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叔叔給你打針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叔叔給你打針

第一百八十五章 叔叔給你打針



如果我,我家的晚飯比較晚,不知道大家信不信……

好吧,事是這樣的,下午確實碼不出來,然後一到晚上,莫名其妙的興奮,唰唰唰的碼起來就停不了,一不心居然碼了八千字!希望我難得的勤奮,能夠稍稍彌補一下晚更新的過失……

林立猛的回過頭來,正看見一個身穿黑色長袍,就仿佛幽靈般的身影浮在山洞上空,一雙血色的眼睛充滿了妖異的氣息,這一雙眼睛實在是太特別了,林立甚至都不用去看他的臉,就知道這人就是那天走訪白銀之手營地時,嚇得自己躲在帳篷里連頭都不敢露的家伙之一.

林立隱隱記得,薩琳娜好象過,這個家伙好象叫阿古斯還是什麼來的,據是一個來曆神秘的十六級魔法師,而跟他一起來的那位,則是維爾海姆的親侄子,一個同樣十六級的戰士.

"你是什麼人?"林立臉上不動聲色,在明知故問的同時,一只手卻悄悄伸到了背後,抓住了身後的十字狙擊弩.

"我叫阿古斯,馬迪亞斯少爺的魔法導師之一."阿古斯的聲音很平靜,聽起來就好象正跟老朋友談論天氣一樣.

但在話的時候,無比強大的魔法波動,卻不斷的從他身上散發出來,讓林立感受到了絕大的壓力,確實是十六級大魔導士的實力,林立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這個有著一雙眼睛的家伙,純以力量而論的話,恐怕已經超過葛瑞安了……

"阿古斯先生是嗎?很高興認識您,真沒想到,您居然是馬迪亞斯的魔法導師,這可真是太好了,阿古斯先生.您能不能替我轉告馬迪亞斯……"林立笑得一臉的從容,就好象真遇上了老朋友.

"哦?"

隨著阿古斯眼中一絲疑惑閃過,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也仿佛漣漪一般泛起了一絲波動,這一絲波動很短暫也很細微,但憑著敏銳無比的精神力.林立卻是瞬間就抓住了這一絲細微地波動,就在阿古斯眼中一絲疑惑閃過的同時,一聲尖利的破空之聲也同時在耳邊響起.

"嘶!"

就聽見一聲輕響.一道暗色地光亮.刹時間就撕開了山洞中地幽暗.就好象一條毒蛇一樣.直奔阿古斯地胸口而去.

阿古斯畢竟是十六級大魔導士.即便是這蓄謀已久地一擊.也並沒有讓他太過慌亂.幾乎就在暗色光芒劃破幽暗地瞬間.阿古斯手上地法杖也同時舉起.跟著就只見一片七彩斑斕地光暈在他身上閃過.一個冰霜護甲.一個源火護盾.已是同時撐了起來……

"可笑!"面對破空而來地暗色光芒.阿古斯臉上露出了一絲輕蔑.對于一個十六級以上地大魔導士來.區區一支弩矢又算得了什麼?這樣地攻擊除了激怒自己之外還有什麼意義.真沒想到.這個費雷居然這麼愚蠢.象這樣地人物.居然也敢挑釁馬拉頓家族?真是可笑!

可是就在下一瞬間.阿古斯就再也笑不出來了……

那一支破空而來地弩實.幾乎是瞬間就撕開了冰霜護盾.完全沒有受到一絲阻礙.就好象一把燒用地刀子切開牛油一樣.只聽"嘶"地一聲.堅實地冰霜護盾就被撕開了.下一瞬間.就直接面對了源火護盾.

阿古斯臉上神色頓時一變.他完全無法理解.這一支弩矢怎麼會如此鋒利?

他又怎麼可能想到,林立射出來地,竟是一支由高階吸血鬼獠牙制成的弩矢,全力一擊之下,別的冰霜護甲,就算是傳奇法師的魔法領域,都有很大的機會洞穿.

當冰霜護甲被撕開的瞬間,林立仿佛已經看見.吸血鬼獠牙在下一瞬間.撕開那層薄薄的源火護盾,然後深深的紮進阿古斯身體里面.吸盡這個十六級大魔導士最後的力量.

"喀!"

但是緊接著,林立就聽見了一聲輕響.

幾乎就在吸血鬼獠牙刺穿源火護盾地瞬間,阿古斯手中的法杖卻突然舉了起來,跟著就看見一支冰霜長矛在阿古斯手上凝聚,在那電光火石的瞬間,竟是不偏不倚的撞在了迎面射來的吸血鬼獠牙上面……

"我靠!"林立一張臉頓時黑了下來,這個眼睛的反應,遠遠超出了林立的估計.

剛剛那種況下,就算是林立自己,也自問不可能做得比他更好了,吸血鬼獠牙刺穿冰霜護甲,留給眼睛的時間只是一刹那,可是就在這一刹那的時間里,他卻做出了最正確地選擇,這一支冰霜長矛,瞬間就擋住了林立勢在必得的一擊.

"馬迪亞斯少爺得沒錯,你果然很狡猾,不過很可惜……"飛濺而起的冰屑當中,吸血鬼獠牙"當"的一聲落到了地上.

阿古斯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手中法杖慢慢的舉了起來,隨著一陣繁雜而又冗長的咒語吟唱聲,一陣冰寒刺骨的寒意瞬間彌漫起來,大片大片的雪花在法杖頂端盤旋,那冰寒刺骨的寒意,甚至掩蓋住了山洞中天然地灼熱.

"糟糕!"寒意彌漫地瞬間,林立臉上神色頓時一變,以他現在的實力,絕對擋不住十六級大魔導士全力一擊.

阿古斯地吟唱速度快得驚人,只不過眨眼之間,就已經完成了咒語吟唱,無窮無盡的寒意從天空中湧來,龐大的魔法元素簡直壓得林立喘不過氣,在這一刻,林立完全來不及細想,他只能憑借著本能的反應,猛的將一絲魔力輸入元素洪流戒指……

可是緊接著,林立臉上的表,卻突然僵住了.

因為他明明看見,在那無窮無盡的寒意之後,卻只是一根細細的冰錐……

"完了……"冰錐瞬間被元素洪流吞沒,但給林立帶來的.卻是一種近乎絕望般的感覺,龐大無比的魔法元素,漫長的咒語吟唱,這一切竟然全都是假像,為地就是逼出自己的元素洪流戒指,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陰謀!

隨著最後一絲寒意消失在元素通道當中.阿古斯那張英俊得有些妖異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看來,馬迪亞斯少爺得沒錯,你身上果然有一件不錯的魔法裝備,不過很可惜,你在一個錯誤地時間使用了它……"

"媽的,那馬迪亞斯有沒有告訴過你,他是怎麼被我打成白癡的?"事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再玩什麼陰謀詭計已經沒有意義了.林立一邊從無盡風暴之戒中拿出寒冬法杖,一邊氣急敗壞的罵了一句.

"……"阿古斯笑了笑,緩緩的從空中落了下來.兩個魔法師之間的戰斗,完全沒有使用漂浮術的必要,除了居高臨下的心理優勢之外,這個大魔導士級別的魔法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除非你地飛行速度能比魔法還快,否則一個漂浮術加在身上,會讓你變成一個會飛的活靶子.

兩人誰也沒有話,幾乎是同時舉起了手中法杖,並同時開始了咒語的吟唱.

一方是熊熊地烈焰.一方是咆哮的冰雪.

這是純粹的力量比拼,比的就是誰更猛誰更狠,怒焰風暴對上冰雪風暴,刹時間就在山洞里激蕩起了耀眼的火花.

無數星星點點的火光在元素護盾上炸開,幾乎每一次施法,都讓林立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十六級大魔導士的力量,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極限,每一次魔法沖撞.都會在一瞬間內讓元素護盾黯淡許多.

而與此同時,對方身上地源火護盾,卻是連一點虛弱的跡象都沒有,此消彼長之下,大魔導士與魔導士之間的差距,更是被無限的放大.

這是一場完全一邊倒的戰斗,從戰斗一開始,林立就落入了絕對的劣勢當中.

這個叫阿古斯的家伙,恐怕是林立遇到的敵人當中最強大的一個.哪怕是幽影谷中地尸巫.都不如這個眼睛可怕,無論是技巧還是力量.這個阿古斯都已經達到了令人恐懼的程度,用安度因的話來,這是一個真正的魔法師,無比豐富的戰斗經驗,讓他可以游刃有余的應對任何況精准無比的判斷能力,更是讓林立覺得一陣頭大.

有好幾次,林立都試圖騙取對方的魔力反饋,可是佯裝施法換來的,卻不是扭轉局勢地機會,而是對方無地嘲笑.

林立甚至可以感覺得到,對方根本就沒有使出全力.

這種感覺就好象貓捉老鼠一樣,抓住之後卻並不急于吃掉,而是反反複複的玩弄,一直將那可憐地老鼠玩弄得奄奄一息時,才一口將它的脖子咬斷.

林立覺得,自己現在就是那只老鼠……

他很想想出一個辦法,擺脫眼前這不利的局勢,可是戰斗卻仿佛一個旋渦一般,不斷的把他拖向深出,那種有力使不出來的感覺,讓林立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好象被什麼東西給纏住了,任憑自己再怎麼努力,也無法阻止戰斗一步步向深淵滑落,林立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拼命的掙紮,等帶著自己被耗盡最後一絲力量的那一刻……

元素護盾的光芒正越來越黯淡,林立已經感覺到了,法術衰竭的時間,已經漸漸跟不上元素護盾消失的速度,此時的他,已經陷入了一個可怕的惡性循環當中.

也許下一次,他就會在沒有任何護盾的況下,直接面對對方的魔法轟擊.

"您還在掙紮?真是讓人敬佩的勇氣……"阿古斯的笑容中似乎總是帶著一絲諷刺,就在幾秒鍾之前,他剛剛用一發怒焰風暴轟開了對方的元素護盾,同時放出的兩枚風刃,瞬間就切開了火炎蠑螈皮制成的皮甲.

失去了火炎蠑螈皮甲的保護,山洞中的熱毒頓時就象瘟疫一般侵襲而來,裸露在外的皮膚幾乎是瞬間就被燙得一片焦黑,林立甚至可以很清楚的聽到那"滋滋"的聲響,錐心般的疼痛,就好象正被人用刀子一點點割著一樣……

高強度地施法.已經耗盡了林立最後一絲力氣,劇烈的疼痛,更是一刻不停的折磨著他,當阿古斯的聲音傳來的時候,林立只覺得腦子里昏昏沉沉的,腳下就好象踩著一團棉花一樣.他試圖睜開自己地眼睛,可是不管他怎麼用力,眼前都始終是一片模糊,五彩斑斕的色彩在眼前閃來閃去,就好象正在看一部荒誕的電影.

"不過很遺憾,一切應該結束了."阿古斯的右手慢慢抬了起來,一團光芒正在手心中漸漸凝聚,老鼠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是時候咬斷它的脖子了.

"轟!"跟著就是一聲悶響.一團耀眼的光芒,已是猛的從掌心中湧出,這一發奧術飛彈結結實實的砸在林立胸口.那沉重地聲響,就好象一柄重錘落下,當場就讓林立吐出了一口鮮血.

但這個時候的林立,卻好象傻掉了一般,一記接一記的奧術飛彈打在身上,他竟是連一動也不動,整個人就象一只靶子一樣站在那里,任憑奧術飛彈砸在身上,發出一聲聲沉悶地聲響……

"啪!啪!啪!啪!啪……"

沒有慘叫.也沒有怒吼,只有一股鮮血從口中湧出,在第十枚奧術飛彈落下之後,林立就仿佛一具木偶一般,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山洞里的一切突然靜了下來,就連那緩緩流動的岩漿,也仿佛被時間凝固……

希恩望了望地上的林立,又望了望遠處的阿古斯,在那張黝黑的臉上.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他怎麼也不敢相信,永遠是無所不能的費雷先生,會被這個眼睛地家伙殺死.

"費雷先生……您起來好嗎?"希恩的聲音中,似乎帶著一絲顫抖,他彎下腰去,想要把林立扶起來,可是用手一摸,卻只摸到一手熱騰騰的鮮血.

"他起不來了."阿古斯的聲音中.帶著一種不出的滿足:"中了十發奧術飛彈.沒人起得來."

"是你殺了費雷先生!"希恩猛的站起身來,一雙眼睛竟是在突然之間變得赤.身上繚繞的青色斗氣就仿佛火焰一般熊熊燃燒,只見他雙腳猛的一蹬,整個人就仿佛一只大鳥般凌空飛起,融入了深淵魔鐵的雙手巨劍高高舉過頭頂,帶著一陣沉重地破空之聲當頭斬下.

"找死……"在十六級大魔導士看來,一個十級戰士跟螞蟻沒什麼分別,阿古斯甚至連看都沒看希恩一眼,直接就舉起了自己的右手,頓時又是一發奧術飛彈"轟"的一聲射了出去……

"啪!"奧術飛彈結結實實的砸在希恩身上.

可是隨著一片耀眼的光亮濺開,這個粗壯得就好象魔獸一樣的青年,卻並沒有象阿古斯想象中一樣,如斷線風箏一般從天空中墜落,身上的青色斗氣依舊熊熊燃燒,那把雙手巨劍依舊高高舉過頭頂.

天空中的陰影正越來越近,阿古斯臉上的神色終于變了.

在這倉促之間,他只來得及飛快地撐起一片冰霜護甲.

跟著就只聽見"喀嚓"一聲脆響……

希恩地力量何等恐怖,如今又是盛怒之下全力出手,就算是十六級大魔導士撐起的冰霜護甲,在這勢大力沉地一劍之下,也是頓時發出了痛苦的呻吟,巨劍與冰甲摩擦,刹時之間就只見一片耀眼的火光濺起.

憑借著這一把並不鋒利的巨劍,希恩竟是生生在冰甲上撕開了一道裂縫,而手中的巨劍就這麼順著這條裂縫劃入,瞬間就讓阿古斯肩上濺起了血花.

星星點點的火光當中,一朵朵鮮豔的血花濺起,一時之間竟是顯得如此的華麗.

"啊!"

空曠的山洞里,回蕩著一陣陣淒厲的慘叫,阿古斯那雙血色的眼睛中,充滿了無窮無盡的仇恨,就連那張英俊得有些妖異的面龐,也幾乎是在瞬間被徹底扭曲,一時之間竟是顯得無比的猙獰.

"轟!轟!轟!"接連不斷的奧術飛彈從掌心飛出,雖然希恩有斗氣護身,這幾發奧術飛彈還無法傷到他的身體.但接連不斷地力量沖擊之下,依然是逼得他一連往後退了十幾步遠,雙手巨劍猛的插在地上,才勉強穩住了後退的身形,粗重的喘息聲中,一雙死死盯著阿古斯的雙眼.仍然透出一種狂暴的赤.

"混蛋,你必須死!"阿古斯地聲音沙啞而又刺耳,聽上去就好象玻璃摩擦一樣.

只見他手中法杖猛的舉起,一片黃色光芒頓時將希恩覆蓋,跟著就是一陣急促的咒語吟唱,龐大無比的魔法元素,開始呈現出劇烈的扭曲.

在遲緩術的影響下,希恩每往前走出一步,都要耗費比平時多幾倍的力氣.但他雙手緊緊握住巨劍,腳下的步子雖然緩慢,卻顯得異常堅定.在阿古斯吟唱咒語的時候,希恩一雙赤地眼睛,一直死死的盯著他,就這麼以一種略顯笨拙的姿勢,一步一步地向他接近著.

"轟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頭頂卻突然傳來一聲巨響,跟著就只覺得一陣山搖地動,無數細碎的石塊從山洞頂部落下,在山洞里激蕩起彌漫的塵煙.

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仿佛拉開了一場巨變的序幕.

劇烈的爆炸聲,隆隆的腳步聲,淒厲的慘叫聲……

整個世界就好象被人澆上了一桶汽油,在突然之間就被點燃了一樣,原本就熱得足以將活人烤熟的山洞,更是在突然之間變得灼熱無比,無論是阿古斯還是希恩,都同時感覺到自己手上地武器竟是熱得發燙,就好象剛剛從熊熊烈火中拿出來一般.

跟著……

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響起.阿古斯竟是嚇得連咒語都忘記了吟唱……

他雖然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怪物,但憑著大魔導士特有的敏銳,他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從那咆哮聲中,感受到了一股令人震顫的力量.

如果林立還在的話,多半一下就能聽出,這是沙羅曼蛇的咆哮聲.

面對這傳奇級別的力量,就算是大魔導士阿古斯,也是忍不住生出了無窮無盡的恐懼,他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逃!

可是……

僅僅是一瞬間之後.他就突然發現.自己根本逃不掉.

隨著那一聲震耳欲聾地咆哮,整個山洞就仿佛崩塌了一般.大塊大塊的岩石從洞頂落下,砸在地上的時候,那沉悶的響聲就好象在阿古斯心里響起,前後左右都只見一片塵煙彌漫,遮天蔽日的泥沙彌漫了所有人的視線,阿古斯只能憑著記憶,往那些些可供藏身的死角處躲.

可是才剛剛往前走出幾步,就突然聽見一陣破空之聲從身後傳來.

這個時候他才突然想起,還有一頭手持巨劍的黑熊想找自己拼命.

這一刻,阿古斯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如果是換了平常時候,就算這頭黑熊再怎麼爆發,也絕不可能是自己地對手,隨便放出幾個十級以上地魔法,就可以輕易破掉他的斗氣.

可是現在……

如今這山洞里就好象一鍋煮開地粥一樣,放眼望去只見一片翻江倒海的景象,大塊大塊的岩石直往下落,稍不注意就得落個頭頂開花的下場,這種況下別吟唱咒語,就算停下來喘口氣都得冒著生命的危險.

瞬發魔法倒是可以放,可是對于一個擁有斗氣的十級戰士來,瞬法魔法又有什麼用處?

沒辦法,阿古斯只能拼命的逃.

山洞中山搖地動,空中不時有岩石落下,身後又追著一頭暴怒的黑熊,一時之間阿古斯真是苦不堪.

他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這頭黑熊究竟是吃錯什麼藥了,為了一個同伴,竟然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冒著當頭砸下的岩石,非要置自己于死地.

"你他媽瘋了!"阿古斯憤憤的吐了口唾沫,拼命的躲避著從頭頂落下來的岩石,在這過程當中,他至少已經看見了兩次,這頭黑熊根本就是一個瘋子.任憑岩石往身上砸,就是為了能砍自己一劍.

"媽的,有病!"

在這仿佛天威般的災難下,想要逃生本就難于登天,更何況這家伙還象瘋子一樣纏上來,他難道就不怕被石頭砸死不怕被岩漿燒死?阿古斯望著那張充滿瘋狂的面孔.一時之間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轟!"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塊巨大地岩石當頭落下.

當岩石落下的瞬間,阿古斯頓時就只覺得頭皮發麻,這一塊巨大的岩石幾乎有房子那麼大,從數十米高的距離落下時,那沉悶的聲響就好象火星撞地球一般,震得厚厚的山壁都是一陣山搖地動.

而岩石落下地位置,也是讓阿古斯欲哭無淚,剛好就在離岩漿不遠的地方.前方是巨大的岩石堵路,後面是滾滾的岩漿退無可退,而在這兩者之間.卻又橫著一頭手持巨劍的黑熊……對了,還有一具幸運的尸體……

在這個時候,阿古斯竟是突然羨慕起那具尸體來……

在這仿佛天威般的災難中,這具尸體竟是毫發無傷,沒有被岩石砸中,也沒有被濺起的岩漿燒到,就這麼一直靜靜的躺在那里,就好象一切都跟他沒有任何關系.

可惜,希恩根本不給他機會羨慕.

就在阿古斯腳步放慢地瞬間.雙手巨劍又一次高高的舉過了頭頂.

"完了……"眼看著這一劍就要當頭斬下,阿古斯卻是連一點退避的地方頭沒有,往前自然就不用了,直接被雙手巨劍劈成兩半,往後也沒什麼分別,落進岩漿里面,估計比被雙手巨劍劈死還慘.

"砰!"

可就在這個時候,卻又是一聲悶響傳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阿古斯命不該絕,就在希恩一劍即將斬下地瞬間.一塊足有人頭大的岩石卻突然落了下來,不偏不倚剛好就砸在希恩背上,這一下雖不至于讓希恩受上,卻是當場將他砸得一個踉蹌,手中雙手巨劍就這麼"匡當"一聲落在地上.

這千載難逢的機會,阿古斯又怎會放過,當下二話不伸出腳來,順勢就將那把威脅到自己生命的雙手巨劍給踢進了岩漿里面.

"老子看你這下還怎麼殺我……"盡管身處絕境當中,阿古斯心里仍是忍不住陣陣得意.他實在是快被這頭黑熊給逼瘋了.此時終于占了一絲上風,他又怎麼還忍得住?

可惜……

在露出得意笑容的時候.他似乎又忘記了一件事.

魔獸除了爪子之外,還有一口鋒利的牙齒.

希恩現在就正是這麼干的,雙手巨劍被踢進岩漿,他卻是連看都沒看一眼,只聽他一聲怒吼,整個人已是猛的撲了過來……

"媽的……"隨著希恩地身影在視線中越變越大,阿古斯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頭黑熊將自己撲倒,然後用他厚厚的熊掌抽在自己臉上……

"砰!"

希恩可是真正的人形魔獸,他的拳頭又豈是一個魔法師承受的住的?就聽見一聲悶響,阿古斯當時就只覺得眼前金花四濺,無數的星星在眼前閃來閃去,就好象被一柄鐵錘砸在臉上一樣.

"救命……"阿古斯很悲憤地喊了一聲,可是嘴巴才剛一張口,滿口的牙齒就嘩啦嘩啦的直往外掉.

希恩好不容易抓住機會,又哪管他喊不喊救命?一雙赤的眼睛中充滿了仇恨,兩只拳頭更是象打沙包一樣,"砰砰砰"的在阿古斯臉上揍個不停,只是幾拳下去,就將阿古斯兩邊臉都揍得高高腫起,一眼望去,只見一片青一片紫,中間還沾滿了血汙,如果只看這張臉的話,又有誰還能認得出來,這個好象家里開了染房的家伙,就是那個英俊得有些妖異的阿古斯來?

阿古斯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在希恩連續不斷的拳擊之下,他只能發出一陣陣有氣無力地呻吟,一個十六級地大魔導士被逼到這種程度,光是這一件事,就足以讓希恩一戰成名的了.

可是希恩現在完全不管這些,他整個人都被複仇地怒火包圍著,腦子里只剩下一個念頭,就是要打死這個殺死費雷先生的凶手……

"希恩,休息一下再打吧……"恐怕就連阿古斯自己都沒有想到,暫時讓自己保住命的,竟然是那具躺在地上的尸體.

"費……費雷先生?"希恩舉在半空的拳頭頓時僵住了,他分明看見,已經死去的某人,此時正神采奕奕的從地上坐起,一邊跟自己著話,一邊還"呸呸呸"的往外吐著什麼……

被揍得仿佛豬頭一樣的阿古斯,也在突然之間呆住了,那個一連中了自己十發奧術飛彈的家伙,居然跟個沒事的人一樣坐了起來.

"這黑蓮花,可真他姥姥的苦……"林立吐了幾口口水,才站起身來,拍了拍希恩的肩膀:"謝謝你了,希恩."

"沒……沒什麼……"希恩撓了撓頭,那張黝黑的臉膛居然微微有些發:"我是您的隨從,沒能保護好您,是我的責任."

"你已經干得很好了."林立又笑了笑,這才回過頭來,看了一眼被揍得仿佛豬頭一樣的阿古斯:"要不是你的話,我們的阿古斯先生,又怎麼會被揍得象只豬頭一樣……"

阿古斯聽著這調侃的話,真想一頭撞死在山壁上.

可惜……

他現在連撞死都無法辦到,挨了一頓胖揍之後,感覺就好象被一塊巨石從身上碾過一樣,感覺渾身上下每一塊骨頭都已經碎開了,別站起身來撞牆,就算是連眨一下眼睛,都會覺得一陣劇烈的疼痛從骨頭縫里傳來.

更何況現在他的命,就掌握在這兩個人手上.

甚至都不需要他們動手,只要把自己丟在這山洞里,任自己自生自滅,就足以將自己的命送掉.

在這種況下,他又怎麼敢去得罪兩人?

不但不敢得罪,他還不得不忍著劇烈的疼痛,在臉上擠出一絲討好的笑容.

"阿古斯先生是個聰明人……"這一絲討好的笑容落入眼中,林立又怎麼會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當下很欣慰的誇獎了一句.

就在阿古斯以為,對方會放過自己的時候,卻突然看見,他從口袋里拿出了一支弩矢……這一支弩矢,阿古斯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兩人剛剛交手的時候,這家伙就是用這樣一支弩矢,輕而易舉的射穿了冰霜護甲,幾乎在一瞬間內奪去自己的生命,若不是自己孤注一擲放出冰霜長矛的話,自己恐怕就已經死在這支弩矢下面了.

一向到這支弩矢的威力,阿古斯就禁不住害怕得發抖,他完全不明白,這個剛剛裝過死的家伙究竟想干些什麼.

林立並沒有讓阿古斯害怕太久,他很快就揭開了謎底,只見他手中拿著弩矢走到阿古斯身前,還很心很心的幫他翻了個身,盡量不去碰觸他身上的傷

"乖,別怕,叔叔給你打針……"




上篇:第一百八十四章 四朵黑蓮花     下篇:第一百八十六章 蹂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