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五十三章 水貨之戰  
   
第二百五十三章 水貨之戰

第二百五十三章 水貨之戰



不過薩爾森也不是菜鳥,十四級顛峰的實力,誰碰見了都不一定能討得了好,更何況他今天狀態相當不錯,幾次接觸下來一點虧也沒吃,他的發揮甚至可以是遠遠超出了平日的水准,至少林立就可以看得出來,今天的薩爾森,比起在幽影谷的時候,強了不是一點半點,若是有機會讓他再去一次幽影谷,恐怕就連當初那位尸巫想要殺他,也要費不少的力氣.

不過,這兩人的實力雖強,戰斗卻是一點也不精彩,這是一場真正的悶戰,沒有一次精彩的施法,也沒有一次激烈的對抗,甚至就連一個稍微熱鬧些的場面都沒有,從頭到尾就是不斷的試探,他們花在防守上的精力,要遠遠超過進攻,元素護盾衰竭時間一過,就立刻補上,但魔力反饋卻始終捏在手里,從頭到尾都沒放出過一次.

從一級魔法到八級魔法,就是這一場比賽的全部.

在這整個過程當中,你看不到一點讓人激動的東西,既沒有林立對抗洛肯時,那種超越想象力極限的施法,也沒有馬森對抗拉里時,那種讓人心驚膽戰的激烈碰撞,有的只是教條而又刻板的基礎技巧,以及一次又一次的心翼翼的試探.

林立簡直看得昏昏欲睡,這對他來簡直就是一種折磨,看這兩個家伙在那試探來試探去,還不如叫兩個魔法學徒上去打得熱鬧.

可是,他還不得不忍受這種折磨.

馬迪亞斯的突破太詭異了,從當初比馬森稍強一些.到如今能跟薩爾森戰個有來有回,這中間的距離.又豈是一兩句話能清楚地?就算是自認運氣好得嚇人,走在路上都能被餡餅砸到的林立.也沒敢干出這樣地事來,奧斯瑞克留下的永睆第l夠厲害吧?火系巨龍地魔晶夠強大吧?但在火羽山的奇遇之後,林立也不過從十三級頂峰跳到了十五級,馬迪亞斯又憑的是什麼?難不成這世界上還有另一座永睆第l,另一顆火系巨龍魔晶存在?這不是開玩笑嘛……

林立非要看看.馬迪亞斯現在究竟強到什麼程度,是不是真的已經突破了大魔導士境界!

于是,盡管這一場比賽打得讓人昏昏欲睡,林立卻還是強撐著眼皮,一絲不苟的留意著兩人地每一次試探.

事實上,不光是林立一個人.在場這數千魔法師,至少有一半跟他同樣的心思,都覺得這場比賽很無趣.可又都想看看馬迪亞斯現在強成什麼樣了,以至于整場比賽就在這種詭異的氣氛當中度過.

所有人都是一樣.一邊紛紛打著呵欠,又一邊強打起精神.想要看個究竟.

然後.睡著睡著.薩爾森就睡輸了……

"啊?"林立狠狠地揉了揉眼睛.他真以為是自己看錯

就在不久之前.兩人還正用風刃來來回回地試探著.可是在下一瞬間.馬迪亞斯卻放出了一個火焰之手.瞬間撕開了薩爾森身上地元素護盾.跟著就是一個近距離爆發地空氣爆裂.將薩爾森直接轟了出去.

"薩爾森輸了?"望著正躺在地上地薩爾森.林立都還不敢相信這一切居然是真地.這實在是太突然太詭異了.給人地感覺就好象兩個勢均力敵地拳手在拳台上交鋒.雙方你來我往虛虛實實九淺一深地打得眼花繚亂.然後其中一方突然吐了口口水.另一方就莫名其妙地倒下了一樣.

這簡直是不可能地……

林立記得清清楚楚.薩爾森那一面元素護盾.才不過撐起十幾秒鍾.頂多只承受了兩枚風刃地傷害.又怎麼會被一個火焰之手給撕開?

"這一場比賽地勝利者是,來自夜幕城公會的馬迪亞斯魔法師!"

但是,裁判宣布勝利者的聲音,卻是異常的清楚,沒錯,確實是薩爾森輸了.

林立撓著頭,在那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薩爾森究竟是在什麼地方犯了錯誤,要知道,剛剛那一場比賽,絕對可以編成一本猥瑣百科全書,無論是薩爾森還是馬迪亞斯,都在以一種比修女更加保守的姿態在戰斗,十成精力里,他們至少花了九成在防守,剩下的一成還要分成兩份,其中一半用來准備防守,另一半才是用來進攻.

林立甚至看見,就在馬迪亞斯用火焰之手撕開元素護盾之前,這個猥瑣貨還放了一個心靈防護力場,為的就是預防薩爾森用精神魔法對他進行干擾.

這種事在林立看來,簡直無法想象,一個人怎麼可以猥瑣到這種地步?

如此猥瑣的戰術,如此緩慢的節奏,象薩爾森這個級別的魔法師,幾乎是不可能出現任何錯誤的,林立甚至以為,這場比賽會一直打到天黑,直到兩人都耗盡魔力之後,才會以拳打腳踢的方式分出勝負.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薩爾森卻突然輸了,輸得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的不光是他自己,還包括一臉茫然的林立,以及觀眾席上,那數千目瞪口呆的魔法師們.

"見鬼……"

但不管怎麼,結果已經出來了.

一個月前還只比馬森強上一點點的馬迪亞斯,卻在一個月後戰勝了這次試煉當中,最頂尖的學徒之一薩爾森,光是這一場戰斗,就足以讓所有人對他重新評價,以前的馬迪亞斯只是一個紈绔,但從今天開始,誰也不敢在把他當成一個單純的紈绔了,就算是,那也必須是有勢力的紈绔!

"馬拉頓家族這子,雖然不怎麼討人喜歡,不過實力倒是提升得很快.我記得上次看見他的時候,他還只是十一級魔導士吧?"就連赫爾紮在嘀嘀咕咕的時候.也暗暗對馬迪亞斯留上了心.

"這王八蛋運氣好而已,跟他家那個老王八蛋一個樣……"霍夫曼撇了撇嘴.一臉不屑地道.

"你怎麼不當著維爾海姆這話?"赫爾紮一陣氣結,馬拉頓家族跟閃金商會一向不和,這是全安瑞爾世界都知道的事,特別是霍夫曼跟維爾海姆這兩個人,更是完全撕破了臉皮.

至少赫爾紮親耳聽見就不是一次兩次了.霍夫曼叫囂著要找人在那個無良軍火商飯菜里下毒,維爾海姆賭咒發誓地要找殺手干掉那個死胖子.

也幸虧一個在奧蘭納一個在輕風平原,不然以他們兩個勢同水火的關系,還不知道要給殺手頭子奧羅送去多少生意.

如今維爾海姆地兒子就在下面,霍夫曼這胖子又怎麼可能出好話來?

馬拉頓家族和閃金商會的恩怨,赫爾紮自然不可能參與進去.只能假裝沒聽見霍夫曼的後半截話:"這次可不光是運氣,你難道沒看出來嗎,馬迪亞斯一早就有擊敗薩爾森的能力.只不過他不願意暴露出來而已,老實霍夫曼.你這一次可能真的看走眼了,有希望贏得這一次比賽地人.可不止格蘭芬多跟你所看好的費雷……"

"胡八道,就憑這王八蛋.也想跟費雷比?"霍夫曼剛剛罵到一半,卻突然醒悟過來,一張胖臉上的表頓時就僵住了:"你你你……你怎麼知道我看好費雷?"

"你也不想想,第一場比賽的時候,你都緊張成什麼樣了,這麼明顯,就算瞎子也看得出來吧?"赫爾紮笑了笑,倒也沒去追問,只是又自顧自的了起來:"霍夫曼,你看不出來很正常,你畢竟不是真正的魔法師,有很多東西,只有真正地魔法師才明白,好好的看著吧,今天的決賽,將會比過去幾十年里地任何一次決賽都更加精彩……"

"老子還真不相信……"霍夫曼一臉的咬牙切齒.

一上午時間匆匆過去,第一輪地十二場比賽,也剛好全都分出勝負,十二名試煉學徒的名字,被寫在了晉級表上,之後就是由奧德文親自主持地抽簽.

"第一場,千帆城公會的馬森魔法師,對陣冰雪城公會地勞倫魔法師!"

"啊?"馬森猛的一愣,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運氣居然會好到這種程度……

冰雪城的勞倫魔法師,那可是馬森的老熟人了,當初在幽影谷試煉的時候,這家伙就跟著薩爾森跑到山洞里來,想要強占這個地方,結果被費雷一個火焰之手嚇得差點尿了褲子,馬森記得,那個時候勞倫的實力就已經是十級顛峰了.

這一次試煉的時間長達兩個月,大多數試連學徒的實力都提升了一到兩級,畢竟大家都是各大魔法公會選出來的年輕天才,無論是潛力還是可塑性,都相當可觀,來到奧蘭納之後,更是既有大魔導士親自指導,又有全知高塔那樣的地方進修,一兩級實力的提升,確實算不得什麼奇怪的事.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魔法實力提升也同樣如此,這一次的試煉當中,既有某些變態從十二級跳到十五級,也有某些蠢貨毫無進步,什麼等級來奧蘭納,也就什麼等級參加決賽.

毫無疑問,勞倫就是那個蠢貨.

這個蠢貨什麼況,馬森簡直太清楚不過了,千帆城與冰雪城,本來就是鄰居,再加上幽影谷里打過一次交道之後,勞倫就一直想拍拍這位鄰居的馬屁,最近一個月來幾乎是隔幾天就會來走動一次,一來二去之下,馬森對他的實力自然是知根知底.

在這次變態橫行的決賽上,居然還能遇到一個十級魔導士,你讓馬森怎麼能不高

"老子一定要好好感謝白臉."馬森在那暗爽了半天,突然良心發現,想起自己之所以能有這麼好的運氣,其實全都是因為歐靈的原因.

為什麼是因為歐靈地原因呢,這事起來倒也簡單.

這一次試煉一共二十四間魔法公會參加.二十四名學徒在第一輪比賽的時候,正好被分成了十二個組.這是早在試煉之前就已經決定了地,可是誰也沒有想到.歐靈居然會在決賽開始前受傷,而且還傷得這麼重,現在別參加決賽,就算是多走幾步路都顯得有些困難.

二十四名學徒一個蘿蔔一個坑,有一個蘿蔔壞了.自然就要空出一個坑來,而勞倫就正是那個幸運坑.

也不知道他從哪來的運氣,唯一一個輪空名額,居然也被他給抽到了,于是這個兩個月下來一點進步都沒有地菜鳥,就這麼汗都沒流一滴的就進了第二輪……

可惜.他的好運也就到此為止了.

"哈哈哈……"馬森盯著遠處的勞倫,露出了一臉的獰笑.

到了這個時候,馬森可不認識你什麼鄰居不鄰居地了.他只知道,只要干掉了這子.自己就能進入最後的六

千帆城公會這幾百年來雖然人才輩出,可是在試煉決賽上進入六強的人物.卻還從來沒出現過,如果自己這一次實現了零的突破.以後自己在千帆城魔法公會豈不是可以橫著走了?

"勞倫兄弟,這一次我馬森可要下狠手了,要怪就怪你運氣太好……"

就在馬森在那嘀嘀咕咕的時候,抽簽結果也陸陸續續的出來了,幾個被眾人看好地試煉學徒運氣都還不錯,沒有一對在第二輪提前遇上,格蘭分多抽中的是一個叫馬克的十三級魔導士,據是來自星光城魔法公會地試連學徒,而馬迪亞斯的運氣,還要比他好一些,他抽中地是一個十二級魔導士.

看到抽簽結果的時候,林立都忍不住在心頭暗想,這回對手可是十二級魔導士,馬迪亞斯這混蛋該不會還那麼猥瑣

相比之下,林立地對手倒是最難纏的,來自遙望城魔法公會地加拉,此人的實力,在這一次的試煉學徒當中,絕對算得上是一流水准,而且一向很神秘,從來不跟任何人走得太近,就連他的兩個室友都跟他沒什麼交,林立只能勉強憑觀察判斷出,此人多半已經突破了十四級,搞不好跟薩爾森差不多.

不過,這對林立來其實沒什麼分別,只要不遇上格蘭芬多和馬迪亞斯,遇上誰都是一樣的打,十五級與十四級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個等級可以概括的,在大魔導士面前,除非是象洛肯一樣的另類,否則一般魔導士根本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

抽簽結果出來之後,林立也只是遠遠的看了對方一眼,這人看起來跟格蘭芬多差不多年紀,長得又高又瘦,除了一張蒼白得嚇人的臉龐之外,渾身上下都裹在黑色的長袍當中,遠遠望去,就好象一根黑色的竹杆立在風中.

而就在林立望過去的時候,對方的目光也同時落到了林立臉上,在那一瞬間,林立似乎覺得,這目光有些熟悉,只不過這個時候,馬森的比賽已經開始了,林立也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就把這事給拋到了腦後.

相比第一場的慘烈,這一場比賽對馬森來,實在是再輕松不過了,不過這並不是因為馬森有多厲害,他只所以能如此輕松,完全是因為對方太廢,不得不,勞倫大概是這一次試煉當中最大的水貨.

兩個月沒有一點進步也就罷了,最要命的是,他在這一次決賽里的表現,簡直平庸得可怕,永遠是教條式的施法,就連咒語的字符和音節都跟教科書上沒有任何分別,就好象一個正在為突破五級而掙紮的魔法學徒一樣,導師什麼他就做什麼,教科書上怎麼寫他就怎麼干,,從頭到尾沒有一絲亮點,如果他現在就去換一身衣服,再站到黎明廣場上,林立敢打賭,至少有九成九的魔法師認不出他來.

別跟格蘭芬多薩爾森之流比了,就算跟馬森比起來都差了老遠,這樣的菜鳥,也不知道是怎麼混進這次試煉的……

比賽一開始,勞倫就急不可耐的放出了魔力反饋,因為他看見馬森張嘴了.以為他要開始吟唱咒語,結果馬森只是了一聲:"勞倫兄弟.我馬森要對不起你了!"

"……"勞倫當場氣得吐血.

之後,一場嚴肅地比賽就變成了娛樂.

雙方實力本就有些差距.勞倫又一上來就浪費了魔力反饋,結果在這個時候就已經注定了,而馬森也並不急于結束比賽,他玩得比誰都高興,短短五分鍾的比賽.完全成了他地個人秀,最近一個月來,從林立身上學到的各種施法技巧,一一用到了勞倫身上,偏偏他還不下重手,每次都在快要將對方擊敗地時候.又一個緊急刹車給停住了,翻來覆去之下,直弄得勞倫苦不堪.

勞倫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的吟唱咒語,手忙腳亂的施展出自己所知道的所有魔法.這種高強度地施法,除了林立那種魔力無限的變態之外.根本就不是任何人所能承受得起的,別他勞倫.就算是換個大魔導士來,也經不起這樣的消耗,以至于短短五分鍾之內,勞倫就耗盡了自己全部的魔力,最後在馬森一臉猥瑣的笑容中,被一個空氣爆裂給轟了出去……

這一場比賽結束得太快,以至于馬森連汗都沒流一滴,就率先進入了六強.

"老頭,怎麼樣,我馬森這回沒丟你地臉吧?第一個闖進六強的學徒,你是不是該給點獎勵意思意思?對了,我可先好,一般的獎勵我可不要,我馬森可不是叫花子,你別指望拿兩張破卷軸就把我打發了……"

"你趕緊去死吧……"麥德林氣得直翻白眼,要不是大庭廣眾之下,他早就一腳踹過去了,媽地這王八蛋還真是順著杆子就往上跑,贏了個十級魔導士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他也不看看自己的對手是什麼菜鳥,居然好意思拿著這樣地戰績來炫耀……

不過話又回來,奧德文這手也太黑了一點,怎麼就把這子跟勞倫那廢物抽到一起了?媽的,這一下贏了,王八蛋恐怕又要吹上好幾天

"費雷,你在看什麼呢?"馬森正一臉興奮地炫耀,卻突然發現,自己的室友似乎正望著一個地方發呆.

"你有沒有發現,那家伙好象有些不對……"

"哪個家伙?"馬森一臉疑惑地問了一句,又順著林立的目光望去,才發現他正盯著看的,正是下一輪的對手,來自遙望城魔法公會的加拉:"你是加拉?"

"恩."

"你還別,這家伙真有點不對……"馬森撓了撓頭,神色間也露出了幾分疑惑:"遙望城離千帆城不遠,時候導師還帶我去他們公會玩過,那家伙時候就是個賤人,才十來歲就知道去偷看姑娘洗澡,聽長大了之後更不得了,有事沒事總喜歡往風月場所跑,遙望城里十個妓女,至少有九個做過他生意,你以為他為什麼這麼瘦?那都是因為被榨得太狠了……"

"這麼厲害?"

"那是……"馬森色咪咪的完,又皺了皺眉頭,一臉疑惑的自自語著:"奇怪,剛來奧蘭納的時候,這家伙還想拉著老子去喝花酒的,怎麼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了?你看看他那張臉,看看他那眼神,跟幽影谷里那些僵尸有什麼分別……"

"還真沒什麼分別……"林立點了點頭,馬森這話雖然有些誇張,但加拉給他帶來的,也確實是這麼一種感覺,如果非要找出一個跟他差不多的人來,那大概也只能是前幾天曾經光臨過魔法公會的森德羅斯了.

只不過就連森德羅斯這個半人類半亡靈的怪物,跟他比起來似乎都還多了幾分人氣.

"反正,你等一下可千萬要心點,我總覺得這子不正常,搞不好是中了什麼邪咒,萬一傳染了你可就麻煩

"白癡……"馬森越越誇張,就連一直默不作聲的歐靈都聽不下去了,坐在椅子上,用他那虛弱的聲音罵了一句.

"媽的……"馬森兩眼一瞪,就打算罵人,可是才剛一張嘴,卻又突然泄氣了:"算了白臉,你受了傷,老子不跟你一般見識."

"你敢嗎你……"歐靈撇了撇嘴,一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這才回過頭來望著林立:"心."

"恩."

最後一天了,求一下月票……(朻,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com,章節更多,




上篇:第二百五十二章 紛紛登場     下篇: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朽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