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領主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領主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領主



"哈哈,我先去十層了."好不容易等那中年法師將十幾個禁止完,馬森已是急不可耐的捏著通行證明,沿著盤旋向上的階梯就直奔高層而去,臨走前還很猥瑣的了一句:"不知道十層上面藏著什麼寶貝……"

"九點見."走進這座法蘭王國最龐大的魔法寶庫,大概也沒幾個魔法師能不動心的,歐靈匆匆交代了兩句,轉眼間就走得不見了蹤影.

"好,九點見."在階梯旁跟兩位室友分開之後,林立卻並沒有急著去上層,而是直接穿過了走廊,來到了全知高塔一層的大廳.

從大廳正門進來,正看見一排巨大的書架擺在那里,上面放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在這些書架中間,又是一張張寬大的書桌,書桌旁三三兩兩的坐著一些年輕魔法師,各自在一摞厚厚的書本間看得聚精會神,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法波動判斷,大多都在六七級以上,而年紀卻不過十幾二十歲,有好幾個甚至比林立還年輕,估計這都是奧蘭納魔法公會重點培養的年輕天才.

林立輕手輕腳的走進大廳,在一排書架中間轉了一圈之後,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那是一本黑色封皮的線裝書,上面記載的也不是什麼魔法咒語,而是黑暗年代之後,一位吟游詩人憑傳聞寫下的人物傳記,其中就包括大領主奧斯瑞克的生平.

全知高塔一層大廳里,除了各種低級咒語之外,最常見的恐怕就是這些奇聞逸事了,只不過比起低級魔法咒語來,這些閑書顯然不是那麼受人歡迎,就好象林立手上這一本,拿起書來輕輕一抖.封面上厚厚的灰塵就被抖了下來,估計也有些年月沒人看過了.

林立倒是無所謂,將封面上的灰塵一抖,隨便在書桌旁找了個位置坐下,拿著本人物傳記居然也看得津津有味.

反正他今天來全知高塔.就沒想過要找什麼魔法咒語.

從幽影谷回來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傍晚時分了,中間又被兩個老家伙弄去打了半天鐵,回到住處還花了大把時間在弩矢上面,等到通過層層關卡來到全知高塔的時候,這座法蘭最龐大的魔法寶庫早就到了要關閉地時間了,這麼點時間就算找到什麼厲害咒語也來不及記憶,還不如在一樓找點閑書打發時間,順便對這位奧斯瑞克大領主多些了解.

起這位大領主.林立倒是很有興趣.

自從來到奧蘭納之後.林立就覺得自己似乎總是和他扯上關系.那兩張用高等精靈語寫成地破布上.上面明明白白地寫著奧斯瑞克地名字.自己手上地元素洪流戒指.據也是大領主生前地佩戒.甚至就連這幾天在奧蘭納魔法公會倍受禮遇.也是因為自己可以幫他們贏得奧斯瑞克陵墓地鑰匙.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多了解了解也是好地.

抱著這樣地想法.林立拿著一本人物傳記在那倒也看得津津有味.

"太狠了……"奧斯瑞克地生平本就充滿傳奇色彩.在吟游詩人誇張地筆下.更是讓林立看得贊歎不已.

起大領主奧斯瑞克.就不得不高等精靈這個矛盾地種族.

遙遠地洪荒年代之後.泰坦與巨龍消失在曆史長河之後.高等精靈趁機崛起.用鮮血與魔法統治安瑞爾數千年之久.

相比其他種族,高等精靈簡直可以用完美來形容,他們在魔法方面的優勢無人能及,每一個成年高等精靈,都至少擁有大魔導士級別地實力,在這種得天獨厚的優勢下.高等精靈幾乎將魔法文明發現到了極限,他們通過魔法創造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跡,即便是一千二百年後地今天,也沒有任何一個種族敢,自己在魔法成就上接近了那個空前絕後的輝煌文明.

在大多數吟游詩人口中,高等精靈所創造的魔法文明,都被形容為"超越神明的奇跡"……

他們熱愛並崇拜一切完美的事物,在藝術領域的成就同樣令人驚歎,只可惜這些成就.大多毀于黑暗年代之後的戰爭.如今的人們,也只能從一座座高等精靈遺跡中.勉強找回一絲完美的痕跡.

而與此同時,他們又是一個充滿矛盾地種族.

在對待其他種族的時候,高等精靈的殘暴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在他們眼中,其他種族只不過是劣等生物,唯一的用途就是充當奴隸.高等精靈對待其他種族的時候,甚至連偽善的安撫都沒考慮過,有的只是最直接最粗暴的奴役.

獸人曾經嘗試過反抗,但等待他們地是血與火的鎮壓,半年時間,十八支部落數百萬獸人,半數死于魔法軍團屠刀之下,幾乎每一座村落里面,都掛滿了被吊死的獸人尸體,數百萬獸人在屠刀下呻吟哀號,鮮的血色染了大片土地.

而大領主奧斯瑞克,無疑就是一個典型的高等精靈.

就算是在那個魔法文明輝煌無比的年代,奧斯瑞克的魔法實力也絕對算得上是最頂尖的,他甚至曾經跟法師之神格雷斯科戰斗過.

據這位吟游詩人描述,在黑暗年代末期的戰爭中,反抗軍派出了最強大地戰士刺殺奧斯瑞克,這是七名傳奇級別地強者,他們成功潛入了大領主的宮殿,直接面對了法蘭王國地實際統治者,大領主奧斯瑞克,但最終他們誰也沒能逃掉,七名傳奇級別的強者,永遠的留在了大領主的宮殿里面.

而對于這件事,奧斯瑞克只了一句話.

"殺光這些討厭的蟲子!"

然後就是那場著名的屠殺,這是奧斯瑞克的一生當中,最有名的一件事,一夜之間吊死了十萬反抗者,這一場駭人聽聞的屠殺,也為他贏得了屠夫的外號.

但很少有人知道,除了這一場屠殺之外.奧斯瑞克一生其實還干過很多事……

奧斯瑞克傳奇地一生,幾乎是完美詮釋了高等精靈這個矛盾種族的特性,在"屠夫"這個殘暴的外號背後,他同時還是一個睿智淵博的學者,強大無比的法師.多才多藝地工匠,名垂青史的藝術家,無數光環籠罩下的奧斯瑞克,只能用驚才絕豔來形容.

黑暗年代末期,高等精靈奠定了藥劑學理論,並在這個理論的基礎上,發展出了藥劑學的完整架構,而大領主奧斯瑞克,就是一個真正的藥劑大師.在吟游詩人的描述下,奧斯瑞克的藥劑水准,更是被誇張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各種各樣地神奇藥劑.看得林立不由目瞪口呆,特別是傳記中提到的,奧斯瑞克晚年時發現的幾個稀有配方,更是連林立這個藥劑宗師都還僅僅停留在聽過地程度.而在奧斯瑞克晚年的時候,他又對鍛造技術產生了興趣.

于是,他帶領魔法軍團,征服了黑鐵矮人一族.

無數的黑鐵矮人工匠被送進奧斯瑞克的宮殿,日以夜繼的為他演示鍛造技術,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時間.這位大領主就在鍛造領域里取得了驚人的成就,如今法蘭王國最出名的七件魔法裝備中,就有四件是出自大領主奧斯瑞克之手.

奧斯瑞克的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特別是在一千二百年之後,再回過頭來看他地一生,那種感覺真的就象是在看一樣,而且還是那種主角無敵的爽快流.

林立就看得很爽.

不過爽過之後,再回過頭來一看,才突然發現.自己想要找的東西,還是連一點影子都沒有……

那天在幽影谷里,尸巫一句"屠夫的戒指",險些讓林立遭到了魔力反噬,當時他就隱隱約約猜到,自己手上的元素洪流戒指,多半跟那位高等精靈大領主脫不了關系.

他之所以在一層大廳里逗留,除了找點閑書打發時間之外,更重要的目的.其實還是想看看.能不能從奧斯瑞克的生平事跡當中,找到一些關于元素洪流地線索.

可惜.什麼也沒找到……

林立搖了搖頭,重新將這本線裝書合上,正打算站起身來,將它放回書架的時候,身後卻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響.

"你們怎麼過來了……"林立回過頭去一看,才發現來的居然是自己那兩位室友.

"我們抄了幾條咒語,正打算過來叫你一起回去,我費雷,你到底在看什麼看得這麼入神?"馬森大大咧咧的拉了一張椅子,在林立右手邊的位置坐下,大驚怪的聲音頓時引得幾個正看書的年輕魔法師怒目而視.

"白癡,聲點."歐靈瞪了他一眼,這家伙還真是一高興起來就忘了自己姓什麼了,全知高塔這種地方,也是可以大聲喧嘩的麼?萬一引得門外地大魔導士進來,少不了又是一番麻煩.

"哦哦……"被幾個年輕魔法師一瞪,馬森這才想起這是什麼地方,連連點頭之余,目光卻又落到了那本線裝書上:"我靠……搞了半天你就在看這種東西?我費雷,這種街上幾銀幣一本地東西,你有必要跑到全知高塔來看麼……"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林立看看天色,差不多也快到全知高塔關閉的時候了,起身將線裝書放回書架,這才又跟兩位室有一起離開了大廳,走到全知高塔大門之外,林立又順口問了一句:"收獲如何?"

"哈哈,收獲太大了!"一提起在全知高塔內地收獲,馬森頓時一臉的興奮,也不得林立繼續追問,一個人就在那眉飛色舞的講了起來:"兩條十級咒語,一條十二級咒語,全被我給抄下來了……"

"這個……"林立撓了撓頭,有些疑惑的問道:"你能用嗎?"

"我可是天才,現在不能用有什麼關系,等過個一年半載的,不定我連十五級法術都能用……"馬森完,又鬼鬼祟祟的四周張望了一番.這才又壓低聲音道:"再了,就算我不能用,其他人總能用啊,我可以把它們帶回千帆城……"

"……"林立一聽這話,頓時明白過來了.難怪全知高塔搞得跟個軍事禁區似的,出入都需要通行證明不,還定下了各種各樣煩人的規矩,原來這都是因為馬森這樣的人太多了地緣故……

不過……

這好象也不算違反規定,反正奧蘭納魔法公會批准自己來全知高塔的時候,多半就已經想到這個結果了,干脆明天來的時候,也抄幾條咒語回去吧,到時候帶回加洛斯.葛瑞安那老家伙非得高興壞不可……

林立一邊在心里盤算,一邊跟著兩位室友穿過草地,沿著一條條長長的走廊.一路往公會大廳方向走去.

三人才剛走進公會大廳,馬森就從身後扯了扯林立的衣:"費雷,你看那邊……"看什麼?"林立不由一愣.

"就在你右手方向,快看快看……"

"怎麼是這家伙……"林立順著馬森所地方向望去,頓時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二十多歲的年紀,長得挺拔俊秀,又穿著一件剪裁得體的青色法師袍,看上去倒是很符合少女心目中白馬王子的標准.只可惜走起路來的時候,一瘸一拐的,讓人怎麼看怎麼覺得別扭……

"馬迪亞斯……"林立有些吃驚,他自己下的手,自己最清楚不過了,當初那四發奧術飛彈下去,林立就知道,這家伙多半要一直躺到試煉結束了,沒想到這不過十來天.這家伙就已經可以下地走動,難道是當初下手還不夠狠?

"真沒想到,這家伙居然這麼快就能走路了……"馬森也是一臉詫異.

"他很快就不能走了."歐靈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遠處的馬迪亞斯,聲音中透出地森森寒意,跟是仿佛連空氣都能凍住,以歐靈的性格,又怎麼可能忘掉當初那件事,那可能是歐靈來到奧蘭納之後,所遭受的第一次打擊.他一向驕傲無比.除了格蘭芬多之外,沒有任何一個年輕魔法師能被他放在眼里.雖然之後又出了一個費雷,但那畢竟是怪物,無法以人類地標准衡量.

而馬迪亞斯的那一次偷襲,卻始終被他牢牢記在心頭,今天突然在公會大廳里遇到,歐靈又怎麼會輕易放過他?

"費雷,跟你商量件事."從來不求人的歐靈,今天卻是破天荒的用了"商量"這個詞.

"你放心,我不會出手的."林立根本不用問,就知道歐靈想干什麼,那天硬吃了一個燃燒火球之後,林立就知道自己猜錯了,這個馬迪亞斯的實力,絕不可能在歐靈之上,之所以傷到歐靈,多半是因為出手偷襲之類的原因.

現在歐靈想要自己解決,林立倒也不怎麼擔心,很干脆的就答應了下來.

"謝謝."

而幾乎與此同時,馬迪亞斯的目光,也發現了三人地身影.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仇人見面分外眼"了.

馬迪亞斯望向三人的目光,就好象是要吃人一樣,兩只拳頭緊緊的握著,隔得遠遠的,林立仿佛都能看見他額頭上暴起的青筋.

可是緊接著,馬迪亞斯卻突然笑了.

馬森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那家伙真的是在笑,而且還笑得很燦爛,直笑得馬森象見了鬼一樣,下意識的用手捅了捅身旁的林立:"費雷,你那家伙會不會是被氣成神經病了?"

"不定是嚇地……"林立很不負責任的應了一句,事實上他也同樣奇怪,從馬迪亞斯的一一行就可以看出,這絕不會是一個好打發的人,林立更不相信,象馬迪亞斯這樣的人,會干出"相逢一笑泯恩仇"的事.

笑得這麼燦爛,難道真是被嚇成神經病了?

"真想不到,你們居然還活著……"就在三人疑惑的時候,馬迪亞斯已經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略顯蒼白的臉上依舊帶著笑容.

只是這種笑容在林立看來,只覺得怎麼看怎麼覺得別扭,那種感覺,就好象老梅林正對著葛瑞安笑一樣,明明都已經氣得快吐血了,還要拼命地在臉上擠出笑容,簡直假得不象話.

"我馬迪亞斯,你能不能不要笑得這麼假?這里也沒什麼外人,大家都知道你被我打斷了手腳,放輕松點,沒什麼可丟人地……"林立是個老實人,向來是心里有什麼就什麼,不過太老實,往往也會讓人覺得很受傷……

"你……"馬迪亞斯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好不容易憋出來的笑容,頓時就被扭曲掉了.

"馬迪亞斯,你聽我一句勸,殘疾人最好是清心寡欲,別去管太多地事,象我們能不能活著回來這種事,你還是別太操心了,這會影響你傷勢恢複的."林立一臉的誠懇,看上去就好象真是在關心老朋友.

"你什麼?"馬迪亞斯畢竟才二十多歲,又怎麼受得了這種撩撥,雙手緊緊捏起拳頭,一雙眼睛簡直就象是要噴出火來.

"看,你又激動了……"真要動起嘴巴,馬迪亞斯又怎麼是林立的對手,只是三兩語,就已經激動得渾身發抖.

不過話又回來,如果真要照林立的想法,又哪會跟馬迪亞斯羅嗦這麼多?早在他上來挑釁的時候,就已經直接一個燃燒火球砸過去了,還跟他廢話?廢話個蛋……

之所以浪費這麼多口水,倒有一半的理由是因為歐靈.

林立一臉誠懇的挑釁著,其實心里早就巴不得馬迪亞斯撲過來了,到時候再隨便擠兌他幾句,逼得他跟歐靈來一次公平決斗,也算了了歐靈一個心願.

可是……

今天的馬迪亞斯卻好象有些不太正常,這家伙也不知道吃錯什麼藥了,剛剛還怒目圓睜雙拳緊握,可是緊接著卻又突然松弛了下來,甚至還在臉上又擠出了幾分假惺惺的笑容:"算了,跟你這種鄉下人生氣沒什麼意義……"

完,馬迪亞斯又湊到林立耳邊,壓低聲音了一句:"不過,你可千萬要心點,別弄得象我這樣就不好了……"

"啊……什麼!"這種程度的威脅,又怎麼可能嚇得了林立,只見他一臉驚訝的望著馬迪亞斯,聲音大得剛好能讓半個公會大廳聽見:"馬迪亞斯魔法師,您您是陽痿?我的天,這真是太糟糕了……"

林立這一聲驚叫,幾乎吸引了半個公會大廳的注意,起碼有好幾十個魔法師同時望了過來……

"……"在一群魔法師同的目光下,馬迪亞斯簡直憋得滿臉通,他拼命的告訴自己要忍住,忍住!

我太高估自己了,以為自己能在12點前寫完,結果比昨天更糟糕,這真是悲劇呀……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全知高塔     下篇:第一百五十四章 報廢的龍眼寶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