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一十一章 藥劑師公會  
   
第二百一十一章 藥劑師公會

第二百一十一章 藥劑師公會



林立倒還沒什麼,反正這一路過來,兩人都是這麼恭恭敬敬的,可是另一邊的薩爾森,卻是眼睛都瞪圓了,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剛才那句話,真是從藥劑師公會的人嘴里出來的?

藥劑師公會的人,怎麼可能對一個魔法師這麼客氣?而且還是一個沒什麼地位的年輕魔法師,雖然薩爾森也承認,這個費雷的實力的確是深不可測,天賦之強更是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但這也僅限于年輕人當中而已,比起真正的強者來,他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

他畢竟還太年輕了,就算實力再怎麼深不可測,也不可能比麥德林更強.

這樣的實力,還遠遠不足以贏的藥劑師公會的尊重.

薩爾森記得很清楚,在他還很的時候,他的導師曾經帶著他來過一次奧蘭納,並拜訪了藥劑師公會里的一位熟人.

那一次見面,給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在那個時候,他的導師已經是十六級大魔導士了,並且執掌著夜幕城魔法公會,論實力論地位,不管哪一方面,都覺得當得起"顯赫"二字,但很快薩爾森就發現,自己顯赫的導師,在那位藥劑師公會的熟人面前,根本就什麼都不是,對話一開始就充滿了冷嘲熱諷,根本就沒給導師一點面子,其中一些話之刻薄,就連十來歲的薩爾森都聽不下去了,而在這之後,才有了十二歲就突破五級的薩爾森.

就連導師那樣地人物.都在藥劑師公會遭了冷遇,這個費雷又憑什麼得到他們的尊重?雖然他的確是個天才,但論實力論地位,比起導師來還有一段無比遙遠的距離.

薩爾森想不明白……

但剛才的一切,卻又是如此的真實.

薩爾森相信,自己絕沒有看錯,那兩個人確確實實是從藥劑師公會出來的,雖然他們穿著黑色的長袍.對那個費雷也是畢恭畢敬,但他們身上那種濃濃地藥味,以及對自己冷淡的態度,卻跟當初在藥劑師公會里見到的一般無二.

薩爾森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對那個費雷這麼恭敬.

就因為他是一個年輕天才?這似乎不太可能……

藥劑師公會從來不缺天才.更不缺強大地魔法力量.

別地就不用了.光是一個傳奇法師格林-伯恩塞德.就足以震懾住任何一個對藥劑師公會心懷不軌地人.更何況他們手上還掌握著所有人都夢寐以求地藥劑.有時候甚至都不需要開口.只需要一點地暗示.就有大把強者願意幫他們做任何事.

至于天才就更不用了.藥劑師公會最不缺地就是天才.不是萬中選一地天才.根本連成為藥劑師地機會都沒有.

無論從哪一方面看.費雷都沒有這個資格.

"難道他本身就是一個藥劑師?"薩爾森望著遠去的馬車.腦子里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念頭,不過在這個念頭冒出來的時候,就連他自己都笑了,這怎麼可能,二十歲不到的藥劑師,這簡直就是在開玩笑……

就算費雷再怎麼天才再怎麼勤奮,從一出生就開始學習藥劑知識,也絕無可能在二十歲的年紀就懂得藥劑原理,更何況成為一個藥劑師,還必須記憶各種複雜無比的配方.這些配方比魔法咒語更加複雜更加煩瑣,其中甚至還帶著各種各樣地陷阱,看起來兩種草藥可能會配出某種藥劑,但實際上卻有著相當劇烈的沖突,這些東西,不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根本就不可能掌握.

很早以前.薩爾森就曾經問過他的導師.既然魔法師這麼依賴藥劑,那他為什麼不自己嘗試著學習藥劑知識?

薩爾森很清楚的記得.當時導師臉上的表很嚴肅,甚至可以是嚴厲的警告他.永遠也不要再有這樣的念頭,因為魔法師本身就是一個需要時間的職業,掌握的知識越多經驗越豐富,力量也就越強大,而藥劑學更是可能會耗盡一個人一生地精力.

想要同時掌握這兩種技藝,後果只能是兩種技藝都無法達到顛峰.

誰爾森記得,當時導師似乎還舉了格林-伯恩塞德的例子.

"格林-伯恩塞德是一個真正的天才,一個數百年甚至上千年,才會出現一個的天才,可惜他走錯了路,他不應該同時學習魔法和藥劑,你別看他現在既是傳奇法師又是藥劑大師,其實他完全可以達到比這更高的成就,如果他專精一門知識的話,恐怕早就已經在魔法上超越了奧德文,在藥劑上超越了巴爾博,而不會象現在這樣,在這兩個領域里被他們壓住."

格林-伯恩塞德尚且如此,更何況是比他年輕幾十歲的費雷?

薩爾森在那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頭緒,最後只能搖了搖頭,轉身進了公會大廳.

而這個時候,林立坐在馬車上,也同樣是一臉感慨.

一直以來,他都知道藥劑師很囂張,卻萬萬沒有想到,竟會囂張到這種目中無人地程度,剛才在馬車上地時候,他也算是跟接自己的人聊過了,兩人都不過是藥劑師公會地學徒,得難聽一點,跟雜役沒什麼分別,這不,其中一人還正在外面為自己駕車呢……

可就是這麼兩個學徒,卻一點也沒給薩爾森面子.

薩爾森今年二十五歲不到,卻已經擁有了十四級實力,再加上又是夜幕城魔法公會會長唯一一個學徒,將來的前途注定了是一片光明,就算成為新地夜幕城魔放公會會長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這樣的人物,隨便走到什麼地方,都應該是受人尊敬的,就算是到奧蘭納來參加試煉,他的試煉導師都從來沒把他當學徒看過,卻沒想到今天一臉熱的迎上前去,卻被兩個藥劑師公會的學徒送了個冷屁股……

"太囂張了……"林立搖了搖頭,神色間很是感慨.

以前在加洛斯的時候,就經常聽人藥劑師怎麼怎麼樣,藥劑師公會怎麼怎麼樣,當時還沒什麼感覺,一直到今天親眼所見,林立才一下意識到,自己所掌握的藥劑知識,在這個世界究竟有多麼重要.

媽的,看來老子以後也要囂張一點了,不然老是有馬迪亞斯那種貨色撲上來亂咬,煩都煩死了!林立坐在馬車上,很無恥的這麼想著……

"費雷魔法師,我們到了."而就在這個時候,馬車卻停了下來.

"哦,好……"林立從馬車上下來的時候,神色間隱隱帶著幾分好奇,眼前的高塔並不如何特別,無論是氣勢還是規模,都遠不如魔法公會,只是當人走近的時候,可以聞到一股淡淡的藥味從塔里飄出.

高塔正前方百米的地方,佇立著一座宏偉輝煌的建築物,四周布滿了全副武裝的士兵,他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是武裝到了牙齒,十人一隊的在那建築物外來回巡視著,天空中不時有成群結隊的獅鷲騎士飛過,從高塔下遠遠望去,只覺得整個建築物都被一種肅穆的氣氛籠罩著.

"那是什麼地方?"林立一看那嚴密的護衛,心頭隱隱有些吃驚,他怎麼也想不起,奧蘭納有什麼勢力這麼強大,不但駐紮了這麼多全副武裝的士兵,還養得起上百的獅鷲騎士,這簡直比十大傭兵團加起來還厲害幾十倍.

"……"林立這一句話出口,藥劑師公會那兩人就僵住了,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回過頭來往著林立,那種詭異的眼神,甚至讓林立以為自己是什麼珍稀動物.

"怎麼了……"林立摸了摸自己的臉,下意識的感覺到,自己似乎是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

"費雷魔法師……"其中一人很艱難的吞了口口水:"那是法蘭王宮……"

"……"林立差點沒一頭撞死.

擺了這麼大個烏龍之後,林立也沒臉站在高塔門口了,厚著臉皮忽悠了幾句,就趕緊灰溜溜的進了藥劑師公會,在兩名學徒的指引下從正門進去,正好可以看到一個寬敞的大廳,而在大廳的右側,同樣是一條旋轉的階梯蜿蜒向上,從結構上看來,似乎跟加洛斯的翡翠高塔沒什麼分別.

當林立走進去的時候,大廳里已經站了不少人了.

其中甚至還有一位熟人……

"費雷!"林立都還沒來得及開口,安度因就已經滿面光的迎了過來,老家伙的心似乎是相當不錯,一邊春風得意的跟幾個熟人打著招呼,一邊想大門這邊走來.

"你怎麼也在這里?"林立撓了撓頭,神色間有些疑惑,那邀請函上不是了嗎,這次交流會邀請的是整個法蘭王國的藥劑師,安度因雖然對藥劑學有著一種近乎狂熱的愛好,但從本質上,他只是一個愛好者,還遠談不上藥劑師的程度……

"什麼叫我也在這里?"老家伙不干了,一臉受了侮辱的表:"我可是堂堂正正拿著邀請憨走進來的,這麼盛大的交流會,伯恩塞德那老家伙敢不邀請我嗎?"

"他膽子可真大……"林立聲嘀咕了一句.




上篇:第二百一十章 藥劑師公會來人     下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安度因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