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戰友,兄弟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戰友,兄弟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戰友,兄弟



林立走進公會醫療室的時候,麥德林正在那焦躁不安的走來走去,也許是因為歐靈受傷的關系,老頭今天的脾氣似乎特別暴躁,一群前來探病的公會魔法師們,都大多躲得遠遠的,生怕惹惱了爆發邊緣的麥德林,公會醫療室里十幾個人,只有馬森敢坐在病床旁邊,因為他手里端著一杯清水,那是林立臨走之前交代他喂給歐靈喝的,就算是看誰都不順眼的麥德林,也絕不會在這個時候來找他麻煩.

"怎麼樣?"林立走到病床旁邊,很聲的問了問馬森.

馬森歎了口氣:"臉色比剛才好一點了,不過還是一直沒醒……"

"別擔心,我再想想辦法."林立安慰了兩句,這才又把走來走去的麥德林給叫住:"我麥德林先生,您這麼走來走去的就不嫌累?先停下來喘口氣好不好?我把恩洛斯大主教請來了,先讓他看看歐靈再……"

"啊?"麥德林頓時一愣,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子要去找的人,竟然是傳中的大主教恩洛斯!

對了,還有霍夫曼……

媽的,這子跟霍夫曼之間,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據回來的那個學徒,他到了閃金銀莊,剛把水晶卡遞過去,就立刻受到了貴賓一般的待遇,當他到自己想找霍夫曼的時候,立刻就有人把他帶到了霍夫曼面前,整個過程之間沒受一點刁難一點阻撓,就好象一個魔法學徒來找霍夫曼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一樣.

而見到霍夫曼之後,這個胖胖的中年人更是什麼都沒問.直接就叫了一輛馬車跟他到魔法公會來了.

"恩洛斯大主教也來了?"恩洛斯可是光明神殿四位大主教之一,就算麥德林心頭再怎麼焦躁不安,也不得不滿臉堆笑的出門迎接.這是必要地禮儀,麥德林代表魔法公會,恩洛斯代表光明神殿,一個不慎.就可能影響兩家的關系.

誰知道才剛走出門外,麥德林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見鬼……

恩洛斯身後站著那家伙,怎麼看著這麼眼熟?

渾身上下被黑色長袍裹得密不透風,一張皮包骨頭地老臉簡直象僵尸一樣慘白,還有他身上那種獨有的陰冷氣息,這不是森德羅斯又能是誰?

媽的.森德羅斯怎麼可能出現在魔放公會!

一時之間,麥德林真是寒毛都豎了起來,森德羅斯是什麼人,他又怎麼會不知道?那可是成名數十年的亡靈魔法師,據實力已不比傳奇法師遜色,雖然最近幾十年,森德羅斯從未在法蘭王國出現過,但他地名字恐怕就連孩都知道,洛特丹的屠殺實在是太出名了.就算是幾十年後的今天.洛特丹的大人也常常拿這個名字來嚇唬孩.

這一下,麥德林是真被嚇到了.

霍夫曼來也就算了.畢竟那天在公會大廳的時候,他也曾經親口承認.自己確實從費雷手上買過一批草藥,一來二去之間.兩人有些交也並不奇怪,至于恩洛斯大主教,就多半是因為安度因的關系了,麥德林知道,這位大主教在年輕地時候,曾經欠安度因一個很大的人.

可是……

森德羅斯怎麼也來了?這會不會太假了一點……

他可是真正的亡靈魔法師,半人類半亡靈的怪物,他成名這幾十年里,除了恩洛斯跟他交不淺之外,還從來沒聽過有誰能求到他幫忙的,費雷就算再有本事再有靠山,畢竟不過二十來歲,又怎麼可能攀上森德羅斯這等人物?

等等……

正在那目瞪口呆的時候,麥德林又突然想起件事.

大約半個月之前,費雷不是去參加過一次交流會嗎,麥德林依稀記得,那次交流會的主辦方,正是藥劑師公會,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眼前這三個來頭大得嚇人的家伙,除了都有著強大地背景與實力之外,還有著一個相同地地方,那就是他們都是一位真正的藥劑大師!

對了,麥德林有想地,自從那次交流會之後,似乎隔天就有許多大人物光臨奧蘭納魔法公會,從獅心親王喬納森,到殺手頭子奧羅,再到之後的恩洛斯大主教,以及胖子霍夫曼,一個接著一個,就好象走馬燈一樣,偏偏來了之後卻什麼也不,只是拉著自己跟奧德文扯些閑話,順便打聽打聽最近魔法師公會是不是出了什麼了不得地人物……

媽的,費雷不就正是一個了不得地人物嗎?

這一下,麥德林徹底明白了.

感這一個接一個的大人物,都是因為費雷而來的?

他們肯定在交流會上見過費雷,那子也不知道干了些什麼,竟把他們一個個的都引到魔法公會來了,媽的這子也太狡猾了,回來之後什麼也沒,碰到霍夫曼還什麼賣草藥,騙鬼還差不多,不行,這事得找奧德文商量商量……

今天來的這幾個可不得了,個個都是真正的藥劑大師,能跟他們攀上交的,至少也是高級藥劑師.

媽的,費雷這子可藏得真夠深的……

當初在噩夢山脈上的時候,麥德林曾經親耳聽見,這子在藥劑學上指點過安度因,那個時候他就知道,這子在藥劑學上的造詣肯定很高,可是麥德林絕對沒有想過,竟然會高到這種程度,高級藥劑師是什麼概念?那可是至少懂得上百種藥劑配方的人物,就憑著這上百種的藥劑配方,他可以輕而易舉的,決定一場大魔導士級別戰斗地勝負!

麥德林撓了撓頭.心想老子真是活見鬼了!

他真的很想問問,這子到底還是不是人,二十歲就突破大魔導士境界不.居然還同時精通藥劑與鍛造,一方面是一個高級鐵匠,一方面還是一個高級藥劑師,有時候麥德林真的很懷疑.不定某一天,這子就會一個人生出一個孩來……

"幾位快請進……"麥德林熱地將三人請進公會醫療室內,心頭卻一直在悄悄嘀咕,等治好歐靈之後,非好好審問一下費雷那子不可!

恩洛斯走進公會醫療室,只是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歐靈.眉頭頓時就緊緊的皺了起來.

"費雷,你這位朋友的況,恐怕真地很糟糕……"

"是的,我知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身上的傷應該是由某種火系魔法造成的,這在平時倒沒什麼,無非是一個聖光術罷了,可是因為心靈干涸詛咒的存在,他地生命力已經徹底干涸了.就算我用聖光術照耀他.他身上的傷勢也不會有一點好轉……"

"那能不能等霍夫曼先生把詛咒解掉之後,再由您來施展聖光術?"

"應該可以.不過要快,否則等他失血過多.生命力徹底流盡之時,恐怕就要教皇陛下親自出手才能救他了……"

"恩."林立點了點頭.向霍夫曼問道:"霍夫曼先生,剛才您的那個辦法……"

"我試試……"霍夫曼走到病床前面,慢慢伸出一只右手,在這個時候,他那五跟肥肥的手指,卻顯得異常靈活,就好象沒有骨頭一樣,幾個奇異的手勢之後,跟著就是一片白色光芒從手心中湧出,瞬間覆蓋在歐靈的傷口上.

在這個過程當中,林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一片白色的光芒,就好象具有生命一樣,正不斷的湧進歐靈地體內,而與此同時,那一縷縷飄飄蕩蕩地霧氣,也仿佛是突然受了什麼刺激一般,在一瞬間內變洶湧起來,就好象一片烏云籠罩在傷口上空,又濃又密,其中更是帶著一股濃濃的腥臭.

霍夫曼神色凝重,隨著手上地白色光芒越來越亮,他一張胖臉上的汗水也越來越多,到了最後地時候,那一張胖臉簡直變得仿佛森德羅斯一般蒼白.

林立知道,這是因為消耗太大.

就算是對詛咒所知不多的林立也知道,這一次霍夫曼恐怕是真地盡了全力了,就這麼短短的幾分鍾之內,他整個人都好象一下憔悴了下來,滿頭大汗臉色蒼白,看起來就好象剛剛跑了幾十公里一樣,這一切自然是因為歐靈身上的那個詛咒.

"媽的,這人欠大了……"

霍夫曼可是真正的商人,他肯消耗自己的力量去救歐靈,必然要得到更大的回報才行,到時候如果再向自己提出什麼要求的話,自己恐怕也不怎麼好拒絕他了.

"格蘭芬多這王八蛋,老子跟你沒玩!"林立一想到同時欠下三個天大的人,就忍不住一陣頭疼,對打傷歐靈的格蘭芬多更是恨到了極點,若不是這麼多人在場的話,他恐怕早就已經去找格蘭芬多麻煩了.

"費雷,你過來一下……"三位藥劑大師在那忙忙碌碌,麥德林卻把林立叫了過去.

"干嘛?"林立看了麥德林一眼,目光中帶著幾分警惕,今天一下把霍夫曼他們三個請來,林立心頭已經有了准備,這一下麥德林肯定不會放過自己,以他的心思,很快就能猜出自己在那次交流會上干了些什麼.

"沒什麼,聊聊而已……"

"好了好了,你也不用審問了,我什麼都告訴你,沒錯,我確實是在藥劑師公會的那次交流會上,認識這幾位大人物的,他們覺得我藥劑水准不錯,也想跟我建立良好的關系,所以這一次我一開口求助,他們就都答應了下來,話完了,你還有沒有什麼想問的?"林立倒也干脆,一口氣就把來龍去脈交代完了."媽的,你子到底瞞了多少事,怕是只有你自己才知道!"麥德林聽完之後.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這才又搖了搖頭:"不過,我找你不是想談這個……"

"啊?"林立差點沒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老子坦白了半天,白坦白了?

"誰讓你自作聰明來的……"老頭撇了撇嘴,這才一臉嚴肅地問道:"你是不是想找格蘭芬多麻煩?"

"廢話!"一提起格蘭芬多這個名字,林立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咬牙切齒的道:"下這麼重的手,真虧他干得出來,您又不是沒看到,那可是炎爆術,要不是歐靈命大,早就被他一發炎爆術給炸死了.又哪還輪得到什麼詛咒?"

"沒錯,格蘭芬多這王八蛋,真他媽欠揍!"麥德林也是一臉地義憤填膺,可是罵完之後,一張老臉又皺了起來:"不過費雷,你最好還是聽我一句勸,這兩天別和格蘭芬多發生沖突……"

"憑什麼?"林立一張臉頓時垮了下來,格蘭芬多差點一個炎爆術把歐靈打死,這老家伙居然還不讓自己跟他發生沖突.他是不是被森德羅斯給嚇成老年癡呆了?

林立歐靈馬森三人.可是朝夕相處兩個月的室友,從一開始一起完成麥德林的任務.到之後一起在幽影谷里掙紮,再從每天一起在全知高塔學習.到隔天一次的競技場切磋,他們之間地感.早就超越了一般室友,他們是最親密的戰友,是最值得信任的兄弟,格蘭芬多一個炎爆術打在歐靈身上,就跟打在林立身上是一樣的.

不跟他發生沖突?真虧麥德林得出來……

林立至今都還記得,當初在噩夢山脈的時候,巴瑟羅爾的父親,霍倫大魔導士要對自己出手地時候,馬森跟歐靈是怎麼攔在自己身前,是怎麼堅定的跟自己站在一起的,這樣的兄弟與戰友,林立怎麼可能不維護,怎麼可能不為他出頭?

"費雷,你聽我……"

"您有什麼好的,麥德林先生?格蘭芬多打傷的是我的室友,是曾經站在我身前,為我擋過霍倫大魔導士的室友,我為什麼不能跟他發生沖突,您能不能給一個理由?"

"很簡單,因為格蘭芬多那王八蛋運氣好,跟了一個來自最高議會的導師,所以你暫時還不能跟他發生沖突……"麥德林歎了口氣,很耐心地解釋起來:"你知不知道,格蘭芬多地導師是誰?"

"我管他是誰……"

"格蘭芬多的導師名叫諾森,跟你地導師安度因一樣,都是已經突破傳奇境界的強者,都是最高議會地掌控者之一."

"那又怎麼樣?"

"不怎麼樣,不過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最近十年來,諾森跟安度因兩個人,關系一直不怎麼好,因為他們是最高議會十位掌控者當中,最有機會成為新的仲裁者地兩個人選,如果你跟格蘭芬多打起來,事態必定會擴大,到時候很可能就會影響到他們兩個的競爭,最高議會那個地方,可不象奧蘭納魔法公會,各種規矩森嚴的嚇人,搞不好你這麼一動手,就會直接影響到安度因……"

麥德林一口氣到這里,稍稍停了一下,這才又繼續了起來:"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安度因輸掉,讓諾森成為新的仲裁者,他會不會放過你,會不會放過安度因?搞不好整個奧蘭納魔法公會,都會成為他打擊的目標,你好好想一想,這是不是你想看到的……"

"真是這樣?"麥德林一席話下來,林立一張緊繃著的臉,總算稍稍放松一些,不過望想麥德林的時候,目光中仍是帶著幾分狐疑.

"廢話……"麥德林撇了撇嘴:"你以為我就不想揍格蘭芬多這王八蛋?我告訴你,我比你更想揍他,你知不知道為什麼?因為歐靈的導師羅納德,跟我是幾十年的老朋友,當初歐靈剛來奧蘭納,羅納德就已經拜托過我,讓我一定要好好照顧他唯一的弟子,不然你以為老子真是吃飽了撐的,放著一大堆事不去處理,跑來給你們幾個兔崽子當試煉導師?老子圖個什麼?還不就是想看看,葛瑞安口中的魔法天才究竟有多強.順便照顧一下老朋友的弟子而已……"

"好吧,我不得不承認,您得很有道理.不過麥德林先生,我還是忍不了這口氣,您最好告訴格蘭芬多,讓他藏好一點.別在奧蘭納被我遇到!"

"其實,你也不用忍得太久……"麥德林笑得很狡猾,四周看了看,這才又壓低聲音道:"這次決賽地規矩,你有沒有聽人過?"

林立聽得一愣:"什麼規矩?"

"這可是赫爾紮親口告訴我的,那老家伙.這一次的決賽允許誤傷……"

"真地?"林立一聽這話,一雙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他怎麼也沒想到,這次的決賽居然允許誤傷,那豈不是意味著,就算格蘭芬多在決賽上有個三長兩短,自己也可以推卸責任?

老頭很嚴肅的點了點頭:"恩."

"太好了……"

"不過有一點我要先提醒你,這一次決賽的地方,是天空之塔.那里已經由奧德文親自布下了幾道魔紋.可以最大限度地抑制攻擊魔法的威力,如果你想傷到格蘭芬多的話.恐怕需要一個威力巨大的魔法……"

"恩,我知道了……"林立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目光望向了遠處的全知高塔,看來接下來這兩天.還要再去一次全知高塔才行,上次抄錄魔法地時候,似乎還有幾個威力巨大的魔法沒來得及抄錄……

等到兩人結束交談,回到公會醫療室的時候,霍夫曼已經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此時正一臉疲憊的靠在椅子上休息,看到林立進來,也只是有氣無力的了一聲:"心靈干涸詛咒已經解得差不多,接下來就看恩洛斯大主教的了……"

"謝謝,霍夫曼先生."

"沒什麼……"霍夫曼神色疲憊的搖了搖頭:"不過很抱歉,我想先休息一下……"

"好的."聽到詛咒已經解掉,林立終于松了口氣,只要沒有詛咒存在,憑恩洛斯大主教地實力,歐靈地命肯定是保住了.

恩洛斯不愧是光明神殿四位大主教之一,一個簡單的聖光術從他手中施展出來,跟晨曦大教堂地雷恩主教簡直是天壤之別,完全是另一個層次的存在,神聖而又莊嚴地祈禱聲中,恩洛斯的白袍上似乎泛起了一層白蒙蒙地熒光,龐大無比的神聖力量在空氣當中湧動,就仿佛一條潺潺流動的河流,氣勢磅礴卻又不顯得咄咄逼人,永遠是充滿了一種甯靜祥和的氣息……

無窮無盡的神聖力量湧動之時,漸漸會聚成了一片柔和的白色光芒,就仿佛一道水幕一般,慢慢的覆在了歐靈身上,隨著那強大無比的神聖力量湧入,歐靈那張慘白的臉上,開始漸漸多出一些血色,而背上被炎爆術炸開的傷口,也慢慢的從鮮變成粉,肌肉不斷蠕動,以一種肉眼能見的速度飛快愈合.

"厲害……"這還是林立第一次看見恩洛斯出手,沒想到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聖光術,就可以發揮出比恢複藥劑更強的效果,這要是傳中的教皇陛下親自出手,豈不是連死了的人都救得回來?

看來自己以前真是太無知了,以為魔法就是這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安瑞爾世界龐大無比,除了魔法師之外,其他的職業同樣有值得學習的地方.

"絲……"柔和的白光散盡之時,病床上的歐靈終于皺了皺眉頭,發出了一聲微不可聞的聲音.

"白臉,你怎麼樣了?"馬森頓時一臉驚喜的撲了過去,口中雖然叫著侮辱性的綽號,語之間卻充滿了掩飾不住的關

"白癡,閉……閉嘴……"

"謝天謝地……"馬森頓時松了一口氣,這家伙眼睛都還沒來得及睜開,就已經知道罵人了,看來應該沒什麼大礙.

"謝謝,恩洛斯大主教."終于把歐靈從死亡邊緣拖了回來,林立這才長長的籲出口氣,趕忙向恩洛斯道謝.

"不用客氣."恩洛斯笑了笑,看看病床上的歐靈沒什麼大礙,也就站起身來向林立告辭:"好了,費雷大師,你的朋友應該沒什麼大礙了,我跟森德羅斯還有些要辦,就不繼續打擾你了,我們先回晨曦大教堂."

"這麼快就走?"

"沒辦法,時間不等人……"恩洛斯完之後,又趁機發出了邀請:"對了,費雷大師,如果你什麼時候有空的話,可以到光明神殿來看看我,到時候我還想向你請教一些藥劑學上的問題."

"好,我有時間的話,一定會去."

爭取把時間調整回來,晚上十點之前更新第一章,第二章盡量在凌晨三點以前.

同時,求月票!




上篇:第二百四十六章 心靈干涸詛咒     下篇:第二百四十八章 決賽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