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二十八章 馬德雷  
   
第一百二十八章 馬德雷

第一百二十八章 馬德雷



"幫我安排住處的,是一位魔法師先生,好象四十多歲的樣子,大概有這麼高……"希恩確實不怎麼會話,描述對方長相的時候,更是顯得異常笨拙,不過林立還是聽出來了,他的那個中年魔法師,應該就是達利安.

希恩這一路上戰戰兢兢,生怕惹得林立生氣,此時起話來,自然也是結結巴巴,花了好半天的時間,才總算把近況了個大概.

這幢老舊的建築物,確實是魔法公會幫隨從們准備的住處.

那天達利安把希恩帶來之後,就讓那個叫馬德雷的魔法師幫他登記,希恩還記得,登記完之後兩人好象還聊了一陣子,不過究竟聊了些什麼,希恩卻是一點也不知道.

之後就沒什麼可的了,馬德雷把希恩帶到房間之後,又照例跟他講了幾件要注意的事,然後就離開了.

可是第二天早上,希恩卻被人給吵醒了.

吵醒他的是馬德雷,這位魔法師先生好象剛剛喝過酒,一股濃濃的酒氣熏得厲害,連走起路來都好象搖搖晃晃的.

當時馬德雷了些什麼,希恩已經記不太清楚了,他只隱隱約約記得,當時馬德雷滿嘴噴著酒氣,罵了幾句髒話,大概意思好象是,你們這些低等雜種,有什麼資格站在奧蘭納魔法公會?還要讓老子來服侍你們……

罵完之後,就把希恩帶到外面.

"魔法師先生,他需要一個對手練習魔法……"希恩一直低著頭,不敢去看林立那雙充滿憤怒的眼睛.

"然後就讓你陪他練習?"出這句話的時候,林立臉都青了.

什麼練習魔法的對手,這就是活生生的魔法試驗.

在加洛斯的時候,葛瑞安就跟他過這種事.

有一些魔法師為了研究,會用活著的生物來進行試驗.通過反複的魔法打擊,來判斷一個魔法可以在戰斗中發揮什麼樣地作用,只不過這種試驗,一般都是使用低級魔獸.象這個馬德雷一樣用活人來做試驗,林立卻還是第一次聽.

而且,這個活人還是希恩……

"下去."

在林立的逼視下,希恩又斷斷續續的了起來.

林立沒有猜錯,所謂的魔法練習,其實就是一個笑話.那個馬德雷一上來,就要求希恩不能還手,更不能接近他身前十米范圍,林林總總七八條限制,直接把希恩變成了一只活靶子.

希恩雖然天生怪力,卻從未學過武技,再加上各種限制在身.又怎麼可能是一個魔法師地對手?只不過一眨眼的時間里,就已經被好幾個魔法擊中,除了在他胸口留下傷痕的火焰之手外,還有一個空氣爆裂炸在背上,以及一發傷了腿的風刃.

還好……那個馬德雷還不敢鬧出人命.這幾個魔法大多沒有傷到要害.

但這麼多魔法轟在身上,就算希恩身體素質再怎麼好,也是痛苦得象死過一次一樣.

沒有被魔法擊中過的人,是很難理解其中痛苦的.絢麗地魔法光芒當中,帶著的卻是最殘忍最血腥的殺傷力,象空氣爆裂這種魔法,如果在背上生生炸開,那種感覺真的就好象是在體內引爆了一枚鞭炮.

只是"砰"的一聲,就能把人炸得血肉模糊.

以至于連希恩這麼能吃苦的人,也是忍不住哀求林立讓他搬出去住.

"你為什麼不還手?"林立望向希恩的目光中,充滿了憤怒地神色.他是在生希恩的氣.思維簡單性格淳樸沒有錯,但是別人都已經把耳光抽到你臉上.你還不還手,就只能是沒有血性了.

林立瞧不起沒有血性的人,他的性格就是這樣,別人不去招惹他,他可以很客氣很好商量,但若事有人對他露出敵意,林立也可以把事做得很絕,就好象死在晨曦廣場上的克倫威爾,就好象林蔭旅店里那十幾個盜賊團成員,就好象千葉酒館里地月傭兵團冒險者……"我不能還手……"希恩的頭,埋得更低了.

"為什麼?"

"因為他跟您一樣,也是一位魔法師先生,我怕傷了他的話,會惹您生氣……"

"……"忽然之間,林立覺得自己的鼻子有些發酸,他想過很多種理由,卻從來沒有想過,希恩不還手地理由,竟是如此的可笑,而這個可笑的理由,同時卻又是如此的真誠.

林立張了張嘴,想要點什麼,但最後還是什麼也沒,有些事,是不清楚的,只有親眼見過之後,才知道以後該怎麼做.

林立只是拍了拍希恩的肩膀,然後就帶著他走進了那幢低矮的建築物.

一間廢棄的倉庫,自然無法跟試煉魔法師地公寓相比,里面地空間倒是很寬敞,但一間間房間卻是簡陋得嚇人,從房門前走過的時候,林立仿佛都能聞到一股發黴地味道.

房間大多是以木板臨時隔起來的,用手輕輕一推,就能感覺到它們搖搖晃晃的,唯一一間象樣的房間在最里面,看上去應該是以前的儲藏室,遠遠望去寬敞而又光亮,旁邊還放著幾張藤椅,幾個年輕魔法師就坐在藤椅上面,正悠閑的談著天氣.

"請問,馬德雷魔法師在嗎?"林立走過去,很有禮貌的問了一句,神色之間笑容溫和,絲毫不象是一個來找麻煩的人.

"你找馬德雷?"其中一個金發魔法師看了林立一眼,目光中帶著幾分審視.

"是的."

"你是什麼人?"金發魔法師皺了皺眉頭,望向林立的目光充滿了疑惑,這家伙不象是奧蘭納魔法公會的人,身上一件法師袍也是又皺又舊,看起來一副寒酸落魄的樣子.

反倒是他身後那個身材高大青年,一把雙收巨劍,一件色皮甲.均是透出一股淡淡的魔法波動,這絕對是兩件相當強大的魔法裝備.

"呵呵,我叫費雷,是從加洛斯城來的."

"你認識馬德雷?"聽到加洛斯城時.年輕魔法師臉上已是露出了一絲鄙夷,原來這子是從加洛斯那個鄉下地方來地,難怪看起來這麼寒酸落魄

"恩……"林立很含糊的點了點頭.

"馬德雷那家伙好象還沒有回來,你在這里等等他吧……"見對方土里土氣的樣子,年輕魔法師很快就失去了興趣,完這句話之後就不再搭理林立.又把藤椅挪了挪,繼續跟幾個同僚吹噓著.

反正現在天才剛剛黑下來,離跟安度因約好的時間還早,林立也不怎麼著急,跟希恩一起耐心地等起那位馬德雷魔法師來.

大概半個時之後,大門被人推開了.進來的人看上去二十多歲,身上穿著一件嶄新的灰色法師袍.林立遠遠看了一眼,發現這家伙眉眼之間,竟跟達利安有著幾分相似.

"費雷先生,他就是馬德雷魔法師……"希恩湊到林立耳邊,很聲的了一句.

"我知道了……"林立點了點頭.正打算開口招呼時,那個年輕魔法師卻遠遠的喊了一句.

"馬德雷,有人找你!"

"什麼人?"

"他他叫費雷,是從加洛斯城來的.哈哈哈……你子不錯啊,居然還去過加洛斯那種大城市."一句"大城市",引得旁邊幾個魔法師也是哈哈大笑.

"胡八道,我怎麼會去那種鄉下地方……"

"你好,馬德雷魔法師."林立笑了笑,很有禮貌地打了聲招呼.

"你是……"

"我叫費雷,是從加洛斯來的."林立一邊自我介紹,一邊伸出一只手來.

"我不認識什麼費雷……"馬德雷一句話都還沒來得及完.就忽然看見那只張開的手掌當中.忽然閃動起一點乳白色的光亮.

緊跟著就是"轟"的一聲……

一發奧術飛彈從林立手中飛出,直直的落在了馬德雷胸口.

奧術飛彈的沖擊力何等龐大.當初四記奧術飛彈,可是活活打殘了馬迪亞斯地四肢,此時林立雖然未盡全力,但一發奧術飛彈出去,仍是直接把馬德雷給轟出了門外.馬德雷當時就只覺得胸口一痛,就好象被一柄鐵錘砸過一樣,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就已經被這一記奧術飛彈轟得飛了起來……

"現在,你認識我了嗎?"林立臉上仍然帶著笑容,但身上散發出的森森殺氣,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住.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幾乎驚動了所有的人.

那幾個坐在藤椅上的年輕魔法師,幾乎是同時圍了過來,所有人都已經准備好了魔法,但卻沒有一個人敢放出去.

剛剛那個看似窮酸落魄地年輕魔法師,仿佛在忽然之間就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實力深不可測的怪物,他只用了一個奧術飛彈,就輕而易舉的重傷了馬德雷,誰也不知道,自己一發魔法放出去之後,會不會招來恐怖的報複.

"你……"馬德雷剛一開口,就感覺嘴里一熱,跟著就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被一發奧術飛彈轟在胸口,別他只是一個身體孱弱地魔法師,就算他馬德雷擁有希恩那麼變態的身體素質,也絕對不可能毫發無傷.

跟著就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帶著破響的聲音中充滿了痛苦,就好象要把肺都咳出來一樣,過了許久之後,馬德雷才掙紮著問道:"你……你到底是誰?"

"不認識我沒關系……"林立笑了笑,指了指自己身旁的希恩:"他你總該認識吧?"




上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火炎蠑螈     下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礦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