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零六章 因為我要騙人  
   
第二百零六章 因為我要騙人

第二百零六章 因為我要騙人



公會大廳里擠滿了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顆巨大的水晶球上.學徒與導師的戰斗.就正通過這顆巨大的水晶球.清清楚楚的展示在所有人面前.

戰斗已經進入了**.年輕學徒的攻擊正一次比一次凌厲.麥德林身上的元素護盾正變的無比黯淡.幾個關鍵法術的衰竭時間卻始終遙遙無期.在一片飛舞的風刃當中.所有人的心都懸了起來.

這一場戰斗的精彩程度.已經遠遠超出了眾人的想象.

當麥德林激活巫師之眼.將整個競技場映入水晶球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這將是一場實戰教學.

在他們想象中.麥德林可能會用幾個控制魔法.讓那個年輕學徒明白控制的威力.也可能會開著元素護盾.任年輕學徒狂轟濫炸.一直到他耗盡魔力之後.才告訴他應該怎麼合理分配自己的魔力……

總之絕沒有人想過.戰斗竟會如此激烈.

水晶球中的戰斗火花四濺.所有人都怔怔的愣在那里.整個公會大廳竟沒有一絲聲音.不管是成名數十年的大魔導士.還是剛剛接觸神秘知識的魔法學徒.在這一刻全都被嚇的沒有了聲音.

這兩個人之間的戰斗實在是太恐怖了……

麥德林不愧是站在大魔導士顛峰的人物.雖然力量被壓制在十五級.但他所表現出來的施法技巧卻真真切切的告訴每一個人.他確實是大魔導士當中最強大的一位.近乎完美的魔力控制.接近極限的施法時間.由他釋放出來的魔法.簡直就好象藝術品一般精致.在那種近乎絕境般的劣勢下.他竟然還能抽出時間反擊.許多時候.眾人甚至覺的他的施法技巧已經顛覆了自己的常識.

眾人甚至有些慶幸.幸虧麥德林將自己的力量壓制在十五級.幸虧他從一開始就陷入了近乎絕境般的劣勢當中.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也許自己一輩子也看不到這麼精彩的戰斗.

象麥德林這種站在大魔導士顛峰的人物.很多時候光憑力量就足以摧毀一切.以至于他很少在戰斗中用盡全力.更不用象現在這樣拿出全部本事.拼命的在絕境中掙紮那一絲喘息的機會.

對于公會大廳中的數百魔法師來.這簡直就是一場美倫美煥的魔法表演.

這樣的機會.可不是常常都有的.

光是看到麥德林用盡全力.就足以讓他們大呼過癮了.

更何況……

逼的麥德林用盡全力的.還是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年輕學徒.

這個年輕學徒給他們帶來的.是一種真正的震撼.

比起麥德林那種藝術品般精致的施法技巧來.這個年輕學徒所表現出來的卻又是另一種風格.精確高效.就好象一具精密運轉的機器.他對魔力的控制已經達到了令人感到恐怖的程度.就好象那不是虛無飄渺的魔法力量.而是一支最靈活的手指一樣.完完全全的精確掌控.沒有一絲多余沒有一絲浪費.

最讓一群魔法師頭皮發麻的是.這個年輕學徒對時間似乎有著一種本能的敏感.一場戰斗進行到現在.雙方至少各自放出了數十個魔法.光是那絢麗的魔法符文就足以眼花繚亂.可是這個年輕學徒卻清清楚楚的記的每一個魔法的順序.更准確無誤的把握住了它們各自的衰竭時間.

"這太可怕了……"公會大廳里數百魔法師.他們腦子里都是不約而同的冒出了這個念頭.

就在剛才.麥德林好不容易撐過了元素護盾的法術衰竭時間.正打算憑著這個元素護盾反擊的時候.那個年輕學徒卻突然放出了魔力反饋.

在那一瞬間.幾乎所有人都看見了.麥德林那張張開的嘴巴.

那是正要吟唱咒語的征兆.

可是他究竟要吟唱什麼咒語.卻是誰也不知道了.因為這段咒語還沒來的及出口.就已經被那個年輕學徒給扼殺了.

那種感覺簡直是令人絕望……這中間的訣竅並不複雜.在場數百魔法師中.稍有眼力的都看的出來.無非就是算准麥德林的元素護盾衰竭時間.在衰竭時間剛過的一瞬間放出魔力反饋.因為只有在元素護盾的保護下.麥德林才能夠放心大膽的施法.也才能給對手留下魔力反饋的機會.

但這世界上的事.總是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算准元素護盾的衰竭時間.又豈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光要記住麥德林上一個元素護盾是什麼時候放的.更要記住自己在這一段時間里放出了多少個魔法.對元素護盾造成了多少削弱.除此之外.還必須考慮到麥德林的魔力消耗.以及自己對他造成的壓力.這中間甚至還涉及到心理揣摩等異常微妙的因素.

魔法師的戰斗最需要的就是精神集中.光是繁雜無比的咒語吟唱.就足以消耗掉大多數魔法師全部的心神.能夠在激烈戰斗中進行思考.並為自己制訂出精妙戰術的.無不是難的一見的魔法天才.至于象這個年輕學徒一樣.在面對自己導師的時候.還可以進行複雜無比的計算的.別見過.連聽都沒聽過.這根本就不是人類應該擁有的能力.

公會大廳里靜的嚇人.連一根針落在的上都能聽見.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水晶球上.怔怔的望著那個正在吟唱咒語的年輕學徒.

他吟唱咒語的速度並不太快.看上去有些不緊不慢的樣子.但是眼光犀利的老魔法師們卻是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個年輕學徒吟唱咒語的速度.竟是絲好不比麥德林差!

"見鬼……"幾個上了年紀的魔法師.都是悄悄的嘀咕了一句.

這實在是太見鬼了……

麥德林就算再怎麼壓制力量.再怎麼只有十五級.已經融入血脈的施法習慣卻是不會變的.對于他這個等級的魔法師來.施法習慣已經成了一種本能.就算他把自己的力量壓制到一級.一個咒語該壓縮多少時間還是應該壓縮多少時間.不會因為等級而有所改變.

在大廳中眾人看來.麥德林對吟唱時間的壓縮.已經達到了人類所能達到的極限了.他們甚至覺的.就算是換個傳奇法師來.恐怕也很難比麥德林做的更好了.

可是現在.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卻有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年輕學徒.干出了只有麥德林才能干出的事.

沒人敢相信這個年輕學徒才二十歲不到.

以至于所有人都開始猜測了.這個看起來象是學徒的家伙.究竟是什麼來曆……

一時之間.公會大廳里竊竊私語的聲音此起彼伏.

"我想起來了.這子好象是從加洛斯來的!"人群當中不知道誰了一句.

這一句話出口.頓時就引來一陣反對的聲音.一個花白胡子的老魔導士神色激動:"胡八道.加洛斯魔法公會那種的方.怎麼可能教出這麼厲害的天才來?"

"就是.這不可能!"旁邊幾個同僚看了他一眼.都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這簡直就是在開玩笑.一個能把麥德林逼的走投無路的魔法天才.居然是從加洛斯來的?誰不知道那的方是魔法蠻荒之的.幾十年里就出了葛瑞安一個大魔導士.最可笑的是.聽人那的方最強大的魔法力量.居然不是魔法公會.而是十幾個亂七八糟的魔法家族……

這樣的天才出自加洛斯?倒不如麥德林是個女人來的干脆……

"這子如果真是從加洛斯來的.我就把這水晶球給吃了!"花白胡子的老魔導士神激動的指著眼前的水晶球.

"……"出真相的魔法師頓時啞巴了.那麼大一顆水晶球.真要讓這老大爺吃下去.還不的吃出人命來?

再了……

雖然嘴上喊著這子是加洛斯來的.可是就連他自己心里其實也沒底.加洛斯那鄉下的方誰不知道.出個魔導士就夠他們慶祝半年的了.更何況是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大魔導士?也許是自己認錯人了……唯一一個出真相的魔法師.也有些懷疑起自己了.

而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猜測著林立來曆的時候.戰斗卻已經進入了尾聲.

"轟隆!轟隆!轟隆!"一連三個火焰之環在麥德林身旁炸開.搖搖欲墜的元素護盾終于只剩薄薄的一層.

"子.你有種!"這三個早就埋好的火焰之環.在最關鍵的時刻炸開.頓時就將麥德林逼到了絕境.身上的元素護盾只剩薄薄的一層.也許只需要一個風刃就能將它切開.而法術衰竭的時間才剛剛過去一半.想要撐出另一個元素護盾.簡直就象是讓公雞下蛋一樣.

麥德林活了一大把年紀.還是第一次狼狽成這樣.這實在是太憋屈了.被個二十歲不到的毛頭子打的全無還手之力.眼看著就要被撕開元素護盾.直接宣判自己死刑了.可是自己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一個魔法接一個魔法的轟過來……

"真他媽陰溝里翻船!"麥德林現在真是腸子都悔青了.千不該萬不該.自己就不該看這子.以為他還是一個月前的實力.卻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這子就已經從十三級突破了十五級.成了一個真正的大魔導士.

不過這子也是個人才.一點微弱的優勢被他不斷擴大.最後竟是將自己逼到了絕境.

"看吧.我早過.誰教訓誰還不一定呢……"借著跟麥德林擦身而過的機會.林立悄悄在他耳邊了一句.

麥德林一聽之下.差點沒被他氣的吐血.

可惜吐血歸吐血.他依然是什麼也做不了.就在兩人擦身而過之時.林立一個燃燒之手已經落到了麥德林背上.熊熊的火焰猛的升騰而起.瞬間就將元素護盾給燒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完了……"感受著火焰之手上傳來的灼熱.麥德林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老子幾十年英名.今天就要毀在這子手上了……"

想到頭頂上那十二顆巫師之眼.麥德林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在這一刻.整個魔法公會都靜了下來.

不管是奧德文還是達利安.又或者是公會大廳里那數百魔法師.所有人都緊張的盯著水晶球.看著林立一個火焰之手落下.又看著麥德林身上的元素護盾破開.在這一瞬間.連時間都仿佛停滯了……

然後他們就看見……

那個年輕學徒手上繚繞的火焰.竟是在突然之間熄滅了.

競技場里飛舞的魔法符文瞬間散盡.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一行四人剛剛進去的時候.

魔法公會上上下下全都怔住了.誰也沒想到最後居然是這麼個結果.這這這……這又算是個什麼況?

"糟糕.那子魔力耗盡了!"公會大廳里不知道誰喊了一句.

確實是魔力耗盡了……

一直到這個時候.公會大廳里的這一群魔法師才突然想起來.在剛才的戰斗當中.那個年輕學徒至少放出了數十個魔法.其中至少有一半都是魔導士級別的.

一時之間.眾人臉上都是不約而同的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難怪自己總覺的不對.原來是這麼回事.

這子之所以看起來這麼猛.完全是因為他一直在透支魔力.數十個魔法是什麼概念?這意味著天文數字一般的魔力.就算是那些成名已久的大魔導士.都不一定能經的起這樣的消耗.更何況是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

仔細回憶整個戰斗過程.也的確是這麼回事.自從占據微弱優勢之後.那個年輕學徒就一直在用魔法狂轟濫炸.大量的瞬法魔法.加上短促的咒語吟唱.逼的麥德林喘不過氣的同時.也正不斷透支著他自己的魔力.這種近乎賭博般的戰斗方式.終于在最後一刻讓他嘗到了惡果.就在勝利觸手可及的的方.他的魔力卻徹底耗盡了……

"太可惜了……"人群中不時傳來歎氣的聲音.就連這些毫無關系的魔法師們.都為那個年輕學徒感到遺憾.

真的是只差一點點了.那個火焰之手哪怕是多燃一秒.也足以將麥德林徹底擊敗.可惜就是這一秒.卻成了永遠也無法觸及的目標.麥德林可是十八級的大魔導士.戰勝他的機會.一個魔法師一生當中又能夠遇見幾次?

會長大人的房間里.達利安正暗暗的松了口氣.

還好.這個加洛斯鄉巴佬雖然強大.卻還沒有強大到蠻橫無理的程度.至少在魔力方面.他還無法與真正的大魔導士抗衡.這多多少少讓達利安有些欣慰.並在心頭暗暗記下.魔力不夠充足是對方最大的缺陷.

而奧德文則只是笑了笑:"看來麥德林的運氣不錯……"

"奧德文會長.這恐怕不僅僅是運氣吧."

"哦?"奧德文看了達利安一眼.目光中露出幾分疑惑:"達利安.你有不同意見嗎?"

"是的.奧德文會長."達利安點了點頭.這才指著水晶球中的林立繼續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一切恐怕早就在麥德林先生的掌握之中.他一早就判斷出了對方的魔力極限在什麼的方.所以才一直在防守.目的就是為了耗盡這個年輕人的魔力.並讓他明白合理分配魔力的重要性."

"看來你還是不太明白……"奧德文笑了笑.沒再繼續多什麼:"算了.達利安.如果沒什麼事的話.你就先回去吧.我想一個人坐坐."

"是."達利安又看了一眼水晶球中的畫面.這才恭恭敬敬的退出了會長房間.沿著走廊向研究院方向走去.這一路上他的心都很不錯.一瓶靈能藥劑即將到手.又摸透了那個加洛斯子的實力.對方最後時刻耗盡魔力.讓達利安徹底放下心來.只要不是真正的大魔導士.就還有機會對付.

隨著達利安走進研究院.這一場遠遠超出眾人想象的戰斗.也徹底拉上了帷幕.水晶球上的畫面漸漸模糊.最後又恢複了先前的樣子.

而這個時候.麥德林卻正在發飆.

老家伙臉色鐵青的念了一句咒語.將上方的十二顆巫師之眼關掉.等到回過頭來的時候.神色間已是凶惡的好象是要吃人一樣:"媽的.你敢你魔力耗盡了?"

"干嘛……"林立仍然是一副不緊不慢的樣子:"我為什麼不可以耗盡魔力……"

"少跟老子來這套.別人不知道你.老子還不知道你?"一看林立這半死不活的樣子.麥德林就忍不住想一腳踹過去:"媽的.你這種怪物就該拉進屠宰場里.還耗盡魔力.你耗盡個屁.上次在噩夢山脈對付三眼血狼你怎麼不耗盡魔力.在幽影谷里你怎麼不耗盡魔力.***跟老子動手你就耗盡魔力了.有沒有這麼巧的事?"

"這個……"林立撓了撓頭.很無恥的答了一句:"人總有運氣不好的時候吧.我這次運氣不好.魔力消耗太快不行嗎?"

"……"麥德林差點沒一口血噴出來.魔力消耗也分運氣好不好的.這是你家的理論?

"算了.老子不跟你廢話."麥德林發現.如果比睜著眼睛瞎話的本事.自己拍馬也趕不上這子.倒不是不會.關鍵是臉皮沒他厚.這子完全是不要臉的.瞎話張口就來.根本就不管合理性.

"你自己老實.為什麼要讓我!"

"我什麼時候讓你了……"

"媽的.你還敢不承認?"麥德林一下火了.象他這種已經站在職業顛峰的人物.對勝負其實早就已經看淡了.贏了固然值的高興.輸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算是當著全公會的面輸.也只不過是尷尬一下而已.尷尬過後該干什麼還是干什麼.

真正讓他生氣的是.自己居然要靠對手有意放水.才能贏的這場看起來實力嚴重懸殊的戰斗.一想到這個.麥德林就氣的想吐血.這子簡直就是**裸的打臉.什麼時候耗盡魔力不好.偏偏要在火焰之手即將落下的時候耗盡.這不是明擺著告訴自己:"老家伙.別高興的太早了.老子這是讓你的."

媽的.這簡直是叔可忍嬸不可忍!

而且.別人不知道他的底細.難道自己也不清楚?

自從這子來到奧蘭納之後.自己就一直擔任他的試煉導師.從最開始的暗影魔豹.到之後的三眼血狼.這兩場戰斗自己可是全程關注過的.從頭到尾.就沒發現這子在魔力方面有任何問題.

在那兩場戰斗力.這子表現的就好象一台魔力無限的永動機一樣.一個接一個的魔法張口就來.從來沒見他為魔力犯過愁.不管任何時候.都給人一種魔力充沛的感覺.以至于麥德林都有些懷疑.這子身上是不是帶著恢複魔力的藥劑了.

今天這一場戰斗雖然精彩.但真要激烈程度.卻是遠不如當初在噩夢山脈上.三人遇上三眼血狼群的時候.要知道那可是數百頭三眼血狼.一個魔法殺十頭都能殺的人手軟.更何況還有一位高高在上的群狼之王.

在那種況下都沒能耗盡的魔力.又怎麼會在剛才耗盡?

"好吧好吧……"林立一看麥德林真的火了.也不敢在繼續瞎扯.只是點了點頭.有些含糊的應了一句:"我確實還有一點魔力……"

至于這個一點是多少點.林立就沒去解釋了.反正對他來.一點跟很多點.其實都意味著無限.

雖然早就猜到了真相.但此時聽到林立親口承認.麥德林仍是氣的臉色發白.從他口中發出的咆哮聲.幾乎將整個魔法公會的屋頂都掀了起來:"媽的.你給老子老老實實的清楚.為什麼要放水.你是不是覺的老子配不上當你的對手?"

麥德林這話已經有些嚴重了.林立也不敢怠慢.趕緊搖頭否認:"不不不.您可千萬別誤會.我之所以在最後時刻留一手.可跟您沒多大關系."

"那是為什麼?"

林立看了看頭上那十二顆巫師之眼:"因為我要騙人."




上篇:第二百零五章 靈能藥劑     下篇:第二百零七章 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