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五十二章 全知高塔  
   
第一百五十二章 全知高塔

第一百五十二章 全知高塔



"我馬上去給葛瑞安寫信!"麥德林站在鍛造工坊門口,一臉呆滯的看著那把霜火劍,足足看了大半個時,才終于是咬牙切齒的冒出一句:"老子必須跟葛瑞安那死胖子好好談談……"

"不用寫了……"奧德文同樣是一臉呆滯,只不過身為奧蘭納魔法公會會長,他的眼睛,要比麥德林看得更遠:"葛瑞安不會放人的,我也是前兩天才剛剛知道,翡翠高塔已經一統整個加洛斯城,而這一切,都是在兩個月里發生的,你想想,兩個月前,不就正好是費雷在加洛斯魔法公會完成等級認證的時候嗎?費雷的一切,葛瑞安肯定比我們更加清楚,以他的性格,又怎麼會輕易放人……"

"葛瑞安這死胖子……"麥德林想了想,也知道會長大人的是實,他認識葛瑞安已經不是一年兩年了,他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個看起來囂張跋扈,沒什麼心機的死胖子,其實狡猾起來,比狐狸還要陰險幾分.

麥德林甚至可以肯定,費雷之所以以七級魔法師的身份來參加這次試煉,多半就是葛瑞安的主意.

為什麼是七級魔法師?還不就是因為那死胖子擔心費雷太過出色,以至于引得奧蘭納魔法公會乃至最高議會覬覦.

媽的,讓一個十二級魔導士裝成七級魔法師,這死胖子真是賤得可以,也真虧得他想得出來……

麥德林真的很想問問葛瑞安,你怎麼不干脆讓他裝成魔法學徒過來?

"就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麥德林想來想去,還是不肯死心.費雷實在是太出色了,這樣的人才,也許幾百年里都不會再出現另一個了,麥德林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看著他從自己手上跑掉.

"這很困難……"奧德文怔怔地望著鍛造工坊內,那把正散發出淡淡魔法波動的霜火劍,神色間多多少少有些無奈:"老實,跟翡翠高塔比起來,我們一點優勢都沒有……"

"怎麼沒有?我們可是法蘭王國最頂級的魔法公會,我們可以給公會成員提供最好的待遇.包括魔法裝備,包括研究材料,包括各種咒語,甚至還包括去最高議會接受指點的機會.這些東西,翡翠高塔給得起嗎?"

奧德文搖了搖頭:"問題是,你覺得這些優勢有意義嗎?"

"……"麥德林張了張嘴.想要反駁奧德文地話.可是想了半天.卻突然發現奧德文真沒錯.這些一般魔法師夢寐以求地東西.放到那個變態家伙身上.似乎真地是一點意義都沒有.

魔法裝備就不用了.人家可是藥劑師兼鍛造師.隨便動動手.就有無數金幣撲天蓋地地砸來.想要什麼魔法裝備.直接用錢砸就是了.還用得著公會提供?

研究材料也是一樣.只要你手上有錢.自然有大把冒險者願意為你出力.還有什麼研究材料是搞不到地?

當然.最頂級地肯定搞不到.畢竟有些東西.已經超越了金錢地范疇.

可問題是……

這些超越了金錢范疇地最頂級裝備和材料.奧蘭納魔法公會自己同樣也拿不出來……

至于各種咒語……這更是提都別提.人家跟安度因是什麼關系?那老家伙可是高等精靈遺跡權威,他手上掌握地各種失傳咒語,不定比整個奧蘭納魔法公會加起來還多……

"媽的……"麥德林想來想去想了半天,也不得不郁悶的承認,比起那死胖子的翡翠高塔來,奧蘭納魔法公會,似乎還真的是一點優勢都沒有.

"不過……"聽著麥德林的粗話,奧德文臉上卻突然露出了一絲笑意:"這事真要起來,倒也不是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哦?"麥德林嚇了一跳.一臉急切地追問道:"有什麼辦法?"

"費雷來奧蘭納.也差不多有十天時間了吧?你是他的試煉導師,你仔細想想.在這十天里,他都干了些什麼……"

麥德林聽得一臉茫然,他完全搞不明白,奧德文為什麼會突然問出這麼一個問題.在他看來,這個問題實在是太簡單了,那子在過去十天里所干的事,其實只需要兩個詞就可以概括完——嚇人,惹事……

擔任這子的試煉導師,就好象是恐怖故事的聽眾,從頭到尾都處于驚嚇狀態.

過去的十天里面,他就一直在干著同樣的事,不停的用各種變態方式,驚嚇著每一個認識他的人.

特別是他那兩個可憐地室友,麥德林想想,還真的挺同那兩個家伙,跟這麼個怪物一起參加試煉,若是心理素質稍微差一點的,多半早就被嚇出神經病來了.

而除此之外,這子最喜歡干的,自然就是惹事了.

這個詭異的嗜好,真是讓麥德林相當頭大.

才來到奧蘭納十天,就已經弄出了兩個殘廢,這簡直比當初的葛瑞安還要命……

達利安那侄子就不用了,莫名其妙地就被打成了殘廢,弄得達利安天天找上門來鬧,哭著喊著要自己給他一個法,特別是這幾天在幽影谷,這家伙就差沒把睡袋搬到自己帳篷里來住了.

對了,還有馬迪亞斯……

比起達利安那個廢柴侄子來,馬迪亞斯被打斷四肢的事,無疑要讓麥德林頭疼得多.

這件事可以是相當的麻煩,馬迪亞斯本人雖然不怎麼出色,但他的家族,在法蘭王國卻有著相當龐大的勢力,當初為了這件事平息下去.魔法公會可是費了不少心思,最後連奧德文都親自開口了,才總算是把這件事給暫時壓了下去,不過這也只是暫時的,麥德林心里很清楚,這件事還遠沒到結束地時候……

"這子還真是……"麥德林在那想了半天,連自己都嚇了一跳,以前怎麼沒留意過,這子這麼能惹麻煩?

"馬德雷也好.馬迪亞斯也好,費雷跟他們發生沖突的原因,其實都是一樣的……"

一聽這話,麥德林眼前頓時一亮.

沒錯.這兩次沖突都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他身為試煉導師,也曾經找目擊者詢問過,馬德雷是因為攻擊了費雷地隨從,而馬迪亞斯則是因為攻擊了費雷地室友,從這兩件事上,基本上可以斷定.這子絕對是個護短成癖的性格,誰要是敢動他地人,他就敢要誰的命.

麥德林拈著幾根山羊胡子,沉吟許久之後,有些疑惑的問了一句:"你地意思是不是,我們應該從費雷的朋友著手?"

"不不不……這太明顯了."奧德文搖了搖頭,臉上隱隱露出幾分笑意:"這個年輕人,比你我想象中更加聰明,這種太過明顯的拉攏.對他來毫無意義,我們需要更迂回一點……"

"怎麼個迂回法?"

"翡翠高塔."

"……"麥德林差點沒一口血吐出來,搞了半天還是加洛斯,那跟沒有什麼分別?

"其實很簡單,我們要做的,就是盡可能地為翡翠高塔爭取利益.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贏得這個年輕人的好感."

"這會不會太便宜那死胖子了?"

"沒什麼便宜不便宜的,你以為象費雷這樣的人,會一直留在法蘭王國?法蘭王國留不住他的,象費雷這樣的年輕人,遲早會接觸到更大地空間,到了那個時候,不管是屬于翡翠高塔,還是屬于奧蘭納魔法公會.其實都沒有什麼分別.我們所要做的,只是在這之前贏得他的友誼.就足夠了……"

"可是,翡翠高塔有這子在,還看得上其他利益嗎?"

"沒人會嫌利益太多的,而且前幾天艾薩克回來的時候,曾經跟我提到過,翡翠高塔正在跟一支叫做陰影之巢的勢力糾纏,也許我們可以在這方面想想辦法."

"好,這件事我會去辦."

奧蘭納魔法公會地位最高的兩個大人物,就這麼站在鍛造工坊外面,商量了差不多兩三個時,才把整件事給定了下來,而麥德林離開的時候,那張猥瑣的臉上,已經隱隱多了幾分笑意.林立捏著兩支吸血鬼獠牙做成地弩矢,一路慢慢走回住處,才剛剛打開房門,就看見三個家伙正在那狼吞虎咽的吃著東西.

"你們這是干嘛……"林立看得目瞪口呆,希恩這個熊人也就罷了,怎麼馬森跟歐靈這兩個斯斯文文的魔法師,什麼時候也學會這麼粗暴的吃東西了?

"費雷……"馬森狠狠的往嘴巴里塞了兩塊面包,這才在百忙之中抬起頭來,含糊不清的招呼了一聲:"快來,我給你留了吃地……"

"你們怎麼餓成這樣了?"林立明明記得,從幽影谷回來之前,大家都吃了一些東西的,怎麼這才幾個時,就一個個跟餓死鬼投胎死的?

"抓緊時間."歐靈撕了一塊面包送進嘴里,看起來似乎很斯文,但他往嘴里送食物的頻率,卻快得有些嚇人,在這一句話的時間里,他吃下去的東西竟是比馬森還多:"全知高塔快關門了."

"……"林立這才想起,全知高塔只在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這一段時間開放,再看看外面的天色,似乎離晚上九點也沒多少時間了,難怪這兩個家伙吃相這麼凶惡……不過,希恩這又是跟著起的什麼哄?

"希恩,你也有事?"

"沒有,費雷先生."一聽林立詢問,希恩趕緊放下手里的食物,老老實實地回答道."那你干嘛也吃這麼凶狠?"

"我餓了……"

"……"林立搖了搖頭,隨手從桌上拿了塊面包.就回自己房間去了.

"費雷,你不吃了?"

"我啃塊面包就行了,你們出門地時候記得叫我."

林立輕輕關上房門,在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那兩支吸血鬼獠牙做成地弩矢.

一開始地時候,他是想把吸血鬼獠牙用到手弩上的,可是等他研究完手弩設計圖,卻突然想起,反正都是遠程武器.還不如干脆把它們做成弩矢來得直接.

于是原定的計劃又一次更改,兩枚高階吸血鬼獠牙,變成了兩支能夠吸取敵人力量的弩矢,只不過現在這兩支弩矢還只是半成品.必須要布一道魔紋之後,才能算是徹底完工,林立關上房門,就是打算干這件事的.

兩支弩矢被放在床頭,林立又打開了無盡風暴之戒,從里面拿出了一瓶海藍沙,以及一支細細的水晶筆.

因為是由吸血鬼獠牙做成的關系.這兩支弩矢的威力肯定已經夠了,就算是再強大地敵人,一旦力量被吸取,必然會難以避免的變得衰弱,所以林立完全不需要再用魔紋增強弩矢的威力,他現在要考慮的,是怎麼才能妥善運用這種被吸取來地力量.直接轉移給自己肯定不行.

一來這太複雜,力量的轉移本身就是一件龐雜無比的工程,更何況是象現在這樣.直接從裝備上獲得力量,這種事就算是宗師級別的魔紋,都不一定能達到理想效果.

二來這太危險,弩矢吸取來的力量,肯定是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存在,也許是魔力.也許是斗氣,屬性更是五花八門,從光明到黑暗,什麼樣的屬性都有,硬要把這屬性五花八門地力量融合到一起,下場必定淒慘無比,就好象某位高僧一樣,強行融合力量,最後生生被弄得走火入魔.還得找人幫他吸出來才算完.這又是何苦?

林立想來想去,還是覺得不要亂打主意保險一點.

既然是弩矢吸取的力量.那還是弩矢自己留著好了.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真是狠狠的出了一次血.

毫不誇張的,這是他穿越之後,出血出得最狠的一次.

為了不浪費這兩枚高階吸血鬼的獠牙,林立硬是咬著牙,用上了得自毀滅之龍巢穴的神之金屬.

雖然只是在弩矢上鍍上了一層,但就鍍上這麼薄薄的一層,也是用掉了他接近三分之一塊地神之金屬.

將神之金屬鍍上弩矢的時候,林立真是手都在抖,這玩意可是用一點就少一點的東西,跟以前拿出的那些草藥比起來,簡直就是兩個概念,草藥這東西,用得再多也有地方可采,身為一名藥物知識大師,林立就從來沒擔心過自己的草藥來源,就算是傳中的黑蓮花,至少也知道了火羽山上可以采到,雖然那山洞聽起來很麻煩,但只要好好謀劃一番,也並不是沒有機會采到.

可神之金屬到什麼地方采去?那可是從毀滅之龍阿紮達斯巢穴里找到地,鬼才知道安瑞爾世界還有沒有另一頭毀滅之龍,再了,就算真有又怎麼樣?當初獵人手持神話武器星辰之怒,也是全靠著投機取巧才把毀滅之龍干掉,如今穿越到了另一個世界,誰敢保證自己還有那麼好的運氣?

不過……

薄薄的一層神之金屬鍍上之後,這兩支弩矢的等級,也幾乎是瞬間就提升了一個層次,無論是在破壞力方面,還是在吸取力量方面,都有著近乎飛躍性的提升,而最可貴的,自然是神之金屬帶來的成長性,憑借著兩枚高階吸血鬼獠牙,這種成長性更是被發揮到了極限.

這種成長性,在一開始可能不會體現出來,但隨著戰斗次數越來越多,吸血鬼獠牙吸取的力量越來越龐大,神之金屬就會漸漸展現出它可怕的威力,這兩支弩矢,必定是越來越強,到了最後,恐怕就連林立自己都想不出來,這兩支弩矢究竟能成長到什麼程度……

而林立現在要做地.就是為它們地成長定一個方向.

吸血鬼獠牙吸取來的力量,應該用到什麼方面,這將會最終決定兩支弩矢地成長方向.

而這個方向,將會由林立即將布下的那道魔紋決定.

林立輕輕捏住的水晶筆,蘸了一點點的星辰沙,盯著弩矢沉吟片刻之後,終于是在上面畫下了第一根線條.

中央位置三個相鄰的魔力節點,構成了一個倒三角的形狀,而在倒三角的旁邊.又是六條魔力回路,它們存在的意義,就是保證三個魔力節點的正常運轉,這是一個聚能結界地雛形.

林立只是寥寥幾筆.就勾勒出了聚能結界的雛形,同時,也決定了這支鍍上了神之金屬的弩矢,將會成為一件擁有強大元素力量的魔法裝備.

聚能結界地意義,就在于將力量轉換成魔力,並在轉化的過程中進行提純,經過聚能結界的轉換.任何形式的力量都可以以元素形式儲存起來,只需要用一絲精神力激發,就可以讓它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聚能結界最常見的用途,就是用于魔法師的法杖,只有通過聚能結界,魔晶中蘊藏地力量才會被轉換成最純粹的魔力.

而林立現在要干的,則是比這複雜百倍的事.

在一支細細的弩矢上面,繪制一道複雜的魔紋,其中的難度就好象是在針尖上跳舞.林立捏著細細的水晶筆,手腕輕輕的抖動著,看上去就好象在抽風一樣,只有細心觀察才能夠發現,他在這種怪異地抖動當中,已經畫下了一根根的線條……

"呼……"布下最後一個魔力回路之後.林立這才長長的出了口氣,隨著一個聚能結界布下,林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絲淡淡的光暈正在弩矢上流動,這是高階吸血鬼獠牙本身的力量,隨著以後吸取地力量越來越多,這種光暈也會變得越來越強烈.

心滿意足的欣賞了一番之後,林立正打算拿起另一支弩矢時,卻突然聽見一陣敲門聲傳來.

"費雷.快開開門.我們該出發了!"

聽到馬森的聲音,林立才突然想起還有正事要辦.看來這一支弩矢上的魔紋,只能等到晚上回來再了.

"來了."林立將東西放進無盡風暴之戒,這才打開門從房間里出來.

剛一開門,就看見馬森跟歐靈等在門口.

"希恩."林立想了想,又把希恩叫了過來.

"什麼事,費雷先生."

"記住,今天晚上你還是睡我的房間,千萬千萬不要跑到客廳來睡,不然你會有麻煩的,知道了嗎?"臨出門前,林立又叮囑了希恩一番,他真怕這子見自己回來了,就自做主張跑到客廳來睡,到時候沒了隱秘結界的保護,他那驚天動地的鼾聲,搞不好能把整幢樓都掀起來.

"哦……"希恩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一張臉上卻滿是疑惑,他始終搞不明白,費雷先生為什麼會對這件事這麼看重.

"千萬記住,不要跑到客廳來睡……"又叮囑了希恩一番之後,林立這才跟兩位室友一起出了門,沿著那條兩旁栽滿梧桐樹地道,一路往公會大廳走去.

即便是在整個奧蘭納魔法公會,全知高塔也絕對要算是最核心地地方,三人從公會大廳出來,一路沿著走廊往全知高塔走去的時候,很快就感到了這座核心建築物地地位,不到十分鍾的路程,卻至少遭遇了十次以上的盤問,平均下來,花在路上的時間還不如被盤問的時間長……

穿過一條長長的走廊之後,三人眼前頓時豁然開朗,前方一片花團錦簇綠蔭遍地,這環境看起來,甚至比他們所住的地方還要好上幾分,前方一座高塔直入云端,遠遠望去巍峨雄偉,充滿了威嚴而又神秘的氣息,而在高塔龐大,又是一座龐大的建築物,幾乎占了四周大半的空間,三人剛剛走近,很快就感受到了一股濃濃的魔法波動.

據馬森,這里是奧蘭納研究院,公會里最核心的魔法研究,都會放在這個地方.

而主持研究院的,據是一位實力不在奧德文之下的傳奇法師.

只不過這位傳奇法師,一直在很低調的進行著研究工作,數十年來,竟是從未在公共場合出現過,包括馬森那位神通廣大的叔叔在內,都沒人知道這位院長大人究竟是什麼樣子.

三人穿過綠油油的草地,很快就站在了高塔下面.

在高塔大門駐守的,是兩名身穿黑色長袍的中年法師.

林立才剛剛走近大門,就不由嚇了一條,這里駐守的兩名中年法師,竟然都擁有大魔導士級別的實力……

兩名大魔導士又是一番盤問,比起先前路上遇到的,這一次的盤問更加詳細,最後由馬森出示了眾人的身份證明之後,三人才得以進入這傳中的全知高塔.

"這是你們的通行證明,有效期兩個半月,以後的兩個半月里,你們可以憑通行證明自由出入全知高塔,不過,有幾件事我必須先提醒你們,全知高塔開放的時間,是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將三塊金屬銘牌分別交給三人之後,一名中年魔法師又講了一遍注意事項:"另外,你們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只是第一層到第十五層之間,十五層以上,必須要由巴隆院長親自同意."

"還有就是,全知高塔之內,禁止大聲喧嘩,禁止使用魔法,禁止肢體沖突,禁止毀壞書籍,禁止……"中年法師一連十幾個禁止下來,聽得三人不禁頭皮發麻.




上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霜火劍     下篇: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領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