所以還敢站在這里,無非是因為兩個原因.

第一,眼前這個魔法師,年紀太了.

第二,他身上地法師袍.也實在太久了.

這兩個特征湊到一起.一個弱而又落魄的流浪魔法師形象,自然而然的就在馬爾科腦海中豐滿起來.

年紀就不了.光他身上那件法師袍,就讓馬爾科安心了許多,魔法公會是干什麼的?那可是寶石都用箱子裝的地方,隨隨便便走出來個魔法師,一身裝備也至少值十幾萬金幣,看看眼前這子,一身法師袍又皺又舊,就好象穿了十幾年一樣,有錢的魔法師,誰還會穿這麼個破東西?

只要不是魔法公會的人,他馬爾科就一點不怕.

就算魔法師又怎麼樣,自己這邊二十幾個人,一擁而上,亂刀也能把他砍死.

馬爾科心里有了底,起話來就更橫了.

"子,我勸你一句,這是月跟白銀之手的事,你沒事少往這里面湊,心英雄救美沒救成,反把自己給填進去了."

"馬爾科先生,你誤會了……"林立笑著搖了搖頭:"你們兩個傭兵團之間,究竟有什麼矛盾,我不感興趣."

馬爾科更加確定,這個年輕魔法師沒什麼背景,一時之間,就連聲音都提高了幾度:"那你來干什麼?"

"我只是單純的……"林立牽著伊娜的手,臉上依然帶著笑容:"來殺人而已."

溫和地笑容當中,一根冰錐已經撕開了空氣,就聽見"噗"的一聲,離他最近的一名冒險者,已經帶著一臉茫然的表,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在一片噴湧的鮮血當中,插在他胸膛上地那根冰錐,還正冒著森森寒氣……

"漢克,是這個人砍傷你的吧?"

"是……是……是……是的,費雷先生……"漢克站在千葉酒館門口,親眼目睹這可怕的一幕,一時間已是嚇得連話都有些結巴,一連了好幾個"是"字,才總算把一句話給完整了.

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帶來的這個年輕魔法師,竟會狠到這種程度,殺人就殺人,完全不給人一點商量的余地.

一直到這個時候,漢克才忽然想起.

當初在林蔭旅店內,那個怪物一樣的戰士,同樣是殺就殺,如今看來,原來他竟是受了這個年輕魔法師的影響!

更可笑的是,自己先前還在擔心,沒有怪物戰士幫忙,能不能救出白銀之手地人.

現在想想,自己真是夠可笑地,看看費雷魔法師都干了些什麼,隨手一發冰錐,就殺了一個七級以上的戰士,這是什麼樣地實力?就算團長大人跟他比起來,恐怕也稍有不如吧?這樣的人物,又怎麼會把月傭兵團的人放在眼里……

"馬爾科先生."林立望著馬爾科,臉上的笑容充滿了遺憾:"真的很抱歉,你這位手下,剛剛傷過我一位朋友,所以他必須付出一點代價."

"你……"馬爾科望向林立的眼神,就好象見了鬼一樣,他已經完全傻掉了,這究竟是什麼人?

馬爾科自己的手下,他自己最清楚.

剛剛被一冰錐刺死那個,叫馬拉多納德,這名字聽起來有點土,但實力卻絕對不土,在這一隊人當中,已是最強的一個,就算跟馬爾科自己比起來,也只不過差了一線而已,論個人等級,更是至少八級頂峰,馬爾科怎麼也想不明白,這樣厲害的手下,怎麼會一眨眼就被人殺掉……

當時那一幕,實在太可怕了.

完全沒有任何預兆,就看見一道藍光閃過,等馬爾科回過神來的時候,那根冰錐已經插在了馬拉多納德的胸口……

馬爾科不禁自問,如果那一發冰錐的目標是他,他還有沒有機會?

答案讓他不寒而栗,沒有……完全沒有機會!

"你……你究竟想怎麼樣?"等到馬爾科張開嘴時,聲音中已隱隱帶著一絲顫抖.

"我想怎麼樣?不是告訴過你了嗎,我就是單純來殺人的."林立笑得一臉友善,就好象他的不是殺人而是殺雞:"現在人已經殺過了,這幾位白銀之手的朋友,我打算全都帶走,馬爾科先生應該沒什麼意見吧?"

"這……"

馬爾科稍稍一猶豫,就看見那個年輕魔法師眼中,閃過了一絲凶光.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沒有意見."馬爾科一口氣完,才終于是艱難的吞了口口水,這個變態魔法師太可怕了,馬爾科發誓,如果可以的話,自己下次看見他的時候,一定盡早躲得遠遠的,當然,最好是這一輩子都別再見到他.

"很好."林立這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牽著伊娜的手,一起走出了千葉酒館.

而跟在兩人身後的,是一群竊竊私語的冒險者,七八個劫後余生的白銀之手成員,心中都對這個年輕魔法師充滿了好奇,他身上充滿了強大而又神秘的氣息,而且種種跡象看來,他似乎還跟伊娜隊長關系不淺……




上篇:第一百零八章 出事了     下篇:第一百一十章 大魔導士打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