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三十章 龍眼寶石  
   
第一百三十章 龍眼寶石

第一百三十章 龍眼寶石



隆隆的爆炸聲在山洞里回蕩,震得四周石壁都仿佛在瑟瑟發抖,細碎的石子濺起,砸在人身上火辣辣的疼痛,彌漫的塵煙當中,泥土和沙礫混在一起,弄得所有人都是一陣灰頭土臉,林立卷起子,在臉上抹了一把,那厚厚的塵土,就好象面粉一樣抖落下來.

這是一次典型的爆破采礦,在林立所知的采礦方式種,這是最粗暴最危險的一種,炸藥一放直接開炸,容易傷到人不,還很可能炸傷伴生寶石,今天要不是條件限制,林立還真不肯這麼干.

永睆諈鷵q脈最珍貴的地方,就在于它伴生的寶石,象魔能水晶這種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真要是被炸傷了一顆,林立可真是連哭都來不及.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眼下條件實在是太簡陋了,想采點高難度的都沒機會.

"這麼多礦石,你打算怎麼運出去……"安度因神色間有些疑惑,這永睆諈鷵q石重得嚇人,其中最大的幾塊,怕不有一兩百斤重,就算有希恩這個身體素質變態的家伙,怕也得搬上一兩天才能完全搬空.

"太簡單了."林立很神秘的笑了笑,悄悄打開了無盡風暴之戒.

那只戴著無盡風暴之戒的右手,就好象擁有一種神秘的力量,他的手伸到什麼地方,什麼地方的礦石就在瞬間被一掃而空,不過片刻之間,剛剛還堆了滿滿一地的礦石,就已經被他給掃了一半.

自從認識這子之後,安度因就已經認命了,他知道這子是個怪物,魔法天賦嚴重變態不,還精通各種各樣的雜學,好象除了生孩之外.就沒有什麼是他不會的,有時候安度因甚至覺得,就算這子真生出個孩來.自己也不會太過詫異,畢竟怪物就是怪物,不能以凡人的觀念來衡量……

可是.當他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還是徹底抓狂了!

空間裝備他見過不少,可是卻從來沒見過誰.會象這子一樣使用.

看看他都干了些什麼……

無比珍貴的次元空間,竟然被他用來裝礦石.而且裝了一塊又一塊,一眨眼的時間,幾乎將滿地的礦石都給掃乾淨了,就好象那不是一件空間裝備,而是一只隨時可以丟棄地垃圾袋一樣.

這種變態的事.安度因光是想想都覺得罪過,老天在上……還有人敢比這子更敗家嗎?

最讓安度因無法接受的是,這子拼命地往里填礦石,而那件空間裝備也好象是永遠填不滿一樣,不管多大多重的礦石,只要這子把手一伸,那礦石就會在刹那間失去蹤影,看看這才多長時間,那滿滿一地的礦石.就幾乎已經被掃蕩乾淨.只留下幾塊又細又碎地落在角落,看上去孤零零的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它叫無盡風暴."干完這一切之後.林立才慢條斯理的了一句.

聽見這句話,安度因只覺得一口氣怎麼也喘不上來,憋了好半天之後,才終于是憋出兩個字來:"我靠!"

"要不要到里面看看?"

"當然要去!"安度因一張老臉上,全是咬牙切齒地神色,他今天非要看看,這所謂的無盡風暴,是不是就真地擁有無盡空間,一條永睆諈鷵q脈撐你不爆是吧?那就再炸幾條看看!

安度因都已經同意了,希恩自然更不會有什麼意見,在光亮術的指引下,三人漸漸往洞穴深處走去.隨著他們一步步的深入,四周的空間也漸漸變得空曠起來,這洞穴就好象是一只花瓶,瓶口又細又窄,瓶內卻是空曠無比,當三人往前走出數百米的時候,前方已是一片平坦.

"你們聽到什麼聲音沒有?"走在這平坦地道路上,林立卻有些心緒不甯,他總覺得有個聲音在跟自己話,聽起來時遠時近的,有時高聲呼喚,有時喃喃低語,可是等他仔細傾聽的時候,卻又始終聽不出這個聲音在些什麼.

"什麼聲音?你子聽錯了吧……"安度因看了他一眼,神色間有些詫異,山洞里死一般的寂靜,就連空氣都好象凝固住了,又哪來什麼別的聲音?

"我也沒聽見."希恩點了點頭,他確實什麼都沒聽見.

"奇怪了……"林立眉頭微微皺起,他確信自己沒有聽錯,這山洞里真的有個聲音,就在出這句話的時候,那個聲音又響了一次,可是兩人臉上的神色,確實同樣的嚴肅,希恩還有可能是沒注意,可是安度因堂堂傳奇法師,又怎麼可能察覺不到?

"難道活見鬼了?"林立低聲抱怨了兩句,但那種詭異地感覺,卻始終在心頭縈繞,這一路上他總覺得心緒不甯,就好象有什麼事要發生一樣,這種感覺讓他很不塌實,甚至有好幾次,他都想停下腳步,干脆終止這次探索.

就在林立咬了咬牙,打算將這個想法付諸行動地時候,卻很意外的,又發現了一片黯淡地光亮,很明顯,這又是一條永睆諈鷵q脈,而且從那光亮的色澤判斷,這恐怕還是一片罕見的富礦……

那條永睆諈鷵q脈,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大概離他們不到一百米的位置,確定那是一片富礦的時候,林立真是一雙眼睛都亮了起來,永睆諈鱆煽I礦,可不是隨時都能遇到的,這意味著高品質的礦石,外加各種珍貴的伴生寶石.

林立很吃力的吞了口口水,先前的擔心頓時被拋到了腦後.

長達十米的礦脈裸露在地表之外,遠遠望去只覺蜿蜒起伏,就如同連綿的山巒一般,永睆諈鰳S有的光澤,在光亮術的照耀之下,讓人只覺得一陣心曠神怡,比起先前所采的貧礦來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三人腳下步子加快,很快就趕了過去.

林立伸手摸了摸口袋,又摸出了幾張空氣爆裂的卷軸.

爆破采礦雖然容易傷到伴生寶石.但眼下條件確實有限,林立也就管不了那麼許多了,再以他礦物大師的實力.只要心謹慎一些,應該不會傷得太厲害才對.

只不過這一次,林立卻沒敢把卷軸給安度因.

傳奇法師畢竟不是傳奇礦工.就算他個人實力再怎麼強大,對采礦也只是門外漢而已,剛才貧礦可以任他糟蹋.這富礦可就不敢讓他亂來了.

面對著這麼一條近乎完美的礦脈,連林立自己都不敢有絲毫大意.卷軸掏出之後,卻並不急于插入縫隙,只是繞著那條礦脈來來回回地走動著,這一次爆破容不得半點馬虎,他必須將所有的細節都納入考慮范圍.

林立站在礦脈面前.神色間顯得少有的嚴肅,一只手輕輕地揉著眉心,全副心神都沉浸在複雜的計算當中.簡單粗暴的爆破采礦,本來就很容易出現意外,再加上此時地林立,又是使用空氣爆裂卷軸代替地精炸藥,更是讓采礦過程充滿了不確定性,他必須心的計算每一個步驟,盡可能不讓任何意外發生.

四周安靜得有些嚇人.除了那有節奏的腳步聲之外.竟是再聽不見一絲聲音,安度因跟希恩.幾乎是不約而同地屏出了呼吸,他們知道,這已經是最關鍵的時刻了,沉浸在思考中地林立,絕不能受一丁點的打擾.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之後,林立才終于停下了腳步,他很慎重的拿出一張卷軸,輕輕的插在礦脈縫隙當中,當他彎下腰來地時候,安度因跟希恩都清清楚楚的看見,一滴滴豆大的汗珠,正"滴答滴答"的從他額頭上滑落下來……

這一張插下之後,跟著又是一張,林立一共在縫隙中插下了五張空氣爆裂卷軸.

這五張卷軸插入的位置,也並非千篇一律,有的深深埋入礦脈縫隙,而有的則是稍稍插入一點,大半截卷軸都還露在空氣當中,它們插入縫隙的深淺,將會決定這一次爆破是否成功,如果林立的計算沒有出現錯誤地話,這一次爆破將會把礦脈表層炸開,卻並不會傷到內部地伴生寶石.

對于林立來,伴生寶石才是最重要的,永睆諈鷙鷁M是魔法金屬,但對于一個魔法師來,其實並沒有太多地用處,唯一的用途大概也只能是幫希恩打造一套裝備.

五張卷軸分別插入縫隙之後,林立又卷起子,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然後才慢慢的退到安度因身邊,帶著幾分疲憊的神色問道:"一秒中之內,你可以同時控制幾張卷軸?"

"三張."安度因想了想,給出了一個確切的答案,除了不消耗魔力之外,卷軸施法與平常施法,幾乎沒有任何區別,同樣是以精神力進行控制,同樣需要進行元素排列,空氣暴烈畢竟是五級魔法,就算已經達到傳奇級別的安度因,也不敢承擔更多的任務.

三個五級魔法同時釋放,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麼簡單.

這意味著,安度因的精神力必須同時控制三個五級魔法,並在同一時間之內完成這三個魔法的元素排列.

這也就是安度因了,要是換個稍稍弱點的魔法師來,比如無限接近傳奇級別的麥德林,讓他同時控制三張空氣爆裂卷軸,他絕對是連想都不想就會拒絕,他只是比較自大,還沒到瘋癲的程度,同時控制三張空氣爆裂卷軸,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別,稍有不慎,就可能落得個精神分裂的下場……

"那左邊三張交給你了."林立點了點頭,他知道這中間的厲害,三張空氣爆裂卷軸,已經是安度因的極限了,要是再加上一張的話,別安度因不行,就算是魔法等級別他高上一級的奧德文前來,恐怕也只有干看著的份.

"你沒問題吧?"安度因看了他一眼,神色間露出幾分擔憂.

他問得比較隱晦,但林立又怎麼會不明白,老頭這是在擔心自己,畢竟自己只是魔導士級別的實力.離傳奇境界還有一段無比遙遠的距離,就算只是同時控制兩張,老頭還是擔心自己會出什麼意外.

林立心頭一暖.臉上卻是笑了笑:"你忘了我以前是怎麼練習元素排列的了?"

"也對……"聽見這句話,安度因突然笑了,他這才想起.自己面前站著的,是一個什麼樣地怪物,那可是練習元素排列一練就是一整天的人物.雖然實力還只是魔導士級別,但他的精神力卻已經遠遠超出了這個范疇.

"准備."林立緊了緊手中地寒冬法杖.聲音中隱隱透出一絲沙啞.

"轟隆!"

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中,三人只覺得一陣地動山搖,五個空氣爆裂卷軸同時爆發,威力直逼大魔導士級別的法術,在那一瞬間.林立甚至覺得整個山洞都被震塌了,大片大片地碎石飛濺而起,在空氣中帶著一陣尖銳的呼嘯聲響,陣陣塵土彌漫而起,看上去黑壓壓的,就好象沙塵暴一般.

有了先前地教訓,三人幾乎是同時抱頭蹲下,任憑一塊塊碎石砸在背上,那火辣辣的疼痛.就好象是被鞭子抽過一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洞穴中才漸漸平靜下來.

林立帶著幾分心有余悸地表從地上站起.

然後他就看見,在那滿地的礦石當中.似乎有幾點光亮正隱隱閃動……

"果然……"

林立壓抑住心頭的狂喜,慢慢走到一點光亮之前.

這是一枚約莫拳頭大的龍眼寶石,這可是真正的好東西,據是上古巨龍死亡之後,一雙眼睛在歲月變遷中化成地寶石.

當然,傳只是傳,其中的真實性,已經很難考證了.

不過有一點,卻是可以確定的.

傳中的巨龍,都是天生的施法者,就算是剛剛出生的幼龍,也可以憑借著一聲龍吟,施展出足以毀天滅地的法術,在那個遙遠而野蠻的年代,巨龍與泰坦巨人的戰爭中,那狂暴無比地魔法元素,就曾經將整個世界撕裂.

而龍眼寶石,也有著類似地力量.

龍眼寶石天生蘊藏著一個法術,至于究竟是什麼法術,這個法術又是如何產生的,卻是沒有任何人知道,連林立這種淵博得不象人類地家伙,也沒能把其中的奧秘參悟透.

他僅僅知道,龍眼寶石體積越大,里面蘊藏的法術等級也就越高.

當初在無盡世界的時候,林立也算是見過不少的龍眼石.

只不過那些龍眼寶石,大多只有拇指大,里面蘊藏的法術,也幾乎都是風刃冰錐之流,通常況下,都是鑲嵌在戒指上面,在出其不意的時候當做奇招使用.

象眼前這一塊,在林立看來就有些過分了,足足拳頭大,里面蘊藏的至少也是一個魔導士級別的法術.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龍眼寶石里蘊藏的法術,可不象魔法卷軸那種低等貨色,完完全全的瞬發,而且不需要精神力控制,不需要進行元素排列,甚至都不受等級限制,只需要一絲魔力輸入,直接就能激活里面蘊藏的法術.

想想吧,一個隨時隨地都可以放出的魔導士級別法術,而且還是瞬發,這要是突然之間用出來,怕是連大魔導士都能出其不意的干倒.

如果非要有什麼缺點的話,那大概也只能是魔力了.

龍眼寶石天生蘊藏法術,但是自身卻沒有魔力來源,這個法術使用一次之後,就必須進行補充,魔晶也好,魔法師也好,總之就是得往里面輸入足夠的魔力,龍眼寶石才能恢複它可怕的施法能力.

不過碰上林立這麼個怪物,連這唯一的缺點也顯得微不足道了,他這種近乎魔力無限的變態,又哪還會擔心魔力不足的問題?

比起這個來,反倒是那塊龍眼寶石的體積讓他有點傷腦筋,實在是太大了……

林立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大一顆的龍眼寶石,鑲在戒指上肯定不行,就算有那麼大的戒指,林立也沒那麼粗的手指去戴……

除了這顆龍眼寶石之外,四周還散落著幾顆伴生寶石.

林立在礦石堆中掃了一眼,一下就看到了一顆大地之心.

這顆大地之心同樣不,差不多有雞蛋那麼大.

大地之心可是好東西,里面蘊藏的土系魔法元素龐大得驚人,若是鑲嵌在裝備上面的話,就算只是一件普通襯衣,也可以在瞬間變得刀槍不如.

正要彎腰拿起大地之心的時候,林立卻又發現了一些東西.

細碎的永睆諈鷵q石之間,一塊大得驚人的水晶,正散發出淡淡的魔法氣息……

望著那塊水晶的時候,林立真是眼都直了.

眼睛發直的不光是林立,還包括剛剛趕來的安度因.我的天……"安度因的聲音,就好象夢囈一樣,他真的懷疑自己是在做夢,這一塊安眠水晶,實在大得有些過分了,它就這麼靜靜的躺在一堆礦石當中,在光亮術下折射出晶瑩剔透的光暈.

安度因暗暗估計了一下,這一塊安眠水晶的體積,搞不好比自己的頭還大!

這要是雕成藥劑瓶,至少也能雕出十只來.

想到十只由安眠水晶雕刻而成的藥劑瓶,並排放在藥劑室里的景,安度因一張老臉上,已是笑得仿佛花兒一般燦爛.

老頭甚至都已經想好了,等到這十只藥劑瓶一雕刻好,就拿去藥劑師公會炫耀,到時候伯恩塞德那老家伙看了,不知道會是一副什麼樣的嘴臉.

老頭望著那塊安眠水晶,心頭真是越想越爽.

而這個時候,林立已經將所有寶石過濾過了.

這一次的收獲,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除了滿地的永睆諈鷵q石之外,還有一顆拳頭大的龍眼寶石,一顆雞蛋大的大地之心,外加一塊嚇死人的安眠水晶.

稍稍讓他有些遺憾的是,這里面沒有他最想要的魔能水晶.

不過想想也就算了,魔能水晶這種東西可遇而不可求,一千條永睆諈鷵q脈里,也不一定能挖出一塊來.

礦脈炸開之後,自然就是分贓大會.

先就是那塊巨大的安眠水晶,安度因當仁不讓的站了出來,嚷嚷著要以全部身家換取這塊水晶.林立撇了撇嘴,心想你那點身家,我又不是不清楚,還換這麼大塊安眠水晶,能換套紫水晶藥劑瓶算不錯了.

采礦這玩意,真夠煩人的,寫到半夜,跑我爹房里去弄了幾本采煤的書,看了半個時之後,這才稍稍寫得順了點.

另外……兄弟們,月底了,月票再不用的話,很容易就會過期了哦,我再打個滾行麼?




上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礦脈     下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夢魘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