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五十八章 會餐  
   
第一百五十八章 會餐

第一百五十八章 會餐



隆重推薦一本書:異界神恩

書號:1269514

作者叫淡墨青衫,又名奶牛,起點有名的架空權威,這是第一次寫玄幻,我個人覺得,破處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聽馬森在那羅嗦了半天,林立總算是聽明白了,這個什麼奧克蘭學院,其實跟魔法公會是一樣的,都是負責培養人才,只不過魔法公會培養魔法師,而奧克蘭學院則培養戰士.

當然,細節上還是有些差異.

畢竟戰士不同于魔法師,這個職業在天賦上沒有太高的要求,只要是四肢健全的人類,就有機會成為一個合格的戰士,偌大個法蘭王國,有機會成為一個合格戰士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這數量龐大的戰士學徒,自然也不可能象魔法公會一樣,由導師傳授知識,一個導師帶幾個學徒這種事,在戰士中簡直是難以想象的.

于是大多數戰士學徒,都會選擇進入各個學院,在那里接受最基本的戰斗技巧訓練.

比如奧克蘭學院,這里專門傳授各種各樣的戰斗技巧,戰士學徒只需要交納一定數量的學費,就可以在這里學到一級到十級的武技.

林立有些心動,希恩的天賦毋庸質疑,就連安度因這麼挑剔的老家伙,都曾經對他贊不絕口,他缺少的只是正確的指導,如果進了奧克蘭學院的話,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成為一個厲害的戰士.

"我問問希恩什麼意見."林立完這句話才想起,好象今天一早上起來,就沒看見過希恩這家伙,一時之間不由有些疑惑:"對了,你們今天誰看見希恩了?"

"我沒看見……"馬森咬著塊面包.聲音有些含糊不清.

"沒有."歐靈也搖了搖頭.

"……"林立聽得滿頭是包.這子一大早地.跑什麼地方去了?

"篤篤篤……"正在這個時候.門外卻又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請問.你找誰?"林立打開門來.門外站著地.卻是一名陌生人.看上去二十多歲.身穿褐色皮甲.長得白白淨淨.一頭金發更是異常耀眼.

最讓林立覺得奇怪地是.這人看起來好象還有些面熟……

"是是是……是你!"還沒等林立開口,這青年到先喊了起來,一雙眼睛猛的張大,臉上地神色就好象見了鬼一樣,一支手指著林立,口中卻結結巴巴,半天也沒出一句象樣的話來.

"啊?"林立先是一愣.但緊跟著,他腦子里就浮起了一幅幅畫面.

鮮血流淌的營地,四蹄上火光繚繞的夢魘,充滿神聖氣息的銀質圓盤,以及那塊神秘莫測地水晶……

這個一臉見鬼表的青年,不就正是那天晚上在噩夢山脈,帶著一群冒險者挑戰夢魘的家伙嗎?貌似在戰斗的最後,這家伙還一銀盤飛過來,差點把自己給害死……

"原來是你……"林立笑了笑,露出幾分恍然的神色.

"不不不……不是我……真地不是我……"金發青年的臉色簡直比哭還難看.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事居然會巧到這種程度.

那天晚上回去之後,他真是嚇得一晚上都沒睡好,生怕那位強大無比的魔法師來找自己麻煩,之後的半個多月,更是每天過得戰戰兢兢,好不容易等到風頭過去.以為已經沒事了,卻沒想到這才是第二次出來,就撞到了苦主手上.

完了完了,這個魔法師肯定是一早就知道自己是誰了,通過那個該死的老板布下陷阱,不費吹灰之力就把自己引得自投羅

"什麼亂七八糟的……"林立皺了皺眉頭,這家伙什麼毛病,莫名其妙的找上門來,就為了告訴自己"不是他.真的不是他".這不是吃飽了撐地是什麼?

"魔法師先生……"金發青年吞了口口水,很吃力的為自己辯解著:"那天晚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又沒你是故意的……"林立的聲音很無力,他心頭暗想,你這不是廢話嗎,誰不知道你當時急著跑路?你要真是故意的,老子早把你給干了,還等你跑到魔法公會來?

金發青年帶著一臉驚疑不定的神色,盯著林立看了半晌之後才終于確定,對方不象是在反話的樣子.

"有什麼事進來再,別到處看了,沒人會把你怎麼樣……"

"哦……"金發青年跟在林立身後,戰戰兢兢的進了客廳,臉上神色顯得異常緊張,很局促地看來看去,連手都不知道該往什麼地方放.

"請坐."

"哦……"

"要不要喝點什麼?"

"哦……"

"你媽貴姓?"

"哦……"

"……"林立真是快被他給逼瘋了,這家伙到底什麼毛病?這麼大清早的跑來,就為了跟自己"哦"來"哦"去?

"算了,有什麼事你趕緊,等回去之後,再一個人慢慢哦吧……"

"……不是您找我來的嗎?"這一次,金發青年倒沒有繼續再"哦",而是露出了一臉驚異的神色.

"啊?"林立一臉的莫名其妙:"我什麼時候找你來了?"

"您讓加紮帶話,有一筆生意要跟我談談……"

"哦……"林立一聽這話,頓時明白過來了,原來這個家伙,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那個,寄賣火炎蠑螈皮甲的人:"原來兩兩件裝備地主人就是你……"

"您找我……真的是為了談生意?"金發青年聽他提起那件裝備,終于有些相信了,只不過神色之間仍然顯得很緊張,望向林立的目光中,也總帶著一種驚疑不定的神色.噩夢山脈上的一幕,給他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當然!"林立可不管他緊不緊張,直接就開門見山地問了起來:"那件用火炎蠑螈皮制成的皮甲,是你拿到裝備店里去寄賣的吧?"

"是地,魔法師先生……"

"很好……"林立點了點頭.直接問了一句:"還有多少?"

這話本就問得有些沒頭沒腦地,再加上金發青年精神緊張,此時倒是聽得有些莫名其妙:"啊?什麼還有多少?"

"火炎蠑螈地皮,你手上還有多少?我需要大概十張左右,不管是用錢買.還是用東西換,都沒什麼問題."

"這個……"金發青年有些猶豫.

"價錢方面你不用擔心."林立見他神色猶豫,以為他是擔心自己出不起錢,當下也不跟他羅嗦,直接就報出了自己地價格:"這樣吧,我用藥劑跟你換,一張火炎蠑螈的皮,我可以給你三瓶蠻牛之力藥劑!"瓶?"這個驚人的價格一出.金發青年嚇得連緊張都忘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魔法師居然會這麼大的手筆,蠻牛之力藥劑,可是每一個物理職業夢寐以求地東西,特別是象他這樣的戰士,只要一瓶蠻牛之力藥劑在手,立刻就可以將實力提升幾個等級.

如果放到黑市上的話,一瓶蠻牛之力藥劑,至少可以賣到五萬金幣,一張換三瓶.十張就是三十瓶……

這是多少錢來的?金發青年算著算著,突然覺得自己的腦子好象有些不太夠用了……

可惜,這麼大一筆錢,自己卻只能看看.

金發青年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實話實:"您誤會了,魔法師先生,我不是擔心價格.而是手上實在拿不出來……"

"哦……"林立有些惋惜,不過並不氣餒,事實上這個答案,他多多少少也猜到了一些,那天幫希恩買的那件皮甲,就至少用了五張火炎蠑螈皮,一下拿出這麼多來,就算金發青年再怎麼人品爆發,恐怕也拿不出更多的貨來.

"那換一個條件."林立想了想.又繼續道:"還是三十瓶蠻牛之力藥劑.換你獵取火炎蠑螈的地點."

"……"金發青年差點當場瘋掉,這個魔法師究竟是干什麼地.怎麼手上有這麼多蠻牛之力藥劑?為了一個獵殺地點,居然就能開出三十瓶來!

可惜,這麼大一筆錢,自己還是只能看著.

不看著也可以,只要自己肯冒險,隨意捏造一個地方出來,先把這三十瓶蠻牛之力藥劑騙到手再.

如果是換了跟其他人交易,在這麼大的一筆財富誘惑下,金發青年不定還真會鋌而走險干上一干,可問題是,蠻牛之力藥劑就算再珍貴,有命拿也得有命喝才行吧?這個年輕魔法師,也是能隨便騙的?

"魔法師先生……"金發青年吞了口口水,臉上的神色無比沉痛:"那件皮甲,不是我們自己的……"

"哦?"

"皮甲是一個月之前,我從黑市上買到的,跟那件皮甲一起的,還有兩件東西,一件是您買去的雙手巨劍,另一件……"到這里的時候,金發青年臉上有些尷尬.

"砸我的銀盤?"林立一看他這表,就猜到另一件東西是什麼了.

金發青年很尷尬地笑了笑:"是的……"

"銀盤另外再,我現在比較關心的是,你能不能想想辦法,幫我把買這幾件東西的人找到?你放心,這個忙不會讓你白幫."

"找人倒是沒問題,不過我需要一點時間,您知道的,黑市那個地方一向很複雜……"一個月之內,你幫我把這個人找到,至于報酬嘛……三瓶蠻牛之力藥劑,你看如何?"

"沒問題,沒問題……"金發青年連連點頭,幫忙找個人就有三瓶蠻牛之力藥劑進帳,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劃算的任務嗎?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伊萊恩,魔法師先生."

"很好,伊萊恩先生,一個月之內,這筆交易都算有效.你找到那個人之後,就到魔法公會來找我,到時候我會把三瓶蠻牛之力藥劑都給你,當然,如果你能自己弄到十張火炎蠑螈皮的話.那就更好了,我會直接給你三十瓶蠻牛之力藥劑."

敲定這筆交易之後,兩人又商量了一下細節,林立才把他送出門外.

找了差不多一個月地火炎蠑螈皮,今天總算是有了著落,林立心愉快之下,順便給自己放了一天假,暫時不去全知高塔看書了.就呆在屋子里整理最近一段時間的心得,同時等希恩那子回來,好跟他商量一下奧克蘭學院的事.

這事來也怪,一向不怎麼亂跑的希恩,今天卻一反常態,早上天還沒亮就出去,一直到現在都還沒見人影.

希恩沒回來,麥德林倒是來了.

差不多傍晚的時候,麥德林跑來敲響了房門"快點快點,今天可來了不少地人.你們再不快點的話,就只能吃別人剩下的了!"

老頭的咆哮聲,比什麼催促都有效,原本正窩在房里,為穿什麼長袍煩惱地馬森,一聽見麥德林地聲音,頓時被嚇了一跳.飛快的套上一件黑色長袍,跟著就象兔子似地竄出了房間.

會餐地點就安排在宴會廳,一行人趕過去的時候,宴會大廳里已經被布置得金碧輝煌,一派燈火通明的景象,林立抬眼張望了一番,包括三人在內,二十四個試煉魔法師已經全部到齊,另外還有奧蘭納魔法公會地重要人物.比如會長奧德文.比如會長大人的兒子霍倫大魔導士,比如身旁的麥德林大魔導士……

寬敞的宴會廳里.坐了差不多有五十人.

宴會大廳里平行放著兩張長桌,奧蘭納魔法公會的人一桌,二十四名試煉魔法師又是一桌,奧德文身旁坐著一名七十多歲的老人,看上去面容蒼老目光渾濁,一雙眼睛半張半閉,就好象是沒睡醒一樣,就連奧德文跟他話的時候,臉上神色都還顯得有些無精打彩的.

如果不是因為他身上傳出地強大魔法波動,估計大多數人看了,都會以為這只是一個普通的糟老頭子.

林立看了他一眼,心頭微微有些吃驚,這居然又是一個傳奇法師……

"看到沒有?"麥德林走進宴會大廳之後,沖林立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看看奧德文身旁的老人:"這個老頭,就是最高議仲裁者之一,叫赫爾紮,你別看他跟奧德文差不多年紀,其實真要起來的話,他給奧德文當爺爺都夠了,這一百年來,最高議會對外的事務,基本上都是他在處理,至于實力……我只知道很強!"

"很強是多強?"林立有些好奇.

"反正比我強……"麥德林一臉郁悶的完,似乎覺得很沒面子,于是又很無恥的補充了一句:"不定比奧德文還強……"

"那確實是很強了……"

兩人才剛剛了幾句,麥德林就被人給叫走了,只留下林立等人在那一臉好奇的東張西望.

一直等到望得差不多了,三人才找了幾個空位坐下.

林立剛剛坐下,就發現身旁坐了個熟人.

"晚上好,佛德瑞克魔法師."

"晚上好,費雷魔法師……"佛德瑞克真恨不得能給自己兩巴掌,大廳里這麼多地方不坐,非要挑這麼個見鬼的地方,現在好了吧,被這個家伙坐在旁邊,今天晚上這晚飯可還怎麼吃啊……

想到幽影谷里那個火焰之手,佛德瑞克真是怎麼也坐不住了,屁股在椅子上一蹭一蹭的,看上去簡直就好象痔瘡犯了一樣.

"怎麼了,佛德瑞克魔法師不舒服嗎?"林立見他臉色不對,很關切地問了一聲.

"沒……沒什麼."

"對了,怎麼沒看到凱拉他們?"林立很熱的跟佛德瑞克聊著,看上去就好象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如果光看眼前這一幕,絕對不會有人想到,在幽影谷里就是這個家伙,只是一不和,就直接動用了火焰之手,差點當場將佛德瑞克燙熟.

"他們……他們跟薩爾森坐在一起……"佛德瑞克坐在那里,卻覺得自己就象是坐著一塊烙鐵一樣,偏偏他還不敢換座位,萬一這家伙以為自己是不給面子,那麻煩可就大了.

"哦……"林立點了點頭,又繼續跟佛德瑞克閑扯起來.

佛德瑞克真的很想拿頭撞牆,這家伙究竟是什麼意思,怎麼陰魂不散的,宴會大廳里這麼多人,為什麼誰都不找,偏偏就來找上自己?

其實他又哪里知道,宴會大廳里人雖然多,林立認識的卻只有那幾個,反正都已經坐在這里了,閑著也是閑著,不如找個熟人聊聊天……

他可沒有想到,自己的存在給佛德瑞克帶來了多大地壓力……

幸好,就在佛德瑞克一分一秒都覺得煎熬的時候,奧德文會長站了起來."晚上好,諸位."奧德文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聲音並不響亮,卻剛好可以讓每一個人聽清:"會餐很快就會開始,不過在這之前,我必須隆重的向你們介紹一位大人物----最高議會仲裁者之一,赫爾紮法師!"

"嘩嘩嘩嘩……"宴會大廳中掌聲熱烈,對于大多數魔法師來,最高議會都是安瑞爾最神秘的地方,一個從最高議會來的魔法師,配得上他們熱烈的掌聲.

"晚上好,諸位……"赫爾紮的聲音,聽上去有些中氣不足.

"赫爾紮法師這次來,主要是為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是關于幽影谷試煉的,在會餐開始之前,赫爾紮法師將會為這次試煉勝出地伙子,送上一份地禮物."到這里,奧德文稍稍頓了一下:"第二件事就是,一個月之後的決賽,將會有赫爾紮法師親自主持."

大廳里突然靜了下來,奧德文最後一句話,幾乎吸引了所有人地注意,甚至就連奧蘭納魔法公會的高層,都不由屏住了呼吸,誰也沒有想到,最後的決賽居然是由最高議會的人來主持.

從這句話當中,很多人都已經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往年的試煉,大多是由各個公會負責,可是今年,最高議會不但臨時安排了幽影谷任務,甚至還要主持最後的決賽,還沒德奧德文的聲音落下,大家就已經在猜測了,這一切究竟意味著什麼……

而這個時候,斯內的卻又站了起來,仍然是有氣無力的聲音,但出來的話,卻無疑在宴會大廳里投下了一枚炸彈.

"最後決賽的勝出者,將會得到最高議會的全力支持,在某個區域建立公會."

這有氣無力的一句話,卻徹底讓宴會大廳里炸了鍋.

"我的天……"




上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虛空法袍     下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