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五十九章 神聖保護藥劑  
   
第二百五十九章 神聖保護藥劑

第二百五十九章 神聖保護藥劑



格蘭芬多手上電弧繚繞.就好象貓捉老鼠一般慢慢逼近.這個時候候.馬森已經耗盡了所有的魔力.身上更是布滿了大大的傷口.別反抗格蘭芬多了.就算是想挪動一下手指.都會引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這要是換一個人身處如此的絕境之下.多半早就已經閉上眼睛等死了

不過馬森沒有放棄.面對步步逼近的格蘭芬多.他始終固執的拖著傷腿.一點一點的往黎明廣場邊緣挪動.血肉模糊的胸口不停淌出鮮血.隨著馬森的艱難挪動.在黎明廣場上拖出一道長長的血痕.因為馬森知道.這已經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了.如果連這個無所不能的室友都幫不到自己.那自己恐怕也只能閉上眼睛等死了.

"馬森.就在你身後.就在你身後!"林立看著這慘烈的一幕.真是急得眼淚都快流下來了.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在那受苦.自己卻連一點忙也幫不上.那種感覺對林立來.簡直就好象正被一條毒蛇啃噬一樣

他唯一可以做的.也只能是將雙手攏在嘴邊.拼命的呼喊馬森的名字.希望能讓他聽清自己在些什麼.可是.雙方距離足有數十米遠.馬森又正是身受重傷的時候.眼耳口鼻鮮血直冒.腦子里正嗡嗡嗡的響個不停.又怎麼可能聽清林立的聲音?他只是隱隱約約聽見室友在叫自己的名字.可是究竟叫自己干什麼.馬森卻是聽得模模糊糊

"什麼身後?馬森強忍著撕裂般的痛苦.勉強把頭了過去.可是身後除了鋪著石板的廣場之外什麼也沒有.在這一刻.馬森真想一頭撞死在那里.費雷大爺呀費雷大爺.您老人家玩點什麼不好.非要拿老子的命來玩.要不要玩得這麼刺激啊?

"馬森魔法.感覺如何?"格多就站在身前十米不到的地方.一只手上仍然是電弧繚繞.那跳動的電光滋滋的聲響.馬森不禁一陣頭皮發麻.

"不不怎麼樣."馬森了嘴角的血跡.擠出一個異常難看的笑容.到了這個時候.他已經徹底絕望了.就連自己那個無所不能的室友都幫不上忙.又還有誰能救得了自己?馬森雖然不是什麼有骨氣的人.但事到了這個地步.格蘭芬多肯定是不會放過自己的.與其跪地求饒.倒不如趁著還能話.多幾句.就算最後難逃一死.也總算出了一口惡氣

"是嗎?"格蘭芬多話的時候.仍然是一臉的笑容.但是在下一瞬間.這一臉的笑容卻充滿了殘忍:"那再試試這個如何?"

緊接著.就是一道耀眼的電光閃過

隨著"滋"的一聲.刹時之間就只見一片青煙冒起.跟著就是一聲淒厲的慘叫劃破廣場上空.整個黎明廣場上.每一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所有人的心都不由自主的隨著這一聲慘叫緊緊揪起.那種感覺.就好象將一只青蛙穿在鐵絲上.再猛的一下塞進爐火當中一般.

劇烈的痛苦之後.就是無盡的麻木.

曾經有那麼一刻.馬森以為自己真的已經死了.沒有痛苦.沒有知覺.整個腦海當中空蕩蕩的一片.除了仍然在耳邊不停回蕩的聲音之外.整個世界好象再沒有任何東西存在.

"馬森.就在你身後.就在你"

"身後"電光在身上炸開.馬森渾身上下都已經被燒得焦黑一片.一道道的傷口就好象松鼠魚一樣.一片一片的翻了起來.無窮無盡的痛苦折磨.早就讓馬森陷入了神志不清的狀態當中.室友的呼喊傳入耳中.馬森幾乎是下意識的伸出一只手來.在身後的石板上艱難摸索著

"再往右一點點.只要一點點就好了"林立半邊身子都探到了黎明廣場上.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正在那艱難摸索的馬森.在這個時候.他真是一顆心都懸了起來.緊張得就好象是自己在比賽一樣.

"身後身後身後哪有什麼東西?咦這個是什麼"馬森迷迷糊糊的伸出手來.在身後摸索了半天.終于讓他摸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光滑圓潤.握在手上的時候.還有絲絲暖意傳來

這突如其來的發現.就好象一針強心劑一樣.頓時就讓馬森精神一振.甚至就連身上的傷口.也仿佛不再火辣辣的疼痛了.他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將那件東西抓在手上.憑著感覺判斷出.那應該是一只玻璃瓶子.

"這下有救了"馬森一看那只玻璃瓶子.

就知道自己肯定死不了了.自己那個無所不能的室友.可是一個真正的藥劑師.光是自己親眼看見就至少有兩次.一次是用一瓶藥劑救了歐靈.一次是在藥劑學上指點了安度因.他配出來的藥劑.肯定可以保自己安安全全的度過這場比賽.

"總算讓他給找到了"眼看著馬森將藥劑拿在手上.林立終于是長長的籲出口氣.

這見鬼的比賽規則.也不知道是誰定的.居然會禁止使用藥劑.

在林立看來.這簡直就是亂搞.也不知道是哪個白癡想出來的.對藥劑師一竅不通.卻自作聰明的定出這麼一條規則.結果倒是差點把馬森給害了.這個白癡又哪里知道.一個真正的藥劑師.至少有十種方法.將藥劑藏在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更有數十種方法喝下藥劑.而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這條規則所能限制的.也只能是象馬森這種.有一個肯給他藥劑的朋友.卻沒有掌握掩人耳目方法的倒黴鬼.

也正是因為這個白癡規則的限制.林立才不得不想出這麼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利用無盡風暴之戒的掩護.一早在黎明廣場上的石板縫隙之間藏下一瓶藥劑.等到馬森跟格蘭芬多大戰的時候.正好可以拿出來使用.

為了穩妥一些.林立還刻意拿出了那只用安水晶雕刻而成的藥劑瓶.這可以盡量減少藥劑損失的風險.不至于在戰斗當中被損壞.除非是被魔法直接擊中.否則就算是大魔導士級別的魔法.也很難憑余波對它構成傷害.

只可惜事太過湊巧.剛才馬森上場的時候.林立本來是打算告訴他的.誰知道這家伙一番慷慨激昂的演.弄得林立一下分了神.還沒來得及把話明.這家伙就急急忙忙的沖上去了.結果認輸沒來得及.倒是差點被格蘭芬多一個雷光閃電給當場烤熟

不過還好.在自己嗓子喊之前.馬森總算把這瓶藥劑給找出來了

只要喝下這瓶藥劑.馬森應該就算是徹底安全的了.自己一早藏在石板縫隙間的.可是一瓶真正的神聖保護藥劑.半朵黑蓮花的力量.足以保護馬森不受任何魔法傷害.雖然時間不會太長.僅僅是十秒而已.但是對馬森來.這十秒的時間.已經足夠讓他安全的退出黎明廣場了

這一次馬森倒是相當機靈.手里著一瓶神聖保護藥劑.卻並不急于喝下.因為兩個裁判就在身旁不遠的地方.而格蘭芬多更是對自己虎視眈眈.如果自己想要在這個時候喝下藥劑.就算兩個裁判不管.格蘭芬多也絕不會讓自己如願.

他甚至都不需要多費什麼力氣.直接一個魔法上來.自己就得連瓶子一起吞進肚里.

為了麻痹格蘭芬多.並避開裁判的目光.馬森一直很心的將藥劑瓶捏在手里.一雙眼睛始終盯著格蘭芬多.留意著他每一個細微的舉動.馬森現在要等的只是一個機會.一個可以讓他把藥劑喝下去的機會.

至于喝下去之後.會是一個什麼結果.馬森根本連想都沒想.反正費雷不可能害自己.只要是他拿出來的藥劑.就絕對可以讓自己擺脫眼前的困境.在奧蘭納的兩個月時間.這種想法早就在馬森腦子里根深蒂固.變成了一種近乎本能的習慣.任何時候任何況.他的第一選擇.都是下意識的等待這個無所不能的室友做出決定.

沒辦法.在這兩個月的時間里.費雷帶來的奇跡實在是太多了.從第一個試煉任務.到之後的幽影谷生存.再到如今的黎明廣場決賽.一次又一次的神奇表演.讓馬森甚至懷疑.除了生孩之外.就沒有什麼事是這個家伙辦不到的.

"看來馬森魔法師好象很痛苦.不如就由我來幫你解脫吧?"格蘭芬多仍然是一臉的笑容.只見他一只右手伸出.頓時就有兩個風刃凝結.不過格蘭芬多並不急于放出.只見他一邊慢慢的向馬森走近.一邊操縱著兩個風刃在手心飛快旋轉.那尖銳的破空聲響.聽得觀眾席上的魔法師們都不禁一陣頭皮發麻

"呵呵"馬森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一雙眼睛始終盯著格蘭芬多.一直等到他走到身前五米.剛好將兩名裁判隔在身後的瞬間.馬森才一下打開瓶塞.將整整一瓶神聖保護藥劑倒進嘴里.

"留給你自己吧.白癡!"




上篇:第二百五十八章 絕望     下篇:第二百六十章 三人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