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七十四章 神秘任務  
   
第一百七十四章 神秘任務

第一百七十四章 神秘任務



林立這一句話出口,頓時讓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了他身上,十幾個白銀之手成員心里,不約而同的冒出一個念頭.

"這家伙發了……"

圖薩丁是什麼人物?那可是奧蘭納眾多傭兵團當中,唯一一個亡靈魔法師,本身就擁有接近大魔導士級別的實力,毫不誇張的一句,旭日傭兵團能夠有今天的成就,至少有一半的功勞要算在圖薩丁頭上,要不是因為圖薩丁的存在,他們又哪有機會擠進奧蘭納十大傭兵團之一?

可就在剛才,這位大名鼎鼎的亡靈魔法師,卻死在了一個低級戰士手上……

沒有人能夠想到,戰斗竟會以這樣一種充滿戲劇性的方式結束,就在所有人都已經絕望的時候,一個低級戰士卻舉起了十字狙擊弩,利用一支帶有神聖力量的弩矢,輕而易舉的就射殺了一位接近大魔導士級別的人物.

這家伙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剛好遇上了圖薩丁施法失敗,正處于最虛弱的時候,剛好又擁有一根帶有神聖力量的弩矢,于是這一個又一個的巧合,就剛好把圖薩丁送上了絕路,同時也將這個家伙送到了白銀之手貴賓的位置.

射殺了圖薩丁,也就等于是救了白銀之手十幾個人,這其中還包括薩琳娜團長自己,這樣的恩惠,可不是一兩句話就能感謝完的,就憑這一件事,就足以讓整個白銀之手將他奉為上賓,在這樣的背景下,就算他提出什麼要求,恐怕薩琳娜團長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對于這樣的際遇,白銀之手眾人羨慕之余,也只能以一句"發了"來概括.

可惜,某個發了的低級戰士,卻一點也沒有發了的覺悟.

這家伙正手提十字狙擊弩.在那很奇怪的嘀咕了一句:"這個什麼什麼魔法師,看起來好象很厲害,原來都是裝出來的,才一下就被射死了,我還以為他會放出什麼厲害魔法呢……"

聽著這欠揍地話.薩琳娜只覺得眉心一陣猛跳.好不容易壓抑著揍人地沖動.才很艱難地回了一句:"他……他運氣比較差……"

"哦……"

"費雷先生……"在場所有人中.除了希恩之外.恐怕就要數漢克最清楚林立地底細了.剛剛那話.漢克真是越聽越不對勁.這家伙是干什麼地.漢克可是再清楚不過了.象他這樣地人物.又怎麼可能出這麼無知地話來?

可是漢克嘴巴才剛一張口.就突然發現那個年輕魔法師正望著自己.雖然臉上笑容依舊溫和.但眼神中地警告意味.卻是讓漢克看得明明白白……

這充滿威脅地眼神.讓漢克嚇了一跳.

惹火這個年輕魔法師會有什麼後果.漢克連想都不敢去想.當初住在黑山鎮地時候.那群強盜把他惹火了.結果是個什麼下場?在千葉酒館地時候.月傭兵團地人也把他惹火了.結果又是個什麼下場?漢克可不想被他身邊那個怪物亂刀砍死.更不想被一根冰錐插在胸口插死……

所以,漢克很明智的就把腦袋埋了下去.

看到漢克住口不,林立這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開什麼玩笑,要是被你一句話把老底揭穿,老子先前干的事,豈不是都白干了?

這事來也巧,一開始的時候,林立只不過是為了不讓圖薩丁發現,這才盡量收斂起身上散發出來地魔法波動.以他的精神力,干起這種事來自然是輕車熟路,完全沒有任何難度.如果林立願意的話,他甚至可以將自身魔法波動控制在完全靜止地程度,就算是傳奇級別的人物,也無法通過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法波動,判斷出他的真正實力.

而事實也證明了,這確實是一次成功的偷襲.

圖薩丁完全沒有發現,這走廊上的十幾個人中.竟還藏著一個實力絲毫不比自己遜色的魔法師.

關鍵時刻的一記魔力反饋.徹底決定了這場戰斗的勝負,

至于之後地太陽尖刺.其實並沒有眾人想象中那麼關鍵,用一記魔力反饋控制住圖薩丁之後,林立至少有好幾種辦法,可以輕而易舉的殺死圖薩丁,太陽尖刺只不過是其中最省力的一種……

而在射殺圖薩丁之後,林立卻突然想起了先前漢克的提議.

老實,他對這個提議真的有些心動.

白銀之手可是一棵大樹,搭著他們的順風車去火羽山,至少能為自己省下一半的力氣,到時候要地圖有地圖要馬車有馬車,萬一要是有什麼瑣事要人跑跑腿,還可以從白銀之手借幾個人.

但問題是,這是一個公平的世界,享受了權利,自然要盡義務,萬一到了火羽山之後,白銀之手遇上什麼麻煩,自己豈不是也要跟著倒黴?

所以林立猶豫了一下,還是很委婉的拒絕了,他不喜歡麻煩,更不喜歡幫別人解決麻煩.

可等到圖薩丁一死,麻煩卻一下就沒有了.

他現在可是在場眾人地救命恩人,外加還是一個低級戰士,你指望一個低級戰士盡什麼義務?太重的義務他承擔不了,太輕的義務沒這個必要,人家可是你們團長的救命恩人,你好意思讓救命恩人去跑腿?

所以林立背著十字狙擊弩,穿著火炎蠑螈皮甲,在那盡職盡責的,扮演著一個低級戰士的角色.

果然,低調才是王道呀……林立很得意的這麼想著,卻忘了這種行為其實也叫裝比……

跟林立預料中一樣,薩琳娜聽他要前往火羽山之後,很熱的就邀請他同行,薩琳娜的辭是:"大家一起走,萬一有什麼事,也好有個照應."

當然,辭只是辭.

不管是薩琳娜自己,還是正裝比地林立.其實都很清楚這話里地意思----伙子,火羽山那個地方可是很危險的哦,就你這低級戰士地實力,還是跟著我們一起混好了……

總之就這樣,林立在天亮之前,搭上了去火羽山的順風車.

中間跟薩琳娜又聊了幾句之後.林立才漸漸搞明白,原來早在兩天之前,白銀之手就在火羽山紮下了營地.

而且這一次前往火羽山的,還不僅僅是白銀之手,奧蘭納三大傭兵團中,這一次就去了兩個,外加四個足以進入奧蘭納前十地強大傭兵團.

至于這些傭兵團為什麼會在一夜之間齊聚火羽山,薩琳娜卻並沒有明,只是有一個很大很大的任務要去完成.為了這個任務,六大傭兵團甚至已經封鎖了從黑山鎮到火羽山的道路.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林立也不由有些慶幸.幸虧搭上了白銀之手的順風車,不然光是如何通過這些哨卡,就足以讓自己傷頭腦筋了.

倒不是因為害怕這些冒險者,幾個傭兵團雖然強大,但在林立眼里,還算不上什麼無法抗衡的勢力,以他今時今日地實力,除了馬拉頓家族這種龐然大物之外,已經很少有東西能夠讓他害怕了.

但這會給他帶來麻煩.萬一發生沖突的話,勢必會影響到這次火羽山之行,如果再耽誤了回去的時間,導致自己趕不上藥劑師公會的邀請,那可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總而之,而總之,這家伙就這麼以一個低級戰士的身份,暫時加入了白銀之手傭兵團.

一輪圓月之下,幾輛馬車載著眾人.向著火羽山方向疾馳而去……

今晚的黑山鎮確實熱鬧得嚇人,圖薩丁連續不斷的尸爆術,幾乎把旅店生生拆掉,一直等到幾輛馬車遠去,那位挨了一個耳光的旅店老板,才有些心有余悸的從櫃台後抬起頭來.

"真是謝天謝地,可算把這些家伙給送走了……"望著馬車卷起地滾滾塵煙,中年人臉上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

可是緊接著,他就為自己的旅店頭疼起來.這群家伙走之前.倒是留下了足夠地賠償,可是被連環尸爆肆虐過的二樓.又豈是一天兩天能夠收拾乾淨的?看來自己又有一陣子好忙了"真是災星……"中年人歎了口氣,正打算先上二樓收拾一下的時候,卻又突然聽見一陣馬蹄聲從遠處傳來.

跟著他就看見,幾輛馬車從夜幕中駛來,一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是剛剛走掉的冒險者又回來了,可是等他看見那幾輛馬車車廂上的家徽時,一張臉頓時就嚇得白了……

在馬車車廂上繪上自己家族的家徽,這是貴族才擁有的特權,中年人在黑山鎮上經營旅店,見過地貴族也算不少,但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幾輛馬車車廂上繪著的,竟是一柄金色鐵錘!

"馬拉頓家族的人!"

就在旅店老板臉色發白的時候,幾輛馬車已經緩緩的停在了旅店門口.

一個年輕人從馬車上走了下來,看上去還不到三十歲,一頭長長的金發,即便是在黑夜中也是顯得異常耀眼,英俊的面容,色的眼眸,在一件黑色長袍的包裹下,讓他渾身上下都充滿了一種邪異地魅力,當他扯動嘴角露出笑容的時候,頓時就讓人想起了一個詞語----邪邪一笑!

"真是鄉下地方……"青年從馬車上下來之後,似乎是低聲抱怨了一句,之後才回過頭來,向旅店老板招了招手:"你,過來."

"尊敬的先生,有什麼吩咐?"這可是馬拉頓家族的人,旅店老板一見他招手,趕忙點頭哈腰的就迎了過去.

"今天晚上,你這里是不是有人鬧事?"

"您怎麼知道?"旅店老板嚇了一跳.

他畢竟只是一個商人,就算再怎麼見多識廣,也絕不可能明白,魔法師可以僅憑著一絲殘余的魔法波動,就判斷出無數信息的……

"你別管我是怎麼知道的,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行了,好好看看這個.是不是有一個這樣地人住進了你地旅店里?"完之後,青年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畫相,隨手遞給了正點頭哈腰的旅店老板.

畫相上畫著地,是一個同樣身穿黑色長袍的年輕人,看上去二十來歲的年紀,黑色短發黑色眼眸.面容清秀,笑容溫和,讓人一見之下,就不由大生好感.

旅店老板拿著畫相,皺著眉頭看了半天,才有些不太肯定的點了點頭:"好象是有這麼個人……"

"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他剛剛離開."

"走了?"

"是的,大概半個時之前,他乘著馬車走的."

"半個時之前……"青年想了想,從口袋中拿出一袋金幣.這袋金幣沉甸甸地,大概有一百多枚,青年將金幣拿在手上.在旅店老板眼前晃了晃:"你好好想想,這個人乘著馬車去了什麼地方,如果你能夠想起來的話,這袋金幣就是你的了."

"對了,我提醒你一句,如果你敢騙我……"

"不敢不敢……"旅店老板趕忙澄清,他的是老實話,這可是馬拉頓家族的人,就算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為了一袋金幣去欺騙馬拉頓家族的人.

旅店老板緊緊皺著眉頭,在那好一陣冥思苦想之後,才終于是一下想了起來:"對了,我想起來了,跟他一起的那幾個冒險者好象過,他們要去火羽山!"

"火羽山?"青年將金幣放進旅店老板手中,又快步走到一輛馬車前,低聲向車廂中的人了幾句,過了好一會之後.才看見他抬起頭來,向其他幾輛馬車發出了命令:"天亮之前,必須趕到火羽山!"

從黑山鎮到火羽山,不過兩個時的路程,林立躺在車廂里,才剛剛眯上眼睛不久,就感受到了火羽山特有地溫度.

"費雷先生,我們到了."漢克停下馬車,心的將林立叫醒.

"這麼快?"林立揉了揉眼睛.臉上還帶著幾分睡意.從車廂里出來的時候,他又突然停下了腳步:"漢克.我叫費雷,不是什麼費雷先生,還偶,我是一個五級戰士,不是什麼魔法師,下次認錯人地話,你可能會有點麻煩……"

六個傭兵團在火羽山下紮下了六處營地,其中白銀之手的營地正在最外圍,林立從馬車上下來之後,一眼就看見了數百個帳篷密密麻麻的連在一起,這也就意味著至少上千的冒險者……

一時之間,林立不由有些疑惑,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任務,竟會同時吸引六個強大的傭兵團?

奧蘭納三大傭兵團,可不是開玩笑的,其他兩個實力如何,林立還不怎麼清楚,但因為伊娜的關系,他對白銀之手多多少少也有些了解,就算拋開著名的銀色風暴不提,光是各個等級地冒險者,白銀之手就擁有數千之多,其中達到十級以上的,也至少有數百人.

如果不是親眼看見的話,林立真的很難相信,有什麼任務是白銀之手無法獨立完成,而必須跟其他幾個傭兵團合作的.

合作這種事,對傭兵團來可不常見……

俗話同行是冤家,特別是象三大傭兵團這種重量級的同行,更是冤家中的冤家,奧蘭納三大傭兵團,個個都控制著數千冒險者,數量如此龐大的冒險者群體,平日里有些矛盾自然是再所難免,特別是涉及到利益沖突的時候,這種矛盾更會顯得異常尖銳,讓他們合作,簡直比登天還難……

可是這一次地任務,卻真讓他們合作了起來,而且看上去,好象還合作得不錯,至少把營地紮在一起的時候,還沒有一見面就打起來.

林立帶著幾分疑惑,跟著薩琳娜等人,一路向白銀之手的營地走去.

白銀之手的營地布置得不錯,一百多個帳篷占據了大片空地,而在帳篷的四周.又搭建起了幾個臨時的哨塔,幾個目光銳利的弓箭手,正在哨塔上放哨,而在哨塔之下,一隊隊全副武裝的戰士,正在營地里來來回回的巡視著.

警覺性不錯……這就是林立給白銀之手地評價.

所以他才有些疑惑.警覺性不錯地白銀之手,怎麼會讓團長被人堵在旅店里,還差點被一群實力不怎麼樣的冒險者給干掉?

可惜,還沒等他疑惑完,就發現了一個熟悉地身影……

營地中央的帳篷,是整個營地里面最大的,毫無疑問,這是白銀之手地臨時總部,而那個熟悉的身影.就是從這間帳篷里面走出來的,看起來二十多歲,一身戰士打扮.滿頭的金發在清晨的陽光下顯得特別耀眼.

"我靠,怎麼是這家伙!"林立嚇了一跳,從帳篷里出來的,居然是伊萊恩!

那天一起逛過黑市之後,就一直沒有見到這家伙,林立當時還有些奇怪,明明叫了他第二天來魔法公會拿蠻牛之力藥劑的,怎麼就一直沒見人影,現在林立才明白.原來這家伙竟是比自己先一步跑到火羽山上來了……

想想也有些道理,這家伙也是十大傭兵團團長之一,這個什麼什麼任務有他一份,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不過他來他的,干嘛要挑這個時候出現……

林立真是一陣頭大,這時候撞見伊萊恩,可不是什麼好事,萬一這家伙不懂事,一句話把自己老底給揭了.那麻煩可就大了……

"薩琳娜團長,您可算是回來了……"伊萊恩遠遠看見白銀之手地人過來,頓時一臉焦急的迎了上去,可是才剛剛走到半路,伊萊恩臉上的表就僵住了,因為他發現了人群當中地林立:"費……費雷……"

"伊萊恩團長,真的是您?"林立哪敢給他開口的機會,萬一叫出什麼費雷魔法師來,自己該怎麼解釋?伊萊恩臉上的表剛剛僵住.林立就已是一臉驚喜的迎了過去.很熱的給了伊萊恩一個擁抱:"您打算什麼時候還我錢?"

"……"伊萊恩差點沒把舌頭咬到,心想不是你欠我三瓶蠻牛之力藥劑麼?怎麼又突然變成我欠你錢了?

不過還好.伊萊恩也是聰明人,一看林立臉上神色不對,就知道這個年輕魔法師肯定有什麼事想隱瞞,當下也不敢怠慢,趕緊順著他的話頭就接了過去:"這……這事能不能緩一緩再?"

"又緩?您可都緩了好幾個月了……"趁著近身逼債的機會,林立壓低聲音向伊萊恩了一句:"記住,除了欠我錢這件事之外,其他的事你一概不知道,明白了嗎?"

"明白……"伊萊恩點了點頭,臉上神色卻顯得異常尷尬,堂堂十大傭兵團地團長,居然被人當眾逼債,這要是傳了出去,還不知道要丟臉丟到什麼地方.

"伊萊恩團長,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幸虧這個時候,薩琳娜及時開口,才避免了伊萊恩的尷尬.

"是這樣的,薩琳娜團長,您昨天讓我辦的事,我已經辦好了,現在圖紙就放在您帳篷里,您現在要過去看看嗎?"

"我這就去."薩琳娜點了點頭,又把漢克叫了過來,讓他先幫林立等人找個地方安頓下來.

一開始的時候,林立其實是想把伊萊恩叫上的,一是統一一下口風,二是打聽一下這個任務,薩琳娜不肯不要緊,伊萊恩不會也不肯吧?可惜薩琳娜沒給他機會,進帳篷之前,又把伊萊恩給叫住了,是有點事要找他商量.

無奈之下林立也只得跟著漢克一起,在營地北邊靠近篝火的地方,找了兩間帳篷先住下.

"漢克,進來聊聊天."剛才在馬車上只顧著打瞌睡,林立倒是很多問題都忘了問了,現在反正也有時間,也就不急著休息,干脆把漢克留了下來,問起了一路上都沒能想通的問題來:",你們昨天晚上,怎麼會被旭日傭兵團的人堵上地?"

之所以想知道其中原因,倒不是因為林立有多八卦.

圖薩丁臨死之前那句話,留給他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原來……原來是你……"這種話從一個亡靈魔法師口中出來,不管是誰聽了,恐怕都會忍不住毛骨悚然,被亡靈魔法師惦記,這跟被一條毒蛇盯上有什麼分別?

所以林立才迫切的想要知道,這中間究竟藏著一些什麼東西……




上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連環尸爆     下篇:第一百七十五章 傳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