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二十二章 驚變  
   
第二百二十二章 驚變

第二百二十二章 驚變



還差一點點,就可以爆前面那個了……

"當!"

就聽見一聲脆響,滿滿一燒杯的色液體,瞬間就濺得到處都是.

整個公會藥劑室里靜得嚇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看著冰錐擊破燒杯,看著滿滿一燒杯的覺醒藥劑灑了出來……

幾十個藥劑師全都傻了.

誰也沒有想到,在整個藥劑師公會都沉浸在喜悅中時,竟會有人用一發冰錐射碎了燒杯,更沒有人想到,干出這件事的,竟然是會長大人親自帶來的客人,那可是覺醒藥劑,困擾了藥劑師公會幾十年的東西,居然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被人給毀掉了.

安度因也傻掉了,他一直在旁邊等著,想看看這個連費雷都很危險的藥劑,究竟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卻沒想到等了半天,等來的卻是費雷一發冰錐……

當那一聲脆響傳來的時候,安度因一下就懵了.

這下可真是麻煩大了……

安度因很頭疼的揉著眉心,尋思著該怎麼解決這次的麻煩,這里可是藥劑師公會,隨便拿出一個藥劑師來,都可以是有背景的大人物,更何況費雷毀掉的,還是藥劑師公會幾十年的努力,這一發冰錐下去,他是全法蘭王國藥劑師的公敵都不為過,這樣的麻煩,又豈是得罪一個馬拉頓家族所能比擬的?

安度因真的很頭疼,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費雷為什麼要這麼干?

雖然這子一向很會惹事.卻從來也沒想今天這麼不知分寸過.就連馬拉頓家族那件事.安度因幫他收拾完爛攤子之後.雖然嘴上罵罵咧咧.心頭卻是暗暗誇獎.揍得好!

可這一次.就連安度因都忍不住有點埋怨了……

你你子這干地叫什麼事?人家藥劑師公會忙來忙去忙了幾十年.就忙出這一瓶覺醒藥劑而已.你子倒好.上來就一發冰錐給人毀了.這這這……這也太狠了一點吧?

"費雷.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巴爾博地表雖然平靜.但聲音中地怒氣.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住.

他完全想不明白.這個年輕魔法師為什麼要這麼做.

論關系.自己跟安度因幾十年地老朋友.伯恩塞德在加洛地時候.更是親自幫他突破了魔導士境界.這樣地交不可謂不重.論利益.覺醒藥劑可是魔法師夢寐以求地東西.他們兩師徒既然親眼見證了覺醒藥劑地成功.那麼等到交流會完了之後.自己必定會送他們幾瓶當做見面禮.他又有什麼理由要毀掉這已經到手地好處?

更何況……

他本身就是一個藥劑師,又怎麼會不明白,這瓶覺醒藥劑對公會來,究竟意味著什麼?那可是幾十年的努力.親手毀掉了別人幾十年的努力,他難道就不怕遭到藥劑師公會的報複?

"這個,我想我可以解釋的……"確定那滿滿一燒杯的色液體,已經全部灑到地上之後,林立這才長長地松了口氣,一邊推開兩個對自己怒目而視的藥劑師,一邊帶著一臉的笑容向巴爾博道.

"你怎麼解釋?"巴爾博還沒來得及開口,一旁的埃林卻是兩眼通,他整個人都好象被怒火吞沒了.斯文白淨的臉龐完全扭曲.一雙眼睛中凶光畢露,那凶狠怨毒的表.看上去簡直就象是想一口把林立給吞掉一樣.

也怪不得埃林失態……

困擾了藥劑師公會幾十難的難題,今天終于在自己手上解決.毫不誇張的一句,光是這一瓶覺醒藥劑,就足以讓自己載入藥劑師公會的史冊,即便是幾百年上千年之後,後世地藥劑師也會記得,是一個叫做埃林的人,第一個成功配出了覺醒藥劑.

這可是名垂青史的機會,這樣的榮耀誰不心動?

埃林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陌生的魔法師,竟會突然跑了出來,一發冰錐,就毀掉了自己名垂青史的機會.

一瞬間內,埃林就從天堂跌到了地獄,這讓他怎麼能不失態?在埃林看來,這個年輕魔法師就算死上一千次一萬次,都無法彌補自己地損失,覺醒藥劑的結構複雜無比,幾種材料互相沖突之下,產生的藥性變化更是仿佛天文數字一般,就算是已經成功過一次的埃林,也不敢保證自己下一次還能成功,特別是,上一次成功的樣本還被人給毀掉了,對他來,再配出一瓶來幾乎就等于是重新嘗試,這也許需要一年,也許窮盡他一生的精力,都無法再配出一瓶真正的覺醒藥劑來.

林立笑了笑,就好象沒看見埃林那凶狠的目光一樣:"其實我覺得,你應該感謝我."

"……"這一句話出口,埃林險些氣暈過去.

那幾十個藥劑師,更是個個翻著白眼.

這這這……這也太不要臉了吧?

毀了藥劑師公會幾十年的努力,毀了埃林名垂青史地機會,居然還恬不知恥地要埃林感謝他,連這種話都得出口,還有什麼事是他不敢干的?

"我殺了你!"本來就已經夠憋屈地了,沒想到這個家伙居然還敢風涼話,一時之間,埃林整個人都被怒火吞沒了,手中一團火焰猛的竄了起來,那劇烈無比地魔法波動,幾乎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灼熱的氣息.

"我靠……"林立嚇了一跳,這一團火焰的威力,竟是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其中蘊涵的火系魔法元素,幾乎可以媲美一個大魔導士級別的魔法,就算是如今的林立,也是一點也不敢怠慢,魔力猛的散發開來,瞬間就在周圍形成了一個元素護盾.

身出元素護盾的保護之下.林立更是毫不停留.直接就是一個魔力反饋放了出去.

"咦!"一記魔力反饋出手,卻如同石沉大海一般,那種無處著力地感覺,讓林立覺得自己就象是一拳打在了空氣上一樣.

這一下,林立徹底傻眼了.

自從來到安瑞爾之後,大大數十戰,林立還從來沒遇到過這麼詭異地事,以林立的精神力,根本就不可能反饋失敗.更不可能象現在這樣,一記魔力反饋放出去,卻象是反饋到一團空氣一樣,絲毫沒能影響到對方的施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團火焰越燃越烈……

"這下麻煩大了……"魔力反饋落空,林立只能將全部賭注都押到元素護盾上面,他拼命的催動著魔力,希望這個略顯孱弱的元素護盾,可以幫自己頂過這團大魔導士級別的火焰.

"巴爾博.叫他停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一旁的安度因臉色一變,手中法杖陡的亮起一團光芒.

身處火球威脅下地,可是自己唯一的弟子,就算安度因跟藥劑師公會關系再好,跟巴爾博私交再厚.此時也已經顧不得那麼許多了.

"埃林,住手."巴爾博臉色鐵青,對他來,今天這一幕簡直就是鬧劇,好好的一次交流會,卻被一發冰錐弄得亂七八糟,他必須制止這場鬧劇繼續演下去.

"巴爾博老師……"巴爾博都已經開口,就算埃林再怎麼憤怒,也只能老老實實的聽從吩咐.只是手上的火焰雖然熄滅.眼中的火焰卻是越燃越烈,望著林立的時候.簡直恨不得能立刻將他燒成灰燼.

"好了,有什麼事等一下再."巴爾博叫住埃林之後.又回過頭來望著林立:"費雷魔法師,我想你確實應該解釋一下."

"好的,巴爾博會長."從費雷到費雷魔法師,這明顯的稱呼變化,就算是瞎子都看得出來,巴爾博是真地生氣了,這一下林立也不敢怠慢,臉上的神色變得異常嚴肅:"首先,我必須告訴各位,你們剛才真的很危險……"

"胡八道!"一群藥劑師差點沒跳起來,這子簡直太不要臉了,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居然還敢這種恬不知恥的話,難道他真以為藥劑師公會上好欺負的嗎?

"混蛋!"埃林更是怒不可遏,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無恥的人,毀掉了自己名垂青史地機會,居然還敢要自己反過來感謝的.

"埃林,閉嘴."巴爾博瞪了弟子一眼,這才勉強擠出一絲禮貌的笑容:"費雷魔法師,請你繼續下去."

"不管你們承不承認,這都是事實."林立無所謂的笑了笑,一群藥劑師的反應,早就在他預料之中,他只是回過頭來,一雙眼睛緊緊盯著埃林:"你敢不敢當著大家的面一,除了原始樹葉之外,你還在藥劑里加了什麼東西?"

"你胡!"埃林神激動雙眼通,就好象真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樣,但是心里卻忍不住有些疑惑,自己往覺醒藥劑里加東西,可是誰也不知道的事,難道這個陌生魔法師真的發現了些什麼?

"我有沒有胡,你自己心里有數."林立盯著埃林看了半天,卻突然笑了:"不過不要緊,你不願意沒關系,我可以幫你,助人為快樂之本嘛,我這人一向喜歡幫助別人……"

林立完,慢慢彎下腰來,從地上撿起一塊殘存地燒杯碎片.

碎片差不多拇指大,上面一絲鮮地痕跡,在眾人的目光下,顯得特別地鮮豔.

所有人都知道,那一絲痕跡,應該就是殘存的覺醒藥劑了.




上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炸藥     下篇:第二百二十三章 發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