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相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相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相



今天的奧蘭納,天氣格外晴朗.

林立一大早起來,仍然是象往常一樣,先帶著龍鷹出去吃個早餐,在回來的時候,又去巴克店里坐了一會兒,跟這個即將離開奧蘭納的老朋友聊上幾句,一直等到街上漸漸熱鬧起來之後,林立才一路走回魔法公會.

對于奧蘭納魔法公會來,今天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來自二十四家魔法公會,長達兩個月的試煉,將會在今天劃上句號.

為了讓這個句號更加圓滿,魔法公會上上下下,都是一大早起來就開始忙碌,奧德文早早的就去了黎明廣場,他將在那里布下四道大師級魔紋,以確保決賽當中不會出現不必要的傷亡,當然,這麼複雜的工作,只靠他一個人肯定是不行的,四道大師級魔紋,牽涉到龐大的工作量,所以達利安也去了,他是整個奧蘭納魔法公會里,銘文水准僅次于奧德文的人.

就連麥德林今天都是起了一個大早,少有的穿上了正裝,手握深之心法杖,身穿黑色虛空法袍,看上去倒還真象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者.

當然,這指的是他不罵人的時候.

林立一路走回住處,才剛剛走到樓梯口,就聽見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傳來.

"起來起來,全都給我起來,媽的,這麼晚了還在睡,你們到底是人還是豬?"

麥德林的聲音就象魔獸咆哮一樣,別馬森歐靈被他驚醒,就連隔壁的凱文都帶著一臉睡意,悄悄從門里探出頭來想看個究竟.

馬森揉著眼睛,一臉的茫然:"干嘛……"

"媽的,你果然是頭豬,都這個時候了,你居然還敢問我干嘛.你自己拉開窗戶好好看看,太陽都差點曬到你屁股上了,還不趕緊准備准備,難道你以為,決賽會等你馬森大爺到了才會開始?"麥德林罵罵咧咧的數落完馬森,又瞧了瞧一臉憔悴的歐靈:"還有你.別以為不參加決賽就可以睡懶覺,趕緊去洗把臉,給老子精神一點,別讓格蘭芬多那王八蛋看了笑話!"

"這老頭……"林立遠遠的站在樓梯口.聽著麥德林粗俗地叫囂,不由無奈的笑了笑,這老頭果然天生一張得罪人的嘴巴,明明是好意,可從他嘴里出來,卻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一起住了兩個多月.林立又怎麼會不清楚歐靈的性格?驕傲而又內向,什麼事都藏在心里,就算是跟他最熟悉的自己,也很少聽他什麼心事,被格蘭芬多打傷之後,歐靈看起來似乎沒什麼變化,可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個驕傲地天才魔法師真是一下消沉了許多.

也幸虧麥德林轉移了一下注意力,話雖然有些粗俗.效果卻相當不錯.聽完老頭的叫囂之後,歐靈眼中似乎多了幾分生氣.只見他默默的點了點頭,然後就回房間收拾自己的東西去了.

"費雷……"凱文從房里探出頭來.悄悄地喊了一聲.

"凱文,有什麼事?"

"這次決賽完了之後.你是不是先回加洛斯?"

"恐怕不行……"林立想了想,神色間有些為難:"我答應了安度因,決賽完了之後跟他去一個地方,可能要耽擱幾天的時間."

"這樣啊……"凱文雖然沒什麼,但臉上的失望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住.

"怎麼了?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想跟我?"

"沒……沒什麼……"凱文猶豫了一下,這才又繼續道:"我只是擔心翡翠高塔那邊,我們兩個都不在,萬一陰影之巢有什麼動作,我怕翡翠高塔會有危險……"

"陰影之巢你不用擔心,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短期之內,他們應該不會有什麼行動,再了,翡翠高塔不是還有你叔叔嗎?"

"可是叔叔他……"

凱文剛一張嘴,就知道自己錯話了.

可是想要反悔,卻又已經來不及了,林立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凱文,沉聲問道:"葛瑞安怎麼了?"

"沒什麼……""!"

"真的……真的沒什麼."凱文想笑一笑,可是勉強擠出來地笑容卻比哭還難看.

"吧,別死撐著了……"林立無奈的搖了搖頭,凱文這種老實人,根本就不適合謊,一緊張就吞吞吐吐,什麼緒都寫在臉上,他連自己都騙不了,更何況是騙別人?

"不行,費雷,葛瑞安叔叔給我下過死命令,讓我絕對不能的."

"你不?"林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在加洛斯魔法公會的那幾個月,林立早就建立起了絕對的威信,就連當初懷疑他的那些魔法師,都不得不承認,正是因為這個年輕人的存在,翡翠高塔才能有今天的地位,而最早認識里林立地凱文,更是對他有著一種近乎盲目地崇拜,此時一看林立生氣,凱文頓時緊張起來.

只見他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用一種又干又澀地聲音道:"葛瑞安叔叔不讓我,不過我想,這件事還是讓你知道比較好,上次陰影之巢進攻屠魔山谷的時候,葛瑞安叔叔受了很重地傷,他為了掩護公會魔法師撤退,強行施展了一個十八級魔法,你這次決賽完了之後,還是回去看看他吧……"

"你上次跟我,有個朋友魔力潰散,難道的就是葛瑞安?"林立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凱文,他怎麼也不肯相信,那個永遠精力充沛,永遠滿口髒話的胖老頭,現在居然會躺在病床上!

"是的……"

"好,我跟安度因一聲,這邊決賽完了之後,我立刻跟你回加洛斯."

這是一場真正的魔法盛會.足以容納數千人的黎明廣場看台上,密密麻麻的坐滿了人,奧蘭納魔法公會上上下下數千魔法師全都來了,上至公會會長奧德文,下至十幾歲的年輕學徒,乃至奧蘭納城里的權貴人物.全都坐上了橢圓形地看台,就連法蘭王國陛下,也托弟弟獅心親王喬納森帶來了問候.

整個黎明廣場呈橢圓形,沿襲了黑暗年代常見的競技長風格.廣場四周的魔法防護力場,是由最高議會親自布下,可以抵擋住至少傳奇級別的魔法沖擊,而在廣場的四個角上,又有四道大師級魔紋隱隱閃動著紫色的光芒,那是奧德文地傑作.

正對著黎明廣場的地方.是看台的貴賓席,奧德文就坐在那里,他旁邊坐著的,更是個個都是大人物,來自最高議會地赫爾紮,光明神殿的大主教恩洛斯,閃金商會的決策人霍夫曼,國王陛下的親弟弟喬納森,以及黑暗神殿的森德羅斯.法蘭最大的殺手頭子奧羅.這一群人當中,隨便挑出一個來都是名震一方地人物.至于達利安之流,只能遠遠的坐在角落.根本就擠不到中間去.

"霍夫曼,這一次你們閃金銀莊給格蘭芬多開的.是什麼賠率?"赫爾紮坐在貴賓席上,一反往日的無精打采,很有興趣的向霍夫曼問道,他跟旁邊坐著的這個胖子可是老朋友了,他又怎麼會不知道,但凡這樣的比賽,閃金銀莊都會開出一個盤口,以供那些腰纏萬貫的賭徒下注.

"一賠四."

"哦?"赫爾紮頓時一愣,他可沒想到,霍夫曼居然會出這麼一個賠率來,那可是法蘭第一魔法天才,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他至少有九成把握贏得這一次決賽,一賠四的賠率可不是鬧著玩地,格蘭芬多不贏就算了,一旦獲得最後地勝利,閃金商會的損失將會是天文數字!

"看來,你們閃金商會對格蘭芬多好象沒什麼信心?我霍夫曼,看在咱們幾十年老朋友地分上,給我透露透露怎麼樣,你們到底看好哪一位試煉學徒?"

"嘿,這個可不能告訴你,商業機密……"霍夫曼很無恥的笑了兩聲,心想老子這一次可是下了重注地,賭的就是你們這些白癡都以為格蘭芬多必勝!

為了在這一次地決賽上狠撈一筆,霍夫曼可是冒了很大風險的,他一開始就把格蘭芬多的賠率調得很高,以吸引那些腰纏萬貫的賭徒下注,一賠四的賠率放在其他人身上倒沒什麼,可是放在格蘭芬多身上,卻幾乎跟送錢沒什麼分別,格蘭芬多可是法蘭第一魔法天才,消息稍微靈通一點的人都知道,這個年輕人已經在一個月前突破了大魔導士境界.

而其他試煉學徒,最強的不過十四級,最弱的才九級,這樣的實力,是鶴立雞群也不為過,實力強大賠率又高,這樣的好事上哪里找去?

霍夫曼抓的,正是這種心理.

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參加過那次交流會的話,恐怕就連他自己都會以為,格蘭芬多必定會贏得這常決賽.

可是,在那次交流會上,霍夫曼卻是親眼看見,那個叫費雷的年輕魔法師,一手操縱著火焰之手,一手操縱著冰霜之觸,就好象變魔術一般的配出了一瓶虛空力量藥劑,拋開他精湛的藥劑技術不論,光是其中展現出來的魔法實力,就足以讓任何一個魔法師寒毛倒豎.

同時操縱兩個魔法,而且還是一冰一火,這個費雷的實力,絕不會比格蘭芬多差.

而且,可千萬別忘了,他還是一個藥劑大師.

兩個魔法師之間的戰斗中,一瓶藥劑所能發揮的作用,又豈是一兩句話能清楚的?

這一次賭得雖然很大,可霍夫曼卻是從來沒擔心過自己會輸,他對那個叫費雷的年輕魔法師,實在是太有信心了.

當然,這一切赫爾紮是不會明白的.

他只是一臉狐疑的望著黎明廣場上,看著一個又一個的年輕學徒走進來,想要分辨出,哪一個是閃金商會所看好的.

"費雷,我怎麼覺得我好象很緊張……"馬森望著看台上的數千觀眾,頓時激動得渾身發抖,一邊很騷包的向看台上揮了揮手,一邊還假惺惺的了一句.

這個時候,麥德林正好從旁邊走過,一聽這話,頓時嗤之以鼻:"有什麼好緊張的,反正你也是一輪就死的貨色,有時間緊張,還不如好好想想,用什麼方式輸比較體面……"

"……"一句話把馬森憋了個半死,一直等到麥德林走遠之後,馬森才咬牙切齒的自自語著:"老子偏不輸,偏要進第二輪,氣死你個老混蛋……"

馬森在那嘀嘀咕咕的時候,貴賓席上的奧德文已經站了起來,這個老人身上,似乎總有一種神奇的魔力,剛剛還鬧哄哄的廣場,隨著他從貴賓席上站起,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奧德文的聲音並不如何響亮,卻剛好可以讓所有人聽見:"……兩個月的試煉,將會在今天劃上句號,誰才是這一次試煉當中最強的學徒,讓我們拭目以待……"

奧德文一番簡單的開場白之後,就改由赫爾紮來宣布規則.

這一次決賽的規則並不複雜,一對一的淘汰賽,誰贏誰進下一輪,誰輸誰收拾東西回家,殘酷而又直接,輸贏的判斷也是一目了然,直接認輸判負,被逼出戰斗區域判負,被十級以上魔法直接命中同樣判負.

規則之後就是對陣表,林立運氣不好也不壞,抽到了一個十二級魔導士,倒是馬森這家伙也不知道走了什麼運,拿到對陣表一看,才發現自己抽到的,居然是拉里----那個在幽影谷試煉的時候,曾經跟三人一起完成任務的八級魔法師.

哦不,現在應該是九級魔法師了.

不過這對馬森來,基本沒什麼分別,不管是八級還是九級,都不太可能是他的對手,畢竟他現在也是十一級的魔導士了,如果連個九級魔法師都拿不下的話,還不如干脆買塊豆腐撞死算了.

"哈哈哈哈,這下看誰還敢我過不了第一輪!"馬森一臉的洋洋得意,完之後,還挑釁似的看了麥德林一眼.

"心陰溝里翻船……"麥德林撇了撇嘴,很惡毒的詛咒了一句.

"呸!"

"你們先坐一會,我要上場了."一老一少在那斗嘴的時候,林立卻站起身來,他跟那個十二級魔導士的比賽,正好被安排在第一輪.




上篇:第二百四十八章 決賽前夕     下篇:第二百五十章 戰斗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