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二十一章 炸藥  
   
第二百二十一章 炸藥

第二百二十一章 炸藥



我一直以為我被拋棄了,沒想到昨天打一下滾,直接從分類第七殺到了分類第二,太爽了,謝謝大家

好吧,我承認,我迷上了這種爆他們菊花的感覺了,大家再來點月票吧,我很好奇無罪的菊花是什麼樣……

"真的,巴爾伯會長,埃林他真的成功了,您快跟我去看看吧!"中年藥劑師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一大段話都已經完了,一口氣卻還沒來得及喘上來.

"走,我們看看去!"巴爾博打開房門的時候,一只枯瘦的右手已是隱隱有些發抖,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震撼了,數百年來無人配成過的覺醒藥劑,今天終于在藥劑師公會里重見天日,而且,成功解決這個難題的,竟還是自己唯一的親傳弟子,這叫巴爾博怎麼能不激動?

"真的假的?"安度因聽得兩眼放光,臉上的表甚至比巴爾博更加激動,只見他隨手把玉盒丟在桌上,連招呼都沒打一聲,就跟著巴爾博出去了.

"這老頭還真是……"林立搖了搖頭,看了看三人遠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桌上的玉盒,最後還是咬了咬牙,忍住了這觸手可及的誘惑.

老實,如果林立心黑一點的話,多半就把夜幕之影揣進懷里了.

反正這覺醒藥劑配出來.必定會轟動整個藥劑師公會,到時候人來人往地,鬼才知道這夜幕之影是誰拿去了.

可惜,林立的臉皮還不夠厚,還干不出這種事來.

以林立的性格,殺人放火的事,他一點也不忌諱,偷雞摸狗的事,卻一向是敬而遠之,用他的話來就是.強盜的地位可比偷高多了.

"看來這個藥劑師公會.還真是什麼人才都有,連覺醒藥劑都配出來了,這個倒是值得去看看……"林立搖了搖頭,也跟著安度因出去了,只是臨出門前,又有些留戀的看了一眼桌上的玉盒.

等到林立走出來地時候.公會藥劑室里已經圍了不少人了.一眼望過去.怕不有好幾十人之多.他們身上大多穿著灰色地長袍.這是藥劑師公會成員地標准打扮.當林立走過去地時候.頓時就只覺一股濃烈地藥味從人群中散發出來.林立知道.這些人恐怕都是在草藥堆中泡了幾十年地資深藥劑師了.00k

此時.幾十個資深藥劑師.就這麼團團圍起.人群中不時傳出一陣響亮地笑聲.這笑聲聽上去.似乎還顯得很年輕地樣子.

"埃林.干得好.不愧是會長大人地得意弟子!"

"對對對.埃林.你這一次可真是干得太漂亮了.不但把我們這群老家伙給比下去了.就連巴爾博會長恐怕都不得不對你另眼相看吧!"

"馬克西姆叔叔.您可千萬別這麼.我跟巴爾博老師比起來.還不知道差多遠呢.這一次其實也是運氣.我一開始根本沒什麼把握.只是想隨便試試而已.沒想到還真地可以……"

"埃林.你也別這麼謙虛.我們這群老家伙.跟覺醒藥劑打了幾十年教導.又怎麼會不知道它地難度有多高.這一次你把它配出來.我們藥劑師公會可算是真正地露臉了.看以後誰還敢我們藥劑師公會沒有天才!"

眾人你一我一語的誇獎,讓整個公會藥劑室變得熱鬧非常.

"巴爾博會長來了."人群中也不知道誰了一句,喧鬧的藥劑室頓時變得安靜下來,人群自覺的分開兩邊,給這對師徒讓出了一條道路.

"巴爾博老師……"埃林看上去不過二十多歲,長得白白淨淨斯斯文文,一頭金發梳理得一絲不苟,身上一件得體的黑色長袍,整個人地氣質跟巴爾博的確是一脈相承.

"埃林,干得不錯."巴爾博的語氣雖然平靜,但目光中透出的激動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住,埃林畢竟是他唯一的親傳弟子,年紀輕輕就解決了藥劑師公會幾十年都沒能解決的難題,他這個做老師的又怎麼能不激動?"您太誇獎了,巴爾博老師,我只是運氣比較好而已."

"呵呵,埃林,跟我就用不著謙虛了,你解決的,可是藥劑師公會幾十年都沒能解決的問題,這樣地成就,怎麼誇獎你也不算多,怎麼樣,這次想要點什麼獎勵?要不這樣,上次你不是,想要一套紫水晶地藥劑瓶嗎?我一會讓伯恩塞德幫你拿一套過來好了."心愉快之下,巴爾博的話也不由得多了起來,他今天實在是太高興了,覺醒藥劑被配出來還是其次,十幾年地教導,在今天終于都有了回報,對巴爾博來,這才是最值得高興的事.

"謝謝,巴爾博老師."埃林點了點頭,嘴上雖然沒什麼,但目光中,卻還是忍不住透出幾分得意,自己地導師可是法蘭王國水准最高的藥劑師,得到他的誇獎,也就等于得到了所有藥劑師的承認.

以埃林現在的年紀,這幾乎是奇跡一樣.

"好了,埃林,帶我去看看那瓶覺醒藥劑吧……"

"好的,巴爾博老師,您跟我來."

這一對師徒走過去的時候,四周的藥劑師都紛紛讓開了一條路,露出了一張空蕩蕩的方桌,桌上一只裝滿色液體的燒杯,正散發出白蒙蒙的霧氣.

"埃林,恭喜你!"當滿滿一燒杯色液體落入眼中的時候,巴爾博終于笑了,這確實是覺醒藥劑,雖然顏色上跟配方描述的有一些細微的差別,但那種強烈的刺激性氣味,以及藥劑中彌漫出來的劇烈魔法波動,卻是怎麼也瞞不過他這種頂尖的藥劑師.

"謝謝."

"埃林,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你究竟是怎麼辦到的,注意,不要遺漏任何一個細節,這對藥劑師公會來很重要."

"好的,巴爾博老師."埃林很矜持的笑了笑,輕輕伸出手來,拿起了桌上那只裝滿色液體的燒杯:"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是馬克西姆叔叔一句話提醒了我,他要是能想出辦法,讓覺醒藥劑的結構變得更簡單一些就好了,于是我就想,能夠讓藥劑結構變得簡單的方法,就只有使用原始樹樹葉……"

"恩."巴爾博點了點頭,並沒有發表什麼意見,只是靜靜的聽埃林著.

"奇怪……"林立走進公會藥劑室的時候,臉上卻一直帶著幾分疑惑的神色,他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可是想來想去,卻偏又想不起到底是什麼東西.一直等到,埃林拿起那只裝滿色液體的燒杯,開始向巴爾博講述自己配藥的過程時,林立才一下明白過來.

林立狠狠的吸了吸鼻子,頓時就感覺到,一股刺鼻的藥味,飄飄蕩蕩的從遠處傳來."沒錯,就是這個!"林立一下明白過來了,難怪自己一直覺得不對勁,原來是因為這瓶覺醒藥劑里,加上了一些不該加的東西!

"我靠,這下麻煩大了!"想到這可能帶來的可怕後果,林立真是連寒毛都豎了起來.

這可是覺醒藥劑,所使用的每一種草藥,都蘊涵著強大的元素力量,特別是其中的彩虹草,更是堪稱大殺器中的大殺器,光是單一使用就可能會爆發出巨大的威力,更何況是經過藥劑技術的處理,那種特殊的結構,絕對可以將這種力量發揮到極限,別看埃林手上只是一燒杯,若是真搞出什麼意外來的話,別這間公會藥劑室,恐怕就連整個藥劑師公會,都會遇上天大的麻煩.

"這個什麼埃林,簡直是在胡搞!"一時之間,林立真是寒毛都豎起來了,眾人現在的處境,簡直就象是在刀尖上跳舞一樣危險,看看那個什麼埃林,居然還手捧著一堆點燃的炸藥,在那笑得比誰都歡樂.

林立真的很好奇,如果那家伙知道,自己手上捧著的不是藥劑,而是一個炸藥包的時候,他還能不能笑得這麼歡樂.

巴爾博跟埃林這一對師徒,正愉快的交流著配藥經驗,旁邊一群藥劑師更是個個聽得入神,就連安度因這個看熱鬧的老家伙,都是一臉興致勃勃的表,誰也沒有注意到,那燒杯中的色液體,正呈現出一種詭異的變化.

照理來,離開火焰這麼長時間,藥劑早就應該冷卻了,可是現在,那滿滿一燒杯的色液體,卻仍然在燒杯中翻騰不休,白蒙蒙的霧氣正不斷的從燒杯口子里冒出,將整個公會藥劑室弄得一片白霧彌漫.

最可怕的是……

色液體中散發出來的魔法波動,非但沒有漸漸變得穩定,反倒是隨著兩人的交談,正變得越來越激烈越來越狂暴,那種感覺,甚至讓林立想起了在加洛斯時的那場決斗,克倫威爾通過法杖,召喚出來的那個高達十八級的魔法.

在場這幾十個藥劑師中,並不缺少精神力強大的,也不缺少感官敏銳的,若是換了平常時候,恐怕早就察覺到覺醒藥劑的異常了,可是現在眾人都沉浸在喜悅當中,就連安度因這位傳奇法師,竟也沒能發現那色液體正呈現出反常的變化.

"見鬼……"這一下,林立再顧不得那麼多了,一手推開擋在身前的藥劑師,整個人猛的一下竄了過去,同時口中又快又快的吟唱了一句咒語,右手上一冰錐頓時凝結成形……




上篇:第二百二十章 夜幕之影     下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驚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