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逮捕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逮捕

第一百二十二章 逮捕



聽馬森這麼一,林立也一下想起來了,眼前這個中年人,正是昨天在公會大廳里,為眾人分配試煉導師的那一位,當時林立就覺得他有些眼熟,只是始終沒想起,這家伙究竟是什麼來路.

中年人從樹叢間走出,目光直直的盯著林立:"你是不是叫費雷?"

沙啞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居高臨下,聽上去就好象是在審問犯人.

但對方畢竟是試煉導師,林立心頭雖是不滿,卻也強自壓住火氣,很恭敬的回答道:"是的先生."

中年人點了點頭,沒有多什麼,只是望向林立的目光,卻是越發的凌厲.

"霍倫導師,就是這子打傷馬迪亞斯的!"一看試煉導師臉色難看,兩個善于見風使舵的家伙,頓時就猜到了一些什麼,當下搖身一變,從昨天的點頭哈腰,變成了現在的義憤填膺,要不是昨天親眼目睹過他們的丑態,不定林立還真會以為,這兩個家伙真是講義氣,想為馬迪亞斯出頭.

可惜……昨天那一腳,卻把什麼都出賣了.

"費雷魔法師,這是真的嗎?"霍倫神色之間,多了一絲嚴厲.

"是的,霍倫先生."

林立倒是老實,很干脆的就認了下來.

反正人證物證都在,就算想抵賴也抵賴不了"現在的年輕人,果然比我們這些老家伙有出息多了,哈哈……"中年人突然笑了起來,,只是一雙眼睛卻始終盯著林立:"奧蘭納魔法公會明文規定,公會魔法師之間嚴禁私斗,費雷魔法師,難道沒人告訴過你嗎?"

"有這樣一條嗎?"

"看來你的記性不太好,不過不要緊.等你住進公會地牢之後,你有足夠的時間回憶,現在----我以奧蘭納魔法公會仲裁者的身份宣布,以傷害同僚的罪名逮捕你,你有什麼話,可以留到公會地牢里,因為……你可能會住上很長一段時間."

"你憑什麼帶走費雷?"馬森往前一站,將林立護在身後,臉上的神色竟是異常堅定.

歐靈沒有話.只是默默的望前走了一步,而這一步,也正好讓他用身體將室友牢牢護住.

"你們兩個.是洛特丹的歐靈,和千帆城地馬森吧?"霍倫臉上露出了一絲輕蔑的笑意:"怎麼,你們也想跟他一起住進地牢嗎?"

"媽的,你講不講道理?"馬森氣得滿臉通,一只手指著霍倫:"馬迪亞斯打傷歐靈的時候,怎麼沒人把他抓進地牢?現在輪到費雷,就成了傷害同僚了?"

"他被馬迪亞斯打傷了?馬森……你能不能告訴我.馬迪亞斯打傷他什麼地方了?"

"右手!馬迪亞斯用奧術飛彈打斷了他的右手!"

"馬森,你的意思是不是……馬迪亞斯先用奧術飛彈,打斷了歐靈的右手,然後費雷才出手,用奧術飛彈打斷了馬迪亞斯的四肢?"

"沒錯,就是這樣!"

"歐靈,能讓我看看你的右手嗎?"

霍倫一句話出口.馬森就一下呆住了.

三人同住在一間屋里,他又怎麼會不知道,歐靈地右手.早在喝下那瓶藥劑之後,就已經恢複了,此時再給這個霍倫看,又怎麼可能看出什麼來?

"不用看了."就在馬森進退兩難的時候,林立卻從他身後站了出來,一雙眼睛緊緊盯著霍倫的右手:"馬迪亞斯是我打傷地,跟他們兩個沒什麼關系,我可以跟您回去,不過霍倫先生.我能不能冒昧的問一句.您跟巴瑟羅爾怎麼稱呼?"

霍倫的右手上,一枚鑲嵌著寶石的戒指.正透出淡淡的魔法波動.

"我是巴瑟羅爾的父親."

"果然……"林立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絲了然的神色.

一直到剛才那一刻,林立才忽然明白過來.

為什麼會覺得這個中年人眼熟,原來竟是因為他跟巴瑟羅爾長得有七八分相似,特別是手上戴地那一枚寶石戒指,林立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當初在城主府宴會上,自己就差點傷在這枚寶石戒指下面.

什麼馬迪亞斯,什麼傷害同僚,不過是個借口而已……

就算自己不打斷馬迪亞斯的四肢,他同樣可以找其他借口幫兒子報仇,到底……這里是奧蘭納魔法公會,是奧德文的勢力范圍,會長大人的兒子想找自己麻煩,實在有太多太多的辦法,躲是躲不過去的.

"看來你已經猜到了……"霍倫地笑容中,隱隱帶著一絲快意,自從巴瑟羅爾從加洛斯回來之後,他就無時無刻不想著為兒子報仇.

自己活了五十多歲,就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平日里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還重,從到大沒罵過沒打過,連重話都舍不得他一句.

卻沒想到讓他去一次加洛斯,竟然會斷了兩根手指回來,如果不是父親奧德文攔著,霍倫早就親自去加洛斯找那個叫費雷的凶手了.

老天有眼……

霍倫怎麼也沒想到,這次最高議會地試煉,加洛斯魔法公會派來的,居然就是這個費雷.

既然來到奧蘭納,就不要想活著回去……

霍倫甚至都已經想好了,只要將他關進地牢,就立刻動用各種關系,務必讓他在最短的時間里,受盡最痛苦的折磨而死."很遺憾,我確實猜到了……"林立笑了笑,伸手拿出了自己的法杖.

事到了這個地步,話已經不用了,這一個簡單的動作就可以明一切.

如果沒猜到霍倫的身份,林立可能還會跟他回去接受調查,可如今明知道他是巴瑟羅爾的父親,林立又怎麼可能允許自己落在他的手里?就算奧德文站在自己這邊又怎麼樣,一旦落進霍倫地手里,他有一萬種辦法瞞著奧德文干掉自己,這太簡單了……

"看起來,你是打算抵抗到底了."霍倫看了林立一眼,目光又落到了馬森跟歐靈身上:"你們呢?也打算跟他一起抵抗?"

"白癡."歐靈冷冷地吐出兩個字.

"哈哈,罵得好!"一向對這兩個字深惡痛絕的馬森,今天終于是難得地贊同了一次.

霍倫倒不怎麼惱怒,以他今時今日的實力和地位,除了傷害巴瑟羅爾的凶手之外,一般的冒犯還不足以讓他生氣,他只是點了點頭:"既然你們想跟他一起去公會地牢,我可以給你們這個機會."

霍倫沙啞的聲音剛剛落下,三人就忽然感覺到一股龐大的壓力傳來,而壓力的來源,正是那個身穿黑袍的中年人,此時的霍倫,與先前比起已是截然不同,渾身上下都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即便是剛剛突破十三級的林立,在這股壓力之下,也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這是最純粹的力量壓制,霍倫沒有吟唱任何咒語,也沒有施展任何法術,僅憑著魔力的外放,就足以壓制這三個實力不弱的年輕魔法師.

"至少是十七級……"身處這種壓力之下,林立對對方的強大,有著最直觀的感受,奧德文的兒子,果然不是一般厲害,跟葛瑞安老梅林之流比起來,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

"你們……"林立張了張嘴,想要勸勸馬森跟歐靈,這畢竟是跟一個十七級大魔導師作對,一個不慎就會有粉身碎骨的危險.

可是話到嘴邊,卻又邊成了一聲苦笑,算了,全憑運氣吧……

十七級大魔導士所擁有的,簡直就是非人的力量,僅僅是外放的魔力,就足以在樹林中引發一陣可怕的元素風暴,狂風卷起了漫天的落葉,沙塵泥土混做一片,打在人臉上就好象刀割一樣,身處這元素風暴的中心,霍倫那張方方正正的臉上,更是充滿了複仇的快意.

霍倫緊緊握住手中法杖,漫長而又複雜的咒語吟唱聲,在樹林間久久回蕩……

感受著那恐怖的魔力流動,林立一顆心已是漸漸的沉了下去,這至少是十五級以上的魔法,以自己十三級的實力,不要妄想抵抗,就連用魔力反饋終止它的資格都不具備.

而就在這個時候,林立卻忽然聽見,一個蒼老的聲音從樹林間傳來.

"霍倫,你過分了."

搞了4個時,總算把第二章給補上了,現在去睡覺,爭取把睡眠時間調整回來,今天對不起大家,我也沒什麼臉打滾了……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翡翠夢境     下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安度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