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五十一章 防賊  
   
第二百五十一章 防賊

第二百五十一章 防賊



霍夫曼怎麼會把這種事告訴他?這種幾百年都不一定出一個的天才藥劑師,多一支勢力知道就多一個競爭對手,別看霍夫曼嘴上從沒提過,但他心里卻是早就盤算起來了,該想點什麼辦法,才能把這個年輕人拉進閃金商會?

那張藥劑配方就是一次試探,身為商人的他,比起喬納森恩洛斯之流來,更明白如何迂回,更懂得怎麼建立信任.

不得不承認,霍夫曼確實精明,交流會之後,想拉攏林立的勢力至少有十個以上,但在目前看來,真正有希望的也不過寥寥幾家而已,其中就包括霍夫曼的閃金商會.

利用萬咒之術攀上交,又借著心靈干涸詛咒,賣了個天大的人,只要不發生意外,霍夫曼相信自己所代表的閃金商會,將是所有勢力當中機會最大的一支,這可是一個二十歲的藥劑大師,給他十年的時間,成為藥劑宗師可以是指日可待,到了那個時候,看誰還敢對閃金商會指手劃腳!

眼看著有了機會,霍夫曼對赫爾紮,更是好象防賊一樣.

這老頭代表的可是最高議會,從身份上來,費雷加入加洛斯魔法公會的同時,也就等于是加入了最高議會,這老頭要是挖起牆角來,可比自己簡單太多了,只需要一紙調令下來,包括兩大神殿在內的眾多勢力,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天才藥劑師加入最高議會.

"媽的,打死老子也不可能告訴你……"霍夫曼暗暗咬牙切齒,一張胖臉上卻堆滿了茫然:"你問我我問誰去.我又不是魔法公會地人,怎麼會知道他是什麼來路?老家伙.你疑心病別這麼重好不好……"

"你少來……"赫爾紮根本不信,他太了解這死胖子了.看起來倒是忠厚老實,其實暗地里一肚子的壞水,十句話里要是有一句真話,都算這死胖子良心發現了.

"這是商業機密,你問我也不能!"

這一下.霍夫曼干脆耍賴了,不管赫爾紮問什麼,一概以商業機密搪塞,弄得堂堂最高議會掌控者,竟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赫爾紮唯一能做地.也只能是惡狠狠的瞪著霍夫曼,心頭暗罵,媽地你不告訴老子.老子不會自己看嗎?

就在兩人話的時候,黎明廣場上的戰斗也結束了.

奧德文從貴賓席上站了起來:"第一場比賽地勝利者.是來自加洛斯魔法公會地.費雷!"

"嘩嘩嘩……"

黎明廣場上掌聲雷動.數千魔法師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以熱烈地掌聲和歡呼.向這一場比賽地勝利者致敬.

在魔法地世界里.強者永遠值得尊敬.

對于真正地強者.魔法師們永遠不會吝嗇他們地掌聲.

剛才那一場比賽.實在是太漂亮了.雖然從開始到結束.那個加洛斯年輕人所使用地.始終只是一些低級魔法.可是在場這數千魔法師.又有幾個是瞎子?他們又怎麼會看不出來.這些低級魔法意味著什麼?

從那個陰險的冰風暴開始,大家就知道這個年輕人的施法技巧,只怕不比許多大魔導士稍差了,冰風暴地元素結構雖然簡單,卻也不是改就改的,沒有對魔法本質地深刻理解,沒有對魔力的精確控制,誰敢去冒這樣地險?稍不注意就是魔力反噬的下場,更何況是象他一樣舉重若輕,完全沒有一絲遲滯,抬手就將這個冰風暴放了出去.

當然,最後地結果不太理想……

不過這跟魔法沒關系,戰斗法師本就另類,更何況是一個擁有野蠻人血統的戰斗法師,他們天生就擁有無與倫比的蠻力,以及強得嚇人的魔法抗性,特別是當他們在自己身上加上各種增益魔法之後,這種抗性更是會達到令人發指的程度.

傳中那些戰斗法師,可是能憑**硬吃十級以下魔法的怪物,這麼一想,洛肯硬撐三根冰錐其實也算不了什麼……

更何況,之後的魔法驅散加烈焰風暴,才是整場比賽真正的亮點.

如果非要用一個詞來形容大家的感覺,那恐怕也只能是——"驚豔".

烈焰風暴八級,魔法驅散五級,這兩個魔法同時使用的難度,就算大魔導士都不得不望而卻步,想要掌握這種近乎變態的施法技巧,需要的是幾年乃至幾十年的反複鑽研,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將精神力一分為二,同時控制著兩種魔力,在一種仿佛潛意識的狀態中,施展出兩個不同的魔法來,這個過程起來好象很簡單,但其中的凶險卻仿佛在刀尖上跳舞一樣,一個不心,就會落得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觀眾席上這數千魔法師中,不乏大魔導士以上的人物,可是此時此刻,卻沒有幾個敢拍著胸脯,自己也能象這個年輕魔法師一樣,玩出這種出神入化的施法技巧.

用掌聲向這樣的人致敬,誰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

"費雷,干得漂亮!"看到室友輕松獲勝,馬森簡直比自己贏了還高興.

"只是剛好抓住了機會而已……"林立笑了笑,隨口向馬森問道:"怎麼樣,你的比賽什麼時候開始?"

"第三場,你放心吧,拉里那子什麼實力,我還不清楚嗎?贏他太簡單了,等我進了第二輪,看那老家伙還敢不敢詛咒我……"

"蠢貨,有信心是好事,可是搞不清楚狀況就不對

誰也不知道麥德林是什麼時候過來的,這老家伙簡直就好象幽靈一樣,悄無聲息的就出現在馬森身後.當場就將馬森嚇得不出話來……

"你你你……你不是在貴賓席上嗎?"

"蠢貨,費雷贏得這麼漂亮.老子這個試煉導師,怎麼能不過來誇獎幾句?倒是你子.還是自己心一點吧,我可不是跟你開玩笑地,拉里那子從幽影谷回來之後,進步大得嚇人,現在的實力多半不比你差."

"真地假的?"馬森有些傻了.老頭臉上地表,真不象是在開玩笑,難道拉里那子,最近真有那麼大的進步?媽的,老子運氣怎麼這麼背,以為撿了個軟貨.卻沒想到這個軟貨居然吃了春藥!

"比賽開始你就知道了……"麥德林幸災樂禍的了一句之後,又向黎明廣場上望了一眼:"也,格蘭芬多那王八蛋好象上場了……"

"哦?"林立順著麥德林的目光望去.正看見格蘭芬多一臉笑容,手握一根法杖走上黎明廣場中央.而他地對手,同樣是林立的熟人.正是當初幽影谷試煉時,薩爾森的隊友之一.曾經想對林立動手的佛德瑞克.

一看對手是佛德瑞克,林立頓時就失去了興趣,這家伙頂了天也不過十一二級實力,在格蘭芬多面前跟只螞蟻差不多,指望在這一場比賽中摸出格蘭芬多的底細,無異于癡人夢/

事實上,這也正是在場所有人共同的想法——包括佛德瑞克自己在內.

站在格蘭芬多面前地時候,佛德瑞克真是死的心都有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這麼倒黴,一上來就抽中了格蘭芬多.

眼前這位可是法蘭第一魔法天才,二十多歲就突破大魔導士境界的人物,自己從幽影谷回來之後雖然提升巨大,但如今也不過是十一級頂峰地水平,對上格蘭芬多有哪來什麼勝算?人家一個手指頭就可以碾死自己……

"格……格蘭芬多魔法師,請手下留……"大概也只有佛德瑞克自己才知道,這句話真不是客套,他是真的希望格蘭芬多手留.

"佛德瑞克魔法師太謙虛了."格蘭芬多笑了笑,並沒有多什麼,只是慢慢往後退出兩步,將雙方距離稍稍拉開一些,同時向裁判示意自己已經准備好了.

"看來兩位試煉學徒都已經准備好了,那麼比賽現在——開始!"

幾乎是裁判聲音落下地同時,佛德瑞克就開始了咒語的吟唱,從他口中發出地聲音又急又快,聽起來甚至還有些嘶啞,四周彌漫開來的魔法波動顯得異常紊亂,就連沒什麼心思關注這場戰斗地林立都感覺到了,這個佛德瑞克已經處于魔力反噬的邊緣,他的咒語吟唱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幾乎每三個字符里,就有一個進行了壓縮,這可是大魔導士才能干出來的事,他一個魔導士這麼干,幾乎跟找死沒什麼分別.

但是,佛德瑞克別無選擇.

論實力,他跟格蘭芬多比起來天差地遠,他唯一能夠做的,只能是趁著戰斗剛剛開始,雙方還處于同一起跑線的時候,用一個超常發揮的魔法為自己掙得一絲渺茫的機會.

可惜,格蘭芬多卻連這一絲機會也不給他.

佛德瑞克的咒語剛剛吟唱到一半,就突然感覺到體內的魔力仿佛被堵住了一樣……

"糟糕,魔力反饋,怎麼會這麼快?"佛德瑞克心頭一緊,一張胖臉頓時變得煞白,他怎麼也想不明白,格蘭芬多的魔力反饋為什麼會這麼快,完全沒有一點施法的征兆,仿佛只是念頭一動,魔力反饋就放出來了一樣.

昨天晚飯吃了點排骨,結果碼字碼到一般膽囊炎又犯,灰溜溜的去掛水,掛到早上9點才回來,先更新一章,稍後還有更新,我會一直碼到困得頂不住再睡.(朻,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




上篇:第二百五十章 戰斗法師     下篇:第二百五十二章 紛紛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