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四十八章 決賽前夕  
   
第二百四十八章 決賽前夕

第二百四十八章 決賽前夕



最近這兩天,格蘭芬多心不錯.

他可真沒想到,事居然會這麼巧,還沒等到決賽,就跟歐靈在競技場碰上了,而且這個白癡居然還蠢得主動向自己出手,身為一名試臉學徒,卻主動攻擊公會執事,就算被打死也只能怪他自己倒黴.

可惜……

那個叫馬森的蒼蠅礙手礙腳,居然在最後關頭把歐靈給帶走了,以至于自己精心准備的另一個炎爆術沒能及時出手.

不過算了,這次就算他運氣,反正他也活不了幾天了,被一個炎爆術直接命中,再加上他在最後關頭爆發出來的詛咒,他就算當場不死,也絕對活不到決賽那天.

"最好是決賽第一輪,就讓我碰那個加洛斯鄉巴佬,到時候我一定要讓他知道,大魔導士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格蘭芬多心愉悅的回到住處,房間里異常安靜,兩個室友早就已經搬出去住了,如今這偌大的一間房子,全都是格蘭芬多一個人的,客廳里幾張椅子隨意擺放著,一只碩大的水晶球放在茶幾上,正透出一片柔和的光芒.

格蘭芬多站在水晶球前,又急又快的念了一句咒語,跟著就只見一片光芒泛起,水晶球上出現了一個白發蒼蒼的身影.

"格蘭芬多,這麼晚了找我,是不是在魔法上有什麼疑問?"水晶球上的老人看起來六十多歲,身材枯瘦頭發花白,一張清瘦的臉上布滿了皺紋.除了一雙眼睛依舊銳利之外,看上去跟一般老人沒什麼分別.

"是地,諾森導師,我最近在嘗試著壓縮施法時間.不過好象遇上了一點麻煩……"格蘭芬多很快把自己遇到的麻煩了一遍.

而水晶球的另一邊,諾森依然是手里捏著一支水晶筆,一邊皺著眉頭,在一張空白卷軸上畫出一根根線條.一邊全面而又細致的為格蘭芬多分析原理:"壓縮施法時間,最簡單地就是提升精神力,不過這對你來沒什麼意義,畢竟精神力的提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另一個辦法.就是對元素結構進行反複分析,你越了解元素結構,也就能越快完成施法……"

之後,格蘭芬多又陸陸續續的提了幾個問題,諾森依然是一邊在卷軸上忙碌,一邊抽出空來為他解答,看似有些心不在焉,但給出地答案卻總是一語中的,話也不怎麼多.也許是一句也許是兩句.可是卻總是直指最關鍵的地方,往往是格蘭芬多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來.卻被他一句話提醒,頓時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

這個時候如果林立在的話.多半就能夠看出,諾森在卷軸上畫出的.正是一道"潮汐"魔紋,這個可以將魔力恢複速度提升幾倍地魔紋可不簡單,只有達到大師級別以上的銘文師,才有機會了解它的完整結構,而且繪制難度更是出了名的高,就算是被稱為法蘭第一銘文師的奧德文,都不一定能保證自己次次成功,更何況是象諾森一樣,一邊指點著自己的弟子,一邊在卷軸上進行繪制.

起諾森這個人,確實是充滿了傳奇色彩.

他出身于輕風平原以北的落葉城魔法公會,他的名字第一次為人所知,還是四十年前的事,那個時候諾森剛滿三十歲,卻已經突破了大魔導士境界,在一次落葉城魔法公會與海盜地戰斗中,一舉擊殺了一名十八級地戰士,一時之間,諾森的名字傳遍了整個法蘭王國.

在這之後地十年里,諾森在公會里的聲望,更是達到了顛峰,強大地實力,縝密的心思,圓滑地手腕,種種優勢讓他在短短十年之中,就在落葉城魔法公會建立起了絕對的威望,幾乎每一個人都覺得,他將是下一任會長的有力人選,就連當時的公會會長,都曾經在公開場合過,自己退下來之後,執掌洛特丹魔法公會的必定是諾森.

但這個時候,諾森卻做出了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決定.

他放棄了公會會長的位子,轉而向最高議會提出了申請,希望能夠進入大圖書館學習,以他當時在落葉城魔法公會的地位,最高議會自然不可能拒絕他的要求,申請提出之後不到一個月,諾森就順理成章的進入了大圖書館,這一去就是三年,等到他從大圖書館出來的時候,已經擁有了十八級大魔導士的實力.

之後,他就接到了最高議會的邀請,進入了安瑞爾魔法師夢寐以求的權利中樞,之後的三十年里,諾森憑著自己的本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越爬越高,到了今天,他已經貴為十大掌控者之一,一手掌握著千萬魔法師的命運,而且在不久之後,他還很有機會更上一層樓,成為新的仲裁者.

不過有一點很奇怪,諾森的名字可以是傳遍了大半個安瑞爾世界,可是卻沒有多少人知道,諾森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別的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欲望,就連安度因這麼淡泊的老頭,也對藥劑學有著一種近乎狂熱的愛好,可是諾森給人的感覺,卻好象一個苦修士一般,除了鑽研最深奧的魔法知識以外,就再不會對任何事物動心.

進入最高議會之後,他一共只做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收下了格蘭芬多這個弟子,第二件事是參與了仲裁者侯選人的競爭,除此之外,他似乎永遠都呆在自己的研究室里,與各種各樣的魔紋打著交道.

"對了,格蘭芬多……"一一解答完這些疑問之後,諾森又笑了笑,很有興趣的向格蘭芬多問道:"我最近好象聽人.你們奧蘭納魔法公會,又出了一個年輕的大魔導士?"

"是地,導師."

"來聽聽."

"是,這個人的名字叫費雷.年紀應該在十九到二十一歲之間,是從加洛斯魔法公會來的,不過老實,他的實力還算不上真正地大魔導士.半個月之前我跟他見過一面,如果讓我跟他動手的話,我相信他撐不過十分鍾."

"告訴我,你的自信是從哪里來的……"

"如果我沒猜錯地話,這個人的力量並不屬于他自己,而是因為某種運氣.或者別的什麼原因突然得到的,因為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法波動並不純粹,換句話,他還不能很好地操縱自己的力量,而且有一點很重要,力量可以速成,知識卻不可以,就算他已經擁有了大魔導士的力量.可是沒有足夠的時間給他學習大魔導士的知識.他還遠遠算不上一個真正的大魔導生,這樣的對手.我有信心在十分鍾之內戰勝他."

"不錯,格蘭芬多.你比以前更細心了."

"謝謝您的誇獎."

"不過,有一點你好象忘了……"到這里的時候.諾森臉上地笑容斂去,取而代之地是一片嚴肅:"你所的一切,都是半個月之前地事,你怎麼敢肯定,半個月之後,他還沒有掌握自己的力量?"

"不可能地諾森導師,我記得很清楚,試煉剛剛開始的時候,這個人還只是一個九級魔法師,從九級到十五級,這中間足足有六級地距離,就算是再厲害的天才,也無法適應這種難以想象的提升速度,更何況,如果他真是一個了不得的天才,又怎麼會在二十歲的年紀,還停留在九級魔法師的層次?他早就應該憑著自己的努力,突破魔導士境界了,而不是因為某一次奇遇,一躍成為大魔導士."

"你分析得不錯,不過你如果帶著這樣的想法去參加決賽,我想你恐怕就要吃大虧了……"諾森笑了笑,對這個唯一的弟子,他並不吝嗇自己的耐心:"現在,來聽聽我的分析吧,也許聽完之後,你就不會再這麼想了."

"是."

"用你先前的話來,這個人從九級直接升到十五級,不錯,你知道這是一段無比遙遠的距離,不過你似乎忘了,一個人能夠容納的魔力是有限的,精神力越強,魔力才會越強,一個大魔導士所擁有的魔力,幾乎是百倍于九級魔法師,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如果把魔力比成清水的話,那麼九級魔法師只能裝下一瓶,而大魔導士則可以裝下滿滿一桶,你可以想想,把滿滿一桶的水,倒進一只的瓶子里面,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會把瓶子撐破……"

"沒錯,那你能不能告訴我,那個叫費雷的大魔導士,有沒有被撐破?"

"沒有……"格蘭芬多想了想,還是有些不太服氣:"不過這也可能是因為運氣……"

"你始終還是在運氣上糾纏不休."水晶球另一邊的諾森笑了笑:"格蘭芬多,我希望你記住,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真正幸運的人,任何看似幸運的事背後,其實都有著其必然的規律,區別就在于你能不能掌握這種規律,就拿你的這個年輕人來,只能是兩個原因,一是你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隱藏了實力,二是他的精神力強得可怕,在九級的時候,就擁有了大魔導士的精神力."

格蘭芬多聽到這里,突然怔住了,張了張嘴想要分辨兩句,卻又聽見諾森的聲音從水晶球上傳來:"這兩種況當中,不管哪一種對你來,恐怕都算不上什麼好消息,隱藏實力就不用了,瞞過你沒什麼,可是他連奧德文都瞞過了,你為什麼就不想想,他憑什麼隱藏得這麼好?至于第二種可能就更可怕了,對于魔法師來,最重要的就是精神力,一個人如果在精神力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那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魔法天才,特別是在兩個魔法師之間的戰斗中.這種優勢更是會讓他占到無數地便宜,更快的施法速度,更快的魔力恢複,他甚至可以無視魔力反噬的危險.強行施展一些你想象不到地強大魔法,這樣的對手,可不是十分鍾就能解決的……"

"導師大人,您的意思是不是.讓我在決賽之前對他出手,就好象對那個歐靈一樣?"

"不不不……我從來沒這麼過,歐靈是歐靈,費雷是費雷,你可千萬別把他們混為一談,不然你會遇上大麻煩地……"

"為什麼?"這一下格蘭芬多是真不相信了.這個費雷是天才,他還勉強同意,畢竟二十歲的大魔導士擺在那里,就算想否認都否認不了,可是如果動了他會惹上大麻煩,格蘭芬多卻是絕對不信的.

他可是法蘭第一魔法天才,傳奇法師的親傳弟子,在奧蘭納魔法公會,他更是擁有執事的身份.權力上僅次于奧德文麥德林等寥寥幾人.與達利安之流相差仿佛,反觀那個費雷又算得了什麼?不過是一個鄉下子而已.就算他有大魔導士的實力又怎麼樣,就算他是麥德林地試煉學徒又怎麼樣.難道麥德林還會為了一個試煉學徒跟自己拼命不成?至于加洛斯魔法公會,更算不了什麼.就憑葛瑞安那個胖老頭?導師只要一句話,就能讓他灰溜溜的滾回加洛斯!

"你是不是覺得,一個從加洛斯來的鄉下魔法師,沒什麼背景,沒什麼地位,所以你可以肆無忌憚的對他下手?"

格蘭芬多沒有話,但臉上不以為然的神色,卻將一切想法都暴露無疑.

"格蘭芬多,我可真沒有想到,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種目中無人的性格,你難道忘記了,當年在洛特丹魔法公會,你是怎麼輸給歐靈的了?"

"我只是一時大意……"

"一時大意,這真是一個可笑的借口……"水晶球的另一邊,諾森突然笑了起來:"格蘭芬多,你還記不記得,當你成為大魔導士之後,有多少勢力拉攏過你?"

"很多."格蘭芬多語氣平靜,但神色之間,卻已禁不住露出了幾分驕傲,這是他最得意地一件事,自從成為大魔導士之後,不知道多少勢力對他進行過拉攏,其中不少都是難得一見地大人物,這樣的殊榮,在年輕魔法師當中絕對可以是絕無僅有!

"那你有沒有想過,這個費雷同樣是大魔導士,而且比你更加年輕,他又會受到多少勢力拉攏?"

格蘭芬多臉上地表頓時僵住了……

"這個……"他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些什麼才好.

"不過,這沒什麼……"諾森到這里的時候,突然笑了:"不是還有決賽嗎?"

"您地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簡單,在決賽之前,你絕對不能動這個費雷,不過在決賽上,也許你可以不心失手,或者是別地什麼原因,總之就是對他造成一些難以恢複的創傷,雖然這的確比較遺憾,不過誰讓這次決賽是允許失手的呢……"

"我明白了,不過導師,您剛才不是,這個人的實力,恐怕不比我差嗎?"

"確實不比你差,不過你可別忘了,你是我諾森的弟子,我又怎麼可能讓你在這次決賽上輸掉?現在你可以去看看我上次給你的魔法書了,在最後一頁上,我給你留下了一段話,好好看看那段話,看明白了之後,再來告訴我你應該怎麼做."

"是!"

格蘭芬多回到自己的房間,從枕頭底下拿出了一本黑色封皮的魔法書,在最後一頁上面,果然有一段由諾森親筆寫下的話,格蘭芬多一個字一個字的看完,一雙眼睛也隨之變得越來越亮……

夜已經很深了,林立房間里的燈卻一直亮著,他正在查閱一些資料,為兩天後的決賽做著最後的准備.

來到奧蘭納之後,林立還從來沒有一刻,象現在這樣渴望贏得決賽,雖然他答應過葛瑞安,答應過麥德林.答應過安度因,一定會在這場決賽上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可是這些,都不過是因為架不住他們的央求.就算嘴上答應,心里卻始終有些不以為然,畢竟象他這麼又懶又怕死地家伙,真不適合為了一場勝利而拼搏奮斗.

可是這一次.林立卻是認真了.

歐靈現在都還在病床上躺著,一天之後的決賽多半是無法參加了,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叫格蘭芬多的家伙.

林立跟歐靈一起住了兩個月,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個看起來對什麼都漠不關心的年輕魔法師.其實很想在這一次地決賽上取得好成績?林立甚至記得,歐靈曾經過他出身洛特丹魔法公會,那是一個比加洛斯更加偏僻的地方,他希望用這一次決賽的冠軍,讓人知道洛特丹不僅僅盛產麥之外,也同樣會出現強大的魔法師!

可惜,現在他去不了了.

除了希望他盡快恢複之外,林立唯一能為他做地,就只能是幫他贏得這一次決賽.

林立面前擺著的是一本《高等精靈語入門》.他正吃力的在一個個奇異的符文間.尋找著適合的通用語注釋,而他另一只手上拿著的.則是麥德林送給他地那張羊皮紙卷,他現在正嘗試著依靠自己的努力.將那幾個關鍵字符翻譯出來.

也許,這條咒語在兩天後的決賽上.會用得著.

馬拉頓家族的密室里,只有馬迪亞斯一個人在那安靜的冥想,這個時候沒有任何人敢打擾他,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兩天之後就是試連學徒之間的決賽,誰能夠獲得最後的勝利,誰就是真正的法蘭第一魔法天才.

"進來,阿古斯."

"馬迪亞斯少爺,您有什麼吩咐?"站在馬迪亞斯面前的時候,阿古斯總覺得眼前這個人很陌生,僅僅是一個月地時間,他身上地變化卻只能用天翻地覆來形容,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法波動,就連曾經擁有大魔導士力量地阿古斯都不禁有些吃驚,太強大了,就算是全盛時期的自己,都不一定能散發出這樣地魔法波動.

不過,對阿古斯來,最難以想象的,還是馬迪亞斯氣質上地變化.

老實,以前的馬迪亞斯雖然不討人喜歡,但大多數時候,對自己都還算尊敬,畢竟自己擔任著他的魔法導師,可是現在,阿古斯站在他面前,卻總覺得渾身冰涼,就好象被一條毒蛇盯上了一樣,那種詭異的感覺,讓阿古斯渾身上下的寒毛都不禁豎了起來.

"阿古斯,我讓你准備的東西,你准備好了嗎?"

"是的,馬迪亞斯少爺……"阿古斯吞了口口水,用畏懼的目光看了馬迪亞斯一眼,這才心的拿出兩塊魔晶:"不過,馬迪亞斯少爺,您要的十五級魔晶太過稀少,我找了很多地方,也只找到了這兩塊……"

"兩塊?"馬迪亞斯將兩塊魔晶拿在手中,感受著一股澎湃的魔法波動從中散發出來,一張慘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兩個大魔導士一人一塊,應該足夠了……"

聽到"兩個大魔導士"的時候,阿古斯心頭頓時就是一緊,他知道馬迪亞斯的是什麼,他的是奧蘭納魔法公會里的那兩個大魔導士,一個是法蘭第一魔法天才格蘭芬多,而另一個就是自己曾經刺殺過的費雷.

現在的馬迪亞斯,他已經完全看不透了,他只能憑著馬迪亞斯臉上的表,勉強猜出,這兩塊魔晶恐怕是專門用來對付那兩個大魔導士的.

這下麻煩大了……

阿古斯神色恭敬的站在那里,心頭卻忍不住有些焦急,格蘭芬多倒是沒關系,反正也不認識,死了也就死了,可費雷卻千萬不能死,自己可還指望著他幫自己恢複魔力呢,他要是一死,自己豈不是要當一輩子的魔導士?

想到這里,阿古斯壯起膽子又問了一句:"馬迪亞斯少爺,您這麼急著要這兩塊魔晶,是有什麼特別的用處嗎?要是兩塊不夠的話,我還可以再想想辦法,爭取再幫您弄兩塊來……"

"兩天後你就知道了."不過還好,馬迪亞斯的心思似乎不在這上面,阿古斯的話里雖然有些破綻,倒也沒有引起他的懷疑,只是緊緊握住兩塊魔晶,目光充滿了仇恨與諷刺:"大魔導士是嗎,我這次就要讓你們看看,大魔導士可不止你們兩個……"

我錯了,調整時間失敗,我有罪,我決定切JJ謝罪,切片還是切絲,你們吧……

我保證,以後再不敢亂承諾了……




上篇:第二百四十七章 戰友,兄弟     下篇: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