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領主佩戒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領主佩戒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領主佩戒



無窮無盡的死亡氣息散發開來,凱拉等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拿出了傳送卷軸.

面對這個高達十六級的黑暗魔法,凱拉完全沒有任何猶豫,再重要的試煉任務,也不可能比生命更加重要,只有白癡才會在這種況下選擇堅持.

在拿出傳送卷軸的瞬間,凱拉心頭多多少少還有些幸災樂禍.

因為他剛剛看見,那個叫費雷的家伙,到現在都還站在山洞入口,絲毫沒有要拿出傳送卷軸的意思,一張臉上,甚至還帶著幾分不知死活的笑容.

"白癡,這可是死亡審判……"

當然,凱拉這話也只是在心里,他可沒那麼傻,死亡審判之下逃命都來不及,又哪還有心思去提醒別人,再了,大家根本沒什麼交,相反還有點摩擦,可別忘了,剛剛在山洞里面的時候,那家伙還要趕自己走呢……

除了林立之外,所有人當中就只有歐靈跟馬森,沒有拿出傳送卷軸,他們對自己的室友實在是太信任了,從某種程度上來,這種信任已經到了盲目的程度,大概也只有他們才知道,自己這個室友究竟變態到了什麼程度,別是讓他們在死亡審判下面堅持,就算現在林立一句,這石頭味道不錯,大家也嘗嘗,估計他們也會立刻抱起一塊石頭開啃.

見識過室友的種種變態行徑之後,他們根本連想都沒想過.一個這麼變態地家伙,會傻呼呼的站在死亡審判下面等死.

開什麼玩笑,這個家伙會傻呼呼的等死?還不如一頭巨龍會吃素更容易讓人相信……

面對這個威力空前的黑暗魔法,一群年輕魔法師心思各異,但這個時候.林立卻絲毫無暇顧及,他一雙眼睛正死死盯著從天而降的光球,同時慢慢舉起右手.將元素洪流中那一絲魔力猛地放大……

幾乎就在元素通道創造出來的瞬間,死亡審判也擺脫了尸巫精神力的束縛,電光繚繞地光球在天空中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鋪天蓋地的黑暗魔法元素沖擊之下,白骨囚牢幾乎是瞬間被摧毀.

然後……

然後就沒了……

洞外白骨碎片飛濺.洞內卻靜得驚人.

所有人都呆住了.一個個怔怔地站在那里.神色呆滯目光茫然.大家手上都拿著傳送卷軸.但卻沒有一個人能夠打開.

甚至就連歐靈跟馬森.都不約而同地傻掉了.

雖然早在奧蘭納魔法公會地時候.他們就見識過室友地變態.兩人都還記得.當初歐靈跟馬迪亞斯沖突地時候.這個變態家伙就曾經硬生生地吃掉了一枚燃燒火球.

但那畢竟只是燃燒火球,比起剛剛地死亡審判來,等級上足足差了一倍有余,威力上更是仿佛螞蟻跟大象一樣差距.

馬森真的很想用頭撞牆.他更想抓住這個變態的脖子拼命的搖:"你到底是不是人?"

"我……我不是在做夢吧?"凱拉拼命的揉著眼睛,他死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為了確定自己沒有做夢,他還特地伸出手來,在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火辣辣的疼痛從大腿上傳來,用一種直接的方式向他宣告,這一切都是真地……

凱拉的目光呆滯了,在望向山洞入口的時候.他突然覺得腦子有些發暈.

這一切實在是太假了.假得讓人難以置信.

那個從加洛斯來的魔法師,依然是隨隨便便的站在山洞入口.就連臉上的笑容都沒有變過,唯一跟先前不同的是,他舉起了自己的右手,一枚鑲嵌著黑鑽石的戒指,正在清晨地陽光下,閃動著一種幽幽地光亮……

"這……"凱拉很艱難的吞了口口水.

現在別凱拉,就連一向高傲無比地薩爾森,也是幾乎把半條命給嚇掉,只見他一張臉上滿是呆滯的神色,兩只眼睛瞪得比牛眼還大,至于那張張開的嘴巴,更是差不多能夠塞下一個雞

只不過比起凱拉來,薩爾森的心思,可就要複雜許多了.

他可是真正的十三級魔導士,在這一次參加試煉的魔法師當中,除了格蘭芬多之外,就數他的魔法等級最高,事實上一開始,他也是以格蘭芬多為目標的,在他眼里,眾多試煉魔法師當中,也只有這個法蘭第一魔法天才,才有資格成為他薩爾森的對手.

但剛剛那一幕,卻徹底粉碎了他以往的觀念……

在死亡審判之下毫發無傷,甚至還可以讓這個十六級黑暗魔法消失,這是什麼樣的力量?

面對這超越凡人極限的力量,薩爾森只覺得心頭就好象打翻了五味瓶一樣,震驚,欣喜,失落,妒忌,各種各樣的緒都在忽然之間湧了上來,望著山洞入口的身影,一時之間竟是呆住了.

而這個時候,林立卻是毫不猶豫,又將一絲魔力輸入元素洪流當中,將死亡審判引入元素通道只是開始,徹底將它的力量釋放出來,才是林立等了這麼久的真正目的.

"不……這不可能!"就在林立將一絲魔力輸入元素洪流的時候,天空中卻又傳來了尸巫沙啞的聲音:"人類……你怎麼可能擁有屠夫的佩戒?"

"屠夫?"林立先是微微一愣.

但緊跟著,他卻險些因為這兩個字而遭到魔力反噬……

巴斯克爾生活的年代,正是高等精靈一統安瑞爾世界,整個法蘭王國.都在三位大領主屠刀下呻吟的黑暗年代.會被巴斯克爾被稱為屠夫地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曾在一夜之間,吊死了三萬反抗者的奧斯瑞克!

大領主奧斯瑞克的佩戒……

想到這一點的時候,即便是以林立的冷靜.也是忍不住心頭一震,剛剛輸入元素洪流地一絲魔力,竟是險些對他造成反噬.

幸好他精神力足夠強大.而且這一絲魔力太過微弱,才剛有一絲反噬的跡象,就被林立憑借著強大的精神力壓了下去,不然死亡審判沒能轟死,卻被一絲魔力反噬,這要是被人傳了出去,笑話可就鬧大了.

這一次地失誤也提醒了林立,戒指有什麼秘密有的是時間去研究.但消滅尸巫的機會卻只有這一次.

林立再次鎮定心神.猛的將元素洪流中的那一絲魔力放大.

"轟!"死亡審判又一次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咆哮,但這一次,它的目標卻是在天空中漂浮的尸巫.

認出戒指來曆地瞬間,巴斯克爾就已經撐起了一面元素護盾,同時又是骨杖一揮,一面骸骨護盾也牢牢地護在了身旁,這枚戒指究竟有多厲害,它比在場任何人都更加清楚,如果可能的話.它真想立刻逃回自己的巢穴.

但是……這已經不可能了.

死亡審判已經放出,即便是以巴斯克爾大魔導士級別的實力,也只能憑借著各種護盾硬抗,除非它達到傳奇級別,擁有瞬間移動的能力,否則它根本不可能逃過死亡審判的精神鎖定.

"不!"眼看著黑色光球在視線中越變越大,巴斯克爾發出了一聲絕望的慘叫……

"媽的……"尸巫慘叫聲傳來的瞬間,凱拉差點沒把舌頭咬掉,再望向林立地目光.就好象是在看一頭史前恐龍.他真的很想問問,這家伙到底還是不是人.面對死亡審判毫發無傷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轟了一個死亡審判回去,媽的……這賤人該不會是亡靈生物派進魔法公會的奸細吧?

薩爾森臉色發白,望了林立一眼之後,最終還是無奈的歎了口氣……

他現在才知道,自己的運氣究竟有多好,剛剛在山洞里的時候,自己竟然愚蠢到跟這樣的人物發生沖突.

謝天謝地,感謝巴斯克爾……

如果不是因為巴斯克爾突然出現,自己現在恐怕已經被人用火焰之手燙個半熟了.

在一陣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後,龐大地死亡力量爆發開來,幾乎是瞬間就將巴斯克爾吞沒,突然之間釋放出來地死亡氣息,就如同狂風一般吹起了漫天泥沙,飛濺的白骨碎片打在石壁上面,發出"啪啪啪"地脆響.

在這一刻,整個天空都被黑色霧氣彌漫了,有如實質一般的死亡氣息,壓得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這個時候,就連歐靈跟馬森都以為,戰斗已經結束了.

被十六級魔法直接命中,即便是以尸巫的實力,也幾乎是必死無疑.

但是……

他們卻算漏了一點,尸巫可是亡靈生物,對黑暗魔法的抗性之高,要遠遠高過其他任何生物,更何況它還有元素護盾和骸骨護盾,這兩個剛剛撐起的護盾,可以幫它抵消很大一部分傷害……

死亡審判直接命中,確實重創了巴斯克爾.

但重創只是重創,離殺死它,還有一點點的差距……

狂風散盡之後,巴斯克爾就象一只斷線的風箏一樣,"啪"的一下就從天空中掉了下來,此時的它看上去,已再不是先前那個威風八面的尸巫.寬大的黑色法袍早在死亡審判下化成了灰燼,就連那根白森森的骨杖,也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眾人望過去的時候,幾乎沒有人能夠想象出,眼前這堆殘破的白骨,就是先前威風八面的尸巫巴斯克爾.

在場所有人當中,大概也只有林立才能想象出來,事實上他早就為此而做出了准備,在釋放出死亡審判之後,他根本就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就打開了無盡風暴之戒,從里面拿出一件足以讓巴斯克爾絕望的東西……

"不!"巴斯克爾又是一聲慘叫,比先前更加絕望更加淒厲.

因為它突然看見,那個手持大領主佩戒的魔法師,居然又拿出了一件充滿神聖氣息的武器.

林立手上拿著的,是一把精鐵打早的手弩,而那純正的神聖氣息,就是從那根銀白的弩矢上透出的……

在這一刻,巴斯克爾真是連腸子都悔青了----如果它有腸子的話……

如果可以的話,它真的甯肯自己從來也沒有出現過,永遠呆在巢穴里面多好,就不用遭遇這麼可怕的家伙了,看看那個見鬼的魔法師都干了些什麼,大領主奧斯瑞克的佩戒,這也是人類所應該擁有的東西?在巴斯克爾那個年代,這枚戒指不知道奪去了多少魔法師的生命,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反抗者一旦提起這枚戒指,就會不由自主的嚇得渾身發抖,想不到一千二百年之後,自己竟然會遭遇這件東西……

至于之後的那把精鐵手弩,更是徹底讓巴斯克爾陷入了絕望.

那種純正的神聖氣息,才是亡靈生物的真正克星.

失去了力量的巴斯克爾,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拉開弩弦,將那支充滿神聖氣息的弩矢填入其中,然後慢慢舉起,瞄准了自己的胸膛……

干完這一切之後,林立又重複了一遍先前過的話:"看誰審判誰!"

前天欠的一千字,在這一章里補上了,不好意思,因為補這一千字,比平常更新晚了許多,對不起了.




上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死亡審判     下篇:第一百五十章 太陽尖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