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三十四章 幽影谷  
   
第一百三十四章 幽影谷

第一百三十四章 幽影谷



"聽我叔叔……"

馬森的開場白還是這句,來到奧蘭納這幾天里,林立至少聽他過十次同樣的話,以至于林立很好奇,這位"叔叔"究竟是什麼神通廣大的人物,怎麼消息這麼靈通?別公會重大決定,就連一些花邊新聞道消息,都可以是了若指掌,林立決定,改天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讓馬森介紹他叔叔認識認識!

"明天的任務內容,會讓我們想都想不到."

林立一下來了興趣:"什麼任務這麼厲害?"

馬森一臉的理所當然:"我不知道."

"……"林立差點沒被他氣出病來,神神秘秘的了半天,到頭來卻是一句不知道就完了,這跟太監有什麼區別——下面呢?下面沒了……

一時之間,就連歐靈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沒有職業道德的白癡!"

"你們聽我解釋……"馬森一看要犯眾怒,趕緊為自己開脫:"明天的任務內容,是由最高議會決定的,別我叔叔了,就連奧德文會長都不一定知道."

"真的假的?"

林立越想越覺得疑惑,最高議會雖然發起了這次試煉,但一直以來都沒有過多干預,畢竟安瑞爾世界魔法公會無數,最高議會也不一定有時間管到奧蘭納來.

今天這又是吃錯什麼藥了.突然管起了任務內容……

"你們覺得.最高議會會給我們發布什麼樣地任務?"馬森臉上地神色很激動.最高議會地任務.光是想想都讓人覺得興奮.

"鬼知道……"

林立撇了撇嘴.他對最高議會可沒什麼敬畏之心.他現在頭疼地.是今晚該怎麼睡.希恩已經在那打起瞌睡了.一個人坐在藤椅上.腦袋就直往後仰.估計要不了一會.就會震驚整幢大樓.

"希恩.你先醒醒……"林立想了想.不得不把希恩叫醒.

這一天折騰下來.希恩早就累得不行了.此時雖被林立搖醒.但一雙眼睛仍然是半閉著.迷迷糊糊地問了一聲:"費雷先生.發生了什麼事?"

"你去我房里睡."

"這怎麼可以?"突然聽到這句話,希恩頓時被嚇醒了一半.連連搖頭推辭:"不行不行,費雷先生,我睡客廳就行了."

"少跟我廢話."跟這家伙商量是沒用的,林立直接就是把臉一板.用命令的語氣道:"不想回加洛斯的話,就老老實實去我房里睡覺!"

一看林立把臉板起,希恩不敢再推辭了,不過神色間還是有些猶豫:"那……費雷先生,您睡什麼地方?"

"我想再坐一會.等我想睡覺的時候,會進來叫醒你的."

"哦……"有了這句話,希恩總算放下心來,老老實實地應了一聲.

林立幫希恩把房間門關好,這才又坐回藤椅上,帶著一臉疲倦的神色.對兩位室友了一聲:"時間不早了,大家也早點睡吧,明天還有試煉任務呢……"

"你對他不錯."歐靈少見的誇了林立一句,然後輕輕的關上了房門.

林立笑了笑,沒去解釋什麼,只是心里聲嘀咕了一句:"我對你們也不錯……"

看到兩位室友都把房門關好,林立才又打開了無盡風暴之戒,從里面掏出了一支水晶筆一瓶星辰沙,然後輕手輕腳的在房門上布下了一個隱秘結界.

干完這一切之後.林立終于是可以放放心心的睡覺了.有了隱秘結界屏蔽,別希恩只是打呼.就算是打雷也傳不到客廳.

這一天下來林立早就累得不行,此時沒了後顧之憂,就算是躺在藤椅上,也是睡得無比香甜.

睡得香甜的不僅僅是林立,還包括馬森跟歐靈,以及被隱秘結界屏蔽的希恩……

而就在他們睡得無比香甜的時候,有人卻正在達利安面前哭得稀里嘩啦.

哭的是馬德雷,那個踢到鐵板地倒黴鬼.

"達利安叔叔……"馬德雷躺在病床上,渾身上下都纏滿了繃帶,看上去就象一具木乃伊一樣,稍稍動上一下,就會牽動身上的傷口,帶來一陣仿佛錐心般的疼痛.

"閉嘴,堂堂大男人,受點傷有什麼好哭的?"達利安臉色鐵青,被馬德雷哭得一陣心煩.

事地經過他已經知道了,達利安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從加洛斯來的子,居然敢下這樣的重手.

雖然嘴上著"沒什麼好哭的",但達利安心里清楚,那絕不是什麼傷.

事實上,剛剛看到馬德雷的傷勢時,連他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渾身上下都是淤痕,兩條腿上地傷口又深又長,就好象被刀子割開的一樣,胸口一個火焰之手的痕跡,到現在都還散發著一股濃濃的焦味,而背上就更恐怖了,幾乎半邊身子被炸爛,連肋骨都露了出來,幸虧馬德雷運氣夠好,沒被傷到內髒,否則的話,恐怕早就已經死掉了.

馬德雷身上的傷勢,讓達利安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一次試煉.

這一切,就仿佛是當年地重演.

當初躺在病床上的自己,跟現在的馬德雷幾乎一模一樣,同樣是身受重傷,同樣是差點死去,而動手的人,同樣是來自加洛斯魔法公會,他的名字叫葛瑞安.

想起葛瑞安那張惡心的胖臉,達利安就忍不住緊緊的握起了拳頭.

那是他一生最大的恥辱,當著數百人地面,被一個自己從來沒正眼瞧過地胖子擊敗.

達利安這一生.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地侮辱,一個空氣爆裂將自己擊敗之後,這個該下地獄的胖子,還一口口水吐在自己臉上,出了那句:"你要是有實力,你也可以囂張啊."

"好好養傷,這件事我會處理."達利安深深餓吸了口氣.強壓下多年地仇恨.

"達利安叔叔,你一定要幫我出這口氣……"

"我會的."

達利安從房里出來之後,並沒有直接去找林立,而是回到公會大廳,沿著階梯上了二樓,直接敲響了奧德文的房門.

"你怎麼來了?"問話地不是奧德文,而是整個奧蘭納魔法公會里,地位僅次與會長大人的麥德林.

"早上好,麥德林先生."達利安的聲音很恭敬,一直以來他都很忌憚這個山羊胡子.論實力麥德林不如奧德文,但是在奧蘭納魔法公會,害怕麥德林的人,卻遠遠要超過害怕奧德文的.

奧德文雖然是傳奇法師.甚至是傳奇以上的二十一級,但他為人處事,始終秉承著寬厚原則,在大家心里,他就是一個仁慈睿智的長者.但是麥德林不一樣,這山羊胡子是一個真正的瘟神,達利安這樣的算不錯了,看看公會里那些年輕魔法師,一個個見了麥德林,就跟見了鬼一樣.

不過今天……

達利安就算再怎麼忌憚.也不得不站在麥德林面前,原因很簡單,這個自己最忌憚的人,正是那個加洛斯子地試煉導師.

"達利安來了?"達利安正在猶豫怎麼開口的時候,奧德文也從一堆書籍中抬起頭來,老人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看上去讓人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早上好,奧德文會長."恭敬地問候之後,達利安又順便看了一眼.會長大人手上的書.似乎是由高等精靈文字寫成.

"這麼早過來找我,應該是有什麼事吧?"

"是的.會長大人."達利安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幾分憤慨:"本來這麼早,是不應該來打擾您的,不過很遺憾,昨天晚上公會里發生了一件很嚴重的事,一位參加試煉地魔法師,居然把馬德雷給打傷了,奧德文會長,我覺得這件事,您有必要好好處理一下."

"哦?"奧德文微微一愣,把手中的書放回桌上:"是哪間公會的試煉魔法師?"

"加洛斯魔法公會的,好象叫費雷."

"你是……費雷?"奧德文還沒來得及開口,麥德林一雙眼睛卻已經睜圓了.

"是的,麥德林先生."

"那還處理個……"

"麥德林,費雷的試煉導師,好象就是你吧?"麥德林一句髒話剛要出口,卻被一旁地奧德文給叫住了.

"是的,奧德文會長."

"那很好,這件事你看著辦吧."

"好的."

會長大人的暗示如此明顯,麥德林又怎麼可能聽不明白?所謂的看著辦,自然就是什麼也不辦,開什麼玩笑……處理費雷?你倒是處理個給我看看……安度因那老家伙發起瘋來,是你去擺平還是奧德文去擺平?

再了……

處理完這子,你去幫我解決冒險者公會的賭約?

"達利安,你還有什麼事嗎?"再望向達利安的時候,麥德林突然覺得,這家伙真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心頭暗暗罵道,媽的,一把年紀了也不會干點正事,專會給老子找麻煩……

"啊?"

達利安正在等奧德文宣布處理方案,冷不防被麥德林一問,不由被嚇了一跳,等到醒悟過來時,才明白過來處理方案已經宣布了,會長大人甚至都沒問自己意見,就把這件事全權交給了麥德林.

"怎麼,奧德文會長把這件事交給我處理,你很不放心是不是?難道你還擔心我會徇私?"麥德林望向他的目光中,已是隱隱有些不懷好意.

"不是不是……"達利安一聽,差點沒把半條命嚇掉.這可不是開玩笑地,給他達利安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當著麥德林地面承認,一時之間,真是嚇得汗流浹背,連連搖頭否認.

"那就好."麥德林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你先回去吧,這件事我會解決."

"是.麥德林先生."達利安一聽這話,再不敢繼續逗留,萬一再被麥德林誤會可就麻煩了,跟兩人道別之後,恭恭敬敬地退出了房間.

"呵呵,這個費雷……"目送達利安的背影離去,奧德文笑得有些無奈.

"這王八蛋,盡給老子惹事!"

"這件事你怎麼看?"

"能怎麼看?"麥德林聳了聳肩膀,臉上的神色比奧德文更加無奈:"這王八蛋,現在就是我的活祖宗.打又打不得,罵又罵不得,我就只差把他給貢起來了……達利安那個侄子,自己認倒黴吧……招惹誰不好.非去招惹那家伙,沒把他打死算他運氣……"

"不是……"奧德文搖了搖頭:"我是,你對這個費雷,究竟是什麼看法?"

麥德林撓了撓頭,想了半天之後.最後憋出了兩個字來:"怪物."

"哦?"奧德文微微一愕:"怎麼?"

"這事來可就話長了……"麥德林歎了口氣,神色間有些感慨:"昨天的試煉任務,你都知道了吧?"

"恩."

"我敢打賭,你絕對想不到,那子都干了些什麼……"想起昨天的試煉任務,連麥德林自己都忍不住憤慨:"那子就在我眼皮底下.瞬發了兩個二級魔法,一個三級魔法……"

"三級魔法?"奧德文聽得一驚,三級魔法瞬發,至少是魔導士顛峰地實力,這個費雷雖然是個天才,但是年紀畢竟還,今年看上去不過二是來歲,又怎麼可能擁有接近大魔導士的實力?

"你別急著吃驚,我話還沒完呢……"麥德林歎了口氣.這才咬牙切齒的道:"而且這三個魔法.幾乎是同時放出來的,前後相差不過一秒!"

"……"即便是以奧德文的實力.此時也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同時瞬法兩個二級魔法,一個三級魔法,這是什麼樣的概念?就算是大魔導士中,恐怕也有很多人難以辦到,更何況是一個年僅二十歲的青年?

"然後,這子就完成了一次突破!"

"突破到多少級?"

"從十二級突破到十三級."

"怎麼可能……"聽到十三級的時候,奧德文眼睛都張大了,就算是奧蘭納魔法公會的驕傲,法蘭王國第一魔法天才格蘭芬多,也是到了二十三歲才突破的十三級,而且那還是因為特殊地原因,這個從加洛斯來的費雷,怎麼可能厲害到這種程度?才二十歲就達到了十三級,等他到了格蘭芬多那個年紀,豈不是要直接突破魔導士境界?

"不然我怎麼這子是怪物呢……"

"果然是怪物……"奧德文搖了搖頭,神色間有些感慨.

"對了……"麥德林想了想,又想起件事來:"還有件事,你想都想不到……"

"怎麼了?"

"要是我沒猜錯的話,這子多半還是一個藥劑師!"

"你怎麼知道?"

"我親眼看見的,連安度因都居然拿出一瓶藥劑向他請教,當時那景你是沒看見,不然非笑死你不可,老家伙在那子面前,就跟我們公會那些學徒似地,被訓得連頭都不敢抬……"

"這也太……"奧德文一連了幾個"太"字,卻始終太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後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目光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總之,這子是個真正的怪物!"麥德林用這樣一句話做出總結,之後又是眼珠一轉,以商量的語氣問道:"我,你能不能想個辦法,把這子弄到奧蘭納來?呆在加洛斯那個鄉下地方有什麼前途,要不你去跟葛瑞安商量商量?"

"他肯來奧蘭納?"一聽麥德林這話,奧德文頓時眼前一亮,這麼個近乎變態地天才,如果能拉進奧老蘭納魔法公會的話,自己也就不用再擔心後繼無人了,二十歲的十三級魔導士,突破傳奇境界不過是時間問題,更何況還是個藥劑師……對了對了,差點忘了,這家伙還是一個能鍛造魔法裝備的鐵匠……

"這我倒沒問,不過奧蘭納怎麼也是法蘭王都,我們公會的勢力,更是比加洛斯公會強十倍,他有什麼理由不願意?"

"這可就難了……"奧德文搖了搖頭,卻也同樣不肯死心:"不過可以試試,你讓我想想辦法."

奧蘭納魔法公會里,最有權勢的兩個人,就在房里你一我一語地商量起來,而他們商量的目標,卻只是一個年僅二十歲的年輕魔法師.

兩人這一商量,竟是完全忘了時間,一直到差不多下午的時候,麥德林才猛的一拍腦袋:"糟糕,我把正事給忘了!"

完也顧不得向奧德文解釋,急急忙忙的就出了房間.

與昨天一樣,林立又是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的.

"早,麥德林先生……"林立帶著一臉睡意,跟麥德林打了個招呼.

"你怎麼睡在客廳里?"麥德林剛一進門,就看見兩張拼在一起的藤椅,以及一塊已經滑到地上地毛毯.

"客廳里比較涼快……"林立打了個呵欠,隨口忽悠了一句.

"……"麥德林一口氣差點沒喘上來,什麼亂七八糟地,這都什麼月份了,還睡在客廳里涼快?

"算了,你趕緊收拾收拾,我們必須馬上出發,今天的試煉任務有點麻煩……"不過時間緊迫,麥德林也顧不得多問:只是話到一半地時候,又有些奇怪的問了一句:"對了,那兩個家伙呢?"

"都在睡覺,昨天熬得太晚了."

"我靠!這兩個懶貨……"麥德林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正准備象昨天早上一樣,用奧術飛彈叫他們起床的時候,兩個房間的門,卻幾乎是在同時打開了,歐靈跟馬森從房里出來的時候,臉上都是帶著幾分慶幸的神色,還好今天醒得及時,要不然非得再挨上兩個奧術飛彈不可……

"很好,算你們起來得快……"今天時間實在太緊,麥德林也沒空訓人,只是用警告的眼神看了看兩人:"現在收拾好東西跟我出發,你們今天的試煉任務,將會在幽影谷內完成."

"什麼?"這一下別馬森,就連林立也不由張大了嘴巴,老家伙開什麼玩笑,那里也是人去的地方?

去幽影谷完成任務……這簡直就是在收買人命!

那可是傳中的亡靈天堂,尸骨橫行毒霧叢生,就連一只蟑螂爬進去,多半都要變成干尸出來.

凶猛呀凶猛,實在是太凶猛了,莊我遭不住了,打滾都不頂用了……這次我要在臉上刻個"慘"字再打滾!!!!冰天雪地臉上刻慘字滿地打滾求月票!!!!!!




上篇:第一百三十三章 刁難     下篇:第一百三十五章 任務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