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二十九章 歡呼  
   
第二百二十九章 歡呼

第二百二十九章 歡呼



但是看著看著,眾人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了,特別是象霍夫曼這種,有著一身肥肉,卻專門研究各種技術細節的人物,更是一下就看出來,這子絕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無論是技術還是細節,都沒有一點可以挑剔的地方.

這幾年竄起的年輕藥劑師中,以埃林的天賦最好,本身又是巴爾博的親傳弟子,霍夫曼一直都以為,這一批年輕人當中,恐怕就要數埃林最有出息,卻沒想到,今天的交流會上卻一下冒出兩個年輕人來,那個叫米洛的倒也就罷了,雖然將那張古怪配方進行到了最後,但在技術上卻沒有太多可以稱道的地方,頂多只能算是中規中矩.

但現在這個,卻真是不得了了,這子也不知道是什麼來路,看起來二十來歲,配起藥來卻象是七老八十一樣,無論是技術還是手法,簡直都可以用完美來形容,從他站到藥劑台前開始,霍夫曼就注意到了一個細節,這年輕人的操作速度並不太快,但是卻穩得嚇人,從頭到尾,就沒見他一雙手抖動過一次,就好象那不是一雙手,而是一架精密的機器一樣.

霍夫曼本身就是藥劑大師,對藥劑技術更是有著一種近乎偏執的追求,從十六歲到五十歲,這幾十年里就一直跟各種各樣的藥劑打交道,數十年如一日的堅持,才磨練出了一手連巴爾博都贊不絕口的藥劑技術.

但是,等到這個年輕人走到藥劑台前時,霍夫曼卻突然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藥劑技術,似乎還不如這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

霍夫曼一下就傻掉了……

"這這這……這也太假了吧?"霍夫曼一臉呆滯的站在那里.看著他萃取出甯神花地汁液,又看著他將龍舌蘭跟銀葉草分開,舉手投足之間看似慢條斯理,卻沒有一點遲滯沒有一絲失誤.

最讓霍夫曼難以相信的是,這個年輕人對坩堝的溫度掌握,簡直就好象是在變戲法一樣.在處理各種草藥的同時,他竟一直保持在施法狀態,火焰之手與冰霜之觸交替使用,不斷調整著坩堝的溫度,讓坩堝中的液體始終保持在即將沸騰地狀態.

"這還是人嗎?"霍夫曼差點當場瘋掉.

魔法師與咒術師.本身就是兩個相通的職業,,霍夫曼又怎麼會不知道,一個魔法師施法需要什麼狀態,無論是對精神力的操縱,還是對魔力的控制,都需要全神貫注心無旁騖,在這個過程中別干別的事.就算是打個噴嚏都可能致命.

更不用象這子一樣,一邊配制著這瓶難倒全法蘭藥劑師地藥劑,一邊將兩個法術交替施展,而且你看看他那神態.簡直就好象閑庭信步一般,輕松悠閑得讓人忍不住想拿頭撞牆.

霍夫曼甚至都不敢想象.不停地施展這兩個魔法.究竟需要多麼龐大地魔力.

"安度因.你從哪找地槍手.怎麼這麼厲害?"

"我呸.什麼槍手.我會那麼下流嗎?我告訴你.這可是我新收地學徒.不信你問殺手頭子去.我剛剛還跟他介紹來地."

"真地假地……"

"當然是真地!"

自從成為魔法師那天起.安度因就沒少受藥劑師地氣.經常是好話盡.最後還要搭上一些珍貴地魔法材料.才能在那些高高在上地藥劑師手上.換到那麼可憐巴巴地一連瓶藥劑.後來雖然加入了最高議會.又跟巴爾博交上了朋友.但那些藥劑師表面上不敢得罪自己.背後卻從來沒過自己什麼好話.

安度因忍了好幾十年,終于忍到今天揚眉吐氣,這一下,他又哪還會跟霍夫曼客氣?

只見老頭脖子一樣,一臉的神氣活現:"不過算了,以你的智商很難理解."

"你真沒騙我?"霍夫曼眨了眨眼睛,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真不是你花錢請來羞辱藥劑師公會的?"

"我呸,我有那麼閑嘛我……"

"也對……"霍夫曼仔細想想,也確實是這麼個道理,當下兩只眼睛一眯,換上了一臉諂媚的笑容:"這個,安度因大師,您能不能跟我,這個年輕人是跟誰學的藥劑,怎麼年紀輕輕就這麼厲害?"

"廢話,我的學徒,當然是跟我學的,不然難道是你教他的?"

"……"霍夫曼翻了個白眼,心想老子信你才怪.

當然,這話他可不敢出來.

"是是是,當然是您教的了."霍夫曼馬屁連連,笑容變得更加諂媚:"我地意思是,除了您之外,還有其他人指點過他嗎?"

"沒了."安度因神氣活現地回了一句.

還好霍夫曼臉皮夠厚,被安度因這麼一番奚落,他是一點也不生氣,反而是把老頭給伺候得跟殷勤了,大師前大師後的叫著,就差沒改口叫他大爺了.

"安度因大師,您看等交流會完了之後,能不能讓您這個弟子跟我聊兩句?"

"這我可做不了主……"

這一次,安度因還真沒亂,這事他確實做不了主,費雷這子身上地秘密太多,就算跟他最為熟悉的安度因,也經常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霍夫曼倒是聊兩句,可是鬼知道他想聊些什麼,這種事安度因可不敢胡亂答應.

"這樣啊……"霍夫曼想了想,又一臉諂媚地問著:"那要不這樣,安度因大師,您幫我跟他帶句話,就霍夫曼有幾個問題想向他請教,如果能幫我解決這幾個問題.我願意把萬咒之書送給他."

"萬咒之書!"安度因的聲音陡的提高幾度,不過很快,他就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了,老頭趕忙收起垂涎,換上一臉的道貌岸然:"恩,我盡量吧……"

"那多謝安度因大師了."

"這死胖子.還真舍得本錢,連萬咒之書都拿出來了……"目送霍夫曼走出老遠,安度因這才在那自自語的念叨開了,萬咒之書可是真正地好東西,即便是已經身為傳奇強者的安度因.在第一次聽見的時候,都忍不住有些垂涎,毫不誇張的一句,霍夫曼之所以能有今日的成就,至少有一半要歸功于萬咒之書,靠著這個東西,霍夫曼才能以區區十六級的實力,屹立在強者橫行地輕風平原始終不倒.

看來.這事還真要跟費雷那子……

而這個時候,林立的虛空力量藥劑,已經差不多快完成了.

十種草藥當中,有八種都已經放進了坩堝.此時他手邊放著兩只燒杯,一只裝著月光草,一只裝著太陽花,為了保證太陽花的效果,林立還專門制造了一些冰塊鎮在上面,在晶瑩的冰塊當中,太陽花獨有的色顯得異常鮮豔.巴爾博地目光直勾勾的,始終盯著林立的雙手,這個年輕人所展現出來的一切,又一次顛覆了他的常識.魔法與藥劑的完美結合.即便是與藥劑為伴數十年的巴爾博,一時之間也是看得歎為觀止.

"伯恩塞德.快幫我想想辦法."巴爾博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地表顯得異常嚴肅:"無論任何代價.我們藥劑師公會都必須得到這個天才,否則的話,我將會成為藥劑師公會的罪人!"

"會長大人,這一次我可是真沒辦法了,剛剛我也幫你探過口風了,讓他離開加洛斯魔法公會,他是絕對不肯的……"老格林雙手一攤,露出了一臉地苦笑.

"那就沒有其他辦法了?"

"還有什麼辦法?"老格林不由一陣氣結:"難道還能由你我出面,收他當學徒不成?別開玩笑了,您又不是沒看見,安度因活了一百多歲,就收了這麼一個學徒,天天拿著當寶貝似的,又哪來機會給我們挖牆角?"

"安度因這老混蛋,運氣真是太好了."巴爾博在那想了半天,也不得不承認,老格林的的確是事實:"要是我們早一點下手就好了……"

"對了,我想起件事!"正在那垂頭喪氣的時候,老格林又突然想起件事來:"也許,你可以在這上面想想辦法."

"什麼事?"

"剛才我去幫你探口風的時候,費雷跟我提過一次,他想向公會買點原始樹葉,要不你用這個東西做籌碼跟他談談?"

"讓我想想……"

兩人正在那嘀嘀咕咕,虛空力量藥劑的配制,卻已經進入了最後一步.

隨著豔豔的太陽花花瓣灑進坩堝,所有藥劑師的心都不約而同的懸了起來.

大家都知道,這已經是最後一步了.

剛才那個年輕魔法師米洛,就是在這一步失敗地,現在這個比米洛更年輕地魔法師,是不是能夠越過這最關鍵的一步,就成了所有人心頭地疑問,越不過去自然就什麼都不用了,可一旦被他越過去了,也就意味著藥劑學上的一顆新星誕生.

而且這一顆新星,要比以往那些更加耀眼.

這一張配方難倒地,可是整個藥劑師公會,乃至全法蘭王國所有的藥劑師,霍夫曼的技術已經算得上是無可挑剔了吧?亡靈魔法師森德羅斯的藥劑造詣,算得上是高深莫測了吧?可是就連他們,也沒能完成這張古怪的配方.

如果在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手上完成,這將注定是一件轟動整個奧蘭納的事.

"子,好好干,讓霍夫曼那死胖子知道,不是人長得胖,藥劑學水准就一定高的!"人群當中,不知道誰喊了一聲,頓時引的一陣哄堂大笑.

"伙子,加油!"

"對,伙子,好好干,你要是能完成這張配方的話,我就把女兒介紹給你!"

"加里森你這個老不要臉的,你還是積點德吧,你女兒都快四十歲了,也好意思讓她來老牛吃嫩草?"

"我呸,我的是女

"我靠,你女兒今年還不到十三歲吧,你要不要這麼狠啊?"

"怎麼,不服氣?有種你也生女兒啊……"

公會藥劑室里的氣氛,莫名的就變得熱烈起來.

在這一刻,幾乎所有藥劑師都在為林立加油助威.

其中有幾個,是先前鄙視過他不懂高等精靈文字的,也有幾個是跟鳴雷城魔法公會有些交的,但更多的卻是連見都沒見過的陌生藥劑師,他們的助威與交無關,也與恩怨無關,純粹是出自對藥劑學本身的熱愛.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是發自內心的希望他能夠成功.

"謝謝大家捧場!"

太陽花花瓣火光閃動的瞬間,林立輕輕灑下了銀光閃動的月光草,跟著就只見一片白色霧氣彌漫而起,林立站在一片白蒙蒙的霧氣當中,順手熄掉了坩堝下的爐火,並回過頭來向著一群圍觀藥劑師鞠了個躬,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藥劑台……

白蒙蒙的霧氣彌漫,帶著一股淡淡的甜香,讓整個公會藥劑室里的一切都變得模糊起來,一群藥劑師全都眼巴巴的望著那片蒙蒙的霧氣.

巴爾博第一個站起身來,因為動作太過激烈的緣故,身下的藤椅一下就被他掀到了身後,一張臉上雖然表平靜,但緊緊貼在身側的雙手,卻已經忍不住有些微微發抖,跟著站起來的是格林-伯恩塞德,然後是神緊張的安度因,然後是一個又一個,接連不斷起身的藥劑師們……

他們正以這樣一種方式,想這個年輕的魔法師致敬.

沒錯,他真的成功了.

根據配方上的描述,藥劑一旦被配出來之後,會呈現出一種濃稠的透明狀態,靠近時還會聞到一股淡淡的甜香,就好象麥芽糖的味道,一切的一切,都跟坩堝中的液體一般無二.

這個二十歲不到的年輕魔法師,解決了全法蘭藥劑師都沒能解決的難題,今天這一場交流會,注定會讓這個年輕人成為藥劑學上最耀眼的一顆明星!

短暫的寂靜之後,藥劑室里突然爆發出一陣歡呼,上百個藥劑師,不管認識的不認識的,不管有恩怨的沒恩怨的,在這一刻全都沉浸在巨大的喜悅當中,這個年輕人解決的,不僅僅是一瓶簡單的藥劑,而是一個困擾著全法蘭所有藥劑師的難題,這一瓶藥劑的誕生,代表了藥劑學的一次巨大進步!

這一章有點頭疼,寫了好多個版本都不合心意,反複改來改去,終于創下了本月更新最晚的記錄.

不過幸好,還是照承諾爆發了,雖然爆得不多.

好吧,我這麼多,其實就是一句話,希望大家看我辛苦改來改去的份上,把月票投過來




上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親自動手     下篇:第二百三十章 萬法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