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三十二章 聖器  
   
第一百三十二章 聖器

第一百三十二章 聖器



在安瑞爾世界的各種傳當中,夢魘一向被描繪成惡魔的坐騎,它們踏著地獄的火焰而來,為人間帶來血腥與殺戮.

夢魘獸誕生的地方,必定發生過一場災難,也許是天災,也許是人禍,但有一點卻是無庸質疑,這場災難當中,必定有千千萬萬的人失去生命,只有這種程度的災難,才能夠催生出夢魘這種純粹由負面緒凝聚成的怪物.

痛苦與絕望,就是夢魘的力量泉源.

它們純粹由負面緒凝聚而成,身體介乎于虛實之間,天生精通各種黑暗魔法,從誕生之日起,夢魘就擁有至少十六級以上的力量,當它們進化到完全形態的時候,甚至可能突破二十級,達到傳奇魔獸的境界.

眼前這頭夢魘雖然沒突破二十級,卻已經經過了第一次進化,只見它四蹄之上火光繚繞,一只獨角呈現出幽幽的暗,這至少是十八級以上的實力,介乎于虛實之間的身體,更是為它帶來了強大的免疫能力,不管是魔法傷害,還是物理傷害,都很難威脅到它的精神本體,再加天生精通的黑暗魔法,恐怕就連麥德林這樣的十九級強者,也很難戰勝眼前這頭夢魘.

如此恐怖的怪物,又豈是一群冒險者所能對付?

從數量上看來,冒險者確實占據了絕對的優勢,但雙方的實力,卻不在一個等級上面,這三十多名冒險者中.最強的不過十二級,最弱的才八級,以這樣地實力對抗夢魘?用葛瑞安大爺的話來——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近十個被重鎧覆蓋的戰士,死死頂在團隊的最前方,他們身上的鎧甲明顯經過銘文處理,對夢魘放出的黑暗魔法有著極強地抗性.在近乎毀滅性的黑暗魔法打擊之下,這幾個戰士竟是奇跡般的挺了過來,為身後的魔法師爭取到了寶貴的吟唱時間.

但夢魘的力量,又豈止是黑暗魔法?

僅僅是一次短距離沖刺,就讓一名戰士失去了生命,又厚又重的鎧甲,在那暗色地獨角之下.就好象一張薄薄的白紙,就看見夢魘將頭一低,獨角瞬間刺穿了一名戰士的身體,長長的獨角從胸口刺入.從背後透出,暗色地角尖,正在篝火群中散發出幽幽的光亮,在那狂暴的撕吼聲中,大片大片的鮮血灑落下來,將那長長的獨角染得更加妖豔.

而戰士以生命換來的時間,卻並沒有造成想要的戰果.

營地里那十幾個魔法師,等級實在是太低了.

這正是傭兵團天生的缺陷,在法蘭王國.很少有傭兵團能夠招募到強大的魔法師,因為他們太昂貴了.

一件魔法裝備動輒上萬金幣,這需要獵殺多少魔獸才能換來?特別是那些魔導士級別以上地人物,更是只有魔法公會才養得起,除非是進不了魔法公會.否則沒有哪個魔導士願意成為冒險者,至于大魔導士……你去招募葛瑞安試試?

眼前這支傭兵團,已經算是不錯了,林立一眼望過去,居然發現了兩名魔導士.

但除了這兩名魔導士之外,其他人的實力可就太糟糕了,一群八九級的魔法師,就算是在加洛斯魔法公會里,都算不上是拔尖的人物.更何況這里是王都奧蘭納.

孱弱的魔法力量.注定了他們失敗地命運.

在那寶貴的吟唱時間里,幾乎所有魔法師都吟唱出了自己最強的法術.從怒焰風暴到奧術飛彈,再從冰霜之矛到燃燒火球,同時放出的十幾個魔法,刹時間就在營地中激蕩起了絢麗的光芒……

但這光芒帶來的,卻僅僅是一聲憤怒的撕吼.

十幾個魔法幾乎是同時命中,但能夠給夢魘造成傷害的,卻只是寥寥幾個而已,怒焰風暴勉強算一個,畢竟是魔導士級別以下威力最大的魔法,但就算是怒焰風暴,也仿佛失去了往日地威力,絢麗地火花飛濺之後,夢魘身上卻只是多了一片焦黑的痕跡……

林立看到這一幕,不由微微歎了口氣,夢魘並非元素免疫,象怒焰風暴這樣地魔法,確實可以對它造成傷害,但是想要殺死它卻還遠遠不夠.

對付夢魘這種由怨念凝聚成的怪物,最有效的無疑是用聖光進行淨化.

不過法蘭是魔法國度,很少有人選擇牧師作為自己的職業,至于聖騎士,那更是稀有中的稀有,想要找到一個能夠淨化夢魘的神聖職業,簡直比教安度因配制度藥劑還困難.

當然……魔法也可以,前提是威力夠大.

比如剛剛離開的安度因,以他傳奇級別的實力,只需要一個魔法下去,就能徹底將這頭夢魘轟殺,這是境界上的差距,在傳奇級別的絕對力量面前,介乎于虛實之間的身體也不過是浮云.

力量達到安度因那種境界,已經完全不需要考慮什麼針對,就是純粹的憑蠻力碾壓,就好象剛剛來的時候,他在森林里所干的一樣,管你什麼魔獸,直接就是瞬發燃燒火球轟過去,簡單粗暴,效果還出奇的好……

可惜,老頭走得太急.

否則林立還真想請他幫幫忙,把眼前這頭難得一見的夢魘拿下.

這可是真正的好東西,那一支獨角若是用于武器鍛造,不知道會羨慕死多少人,就算只是一塊凡鐵,只要加上了夢魘獨角,也會立刻變得身價百倍,夢魘獨角可以是無堅不催,就好象剛剛那個戰士,身上鎧甲又厚又重,在夢魘獨角下卻好象一張薄薄的白紙,只是輕輕一捅就被捅了個透心涼.

以夢魘獨角鍛造出的武器.將被賦予強大地黑暗力量,這股力量強大到,可以輕而易舉的擊碎防禦結界,霜甲術?在夢魘獨角下不過是一個笑話……

至于夢魘的魔晶,更是任何魔法師都夢寐以求的東西,將它鑲嵌在法杖之上.那無窮無盡的負面緒,立刻就能將心智魔法和精神魔法的威力提升好幾個檔次.

夢魘身上地種種寶貝,林立光是想想都覺得流口水.

可惜這是一條金魚,只能看不能敲的……

林立在那暗暗惋惜,營地中卻又是接連傳來幾聲慘叫,被魔法攻擊激怒的夢魘,已經徹底進入了暴走狀態.遠遠望去就象一匹脫僵的野馬,用那暗色的獨角,在營地中掀起了一片腥風血雨.

無堅不催的獨角下面,厚重的鎧甲就好象浮云一樣.沒有一個戰士能夠頂住夢魘一擊,只是頃刻之間,七八個戰士就已經倒下一半,鮮血從傷口中淌出,瞬間就將營地染得通,四蹄翻飛中,繚繞地火光熾烈無比,橫沖直撞的夢魘就象一個真正的噩夢,它正以自己獨特的方式.散發出痛苦與絕望地力量.

"拖住它,給魔法師爭取時間!"眼看著團隊即將崩潰,營地中又傳來了一聲怒吼,這是一個年輕人的聲音,林立隨著聲音望去.正看見營地一角,一名金發青年,正氣急敗壞的怒吼著.

這一聲怒吼確實延緩了團隊的崩潰,幸存的幾個戰士,又強打精神舉起了手中武器,緊緊纏住了橫沖直撞的夢魘,而與此同時,他們身後的魔法師,也又一次完成了吟唱.這一次他們倒是學聰明了.不再嘗試著用攻擊魔法傷害夢魘,而是各種各樣的狀態魔法進行牽制.大量的遲緩術失明術虛弱術,如天羅地網般將夢魘覆蓋.

介乎于虛實之間地身體,畢竟也還是半虛半實,大量針對肉體的低級狀態魔法,同樣也影響了夢魘,只不過給它帶來的,是一種仿佛蚊蟲叮咬般的感覺,雖然不會致命,卻著實討厭,就好象一只嗡嗡嗡的蒼蠅在你耳邊盤旋一般,讓人恨不得能一巴掌將它拍死.

事實上,夢魘也正是這樣做地……

那一雙赤的眼睛,忽然見光芒大盛,跟著就是一陣龐大的黑暗力量湧起,四周空間正呈現出詭異的扭曲,魔法元素就好象開水一般沸騰起來,就連遠在山洞入口的林立都感覺到了,這是一個強大的黑暗魔法.

"何必……"林立搖了搖頭,這個結果他早就猜到了,一群最高不過十二級的冒險者,對上一頭十八級夢魘,團滅只是遲早的事.

"走吧,我們回奧蘭納."

林立放出兩個迅捷術,一個在希恩身上,一個在自己身上,差不多該走了,不然等夢魘收拾完那群冒險者,就該輪到他們倒黴了.

事實上,林立也只敢在這個時候離開.

營地就在山洞與森林之間,除了象安度因一樣使用飛行術之外,想要按原路回奧蘭納,就必須經過那片營地,先前戰況不夠激烈,林立才不得不耽擱這麼久,因為他擔心走過去會被血濺到,夢魘可不管你是不是冒險者,只要是人類,在它看來都沒什麼分別.

不過現在不用擔心了,戰況已經徹底白熱化,托那些魔法師的福,夢魘已經被完全逼到了瘋狂地邊緣,就算林立大大方方地走過去,夢魘都不一定會對他有興趣,對夢魘來,那群嗡嗡亂叫的蒼蠅,才是這世界上最該死地東西.

為了穩妥一點,林立沒放光亮術,兩人在夜幕的掩護下,悄悄往那片營地摸了過去……

兩人的步子都放得很輕,踩在綠油油的草地上,也只是發出"沙沙"的輕響.

"頂住!都他媽給我頂住!"黑暗力量瘋狂湧動,沸騰的魔法元素,讓所有人都有一種窒息的感覺,金發青年已是喊得聲音嘶啞,一雙通的眼睛中布滿了血絲.

但一切都已經晚了……

夢魘那雙充滿痛苦與絕望的雙眼中,赤色的光芒已經亮到了頂點,沸騰地魔法元素就好象潮水一般.不斷沖擊著堤壩,只需要最後一波潮水湧上,就會沖開堤壩,瞬間將這一片營地淹沒.

"大哥,頂不住了……"林立很想這樣跟他.

老實,他很同這群冒險者.

不過同歸同.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卻又是另一回事.

力挽狂瀾是需要實力的,十三級魔導士去挑戰十八級魔獸,這不叫拔刀相助,這叫羊入虎口,為了幫助一群陌生人,而傻呼呼的把自己的命填進去.林立自問還沒這麼高尚……

所以,他只能裝做什麼都沒看見,埋著頭就往森林里走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積蓄已久的黑暗力量.也突然間爆發開了.

刹時之間,就只間一片黑色霧氣蕩漾開來,遠遠望去,就好象一圈圈黑色的漣漪,又好象是一朵黑色花朵正在綻放,首當其沖地一名戰士,幾乎是才剛剛挨著那黑色霧氣,就猛的被炸開了.

這是真正的爆炸,由內而外血肉橫飛.

那"蓬"的一聲悶響.讓所有人都只覺得頭皮發麻,飛濺而起的血肉中,還夾雜著一塊塊鎧甲碎片,經過銘文處理的鎧甲,在此時竟是如此的孱弱.在那一群黑色漣漪當中,就好象一塊浮萍般被輕輕扯碎.

"死亡波紋……"林立心頭一驚,這可是傳中地十八級黑暗法術,就連許多黑暗法術專精的大魔導士,都不一定掌握了死亡波紋,想不到今天,居然會在一頭魔獸身上看到……

完了完了,這一下徹底完了.

掌握黑暗力量的夢魘,本身就已經夠可怕的了.更何況這頭夢魘掌握地.還是以殺傷力龐大而著稱的死亡波紋,這可不是隨便一頭夢魘就會的.

夢魘掌握黑暗魔法的況.跟幽紋魔豹極其類似,也就是先天天賦越好,所掌握的黑暗魔法也就越前,而夢魘的先天天賦,則是由凝聚它的負面緒來決定,很大程度上,這也就代表著那一場災難的規模大.

造就一頭能放出死亡波紋的夢魘,至少也需要一場萬人以上地大屠殺.

想到萬人以上的大屠殺,林立不由撓了撓頭,連腳步都停了下來,他依稀記得,自己好象在什麼地方聽過這麼一場屠殺.

沉悶的爆炸聲,在營地當中接連響起,只是片刻之間,先前幸存的幾名戰士,就在死亡波紋下徹底死絕.

他們離得太近了,面對這突然綻放開來的死亡波紋,就算想逃都逃不掉.

在這一刻,營地中只見一片血肉橫飛地景象.

而在這漫天濺起的鮮血當中,死亡波紋蔓延的速度,也仿佛瘟疫一般,頃刻間就已經逼到了魔法師身前,最多再過幾秒,這一群魔法師就會葬身在死亡波紋之下,而在這之後,這一支冒險者團隊,也就到了全軍覆沒的時候.

而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卻猛然間從人群中射出,瞬間就撕開了黑沉沉的霧氣.

這一下,連林立都不由得呆住了,他可以很清晰的感覺到,光芒中所蘊涵著的那種純正地神聖力量.

"聖光!"在這一刻,林立真是眼睛都直了,誰都知道,法蘭王國是魔法師地國度,掌握聖光的神聖職業,就好象恐龍一般稀有,找到一個能用聖光淨化夢魘地神聖職業,簡直比請傳奇法師出手還要困難,林立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群冒險者當中,竟還藏著一個如此強大的神聖職業.

死亡波紋可是真正的十八級黑暗魔法,能夠在一瞬間將它驅散的,至少也應該是一個十五級以上的神聖法術.

"不對,不是神聖職業……"但是很快,林立就發現自己猜錯了.

黑色霧氣被驅散,林立立刻就看清楚了,散發出神聖力量的,並不是某個神聖職業,而是一只銀質圓盤.

金發青年雙手緊緊抓住銀質圓盤,一張白皙英俊的臉上,已是布滿了豆大的汗珠.剛才那一幕,光是想想都讓人膽戰心驚,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一頭夢魘地力量,竟會強到如此恐怖的程度.

幸虧聖器用得及時,要是再晚上一秒.自己辛辛苦苦發展起來的傭兵團,就會在死亡波紋之下全軍覆沒……

巨大代價換來的聖器,威力確實大得驚人,里面蘊藏的神聖力量,甚至連十八級黑暗魔法都能夠驅散.

只可惜,這件聖器只能使用一次……

想到這里,金發青年眼中又露出一絲遺憾.傭兵團之所以來到噩夢山脈,挑戰這頭傳中的夢魘,就是因為他手上掌握著一件強大地聖器,當初拿到這件聖器的時候.傭兵團就已經計劃好了.

利用戰士牽制,魔法師攻擊的古老戰術,給夢魘造成一定傷害,並通過這種傷害,一步步虛弱它的力量,當夢魘力量被虛弱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自己再突然拿出聖器,給它最致命的一擊.

只可惜,運氣還是差了一點.

千算萬算.卻偏偏算漏了一點,這竟是一頭掌握了死亡波紋的夢魘……

如今聖器力量已經消耗殆盡,就算尚有一絲殘余,也很難對夢魘構成威脅,若是再耽擱下去地話.只怕要落得個全軍覆沒的下場.

金發青年很快做出了決定.

只見他高高舉起手中銀盤,在一片沖天的火光之下,銀盤上的光芒顯得尤其耀眼.

"撤退!"隨著這一聲令下,銀盤上又是一道光芒亮起,只不過比起先前驅散死亡波紋地時候,這一次的光芒要黯淡許多.

純正的神聖力量,又一次從銀盤上湧出,只是這一次,它並不是用來驅散黑暗魔法.而是直奔放出死亡波紋的夢魘而去.

盡管這只是聖器中的殘余力量.但天生相克的屬性,在此時爆發出的威力.卻是大到了難以想象的程度,耀眼的白色光芒閃過,刹時間就擊穿了夢魘地身體,暗色的霧氣從傷口中拼命湧出,對于介乎于虛實之間的夢魘來,這就是它的血液,這就是它力量的源泉,每一絲暗色霧氣湧出,就會讓它地力量削弱一分,僅僅是這一次攻擊,就讓它的力量削弱了四分之一還多.

這要是放在先前,簡直就是一件難以想象的事,三十幾名冒險者輪番上陣,連怒焰風暴這樣的魔法都用出來了,也不過是將夢魘力量削弱少許.

"太可惜了……"金發青年英俊的臉上,充滿了惋惜的神色,要是能再拖一分鍾就好了,只要一分鍾,他就可以動用這件聖器,瞬間擊殺這頭十八級魔獸……

可惜,一切都已經晚了.

聖器中的力量,已經不足以擊殺它了.

這最後的一擊,除了徹底激怒它之外,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吼!"狂怒的嘶吼聲,幾乎刺穿了所有人地耳膜,第一次受到真正傷害地夢魘,在此時爆發出了無與倫比的憤怒,赤地雙眼光芒大作,就好象要滴出血來一般,繚繞在四蹄上的火光,正燃得讓所有人都膽戰心驚.

傭兵團隊已經開始撤退,幸存的弓箭手掩護著魔法師,正以極快的速度往營地外退去,早在出發之前,他們就已經把撤退過程演練了無數遍,此時獵殺失敗,撤退起來也是毫不慌亂,魔法師走在最前面,緊緊跟在他們身後的,是一個個手持匕首的弓箭手,如果戰士們還活著的話,這個位置本來應該是他們的……

傭兵團隊如潮水一般退去,夢魘那雙赤色的眼睛,卻看連都沒看他們一眼,它的目光一直死死盯著那只銀盤,它知道,那才是傷害它的罪魁禍首!

"太可惜了……"金發青年又看了一眼手中銀盤,最後還是咬了咬牙,用盡全身力量將這件聖器擲出.

銀盤在空中劃過一道絢麗的軌跡,帶著一縷銀光向森林中墜下……

而就在銀盤飛行當中,夢魘已經撒開四蹄,帶著繚繞的火光,如一陣風般掠進了森林.

"我靠!"林立臉上的表僵住了.一句粗話幾乎是脫口而出,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場充滿血腥氣息地戰斗,竟會以如此荒謬的方式結束,他更沒有想到,已經心心再心的自己.竟還是沒有逃過被鮮血濺到的命運……

銀盤墜落的位置,正是林立藏身之處.

傳中的噩夢坐騎,速度是何等地驚人,銀盤尚未落到地上,夢魘已經沖到了兩人身前,在那一刻,林立真是感覺渾身寒毛都豎了起來.這是一種絕望而又荒謬的感覺,就好象老老實實的坐在家里看著電視,卻忽然被一輛火車給撞了一樣……

火車……哦不,夢魘的速度實在太快.就好象一道色閃電一般,在電光火石之間,就撞到了林立身上,那一支暗色的獨角,就好象一把錐子,狠狠的紮在了林立腰上……

"報應,這就是報應……"在這一刻,林立腦子里只有這麼一個念頭,眼睜睜看著傭兵團落敗.卻沒有出手相助,現在果然是遭天譴了,剛剛那幾個戰士怎麼死的,自己現在也是同樣地下場.

穿越者,卻是死于車禍.林立心頭只覺無比憋屈……在臨死之前,林立只想對夢魘一句話:"你他媽的應該去考駕照了!"

"費雷先生,費雷先生……您沒事吧?"可是眼睛閉上許久之後,卻又聽見了希恩的聲音.

"恩?"林立先是嚇了一跳,希恩這家伙,怎麼死了還能話?然後他才突然想起,自己被夢魘的獨角刺中,怎麼會一點都不疼,莫非那獨角還自帶麻醉效果?

想到這一點.林立又猛地睜開眼睛.

然後.他就傻掉了……

眼前的一切,簡直無比荒謬.

罪魁禍首銀盤就躺在腳下.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神聖氣息.

而馬路殺手夢魘,卻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時之間,林立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原本以為必死無疑的自己,卻是連一點輕傷都沒受,渾身上下沒有一絲傷痕,唯一一點不對的,也只是怒焰法袍上,多了一個的孔洞,那里正是夢魘獨角刺中的地方……

"這太假了吧?"

林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種感覺就好象是殺人犯被警察抓住,法官卻只判了他偷竊罪一樣……

對夢魘獨角垂涎不已地林立,又怎麼會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那可是無堅不催的人間凶器,其中蘊涵的黑暗力量,更是足以摧毀大多數防禦結界,別自己身上穿的只是一件怒焰法袍,就算是象那些冒險者一樣,身上覆蓋著厚重的鎧甲,也絕經不住夢魘獨角一擊,象剛才那種閃電般地沖刺,又豈是一個的孔洞那麼簡單?

可是……

自己渾身上下,明明又只有這一處不對.

"難道是因為這東西?"林立腦子里,突然靈光一閃,他終于想到一個可能了……

怒焰法袍的口袋位置,正好是夢魘獨角刺中的地方.

想到這個可能,林立連忙將手伸進口袋,一下就摸到了那塊詭異的水晶.

水晶表面上仍是花紋密布,但透出的光芒,卻是呈現出一股妖異的暗.

林立第一眼看到的時候,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

他清清楚楚的記得,在山洞里地時候,這塊水晶是透明地,怎麼才剛剛出來,就突然透出一股妖異的暗?

但是很快,林立就知道這是為什麼了.

因為他從這塊水晶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地氣息.

水晶的顏色可以記錯,但這一股熟悉的氣息,林立卻絕不可能記錯,那是夢魘特有的氣息,黑暗而又壓抑,這樣的氣息,只有在絕望與痛苦中誕生的夢魘才會散發出來.

"我靠!這水晶……居然把一頭夢魘給吃了?"一時之間,林立也只能想到"吃"這個字,來形容這荒誕無比的一幕.

昨天欠的一千字,在今天這一章里補上了,為了證明我確實是個知錯能改的好同學,又另外加了一千字上去,所以這一章其實是八千字.

現在是早上九點,比平時睡覺晚了三個時,我真的有點頂不住了……

在臨睡之前,又看了一眼新人月票榜,發現又被追了幾十票回去,打滾呀打滾,我要拼命的打滾……大家要是不投我月票,我一會睡著了都要打滾




上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夢魘獸     下篇:第一百三十三章 刁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