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二十九章 礦脈  
   
第一百二十九章 礦脈

第一百二十九章 礦脈



看見希恩的瞬間,馬德雷一張臉"唰"的一下就白了,他自己干過些什麼,自己又怎麼會不清楚,想起前兩天的那件事,馬德雷不由艱難的吞了口口水,神色間露出了幾分畏懼:"你……你到底想怎麼樣?"

"想怎麼樣?呵呵……"林立彎下腰來,帶著一臉的笑意,盯著馬德雷的眼睛:"你不要這麼緊張,我不想把你怎麼樣,只不過今天突然聽希恩,有一位叫馬德雷的魔法師先生,正缺少一個練習的魔法的對手,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

"真的?"馬德雷神色狐疑,下意識的往後縮了縮,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這個叫費雷的家伙,笑起來的時候特別可怕.

"當然是真的!"林立很認真的點了點頭,神色間顯得異常誠懇.

但與此同時,一發風刃卻已經撕開空氣,就聽見"嗖"的一聲輕響,風刃就貼著馬德雷的大腿內側,劃出了一道又深又長的口子……

"啊!"

就只聽一聲尖利的慘叫響起,刹時之間,就只見馬德雷腿上血流如注,大片大片的鮮血從傷口中淌出,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就把那件嶄新的灰色法師袍染了一大片,馬德雷一雙眼睛當中,充滿了驚恐的神色,拼命的發出慘叫,拼命的捂著傷口,可是卻怎麼也捂不住正不停湧出的鮮血……"怎麼樣,馬德雷魔法師,我這個練習對手不錯吧?"

林立一邊笑吟吟的著,一邊伸出一只手來,也沒見他吟唱什麼咒語,就只覺得一陣劇烈的魔法波動.跟著就是"轟"的一聲輕響,一團火焰猛的在手上升騰而起.

望著那團跳動地火焰,馬德雷頓時只覺一陣頭皮發麻.他終于知道這個家伙想干什麼了,他這是要把前天的事重演一遍,只不過那個躺在地上哀號的人,將會從那個鄉下子換成自己而已.

"你不要過來!"馬德雷突然之間,就好象瘋了一樣,拼命地牆角爬去,甚至連腿上的傷口都顧不得去捂了.一邊往牆角爬去.一邊發出絕望的尖叫:"我叔叔是達利安,他不會放過你的!"

"你叔叔是達利安?"慢慢落下的火焰之手.在空中僵了一下,那熊熊的火焰,幾乎都已經燎到了馬德雷的鼻子上了.

"呼……"火焰之手沒有落下,終于讓馬德雷那顆緊緊揪起地心放了下來,長長地籲出口氣之後.背心上已是涼嗖嗖的一片,馬德雷知道,剛才那個火焰之手,絕不是用來嚇人地,要是自己再慢半秒,不定就已經落在自己胸口上了,還好還好,幸虧自己機靈,在關鍵時候提到了叔叔達利安……

"公會大魔導士達利安就是我叔叔.我勸你最好不要亂來……"想到自己的大魔導士叔叔.馬德雷心頭不由多了幾分底氣.

"哦……原來你叔叔叫達利安,我還以為叫葛瑞安呢……"林立點了點頭.同時火焰之手落下.

"滋……"熊熊火焰落下,刹時之間就只見一片白煙冒起,白煙當中,一股濃濃的焦臭味彌漫開來,跟著就是一聲淒厲的慘叫,馬德雷幾乎當場暈死過去,火焰之手落在胸口,那種感覺就好象一塊燒的烙鐵烙下,其中痛苦遠遠超出了常人能夠忍受地范圍,在那一刻,馬德雷甚至懷疑,自己的胸口已經被燙熟了……

這殘酷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剛才那幾個年輕的魔法師,全都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個個望向林立的目光中,已是充滿了恐懼的神色,誰也沒有想到,自己家伙竟然會干得這麼絕,馬德雷都已經了,他叔叔是公會大魔導士達利安,可這家伙卻好象沒聽見一樣,直接就是一個火焰之手下去,幾乎當場把馬德雷燙熟.

所有人都猜測,這家伙到底有什麼背景,為什麼會囂張得這麼過分?那種毫不在乎的態度,就好象完全沒有把達利安大魔導士放在眼里……

他們在想些什麼,林立完全沒興趣知道,只見他神清氣爽的站起身來,又拍了拍手上地灰燼,這才帶著一臉地笑容,很有禮貌的了一聲:"再見,馬德雷魔法師,記得幫我向你叔叔問好."

包括馬德雷在內,幾乎所有人聽見這句話地時候,都是長長的籲了口氣,總算把這瘟神給送走了……

可這念頭才剛一冒出,他們就看見那瘟神停下了腳步:"居然把空氣爆裂給忘記了……"

然後就是"砰"的一聲悶響,已是有些神智不清的馬德雷,在這一聲悶響之下,就好象一只青蛙一樣,猛的跳了起來,刹時間就只見一片鮮血濺起,混合著碎肉和破布的色,在地上濺得到處都是.

一記空氣爆裂過後,馬德雷就好象死了一樣,就這麼軟軟的趴在地上,連呼吸都變得無比微弱.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看見,他整個後背都已經被炸爛了,遠遠看去血肉模糊的一片,就好象剛剛被野獸啃過一樣,鮮血碎肉混在一起,其中還夾雜著幾根細碎的布條,這可怖的景象,讓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希恩,我們走."

干完這一切之後,林立連看都沒看馬德雷一眼,就帶著希恩走了,這種角色,還不值得他放在眼里.

兩人回到公會大廳的時候,安度因已經在那里等了很久了,而陪他一起等的,還有山羊胡子麥德林,剛剛安度因進門的時候,可真是把麥德林嚇了一跳,腦子里第一個想法就是.完了,這老家伙來找霍倫麻煩了……

當下也顧不得去向奧德文報告,急急忙忙的就從樓上迎了下來.一邊熱的跟安度因打著招呼,一邊旁敲側擊打聽他的來意.

偏偏這老家伙口風又緊,任憑麥德林如何旁敲側擊,他就是不肯出自己地來意,只是一雙眼睛四處張望,還不時問兩句費雷的近況,弄得麥德林戰戰兢兢.差點沒被嚇成神經衰弱.就生怕自己錯了一句話,讓這老家伙以為費雷在魔法公會受了什麼委屈.那可就真是事大條了……

對麥德林來,這簡直就是煎熬.

還好……這種煎熬持續的時間並不是太長.

當林立走進公會大廳地時候,麥德林真是整個人都輕松了,他現在真恨不得撲上去親林立兩口,費雷大爺呀費雷大爺.您可算是來了,趕緊把這老瘟神送走吧……

"你子跑什麼地方去了?"安度因等了半天,早就等得有些不耐煩了,正想數落這子幾句的時候,卻忽然看見林立身後,還跟著一個仿佛魔獸般魁梧的青年,一時之間,目光中不由露出了幾分詫異:"他是?"

"他叫希恩,是我加洛斯的朋友."

"不錯不錯."老頭點了點頭.出來的話.與葛瑞安如出一轍.

至于為什麼不錯,安度因卻是沒.

不過不其實都是一樣.反正以希恩的見識,也不可能知道稱贊他的是什麼人物,他只知道,這個看起來很和善地老頭,似乎是在誇獎自己,于是他低下頭,很謙虛地傻笑了兩聲,弄得一旁的麥德林簡直哭笑不得……

安度因可是很少誇人地,就連當初見了格蘭芬多,也只不過是了一聲:"不錯."

就因為這一聲"不錯",當時的格蘭芬多可是高興了好長時間,逢人就自己曾得到過安度因大師的誇獎.

再看看這個黑鐵塔似的鄉下子,從頭到尾就只會"嘿嘿"傻笑,就好象誇獎他的不是一個傳奇法師,而是隔壁賣面包地糟老頭子一樣.

兩相比較之下,麥德林真是不服不行,心頭更是暗暗罵道,媽的費雷這變態,跟他扯上關系的就沒一個是正常人……

"對了麥德林,我打算帶他們兩個出去一趟,今晚可能就不會來了,你們公會方面不會有什麼意見吧?"臨出門之前,安度因還很民主的問了一句.

"沒意見沒意見……"一聽這話,麥德林趕緊連連搖頭,心想你這老瘟神都親自來了,誰還敢亂有意見?這不是活得不耐煩了是什麼……

"不錯不錯,你比霍倫那廢柴懂事多了……"安度因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老氣橫秋的誇了兩句.

等到三人從魔法公會出來的時候,外面早就已經黑透了,大街上冷冷清清的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三人就沿著這冷冷清清的街道,一路出了加洛斯城,往噩夢山脈地方向而去.噩夢山脈路途遙遠,這一路趕去也花了不少地時間,差不多已經大半夜的時候,三人才沿著那條崎嶇地山路攀上山頂,遠遠望著那片茂密的森林.

比起白天來,深夜的噩夢山脈,似乎又是另一番景象.

白天常見的許多魔獸,比如三眼血狼之流,大多回到了自己的巢穴,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夜行魔獸,森林里又黑又靜,這一路上的照明,完全依賴林立放出的光亮術,反正他魔力近乎無限,就算一直保持光亮術也算不了什麼.

更何況有安度因在,他也沒什麼出手的機會,一路上不時有魔獸從樹叢間竄出,但大多數都是連面都沒來得及露,就是不心弄出了一些聲響,老家伙直接就是一發燃燒火球過去,連樹叢帶魔獸一起轟掉.

對安度因來,十五級以下的魔獸就是浮云,連腦筋都不用動,直接就是一個瞬發魔法干掉.這一路走來,不知道多少魔獸冤死在這老家伙手里,感覺就好象開著一輛壓路機上街,不關什麼東西,直接碾壓掉再.

"咦!"在經過一片灌木叢的時候,林立卻忽然停下了腳步.因為他發現,布滿尖刺的灌木叢間,似乎有被人踐踏過的痕跡.仔細看了看,人數似乎還不少,地上的腳印又多又凌亂,隨便數數就有十好幾個人.

"果然有人去了."看了看腳印延伸的方向,正好是森林地正北方.

這一下,安度因可不願意了,那地方可是他發現的.這些家伙偷偷摸去.跟在他碗里搶吃的有什麼分別?老家伙摸了摸下巴,臉上地神色隱隱有些不懷好意:"誰這麼不長眼睛……"

"過去看看就知道了."林立倒是沒什麼.反正他是沖永睆諈鷵q脈去的,就算被人捷足先登,也不過是少采一些而已,他可不相信,有誰能在一夜之間把永睆諈鱆鬘.

一路沿著腳印更去.很快就找到了森林北邊,三人還沒走出森林的時候,林立就遠遠看見了,前面不遠的地方似乎正有點點火光閃動.

一枚巫師之眼被他召喚了出來,在林立強大的精神力控制之下,這枚巫師之眼似乎特別的靈活,很快就穿過了茂密的叢林,想著那火光點點地地方飛快飄去.

這些人明顯是有備而來,連營地都已經布置好了.在森林外地一片平原之上.座座帳篷相連,中間燃著一團團的篝火.篝火上面似乎還煮著什麼東西,一股食物地香味,正遠遠的從營地間傳來.

但是……

這樣龐大的一片營地里面,卻是連一個人都沒有.

林立皺了皺眉頭,神色間有些疑惑,這一幕實在有些詭異,偌大的一片營地,再怎麼也應該有一兩個人留守,不可能象現在這樣,連一絲生命的痕跡都感覺不到.

帶著這一絲疑惑,巫師之眼飛快地在營地間掠過,然後又飄到了不遠處的山洞外面,這山洞又深又黑,遠遠望去似乎透出陣陣陰森的寒氣.

"奇怪……"收回巫師之眼後,林立仍是一臉的疑惑.

他確實有些奇怪,一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所有的人都進山洞挖礦去了,可是剛才巫師之眼在山洞外飄了一圈,卻發現山洞里面同樣是死一般的寂靜.

"怎麼了?"老家伙很不耐煩,按他的想法,根本沒必要偷偷摸摸的用巫師之眼偵察,直接一個魔法轟過去,先把那片見鬼地營地拆掉再,不長眼睛地家伙,居然敢在傳奇法師碗里搶東西吃……

"營地里一個人也沒有……"林立搖了搖頭,又有些疑惑的問了一句:"你白天來地時候,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的地方?"

"沒什麼不對的,就是一片平原一個山洞,對了……我那顆安眠水晶,就是在這山洞里面找到的."安度因想了想,又有些猶豫的補充了一句:"真要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估計也就是那山洞了,里面大得就跟迷宮一樣,而且還又冷又黑,我白天進去的時候,轉了幾個時才轉出來."

"那進洞去看看?"

"好,不過你們心點,可別走散了."

確實象安度因所,這山洞真是跟迷宮差不多,從洞口進去之後,里面真是複雜得嚇人,一路上彎彎曲曲的,比上山的路還要崎嶇許多,林立保持著光亮術,走在最前面帶路,緊跟在他身後的是希恩,因為太過高大,他不得不微微彎下腰來,以避免撞到洞頂,安度因走在最後面,一行三人之中,以他實力最強,他必須留在最後應付各種突發事故.

前方永遠是漆黑一片,任憑林立如何加大魔力輸出,光亮術都只能照亮不到十米的地方,洞里不時吹過一陣嗖嗖的冷風,更是為這神秘的山洞平添幾分陰森的氣息,四周石壁又潮有濕,用手摸上去只覺滑膩膩的一片,感覺就好象摸到了蟒蛇的身體.

總的起來,這地方實在不討人喜歡……

在走過一片陡峭的斜坡之後,前方的景象卻是忽然一變,從先前的狹窄幽深,忽然間變得仿佛蜘蛛網一般四通八達,站在那一個個入口之前,林立忽然覺得,自己就象是鑽進了蜂巢里面.

"你白天怎麼走的?"

安度因的聲音有些尷尬:"我閉著眼睛亂走的……"

林立搖了搖頭,這老家伙可真靠不住,數了數前方入口,一共有七個之多,大大都有,從外面看上去,正中的一個,是所有入口當中最為寬敞的,而且從林立這個位置看過去,可以很清楚的看見,里面正透出一陣陣黯淡的微光,那是永睆諈鷟W有的光亮.

既然是來采礦,那當然要選有礦的路走,林立稍稍猶豫了一下,就帶著兩人進了那個最大的

他確實沒有看錯,才剛剛走進入口不久,林立就突然看見,前面一片空曠的地方,正有一點黯淡的微光閃動.

永睆諈鷵q脈一般都是裸露在地表以外,很少有深深埋在地下的,象林立這種礦物知識達到大師級別的人物,只需要憑著它獨有的光亮,就可以很輕松的找到曠脈所在,就好比眼前這一條,林立遠遠一看,就知道這應該是一條貧礦,里面蘊藏的永睆諈鬻M煉出來,大概可以鍛造出兩套鎧甲.

"這麼一塊石頭,值得你大半夜跑來噩夢山脈?"老頭雖然在魔法造詣上無人能比,但在礦物方面,卻是不折不扣的菜鳥一只,看林立站在一塊石頭面前發呆,一時間不由有些疑惑.

"這可不是石頭,它叫永睆諈,可以用來鍛造點金棒,也可以用來鍛造鎧甲,在元素抗性方面,絕對是魔法金屬當中首屈一指的東西."林立一邊從怒焰法袍中掏出卷軸,一邊耐心的給安度因解釋著.

"……"這番解釋在安度因聽來,簡直就跟天書差不多,什麼永睆諈,什麼短在鎧甲,他真是死也想不明白,這子年紀輕輕,怎麼就懂得那麼多的東西……

林立一共掏出了兩張空氣爆裂的卷軸,其中一張他自己拿著,而另一張則交給了安度因:"一會我數到三的時候,你就跟我一起引起爆上面的空氣爆裂."

"哦……"連番驚嚇之後,安度因的目光有些發直,他已經徹底認命了,這子就是個活生生的怪物,你永遠也不可能弄明白,他腦子里究竟裝了些什麼東西,與其傷腦筋去猜,還不如干脆老實一點,他讓干什麼就干什麼好了.

兩張空氣爆裂卷軸,分別插在了永睆諈鷵q脈的兩道縫隙當中,從理論上,這兩個魔法的威力,應該足以把礦脈炸開,不過理論只是理論,就連林立自己,也從未用魔法炸過礦,以前都是使用地精炸藥,可到了安瑞爾世界之後,卻從沒見過類似的東西,不得以之下,也只能用空氣爆裂將就將就了……

抱著試一試的想法,林立開始了倒數.

"轟隆!"

今天看書評區,好象有人提意見,每次都是3K,看得很不過癮,晚上想了想覺得也對,干脆弄成一章更新好了,這樣我一口氣寫下來比較順,大家一口氣看下來也比較爽,你好我好他也好,恩……最後凌晨6點睡覺之前,滿地打滾求個月票,我這次是真打滾了,後面幾位大大太凶狠,追得莊氣都不敢喘,大家幫幫忙,讓我喘口氣行不行?




上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馬德雷     下篇:第一百三十章 龍眼寶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