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五十章 戰斗法師  
   
第二百五十章 戰斗法師

第二百五十章 戰斗法師



林立的對手來自羅德隆魔法公會,這家伙看起來二十多歲,一臉的絡腮胡子,近兩米的身高往黎明廣場上一站,看起來簡直就象一座鐵塔一樣,要不是他身穿長袍手握法長,只怕觀眾席上大半人都要以為他是個孔武有力的戰士.[看就來讀者吧/]

"這兩位試煉學徒分別是,來自羅德隆魔法公會的洛肯,來自加洛斯魔法公會的費雷……"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大魔導士就隔在兩人的中間,在兩人出場的同時,用他洪亮的聲音向觀眾席上的眾多魔法師做著介紹.

"咦……"而這個時候,林立臉上卻露出了一絲驚訝.

眼前這家伙,莫非就是安度因所的,羅德隆獨有的戰斗法師?林立好象記得,安度因曾經過,羅德隆那個地方靠近北凍高原,正好與野蠻人的領土接壤,一千三百年下來,野蠻人的戰斗技巧不斷傳入,人類的魔法知識不斷傳出,雙方相互學習的結果,就是衍生出了另類的戰斗法師.

魔法與武技,知識與**,看似並不相融的東西,卻異常和諧的結合在了一起,並爆發出了驚人的威力,一開始研究戰斗法師的人,大多被當成了瘋子和神經病,可是隨著戰斗法師的力量體系一天天成熟,這些既精通魔法,又通曉武技的家伙,很快就成為了法蘭王國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甚至有人,真正強大的戰斗法師,足以媲美矮人一足的驕傲,傳中的風暴使者.

"我靠,這種怪物怎麼可以出現的……"霍夫曼坐在貴賓席上眼睛都瞪圓了,一張胖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的表.他簡直不敢相信他所看到地,這個天才藥劑師的運氣也太好了吧,一上來就遇到個戰斗法師,這可不是開玩笑的,真正的戰斗法師已經有一百多年沒出現過了,現在的年輕人,又有幾個知道他們有多可怕?

媽的,這下麻煩大了……

就算這個天才藥劑師擁有大魔導士的實力,霍夫曼也不敢斷定他就一定能拿下這場比賽,沒辦法.戰斗法師的存在實在是太神秘了,稍不留心就可能留下終身遺憾,當年戰斗法師的力量體系剛剛形成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對他們不了解,而在這些精通魔法通曉武技地家伙面前,吃上了天大的啞巴虧.

赫爾紮就坐在霍夫曼旁邊,自然是將他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里,此時一見霍夫曼臉色不對.心頭頓時就想到了些什麼,不過他也不當場破,只是笑呵呵地問了一句:"怎麼樣.霍夫曼,這第一場的勝負你怎麼看?"

"有什麼好看的,戰斗法師很厲害嗎?你別以為那傻瓜贏定了.我告訴你,只要知道戰斗法師的弱點.那傻瓜馬上就要被揍成豬頭了……"霍夫曼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洛肯,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狠不得能自己下去贏這一場!

可惜,規則不可能允許他下去……

"呵呵……"這一番表落入赫爾紮眼中.自然是什麼都明白了.老家伙笑得一臉地幸災樂禍:"下面那伙子怕是要悲劇了.你看他現在最多十二級.對上同是十二級地戰斗法師.簡直不可能贏啊……"

"胡八道……"霍夫曼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只是目光當中卻難免帶著一絲心虛.十二級戰斗法師他倒是不怕.那個天才藥劑師畢竟是大魔導士.霍夫曼怕地是這個大魔導士不知道戰斗法師地厲害.倒時候萬一有個什麼閃失.閃金商會輸掉地就可能是上千萬地金幣……

"嘿嘿……"赫爾紮笑了笑.再不多什麼.只是一雙渾濁地老眼始終盯著黎明廣場上.盯著那個看起來異常年輕地試煉學徒.

霍夫曼心頭忐忑地時候.黎明廣場上地兩人已經做好了准備.

林立緊緊地握住蒼穹法杖.感受著從中傳來地龐大魔力.杖頭上鑲嵌地龍眼寶石.正在陽光下散發出柔和地光芒.這根蒼穹法杖是早在暮色森林地時候.安度因就已經幫他弄好地.今天才是第一次拿出來使用.

不得不承認.安度因對自己確實大方……

一開始的時候林立還不知道,等到從灰燼森林回來,拿到這根蒼穹法杖的時候才發現,這老頭竟用了一根智慧樹樹枝作為杖身!這可是價值連城的魔法材料,生長在黑暗年代的智慧樹,天生就是用來制作法杖的,因為它不但蘊涵著龐大的魔力,還具有極高的元素敏感度,只可惜黑暗年代的那一場戰爭摧毀了六座天空之城,導致整個安瑞爾世界的元素力量失控,失去了奈以生存的養分之後,唯一一棵智慧樹,也隨著高等精靈的覆滅,而消失在時間長河當中.*讀者吧

如今存在的智慧樹樹枝,無一不是從那個年代流傳下來的,每一支都可以是絕無僅有的瑰寶,若是林立肯把手上這根法杖拿出來賣的話,不知道會引得多少魔法師求上門來,其真正的價值,恐怕就算是資深奸商霍夫曼都估量不出.

如果非要定一個價格的話,那恐怕也只能是----無價!

智慧樹的樹枝,拳頭大的龍眼寶石,再加上銘文宗師親自布下的三道魔紋,這麼一根近乎變態的法杖,誰敢輕易估價?

不過現在,這根近乎變態的法杖拿出來,引來的卻只是一陣嘲笑.

沒辦法,龍眼寶石看起來實在是太土了……

柔和的黃色光芒,淡淡的魔法波動,以及那足有拳頭大的塊頭,只怕十個魔法師見了,有九個都會這是一顆琥珀石,至于不那個多半更糟糕,他肯定連琥珀石都不認識……

"這這這……這也太假了吧?費雷可是擊敗過麥德林的人,他怎麼會拿出這麼一根法杖?你看看那顆琥珀石,不是只有魔法學徒才會用嗎?"

"見鬼.我怎麼會知道,我就想不明白,他怎麼就敢在法杖上鑲琥珀石的?難道加洛斯魔法公會真的已經窮到這種地步了?"

"不定還真是這樣,加洛斯那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窮得連蒼蠅蚊子都不願意在那里安家,我上次可是聽人了,那地方的魔法師窮得連飯都快吃不起了,對了,上次費雷穿那件長袍你看見了吧?都爛得跟什麼似的了還不肯丟,聽後來還是麥德林先生給了他一件象樣地先穿穿……"

"真有這麼誇張?"

"千真萬確!"

"這也太假了.好好的一根法杖,居然鑲顆琥珀石,他要是實在拿不出錢來買.可以先跟公會里商量商量啊,好歹也是擊敗過麥德林先生的人,公會不會連這點錢也不肯借吧?"

"你問我我問誰去……"

蒼穹法杖一拿出來,頓時就引得觀眾席上一群魔法師議論紛紛,一時之間.只聽黎明廣場上空"嗡嗡嗡"的聲音不絕于耳,就仿佛千萬只蒼蠅同時震動翅膀一般.

這個時候,就連霍夫曼都有些愣住了:"費雷大師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在法杖上鑲顆琥珀石的……"

"哈哈.這個家伙挺有意思,等決賽完了之後,我一定要找他聊聊.他到底怎麼想的啊,居然在這種決賽上.拿出一根鑲著琥珀石的法杖……"赫爾紮樂呵呵的看著廣場中的兩人,一雙眼睛已經笑得眯了起來.

"老家伙.你知道個屁……"霍夫曼惱羞成怒的罵了一句粗口,可是罵完之後.卻也不由犯起愁來,對于一個魔法師來,法杖可是最關鍵地武器,一根好的法杖,可以把魔法師的力量發揮到極致,而一根垃圾法杖,同樣也會讓魔法師一開始就陷入被動.

毫無疑問,費雷大師現在拿著地,就是一根垃圾法杖.

霍夫曼現在真是腸子都毀青了,早知道會是這樣,自己就應該保守一點,直接把盤口落在格蘭芬多身上多好,看看那王八蛋在那笑得光滿面的,多半又是抽到了什麼好簽,再看看這邊的費雷大師,一頭撞上個戰斗法師就不用了,手上拿出來的居然還是一根鑲著琥珀石的法杖……

要不是旁邊這麼多人看著,霍夫都想給他跪下了:"大爺,您認真一點好不好,這可是上千萬金幣地生意,您要是沒錢您就早點,我白送您一根價值一百萬……哦不,兩百萬的法杖還不行嗎?"

此時的黎明廣場上,至少坐了數千名魔法師,再加上貴賓席上這些大人物,個個都稱得上是眼光犀利,特別是象霍夫曼這種,幾十年地老奸商,從他手里流過的金幣估計都能堆出一座山來,見過的魔法裝備更是不知道有多少.

可是這一次,卻是全都看走眼了.

當然,這也怪不了他們,要怪只能怪龍眼寶石太有欺騙性.

誰又能夠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拳頭大地龍眼寶石?這要是出來,可真是要嚇死人的,為了不出人命,這必須是一塊琥珀石!

身為一塊琥珀石,壓力可就要得多了,拳頭大地琥珀石雖然罕見,不過總算也能得過去不是……

洛肯往黎明廣場中央一站,手中的法杖重重地頓在地上,頓時就只聽"當"的一聲脆響……

"媽地……"林立一張臉頓時苦了下來,心頭暗罵,什麼時候鐵棒也能拿出來當法杖用了……

這要是砸在身上,還不得當場砸出個好歹來?

"看來兩位都已經准備好了,那麼比賽現在開始!"

隨著廣場中央裁判一聲"開始",一股劇烈的魔法波動,瞬間就從黎明廣場上散發開來.

洛肯的咒語吟唱又快又急,一連三個魔法,均是不約而同的落到了自己身上,迅捷術,蠻力術,石膚術.跟著就聽見一陣沉重的腳步聲起,整個人就如同一發出膛的炮彈一般,"轟"的一聲向林立撲了過去.

而幾乎與此同時,林立手中地蒼穹法杖也是高高舉起,沒有冗長的咒語,也沒有複雜的手勢,有的只是一片冰寒徹骨氣息,刹時之間就彌漫了數十米的地方,在那一瞬間內,所有人都只看見一片白茫茫的霧氣升騰而起.無數細碎的冰屑在白霧當中打著旋的飛舞.

"我靠,瞬發冰風暴!"觀眾席上的魔法師們,幾乎是瞬間站起來了一半.

"我的老天!"霍夫曼地聲音.更是仿佛殺豬一般,只見他一下從貴賓席上跳了起來,一張胖臉上滿是驚喜交加的表,他實在是太激動了,這子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嚇死人.

見鬼,瞬發的冰風暴……

冰風暴可是不折不扣地八級魔法,就算是奧德文這樣的傳奇法師.都不一定敢自己能夠瞬發,可是現在,那個不過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卻真真正正的做到了這一切,看著那白茫茫的霧氣.再看著那飛舞地冰屑,霍夫曼一臉的神氣活現.心想,誰要是敢這不是冰風暴.老子就抽誰的耳光!

"這不是冰風暴……"誰知道,霍夫曼這個念頭都還沒來得及轉過,耳邊就傳來了赫爾紮地聲音.

"媽的,老家伙,你故意跟老子作對是不是?"霍夫曼一臉怒色,要不是打不過這老頭,他早就撲上去給他一通狠揍了!

"張大你的眼睛……"

"啊?"

霍夫曼先是一愣,但緊接著,黎明廣場上地戰斗就讓他明白了過來……

沒錯,這的確不是冰風暴.

冰寒徹骨地氣息彌漫開來,卻並沒有爆發出驚人的凍氣,而是一連三聲尖銳地破空聲響,從那白茫茫的霧氣當中接連傳出……

"我靠,這位費雷大師可真夠陰險地……"霍夫曼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物,一聽那三聲破空聲響,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先前那一片寒氣彌漫,十個人里至少有九個人都認為,這是一個瞬發的八級魔法,可是事實上,真正的殺手卻是隱藏在寒氣當中的三發冰錐,那位費雷大師也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方法,悄悄改動了冰風暴的元素排列方式,讓原本的八級魔法搖伸一變,變成了一個可以瞬發的障眼法.

而在這個障眼法先聲奪人的時候,三根冰錐卻是暗渡陳倉,只怕觀眾席上那數千魔法師,沒有一個能夠想象得到,這一次進攻的背後居然還藏著這樣的陰謀……

"那個戰斗法師完了……"幾乎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不約而同的冒出了這樣一個想法,雙方距離實在太近,再加上又有冰風暴的掩護,這三發冰錐就是神都躲不過去.

"當,當,當……"但是緊接著,卻又是三聲脆響傳來.

刹時之間,整個黎明廣場靜了下來.

"媽的……"林立心頭頓時一緊,這家伙的身體強度,還遠在自己想象之上,三根冰錐射上去,竟象是射到了冰霜護甲上一樣,就算是那些皮糙肉厚的魔獸,也沒幾個能誇張成這樣的吧?

不過還好,他現在畢竟是大魔導士實力,雖然三根冰錐落空有些意外,但反應起來卻還是不慢,三聲脆響傳來的瞬間,林立已是一個擊退術放了出去,只不過他擊退的目標,卻並不是正如炮彈般轟來的洛肯,而是自己腳下的大地.

"轟!"隨著滂湃的魔力湧出,頓時就只聽一聲悶響傳來,擊退術帶來的龐大反沖,震得林立整個人都倒飛了出去,借著這種反沖的幫助,林立在一瞬間內,就又急又快的往後退出了十幾米的距離.

而幾乎與此同時,洛肯手中的法杖,已是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刹時之間就只見一片碎石濺起,那一瞬間爆發出來的威力,竟是絲毫不比一個五級魔法遜色,林立人在空中,背心也是忍不住陣陣發涼,這一下要是砸到自己身上,還不得當場砸出個好歹來?

不行,這家伙必須立刻解決.拖得越久越麻煩!

落地之前的瞬間,林立一個漂浮術放了出來.

這一個漂浮術放出的時機,可以隱蔽到了極點,剛好是雙腳離地不足半米的地方,瞬間湧出的空氣魔法元素,帶著林立輕飄飄的就落到了地上,偏偏還沒人能看出什麼,因為他落地地速度實在太快,誰也沒有注意到,在這不足一秒的時間里.他已經放出了一個大魔導士級別的魔法.

洛肯一次揮擊落空,卻絲毫不覺得氣餒,沉重的法杖高高舉起.借著迅速術帶來的速度,又一次向林立逼近,而這個時候,林立卻正在吟唱咒語,蒼穹法杖上的寶石光芒湧動.龐大的魔力正順著智慧樹樹枝湧進體內……

"見鬼!"又急又快的咒語吟唱落入耳中,幾個識貨的魔法師頓時坐不住了,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個不過二十歲地魔法師,竟然可以這樣施展魔法!

"老家伙,看到沒有.看到沒有!"霍夫曼更是神激動,一只又肥又厚的手掌.死死抓住身旁的赫爾紮,拼命地搖晃:"看到沒有.這就是你的十二級魔法師,哈哈哈哈……"

"看到了.看到了……"赫爾紮一把年紀,又哪受得老這個,頓時就被這家伙掐得直翻白眼,一邊拼命的想要掙脫那只胖手,一邊從嗓子眼上擠出幾個字來:"見鬼,這怎麼可能的……"

"轟!"

就在觀眾席上亂成一片的同時,黎明廣場中央已是一聲巨響傳來,就看見一道道火龍張牙舞爪,就仿佛一頭頭凶獸一般,猛地向洛肯撲了過去.

"烈焰風暴?"洛肯雙手握住法杖,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冷笑,這個據曾經擊敗過麥德林的家伙,看來也只不過是徒有虛名,准備了這麼半天,放出來的卻只是一個烈焰風暴,難道他以為,一個八級魔法,就可以戰勝十二級地戰斗法師嗎?

更何況,自己又豈是一般戰斗法師所能比的?

我洛肯身上流淌著的,可是野蠻人地血脈!

"去死吧!"就聽見洛肯一聲怒吼,雙腳猛的在地上一蹬,整個人就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從天而降,沉重地雙手法杖高高舉起,帶著雷霆般的力量猛地砸下……

但是在下一瞬間,洛肯臉上的表,卻突然由猙獰變做驚駭,他分明感覺到,除了那逼人地火系魔法元素之外,還有另一股力量悄悄的影響著自己,那股力量並不如何強大,但對此時的自己來,卻絕對足以致命.

見鬼,那是一個該死的魔法驅散!

盡管洛肯已經意識到了什麼,可是人在空中無處借力,別施展魔法,就算是想稍稍緩一緩下落的速度都無法辦到,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身上的增益法術被飛快驅散,整個人就如同一個**的嬰兒一般,面對著那一條條張牙舞爪的火龍.

然後……

就聽見"轟隆"一聲悶響,無數火龍在一瞬間內,就吞沒了沒有魔法保護的洛肯,盡管他是一個真正的戰斗法師,盡管他身上流淌著的是野蠻人的血脈,但這一切卻只能幫他提升魔法效果,並減少所受到的傷害,這些東西並不能為他帶來直接的魔法免疫,增益魔法被驅散,也就意味著這一切什麼都不是了……

"怎麼會有兩個魔法的?"在那一瞬間,洛肯腦子里只來得及冒出這樣一個疑問,只不過還沒等他思索明白,他就已經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都暈了過去……

"看到沒有,老家伙,這就是你的十二級戰斗法師?"霍夫曼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一邊哈哈大笑,一邊用力的拍著赫爾紮的肩膀.

"老眼昏花,看走眼了……"赫爾紮倒是大大方方的就承認了,一張老臉上毫無尷尬的神色,沒辦法,剛才那個叫費雷的年輕魔法師,確實發揮得太出色了,雖然使用的都是一些低級魔法,但是在施法技巧方面,卻幾乎可以用完美來形容,別奧蘭納魔法公會了,就算是最高議會里的一些人,恐怕也不如他干得出色.

"霍夫曼,這子你認識?"赫爾紮坐下之後,又悄悄向身旁的胖子問了一句.

"嘿嘿……"霍夫曼得意之下,更是笑得一臉的人得志.

"快!"

我錯了,確實寫不出來,我已經三十多個時沒睡覺了……

明天狀態好的話就補!

本篇章節由*讀者吧*-D轉載




上篇:第二百四十九章 真相     下篇:第二百五十一章 防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