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八十章 閃光黯滅  
   
第一百八十章 閃光黯滅

第一百八十章 閃光黯滅



不是一更哦,是兩章合在一起的.

薩琳娜拿起礦石,就准備出門找人鑒定,在離開帳篷之前,又似乎是想起了件事,回頭把阿拉貢叫了過來:"阿拉貢,你去幫我辦一件事."

"什麼事?"

"去找血色號角那幾個人問問,火羽山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記住,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必須給我一字不落的問出來,要是他們少了一個字,你知道後果的吧?"

"……"阿拉貢一臉郁悶,這不就是嚴刑逼供麼,還用得著得這麼隱晦……

不過這也正合他心意,對那個山德魯他是早有意見了.

"還有你,漢克."分派完阿拉貢之後,薩琳娜又把漢克叫了過來:"你留在營地里,如果血色號角來要人的話,你就先把他們拖住,有什麼事等我回來了再."

"是,薩琳娜團長."

寥寥幾句話,把事分派完之後,薩琳娜就拿著礦石出了營地.

這一去就去了一個時,差不多黃昏的時候,漢克才看見薩琳娜回到營地,.

回到營地之後,薩琳娜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讓人把阿拉貢叫來.

"阿拉貢.問出什麼來了嗎?"

"是地.薩琳娜團長.他們什麼都了."

"恩."薩琳娜點了點頭.示意阿拉貢繼續下去.

"這其實是一個巧合……"阿拉貢用了這樣一句話來做開場白.之後才慢慢講起了這一個時里問到地消息.

確實如他所.整件事就是一個巧合.

如果血色號角那幾個人不交代地話.恐怕就連火羽山上地林立都想不到.事居然會巧成這樣……

一開始的時候,山德魯等人其實只是接到上頭命令,去火羽山執行一個任務的,可是在路過那片樹林的時候.卻被他一不心,發現了那條深淵魔鐵礦脈的存在.

到這里的時候,阿拉貢又順口提了一句:"這個山德魯,以前也是一個礦工."

當然,以山德魯的礦物知識,是無法判斷出那究竟是什麼礦脈地.

但事巧就巧在.他以前曾經聽一位矮人礦工提過,有一種珍貴的魔法金屬礦脈,就是長成這個樣子,無論是礦石本身,還是四周的泥土,都會呈現出一種深深的暗.

對于山德魯這樣的冒險者來,一條珍貴的魔法礦脈,自然有著無與倫比地吸引力,這意味著大量的金錢.也許只需要這一條礦脈,就足以讓他從冒險者這個行業退役,安逸的在某個地方過著富裕的生活.更何況……

當時的林立跟希恩.看起來又是如此的孱弱.

"這家伙也真夠冤枉的,剛剛審問他的時候,他還在那一臉郁悶的抱怨,以為是捏兩個軟柿子,結果踢到了鐵板上……"一提起這事,阿拉貢就忍不住想笑.

一旁地漢克卻是翻了個白眼,心想這有什麼好奇怪的,踢到鐵板上的可不止他山德魯一個,光是自己親眼所見地.就至少有好幾個這種倒黴鬼,黑山鎮那群強盜就不用了,被那位希恩先生給殺得血流成河,最近那個圖薩丁才是真正倒黴,滿以為自己能殺光旅店里所有人,結果卻被費雷先生一下射死,估計他到死都沒想明白,人群里怎麼會突然冒出一支弩矢來……

當然,這些話漢克是不敢的.被薩琳娜責怪隱瞞實是,惹怒了某人才是真正的麻煩大了,萬一讓那位知道是自己泄露了況,回來一記冰錐把自己給串起來了怎麼辦?

所以漢克老老實實的閉著嘴巴,在一旁安安靜靜的聽著.

"對了,薩琳娜團長."阿拉貢把事了一遍之後,卻又想起了一件事來,只見他帶著幾分猶豫道:"有一件事我覺得很值得注意."

"什麼事?"

"聽山德魯,費雷先生對付他兩位同伴時.好象並不是親自出手.而是引爆了某種火器,將他們炸暈過去的."

"引爆火器?"薩琳娜先是微微一愣.緊接著就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你是……爆破開采?"

"我想應該是這樣……"阿拉貢臉上的神色,同樣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爆破開采這種技術,知道的人雖然不少,但敢用地卻沒有幾個,原因很簡單,爆破技術太難掌握,哪怕是一點點的失誤,帶來的後果也是礦毀人亡,就算是許多高級礦工,都不一定敢采用這種危險的技術.

一時之間,兩人都有些發蒙.

雖然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們就懷疑這位費雷先生是一位高級礦工,可是突然聽到爆破開采,他們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實在是太離譜了,即便是整個法蘭王國境內,能夠使用爆破開采技術采礦的礦工加起來,恐怕都不會超過一百人,這當中又至少有九十人已經被各大勢力拉攏,特別是靠鍛造起家的馬拉頓家族,光是他們,恐怕就壟斷了至少一半以上,至今還沒被任何勢力拉攏的,恐怕加起來都不夠十個手指的數目……

有這種本事地人,實在是太緊俏了.

光憑著一手爆破開采的技術,就可以讓任何礦場的效率提升一倍.

落日山脈以北的矮人王國,不過幾十萬人口,卻能夠在這紛亂無比的安瑞爾世界自成一國,靠的是什麼?靠的就是他們出眾的鍛造和開采技術.

其中開采技巧當中,又以爆破開采最為著名.

為什麼會這樣?無非就是因為矮人王國擁有一支地精附庸罷了.

地精一族對這種東西,有著一種與生俱來的天賦,對爆破技術地研究,更是站在了整個安瑞爾世界地顛峰,他們生產出來的一些武器,在威力上甚至足以媲美魔導士級別地法術,據在遙遠地黑暗年代.地精曾經創造出過一種武器,可以從一支鐵管中噴出火焰,面對這種武器,就連大魔導士級別的護盾,都會被輕而易舉的洞穿,只可惜.這種技術在黑暗年代之後就徹底失傳了,以至于如今的地精一族,只能向矮人王國尋求庇護.

有了地精一族的爆破技術,再加上矮人本身又精通鍛造采礦,這兩點得天獨厚的優勢,讓區區數十萬人地矮人王國再安瑞爾世界中得以保存,同時還可以在一次次戰爭中謀取利益,漸漸又有了一絲泰坦後裔的影子.

從這里也可以看出,一個懂得爆破開采的高級礦工.是何等的緊俏……

"看來我們真沒猜錯,這位費雷先生,恐怕真是一位高級礦工了."薩琳娜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從口袋中掏出了那塊深淵魔鐵礦石,用手輕輕的拋動著.

"對了,薩琳娜團長,這塊礦石鑒定出來了嗎?"

"鑒定出來了,原來這種礦石叫深淵魔鐵,只要在武器中融入一點點,就可以提高幾倍的重量,聽奧拉吉爾那老家伙,這種礦石就算是在魔法金屬當中.也算得上是最稀有的幾種之

"奧拉吉爾先生也來了?"阿拉貢聽到這里,臉上的神色頓時僵住了,奧拉吉爾是誰?那可是冒險者公會會長,掌管著全法蘭王國地冒險者,本身更是擁有二十一級的實力,在法蘭王國已是近乎無敵,除了魔法公會會長奧德文之外,根本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

阿拉貢身為一個冒險者,又怎麼會沒聽過奧拉吉爾地大名?

事實上在法蘭王國.不知道有多少冒險者,是因為聽過奧拉吉爾的故事之後,才選擇了冒險者這個職業.

對于絕大多數冒險者來,這都是一位只存在于傳當中的人物,可是今天,這位傳中的人物卻離自己如此之近,就算阿拉貢平日里再怎麼冷靜,此時也是忍不住露出了幾分激動的神色.

"何止是來了,還活潑得緊呢……"薩琳娜撇了撇嘴.很聲的嘀咕了一句之後.這才又露出了嚴肅的神色:"那老家伙剛剛可是了,有機會的話.要見見這伙子,所以阿拉貢,我們可得抓緊了……"

"明白."阿拉貢點了點頭.

薩琳娜話里的意思,已經再明白不過了.

高級礦工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遇到地,特別是一個懂得爆破開采技術,又暫時還是自由身的高級礦工,這簡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這樣的人物又有誰不想拉攏?白銀之手想拉攏他,冒險者公會又何嘗沒有這個想法?以奧拉吉爾的身份,尚且出有機會要見見這個伙子的話來,其中意思自然是再明白不過了……

老實,跟龐大的冒險者公會比起來,白銀之手真沒什麼優勢,無論是財力物力人力,還是武力智力心里,都比冒險者公會差了幾百里,想要拉攏這個懂得爆破開采技術的礦工,希望真是有些渺茫.

白銀之手唯一的優勢,恐怕也只能是,他們比冒險者公會更先接觸到這位費雷先生……

而這,也是他們唯一地機會.

搶在冒險者公會出手之前,先把這位費雷先生拉進白銀之手,到了那個時候,以他奧拉吉爾的身份,總不好意思出手搶人吧?

"薩琳娜團長,我該怎麼做?"

"很簡單,你只要記住,從今天開始,這位費雷先生不管提出什麼要求,你都盡量滿足他,記住,千萬不要去問為什麼."

"我明白了,薩琳娜團長."

而同一時間,林立卻正在山洞里艱難的摸索著,完全不知道自己隨隨便便炸開的一條礦脈,已經嚇壞了一位團長外加一位會長,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來到安瑞爾世界才不過幾個月時間,平時接觸的又大多是魔法師,壓根就沒見過幾個礦工,他又怎麼可能知道.爆破開采這種原始而又粗暴的技術,在這里竟會擁有如此崇高的地位?

再了……

就算知道他也沒辦法,這已經是他所知的開采方法中,最簡單最粗暴地一種了,難道就為了照顧一位團長外加一位團長地緒,就逼得他連這種方法都不能用.而非要采取最原始地用鐵鍬挖礦地方式?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如果讓他知道真相的話,他多半會大吼一聲:"老子很忙的,沒空照顧你們的緒!"

沒錯,他確實很忙.

自從進了山洞之後,林立就一直在忙著罵人,罵繪制地圖那人.

"媽的,太賤了……"林立真是越想越郁悶,這家伙真地是太賤了,明明是糾結得就象蜘蛛網一般的山洞.卻只是用一條簡單的綠色線條標出,這不是把人往坑里引嗎?

剛剛一進山洞,林立就隱隱覺得有些不妙.這山洞里道路四通八達,就跟一張巨大的蜘蛛網似的,林立走在這一條條通道之間,光是看看就覺得頭暈眼花,根本就別提什麼分辨方向了……

帶著希恩轉了幾圈之後,更是徹底連回頭的路都認不出來,此時他真是有些欲哭無淚,媽的這可怎麼辦?算算時間,自己出來已經好幾個時.要是再耽擱下去的話,就算走出山洞也是半夜了.

這里可是火羽山,各種強大魔獸橫行的地方,白天走在這里都還提心吊膽,就更不用晚上了,萬一要是遇上什麼對付不了地魔獸,或者干脆象當初的希恩一樣,一腳踩空,直接掉進某個山溝里.那豈不是麻煩大了?

"老子必須想個辦法出來……"林立一邊在山洞里來來回回的轉著,一邊咬牙切齒地發下毒誓,再這麼下去可不行,迷路的事干一次就可以了.

"費雷先生……"跟著林立又轉了一圈之後,希恩終于有些忍不住了,在林立身後心的提醒了一句:"這地方我們好象來過……"

"……"林立一聽這話,真是連死的心都有了,在無盡世界的時候,他就是出了名的路癡獵人.方向感差得一塌糊塗.要不是靠著財大氣粗,死活從奸商們手里弄來引路燈的話.他怕是早就死得連渣都不剩了,又哪還有機會拿到星辰之怒,干掉毀滅之龍?

如今到了安瑞爾世界,方向感依舊差得一塌糊塗,手上卻再無引路燈這等神器,這這這……這還怎麼走出這見鬼的山洞?

"費雷先生……"正在林立頭大如斗的時候,一旁地希恩卻又低聲叫了一下.

"又怎麼了?"林立正在那郁悶得想撞牆,卻被希恩這麼一叫,頓時以為又出了什麼更加糟糕的事,一張苦瓜一般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比哭還難看的表.

"好象有人……"

"啊?"突然聽見這話,林立頓時精神一振:"有人?"

"是的,好象正朝這邊走過來了……"

被希恩這麼一提醒,林立也終于聽見,前面似乎真是有腳步聲傳來,當下頓時精神一振,趕緊放出了一個巫師之眼.

"還真是有人……"從慌亂中回過神來之後,林立對四周動向的掌握,自然要比希恩清楚得多,畢竟一個是十三級魔導士,一個才不過是十級戰士.

通過巫之眼,林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前方真是有人來了.

這人看起來差不多三十來歲,一件嶄新的皮甲穿在身上,身後背著兩把手斧,在幽暗的山洞當中,散發出一種幽藍幽藍地光亮,林立只是看了一眼,就已經判斷出來,這絕對是兩把魔法武器,而且還是魔法武器中的精品,從這手藝上看來,打造它們的人,恐怕已經擁有了接近大師級別的水准……

這人長得也很有特色,身材高大魁梧,論塊頭絲毫不比希恩遜色,而且因為年紀較大的關系,看起來更是比希恩還要威猛許多,一頭亂糟糟的金發.一把鋼針一樣的大胡子,在加上那仿佛刀切斧砍一樣的硬朗面容,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硬漢.

林立只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有些心驚.

這人地實力太強了,至少已經突破了十五級.

十五級地人物,可不是開玩笑的.林立來到安瑞爾好幾個月,除了僅有地那幾個老怪物,如麥德林安度因之流外,還很少看見十五級以上的人物,特別是眼前這一位還如此年輕,才不過三十來歲,對于一個戰士來,這正是真正的黃金年齡,他還有大把的時間鍛煉武技.在他有生之年,將會有很大機會突破傳奇境界.

再加上那兩把魔法武器,恐怕就算是葛瑞安出手.也不一定能干得過他.

老實,林立有些猶豫,他猶豫著該不該向這人問路.

這人地實力實在是太強了,強得讓林立有一種威脅感.

可誰知道,就在林立猶豫的時候,對方卻先發現了兩人的存在."是什麼人?不用躲了,都出來了吧."突破十五級的戰士,六識實在是太敏銳了,林立只不過輕輕的吸了口氣.就被戰士發現了他的存在.

"晚上好,戰士先生,您放心,我們沒有惡意."行蹤已經被人發現,再躲在暗處也沒什麼意義,以對方的實力,如果懷有敵意的話,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還不如干脆一點站出來承認地好.當下林立也不猶豫,笑咪咪的就從黑暗里走了出來,一邊露出友好的笑容,還一邊攤開雙手,示意自己沒有攜帶任何武器.

"晚上好,兩位."戰士點了點頭,保持著最基本地禮貌,在看了林立一眼之後,目光又挪到了希恩身上.這一次.他目光中稍稍多了一些驚訝,大家都是戰士.他自然看得出來,這個年輕人的天賦究竟好到了什麼程度.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費雷,白銀之手傭兵團的,這位是我的同伴希恩,不知道戰士先生您又該怎麼稱呼?"

"你是白銀之手的人?"戰士棱角分明的臉上,稍稍露出了幾分驚訝,盯著林立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之後,目光又落到了他手上的地圖上面,一直等他看清楚地圖上所畫的路線,臉上的戒備頓時變成了驚喜,兩把手斧背到身後,伸出一只粗糙地右手來,很熱的跟林立握著:"我叫安德烈,很高興認識二位."

"您認識這張地圖?"林立何等精明,一看戰士前後的轉變,就知道多半是因為這張地圖.

"沒錯,我手上也正好有一張."安德烈點了點頭,一邊從口袋里掏出一張一樣的地圖,一邊不停的稱贊著:"你們白銀之手的地圖確實不錯,靠著這東西,我這兩天可少走了不少的冤枉路."

"呵呵……"林立扯動嘴角,笑得異常尷尬.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長相問題了,同樣的地圖,人家拿著可以少走不少地冤枉了,自己拿著卻只能在這山洞里鬼打牆,除了長相問題還能怎麼解釋?

"對了,費雷兄弟,你們白銀之手不是還駐紮在山下嗎,怎麼你們兩個跑到山上來了?"安德烈確實是個性格直爽的家伙,認定兩人的身份之後連稱呼都變了,很熱的就拍著林立的肩膀在那關心起來.

"薩琳娜團長給我們派了點任務."

"任務完成了嗎?要是沒完成的話,我可以給你們幫點忙,起來,薩琳娜那丫頭,我也有好一陣沒看見她了……"

"任務倒是完成了……"林立撓了撓頭,露出一臉尷尬:"可我們迷路了……"

"……"安德烈一聽這話,差點沒一口口水噴了出來.他大概從來也沒有想過,有人能夠這麼厲害,手上拿著地圖還能迷路.

"想笑就笑吧,反正我的方向感也不是第一次被人笑話了……"

"不是不是,費雷兄弟你誤會了,我真不是想笑你,只不過這個迷路實在是太……太那什麼了……"安德烈真是忍得很辛苦才忍著沒笑出聲來.

"……"林立翻了個白眼,心想半天還不是一個意思……

"沒關系,費雷兄弟,你們跟著我走,保你們來得及回去吃晚飯."仿佛是為了彌補自己的失態,安德烈很感慨的拍著胸脯保證.

"那就多謝安德烈大哥了."

"客氣客氣……"

安德烈確實沒有瞎,他在方向感上可比林立強得太多了,帶著兩人在山洞里來來回回地轉了幾圈,就遠遠看見一點亮光從遠處傳來.

"呼……"看到那點亮光,林立終于是長長地籲了口氣,總算是從這見鬼的山洞里走出來了.

從山洞里出來之後,林立地心一下就好了許多,一路上也有心跟安德烈閑聊起來.

兩人著著,就到了安德烈那兩把武器上面.

"哈哈,費雷兄弟你可真是好眼光,這兩把雙手斧,一把叫閃光,一把叫黯滅,全是你安德烈大哥我親手打造的,當初打出來的時候,可是連我的老師都贊不絕口呢……"




上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高級礦工     下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劍聖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