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七十章 規則  
   
第二百七十章 規則

第二百七十章 規則



時之間,只見千萬流星從天際墜落,無數耀眼的火花,水藍色的光幕之上,頓時就泛起了一圈圈的漣漪.

"媽的,這家伙果然吃藥了……"林立幾乎是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獻祭之雨的威力果然不是一般魔法所能比的,千萬流星打在水藍色光幕之上,頓時就讓林立一陣頭暈目眩,只是眨眼之間,源水護盾就只剩下薄薄的一層.

這一下,真是嚇得林立寒毛都豎了起來.

驚駭之下,林立趕忙將魔力催動到了極限,拼命補充已經搖搖欲墜的源水護盾.幸虧林立也是怪物一個,近乎無限的魔力洶湧而出,雖然還無法扭轉眼前下的劣勢,但保持源水護盾倒也還綽綽有余.

林立一邊持續輸出魔力,一邊死死盯著馬迪亞斯,這個家伙太詭異了,才一個多月不見,就已經強大到了這種程度,一連放出的幾個魔法,更是一個比一個陰狠,要不是自己剛剛完成一次突破,恐怕早就已經被地獄火砸成肉醬了,更不用現在這個仿佛瘟疫一般,正拼命腐蝕自己魔力的獻祭之雨……

這種令人毛骨悚然的腐蝕,持續了足有十秒之久,一直到某個魔力無限的怪物都有些虛弱的時候,獻祭之雨的火焰才漸漸熄滅,而這個時候,馬迪亞斯的咒語吟唱卻已經接近尾聲,只聽那低沉而又沙啞的聲音,漸漸變得高亢而又響亮,就好象一段慷慨激昂的禱文,一團藍幽幽的火正在馬迪亞斯掌心熊熊燃燒,心靈防護力場化成一片金色光芒,正牢牢的保護著馬迪亞斯,讓他不至于受到魔力反饋之類的魔法影響.

"費雷這次麻煩大了……"霍夫曼一雙手緊緊的握成拳頭,兩只眼睛死死的盯著黎明廣場上空.

"我想,比賽就快結束了……"赫爾紮也是微微歎了口氣,這個來自最高議會的老人心里很清楚,就算是以自己接近傳奇級別的實力,也很難改變黎明廣場上的局勢,沒辦法,那個加洛斯魔法師的劣勢實在是太大了,馬迪亞斯的咒語已經接近尾聲,又正處于心靈防護立場的保護之下,進攻與防守,近乎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連一點機會也沒給對手留下.

在這個時候,唯一獲勝的機會,恐怕也只能是以絕對力量強行破開心靈防護力場,再以魔力反饋給馬迪亞斯最致命的一擊,否則等待那個加洛斯魔法師的,必將是一場慘痛的失敗.

可是,強行破開心靈防護力場,又豈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今的馬迪亞斯至少也是十六級實力,想要強行破開他布下的心靈防護力場,除非是對魔法的核心規則有著深刻理解,並擁有至少傳奇級別以上的精神力,否則,根本連一點機會都沒有,因為強行破開心靈防護力場,本身就是違反魔法規律的事,除了絕對的力量之外再無其他途徑……

"哎……"霍夫曼搖了搖頭.一張胖臉上堆滿了惋惜.

大概也只有霍夫曼自己才知道.真正讓他感到惋惜地.並不是那筆龐大地賭注.而是一個數百年都不一定會出現地真正天才.這個來自加洛斯魔法公會地年輕人.確實是一個難得一見地天才.魔法實力強得嚇人不.還在藥劑學上有著近乎奇跡一般地造詣.別霍夫曼自己佩服不已.就連法蘭王國公認地藥劑學權威巴爾博.都一而再再而三地表達過自己對這個年輕人地欣賞.

太可惜了……

就在霍夫曼暗暗搖頭地時候.黎明廣場上空地戰況.卻又是忽地一變.

高亢而又響亮地咒語吟唱聲嘎然而止.就好象一只看不見地大手.突然扼住了馬迪亞斯地咽喉一樣.整個黎明廣場突然靜了下來.唯一一絲聲響.也只是"嗖"地一聲……

然後……

"啊……"馬迪亞斯就是一聲慘叫,整個人就如同一只斷線的風箏一般,直挺挺的就從天空中落了下去.

在這一瞬間,所有魔法師都看得清清楚楚,就在馬迪亞斯墜落的瞬間,一縷鮮血已是猛的噴湧而出,在天空中拖出了一條鮮的血線……

馬迪亞斯居然受傷了!

誰也沒有想到,從頭到尾都一直占據著壓倒性優勢的馬迪亞斯,竟會在這個時候受傷,要知道就在片刻之前,觀眾席上的數千魔法師都還異口同聲的斷定,馬迪亞斯必定會贏得這場勝利,事實上,當時的戰況也確實是這麼回事,可是在片刻之後,馬迪亞斯卻發出了一聲慘叫,然後就直挺挺的落了下來……

"這這這……這究竟是他媽怎麼回事?"幾乎所有人的腦海當中,都不約而同的冒出了這麼一個疑問.

雖然馬迪亞斯在落地的瞬間,勉強用一個漂浮術穩住身形,沒有落得個活活摔

場,可是那蒼白的臉色,虛弱的魔法波動,以及黎明)|片殷的鮮血,卻是連傻子都看得出來,馬迪亞斯已經受傷了……

瞬息之間勝負易主,魔法師之間的戰斗,就是這麼殘酷而又刺激.

在場這數千觀眾當中,大概也只有眼力最為高明的幾位,比如奧德文,比如恩洛斯,比如森德羅斯之流,才知道在剛才那一瞬間當中,究竟發生了何等驚人的變故,至于其他人,大多都還云里霧里,一臉的莫名其妙.

甚至就連號稱最強大魔導士,對林立又最為了解的麥德林先生,此時也只能根據習慣猜測,在剛才那一瞬間里,費雷那家伙,多半又干了什麼壞事,只不過究竟是什麼壞事,卻是連麥德林也不太清楚.

"這又是什麼況?"

"你這個試煉學徒,確實是一個奇跡創造者,總是不斷的給人帶來驚奇……"奧德文搖了搖頭,一臉的苦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在剛才那一瞬間里,費雷必定是利用力量,強行破開了馬迪亞斯的心靈防護力場,並用一個魔力反饋終結了對手的施法,至于之後那發風刃,頂多只能算是半買半送……"

"你什麼?"麥德林就好象突然被人踩了尾巴一樣,一聲尖叫之後,差點沒當場跳了起來:"破破破……破開了馬迪亞斯的心靈防護力場?"

會長大人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之下,麥德林一張臉頓時就變得煞白,他可是號稱最強大魔導士的人,破開心靈防護力場需要什麼實力,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至少傳奇級別的精神力,以及對核心魔法規則的深刻理解,這兩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條件,麥德林光是想想都覺得背心發涼,精神力倒也就罷了,反正費雷那子是天生的變態,就算精神力再強,麥德林也不會覺得意外,可是對核心魔法規則的理解,卻真的是差點把麥德林當場嚇瘋……

在魔法的世界里,規則就是一切,掌握得越多越深刻,實力也就越強大,這種強大並不是力量上的強大,而是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就好象某個古老傳中的屠夫一樣,千萬次的宰殺,讓他對牛的身體有著最深刻的理解,以至于到了最後,他可以只用一把刀,在閉著眼睛的況下,瞬息之間將一頭活牛肢解.

這個屠夫為什麼會這麼神奇?就是因為他已經掌握了最核心的屠牛規則.

一個掌握了核心規則的魔法師,從某種程度上來,就是另一個神奇的屠夫,隨心所欲的施展任何魔法,手持刀越級挑戰實力遠在自己之上的強者.

這種越級挑戰有多可怕,麥德林比其他人更加清楚.

再望向黎明廣場的時候,麥德林真是臉色都變了,在他的眼中,那個漂浮在天空中的年輕人,已經不再是一個前途無量的試煉學徒,而是一個可以正面擊敗自己的真正強者,麥德林甚至沒有勇氣跟自己的試煉學徒再打一場,因為他知道,如果再打一場的話,就算自己不壓制力量,也只有不到四成的贏面……

掌握了核心魔法規則的魔法師,實在是太可怕了.

而這個時候,馬迪亞斯一個漂浮術生生穩住身形,用手摸了摸腹,頓時就摸到了一手的鮮血.

"我還是低估你了……"馬迪亞斯的聲音,就好象從深淵傳來一般,那種透徹骨髓的森寒氣息,就連坐在觀眾席上的魔法師們,都不由打了一個冷戰,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恐怖了,就好象一頭來自深淵的惡魔,正用它幽幽的雙眼盯著自己一般.

"啊哈哈,承讓承讓……"林立笑呵呵的謙虛著,手上卻是一點沒停,借著人在空中的優勢,一連十幾個風刃落下,頓時就逼得馬迪亞斯撐起了一面元素護盾.

這一場比賽打到現在,才終于到了林立最喜歡的節奏,利用強大的精神力,用迅捷無比的瞬發低級魔法進行壓制,將對手逼得抱頭鼠竄的同時,自己卻好整以暇的准備另一個殺招.

"不過,你很快就會知道,你這樣的螻蟻,永遠也無法傷害來自深淵的使者……"身處風刃壓迫之下,馬迪亞斯非但沒有一點狼狽,反倒是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容.

"哦?"

就在林立微微一愣的時候,馬迪亞斯已經伸出了一只右手,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塊血色的水晶……

………………

這一大段很快就要完了,寫得有點痛苦,下一章稍微給我一點時間,可能要一點,大家原諒一下.

對了,照例喊一聲,滿地打滾求月票!!




上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十六級     下篇:第二百七十一章 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