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四十章 陵墓地  
   
第二百四十章 陵墓地

第二百四十章 陵墓地



"我當然認識……"安度因撇了撇嘴,一臉的神氣活現:"這條咒語的創造,就是我的同僚洛薩爵士,這可是個很有意思的人,什麼時候有空的話,我把你介紹給他,你有什麼問題直接去問好了."

"好好好……"林立一聽之下,頓時眉開眼笑,當下也不去管那張羊皮紙了,卷了兩卷就順手揣進口袋,反正有安度因介紹,自己很快就能見到這條咒語的創造,又哪用得著費神費力的去研究那些見鬼的字符?

"我看這樣吧,奧蘭納那邊的決賽完了之後,你應該沒什麼事要辦吧?到時候跟我走一趟,我帶你去個地方,順便把洛薩爵士介紹給你認識."

林立想了想:"也可以……"

兩人又談了一陣,敲定了決賽之後的行程,安度因也有些犯困了,正打算回房睡覺的時候,林立卻又突然想起件事來.

"對了,我手上有件東西,是用高等精靈文字寫成的,您能不能幫我翻譯一下?"

"高等精靈文字?"安度因愣了一下,伸出一只枯瘦的手來:"拿來我看看."

"等等……"林立打開無盡風暴之戒,在那里找了好半天,總算把那兩塊破布給找出來了:"就是這個……"

"咦!"安度因才剛接過破布,臉上的表就突然變了,只見他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目光掠過一個個奇異的符文,兩張破布都看完之後,安度因還很心的將它們拼到一起,又鋪在桌上重新看了一遍.

而林立的一顆心,也隨之懸了起來.

這個時候,他心里充滿了無數的疑問.卻只能生生的憋著,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多出一口.生怕驚動了閱讀中的安度因.

這兩張破布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費雷,你告訴我.這件東西,你是從什麼地方得來地?"安度因將兩張破布鋪在桌上.又重新看了一遍之後,才帶著幾分疑惑向林立問道,當他抬起頭來的時候,臉上地神色竟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什麼地方?"林立想了想,老老實實的道:"一塊是在落日山脈,一只雷霆猩猩送給我地.至于另一塊.嘿嘿,是葛瑞安從梅林家族寶庫里搜出來的……"

"梅林家族?"安度因聽到這里.嘴角突然露出了一絲冷笑:"果然是在梅林家族手里……"

"怎麼了?"林立愣了一下,心頭隱隱有些奇怪.安度因雖然出身加洛斯魔法公會,可是呆在翡翠高塔地時間卻並不太長.難道這樣也能跟梅林家族有什麼過節?

只是這一次,安度因卻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帶著一臉的凝重,用一種低沉的聲音道:"費雷,你知不知道,你手里的這兩件東西,可是關系到一個天大的秘密……"

"什麼秘密?"

"奧斯瑞克這個名字,你應該聽過吧?"

"廢話……"林立撇了撇嘴,心想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高等精靈王朝覆滅之前,大領主奧斯瑞克為自己修建了一座龐大無比的陵墓,這在安瑞爾世界,是一段廣為人知地故事……"安度因到這里地時候,突然笑了笑,神色間微微帶著幾分諷刺:"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奧斯瑞克在陵墓里藏了一些東西,只不過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里面藏著地是大領主一生搜刮來的財富,這些人根本不動腦子,他們為什麼不想想,以奧斯瑞克當時地權勢,整個法蘭王國都是他的,他為什麼要對凡間地財富感興趣?"

"難道,你知道里面藏著什麼?"林立聽到這里,漸漸有些明白了.

安度因什麼也沒,只是輕輕點了點頭:"你現在我要告訴你的,將是一個很大的秘密,就算是在最高議會,也只有少數人才知道的秘密……"

"恩!"林立趕緊打起精神,等著聽這個天大的秘密.

"事實上,早在很多年以前,最高議會就掌握了陵墓的線索,這麼多年以來,我們一直在進行研究,我之所以會到落日山脈,之所以會遇到你,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當然,這並不是我們今天要談的,我想的是,如果我們的研究方向沒錯的話,我至少有八成的把握肯定,奧斯瑞克陵墓里藏著的,並不是什麼財富,而是一件武器,一件強得足以毀滅整個法蘭王國的武器……"

到這里的時候,安度因稍稍頓了一頓,神色間隱隱流露出幾分疑惑:"不過,我真的想象不出,什麼樣的武器,可以摧毀整個法蘭王國……"

"見鬼……"林立聽到這里,卻是心頭一緊.

他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了……

最高議會的研究方向確實沒錯,奧斯瑞克陵墓里藏著的,確實是一件武器----或,是某件武器的一部分.

那件武器的名字,就叫做永睆第l!

"怎麼了?"安度因著著,卻現林立的臉色好象不對,一時之間,不由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

"沒什麼,您繼續下去……"林立搖了搖頭,永睆第l的事,他只是稍稍跟安度因提了幾句,並沒有得太過詳細,現在要是解釋起來,沒個大半天時間根本不清楚,還是等安度因把這兩塊破布講清楚之後,自己再慢慢跟他解釋吧.

"不過誰也不敢肯定,那件武器真的存在,這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我們手上的資料實在是太少了,黑暗年代的那些珍貴文獻,大多都已經被戰火吞沒,就算我這個所謂的高等精靈權威,所能掘出來的,也只不過是當年的只片語,想要真正確定.還有一段相當遙遠的距離……"安度因完之後,又把那兩張破布拿了起來:"不過有了這兩件東西.我們的研究應該可以告一段落了……"

"跟這兩件東西有關?"

"恩."安度因點了點頭,將兩塊破布鋪在桌上,枯瘦地手指從一段高等精靈文字下方輕輕劃過:"你過來看看這段文字.哦,不對.我忘記你不認識高等精靈文字了,它的大概意思就是,高等精靈王朝覆滅之前,奧斯瑞克自知壽命即將終結,于是他讓一件強大地武器伴隨自己長眠……"

"那除了這一段之外,其他的高等精靈文字.又是什麼意思?"

"簡單的.這是一張陵墓地圖,只不過高等精靈跟人類不一樣.他們不喜歡枯燥地線條,也不喜歡單調的方塊.他們認為,高等精靈語是這世界上最完美地語.他們習慣用這種繞口令的方式來表達一切,看看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深藏在黑暗中的獠牙,熱的迎接每一位不速之客……"

"啊?"

"再看看這一段,沉睡的英雄,將在烈焰與寒冰中獲得永生……""你地意思是,整個奧斯瑞克陵墓地況,都是用這種比裹腳布還長,比繞口令還複雜的句子寫成?"

"你得沒錯……"

"吃飽了撐地!"

"不過這跟我沒什麼關系,反正我的研究項目只是確定,奧斯瑞克是不是真地把一件武器藏在陵墓當中,至于究竟藏了什麼,我可沒什麼興趣,這種東西最好永遠埋藏在地下,永遠也不要被掘出來,否則它給安瑞爾世界帶來的只能是一場災難,真是見鬼,一件武器就能毀滅法蘭王國,奧斯瑞克這個瘋子究竟還干過些什麼……"安度因嘟嘟囔囔地抱怨完,又把那兩塊破布卷了起來:"費雷,跟你商量個事怎麼樣?"

"什麼事?"

"這兩件東西,能不能先借給我?我想把它們帶回最高議會,讓其他同僚看一看."

"送給你都沒問題……"林立撇了撇嘴,象這種寫滿高等精靈文字的東西,就算給他他也不認識:"不過你拿走之前,能不能先幫我翻譯一份?"

"怎麼,你也對奧斯瑞克的陵墓有興趣?"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可能會去看看,畢竟是大領主留下的東西,不定會有什麼意外的現呢……"林立也不隱瞞,老老實實的就點了點頭.

"那你可要心一點,高等精靈對于機關詛咒之類的東西,可不是一般的精通."

"恩,我明白的."

兩人談了一個多時,都是禁不住有些睡意,安度因又叮囑了幾句之後,這才打著呵欠回到自己的臥室,而林立躺在床上卻是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的琢磨著那兩張破布,有一件事安度因沒有清楚,那就是梅林家族跟這兩塊破布的關系,為什麼在聽其中一張是從梅林家族搜出來的時候,老頭會突然冒出一句"果然",這是不是意味著,老頭早就知道梅林家族會跟這兩塊破布有關?

離開加洛斯之後,林立已經沒久沒關心過梅林家族的事了.

克倫威爾死于決斗,老梅林徹底失蹤,如今的梅林家族,已經算不上什麼威脅,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林立卻總覺得有些不安,老梅林的失蹤實在是太詭異了……

整整一個晚上,林立都沒怎麼閉眼,腦子里始終轉著各種各樣的念頭,一直到天都已經蒙蒙亮的時候,他才在陣陣襲來的倦意中迷迷糊糊的睡去.

這一睡就睡到日上三杆,一直到龍鷹都餓得唧唧喳喳直叫的時候,才總算把林立給吵醒.

"奇怪,老頭今天怎麼沒叫我起來?"林立昏昏沉沉的從床上爬起來,正打算去給龍鷹找點吃的的時候,卻突然現桌上似乎留了一張字條.字條上一共只有幾個字,林立一眼就看過來了.

"我有事先走."

"肖恩,收拾一下,我們回奧蘭納了!"既然安度因都走了,林立留在這里也沒什麼事做,當下把肖恩叫上,隨隨便便的收拾了一下,就從安度因的高塔里出來了.

這一次林立的運氣倒是不錯,雖然暮色森林的地形依然複雜,卻因為有肖恩這個盜賊的存在,一路上倒也沒有鬧出什麼迷路的笑話,就這麼順順利利的回到了奧蘭納,在快進城的時候,肖恩又跟林立了一聲…

"對了,魔法師先生,我就不跟你一起進城了,您要的三色花,我還得准備准備,要不您約個時間和地點,我准備好之後立刻就給您送來?"

"恩,也好."林立點了點頭,順手指著魔法公會的方向:"明天下午,魔法公會門口見."

"好的."

送走肖恩之後,林立一手抱著龍鷹,慢慢的往魔法公會方向走去,反正決賽已經臨近,自己也沒什麼事了,與其坐在魔法公會里呆,倒不如在奧蘭納隨便逛逛.

從城北到魔法公會,不過一個時路程,林立一路逛下來,卻花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從一條街道到另一條街道,從一間商店到另一間商店,林立逛得盡興,龍鷹也吃得盡興,家伙挺著圓滾滾的肚子,躺在林立懷里睡得比誰都香甜.

一直到差不多傍晚的時候,林立才回到奧蘭納魔法公會.

誰知道,還沒等他走進公會大廳,就突然看見街角處,似乎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阿古斯,怎麼巧?"

"巧什麼巧,我是特意來找你的……"阿古斯鬼鬼祟祟的四下張望了一番,這才死命的壓低聲音道:"你上次讓我幫你打聽的事,我已經有些眉目了……"

"哦?"突然聽見這話,林立頓時收起了玩笑的表,四下看了看之後,才帶著阿古斯到了一個僻靜的地方:"."

"據我了解,那批裝備從馬拉頓鍛造工坊出來之後,就被人運去了北方."

"你確定?"

"當然."阿古斯很肯定的點了點頭:"告訴我這個消息的人,是馬拉頓鍛造工坊里的一位主管,當初他還是一個冒險的時候,我曾經救過他一命,他不可能騙我."

"看來我果然沒有猜錯……"事到了這個地步,已經再明顯不過了,加洛斯所處的位置,正是法蘭王國的北方.

"對了,你最近有沒有看到馬迪亞斯?"就在林立咬牙切齒的時候,阿古斯卻又有些猶豫的問了一句.

"沒有,我最近這十天,一直不在奧蘭納,怎麼了,馬迪亞斯出什麼事了嗎?"

"這個……"阿古斯想了想,還是了出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我可以感覺得到,最近這一段時間,馬迪亞斯已經開始防著我了……"




上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精神沖擊     下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