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六十五章 血藤術  
   
第二百六十五章 血藤術

第二百六十五章 血藤術



林立這一腳踹完之後,仍是不肯罷休,只見他猛的一緊穹法杖,格蘭芬多頓時就只覺得,四周魔法波動忽然一陣劇烈的扭曲,跟著就只聽見一陣"嚓嚓嚓嚓嚓"的聲響響個不停,格蘭芬多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突然看見四周仿佛生出了無數藤蔓,這一根根又粗又大的藤蔓,就好象擁有自己的生命力一般,正以瘋狂的速度向自己身上蔓延,然後格蘭芬多就只覺得渾身一緊,那一根根的藤蔓,竟是在一瞬間內就將自己纏了起來……

"放……放開我!"一突如其來的變故,頓時就讓格蘭芬多魂飛魄散,傳中的血藤術他可是聽過的,一旦纏上什麼生物立刻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要嘛吸干對方的鮮血,要嘛被生生掙斷……

"我他媽那什麼去掙?"格蘭芬多真是死的心都有了,要是換了平時可能還好點,可是現在自己已經身受重傷,連站都已經站不穩了,又哪來力氣去掙斷這堅韌的血藤?

最要命的是,血藤術雖然不象空氣爆裂一般產生物理傷害,卻是不折不扣的召喚類魔法,從本質上來,被召喚出來的血藤本身就是有生命力的東西,奧德文畢竟只是?文大師,還沒達到?文宗師那種近乎無所不能的境界,他布下的四道大師級魔紋,根本就無法限制血藤術這樣的魔法,這也就意味著,格蘭芬多想要活下去的話,只能靠自己……

真他媽見鬼……

格蘭芬多真是一百個想不明白,這個從鄉下地方來的年輕魔法師,怎麼會懂得血藤術這麼冷僻的魔法?要知道就算是自己,從就生在奧蘭納魔法公會,又有幸拜入諾森導師門下,也才僅僅是聽過這個魔法而已,這個費雷又是從哪里學到的?

可惜,已經沒時間給他多想了……

成百上千根血藤,就好象無數條毒蛇一樣,在一瞬間內,就將格蘭芬多纏了個結結實實,此時的格蘭芬多,看上去就好象一只被蜘蛛網網住的螞蟻一樣,任憑他在那如何拼命的掙紮,也無法將身上的血藤掙脫,反倒是眼著被藤蔓纏得越來越緊……

"啊……"格蘭芬多一聲絕望的慘叫,他已經感覺到了,藤蔓表面的尖刺瞬間就刺進了自己的身體,跟著就好象喝水一樣,正貪婪的吸著自己的鮮血,每一股鮮血湧出,都會讓血藤鼓漲一分,到了最後,原本尾指粗細的血藤,竟鼓漲得仿佛拇指一樣.

這一一,格蘭芬多真的絕望了……

他甚至已經放棄了抵抗,任憑血藤拼命吸自己的鮮血,雙眼無神的望著天空,一張沾滿汙和血跡的點上,充滿了茫然的神色,這個時候的格蘭芬多,看上去簡直就象一個剛剛被十幾條大漢輪過大米的無辜少女一樣,無助而又迷茫……

"這……"麥德林坐在貴賓席上,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格蘭芬多這王八蛋雖然不討人喜歡,可費雷要是真把他給弄死了,那搞不好是要惹上大麻煩的,他的導師可是傳奇法師諾森,出了名的心眼加護短,格蘭芬多要是死在黎明廣場上,只怕連奧蘭納魔法公會都要受些牽連.

"不行,得想個辦法阻止他們……"身旁的奧德文也是一臉擔憂,他心里清楚,決賽進行到現在,自己布下的那四道大師級魔紋已經可有可無了,無論是費雷還是格蘭芬多,都已經掌握了大魔導士以上的力量,想要繞開那四道大師級魔紋殺死對手,簡直就好象是吃飯喝水一樣輕松.

"要不,我出手?"

奧德文想了想:"還是我來吧……"

"恩."麥德林點了點頭,沒再繼續多什麼.

事實上,這個時候也只能由奧德文出手.

沒辦法,他太了解費雷了……

這子現在是鐵了心要干掉格蘭芬多,誰勸都不會聽的,自己要是在這個時候出手終止這場比賽,搞不好就要落下點埋怨,別看自己是這子的試煉導師,可真要到了那一步,麥德林可不敢肯定,這子就一定會給自己面子……

貴賓席上這麼多人,大概也只有奧德文親自出手,才沒有這方面的顧慮,畢竟上一場比賽的時候,正是因為奧德文親自出手,才避免了這子被亡靈力量吞沒,無論如何,他都算是欠了奧德文一個人,到時候就算心頭有些不滿,多半也會給奧德文幾分面子才對……

媽的,這幾個王八蛋,真是累死老子了……

眼看奧德文握住了身旁的法杖,麥德林這才終于是長長的出了口氣.

不過還好,還沒弄出什麼大麻煩來……

"怎麼樣,格蘭芬多魔法師,感覺如何?"林立一臉笑容的站在那里,一邊看著格蘭芬多象個溺水者一樣,在血藤纏繞下拼命的掙紮,一邊用眼角余光觀察著貴賓席上的動靜.

"放……放了我……"格蘭芬多的聲音中,已是隱隱帶著幾分哀求,這個時候,他已經再顧不上跟歐靈之間的恩怨,也顧不上自己法蘭第一魔法天才的面子了,他只想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他今年才二十五歲,還有大把的人生沒有享受,他不想被一條條血藤吸成干尸,不想死在一場試煉比賽上.

"開什麼玩笑,放了你,然後再讓你把我兩個室友打傷?媽的,你以為老子跟你一樣腦子有問題是不是?"

"求求你……"格蘭芬多的聲音越來越低,血藤在吸取鮮血的同時,也吸取了他的生命力,如果再不從血藤中脫身出來的話,他絕對活不過五分鍾,這個時候,格蘭芬多已經完全放棄了往日的驕傲,他甚至暗暗發誓,只要對方願意放過他的話,他願意用任何方式求饒……

"這個,看起來倒是有誠意……"林立摸了摸下巴,兩只眼睛盯著格蘭芬多,心思卻全在貴賓席上,他已經看見了,奧德文正雙手握住法杖,開始了低沉而又威嚴的咒語吟……

會長大人在想些什麼,林立心里清清楚楚,無非就是格蘭芬多來頭太大,怕他死了之後,奧蘭納魔法公會會有麻煩罷了.

不過這也正合林立的心思,事實上從頭到尾,他就沒想過要干掉格蘭芬多,畢竟這家伙是傳奇法師諾森的弟子,而諾森又是安度因的同僚,自己要是真把他給殺了,老頭那邊怕是不好交代,也正是因為這樣,這一發血藤術放出來的時候,林立就在元素排列上動了一點的手腳,看起來吸得又凶又猛,其實只不過是嚇嚇人而已,這成千上百根血藤,在吸取鮮血的同時,又通過表面的尖刺,將鮮血重辛注入格蘭芬多體內,只不過格蘭芬多嚇得太厲害,以至于根本就沒有發現……

不過,不想干掉歸不想干掉,這並不就代表著,林立可以任由其他人插手自己的比賽,格蘭芬多傷的是我的室友,那麼什麼時候停止對他的蹂躪,也只能由我了算,你奧德文想要插手可以,不過插手之後,你自己可千萬別後悔……

"好吧,既然格蘭芬多魔法師這麼有誠意,那我就勉為其難……"林立到這里的時候,稍稍頓了一頓,又看了一眼正在吟咒語的奧德文,這才又繼續道:"那我就勉為其難,接受你的道歉好了……"

"真的?"盡管格蘭芬多早就被血藤吸得搖搖欲墜,此時也是忍不住露出一絲喜色.

"當然……"林立笑了笑,隨意的將手一揮,那一條條的血藤頓時就有了松動的跡象

"謝謝,謝謝……"格蘭芬多一臉驚喜的連聲感謝,這個時候,他已經再顧不上什麼法蘭第一魔法天才的面子了,生怕自己一聲謝謝得遲了,那千百根藤蔓就會又一一將自己緊緊纏住.

林立一邊控制著藤蔓松開的節奏,一邊留意著貴賓席上的變化,奧德文的咒語已經完成,一片耀眼的光芒瞬間就覆蓋了整個黎明廣場,刹時之間,整個天地都變得白茫茫的一片,無論是被血騰纏住的格蘭芬多,還是正一臉笑容的林立,都是在一瞬間內被光芒吞沒……

林立知道,這就是傳中的二十級魔法大淨化術,光芒覆蓋的地方,任何召喚生物都將回到它來的地方,就算是從深淵中召喚出來的惡魔,一旦被光芒覆蓋,也會立刻回到深淵,更何況是血藤這種低級召喚生物?

而林立等待的,也正是這一刻.

就在大淨化術光芒亮起的瞬間,林立也同時放開了對血藤術的控制……

"不用客氣!"龐大無比的精神力,也在一瞬間內被催動到了極限,就在格蘭芬多掙開血藤的時候,一股充滿毀滅氣息的精神力,已是猛的一下湧進了他的腦海……

"啊──"

這一聲淒厲的慘叫傳出,就連奧德文都有一下怔住了.

此時整個黎明廣場都被大淨化術的光芒覆蓋,就算是眼力再好的人,也看不清光芒當中究竟發生了些什麼,觀眾席上的數千魔法師,也只能從那一聲慘叫當中勉強猜測,是不是奧德文的魔法出現了什麼差錯,以至于讓格蘭芬多發生了意外?

"這……"麥德林也一下怔住了,眼看著就能圓滿收場的比賽,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

整個黎明廣場一下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怔怔的望著那片光芒,在這個時候,時間仿佛過得特別緩慢,誰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才終于等到光芒慢慢散去,然後才聽見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從光芒當中傳出.

手機問:p電腦訪問:




上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循環     下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算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