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七十四章 結束,開始  
   
第二百七十四章 結束,開始

第二百七十四章 結束,開始



立搖了搖頭,沒再多什麼,只是一句咒語脫口而出)]3只見無數色藤蔓,如潮水一般鋪遍了整個黎明廣場.

"又是血藤術!"

觀眾席上的驚呼聲尚未來得及落下,瘋狂蔓延的血藤就已經纏上了馬迪亞斯的身體,那一根根血色的藤蔓,就好象擁有自己的意識一般,剛一纏上馬迪亞斯的身體,頓時就有無數尖刺刺入,跟著就好象一條條水一般,拼命吮吸著鮮美的血液.

"啊……"馬迪亞斯的慘叫聲,就好象被人扼住了喉嚨一般,顯得有氣無力.

觀眾席上的魔法師們全都嚇傻了,所有人都怔怔的望著這一幕,奧德文搖了搖頭,蒼老的臉上帶著幾分苦笑,這位執掌奧蘭納魔法公會數十年的老人,第一次覺得,自己竟是如此的無力,今年的試煉決賽簡直就是一場災難,盡管自己已經干涉過比賽的進程,但最後的結果卻依然是無法改變.

黎明廣場上靜得嚇人,只有血藤瘋狂蔓延時,所發出的一聲聲輕響.

一條吸飽鮮血的血藤已經攀上了馬迪亞斯的脖子,正仿佛一條毒著信的毒蛇一般,進行著最後的試探,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的盯著這條血藤,哪怕是傻子都知道,只需要它稍稍一緊,馬拉頓家族的繼承人,就會死在黎明廣場上……

"費雷魔法師,請手下留!"就在這個時候,十幾個全副武裝的戰士,卻突然從人群中擠了進來,其中為首的人看起來三十多歲,眉眼之間更是跟馬迪亞斯有著七分相似.

林立只看了一眼,頓時就想起來了,這個帶著一群戰士撞進來的,不正是當初在火羽山上,跟阿古斯一起拜訪白銀之手,要薩琳娜提供自己消息的家伙嗎?對了對了,薩琳娜好象跟自己過,這個叫高德的家伙,正是馬迪亞斯的堂兄,維爾海姆的親侄子.

也許是因為馬迪亞斯命在旦夕的關系,此時的高德完全失去了當日在火羽山上的從容,只見他帶著十幾名全副武裝的戰士從人群當中擠出,二話不就要往黎明廣場上闖,兩名一直躲在角落里的裁判剛要話,就被幾個戰士給推到了一邊:"讓開!"

總算高德還有幾分理智,知道這里是奧蘭納魔法公會,知道今天進行的是試煉決賽,帶著一群戰士闖進來之後,也只是將兩名裁判給請到了一邊,沒敢干出什麼更出格的事來,甚至就連那十幾個全副武裝的手下,也都被他留在了黎明廣場邊緣,然後才獨自一人走到了林立身前幾米的地方:"費雷魔法師,請看在維爾海姆大人的面子上,放過馬迪亞斯!"

林立看了他一眼.什麼話也沒.只是悄悄分出了幾絲精神力.一邊搜索著黎明廣場上那四道被動過手腳地大師級魔紋.一邊控制著血藤纏繞地力量.讓它們既不至于太松也不至于太緊.就這麼一直讓馬迪亞斯半死不活地吊著.

"費雷魔法師.您是一個聰明人.您應該知道.殺了馬迪亞斯.對您一點好處都沒有.您已經贏得了這場決賽.何苦再給自己惹上更多地麻煩?"

高德一番耐心地勸.林立卻是連一句都沒能聽進去.因為這個時候.他地目光已經落到了右前方不足十米地位置.幾塊碎裂地石板之間.一道天藍色地魔紋正散發出淡淡地魔法波動.

以林立銘文宗師地眼光.自然是一眼就看了出來.這應該是一道雙極魔紋.由一水一火兩顆十五級魔晶提供動力.一共有三十三個魔力節點.十四個魔力回路.它們存在地意義.就是利用水火兩系元素相互沖突之後所產生地微妙平衡.構築出一個壓抑魔法元素活躍程度地結界.

在結界地覆蓋范圍之下.魔法地威力將被最大程度降低.同樣是一個烈焰風暴.在結界外施展可以轟掉一艘商船.在結界內施展卻只能燒掉一件長袍.

不過.當林立地目光落到魔紋上時.卻是一下就皺起了眉頭.三十三個魔力節點沒錯.但十四個魔力回路.卻缺少了最為關鍵地一個.林立記得.在靠近魔力源泉地地方.應該還有一個魔力回路才對.這個魔力回路地意義.就是保持一冰一火兩系元素地微妙平衡.

在雙極魔紋上,這個魔力回路絕對是重中之重!

之所以它是重中之重,就是因為缺少了這個魔力回路之後,整個雙極魔紋會變得相當危險,一冰一火兩系魔晶的力量很難穩定,一旦某種魔法元素

超過臨界點,那種微妙的平衡立刻就會被打破,到了T失去平衡的魔法元素,瞬間就會將施法者吞沒……

"達利安倒是個人才……"林立想到這里,不由露出了一絲笑容,老實,一開始的時候,他還真沒有想到,達利安這種心胸狹窄的人,居然能能構思出如此精巧的陰謀來.

可惜,如此精巧的陰謀卻用錯了地方.

在一個銘文宗師面前動這種手腳,簡直就象是在關公門前耍大刀一樣,林立甚至都不需要親自動手,只需要悄悄釋放出一絲微弱的精神力,就足以改變整個雙極魔紋,事實上,林立所做的確實不多,他只不過是將魔力失衡之後,帶來的反噬效果稍稍改動了一下,變成了一種近乎直接攻擊的魔法序列……

"費雷魔法師……"高德一番耐心的勸,直得口干舌燥,那個加洛斯魔法師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到了最後,高德不得不停下來稍稍喘了口氣:"您能不能先把馬迪亞斯放下來再,血藤再這麼吸血,我怕他……"

"把他放下來?當然沒問題……"林立手中的蒼穹法杖一舉,一股暗色的光芒閃過,刹時之間,無數血藤就好象陽光下的冰雪一般飛快消散,只是眨眼之間,黎明廣場上就再見不到一根血藤.

馬迪亞斯臉色蒼白的站在那里,大量失血帶來的虛弱感讓他有些頭暈,他不得不將法杖柱在地上,以支撐自己不堪重負的身體.

"謝謝……"高德看著一根根血色的藤蔓散去,又看著奄奄一息的馬迪亞斯被放了下來,高德終于是長長的籲出口氣,正要幾句感謝的話時,卻突然感覺到四周升騰起一陣輕微的魔法波動.

這一真魔法波動並不劇烈,就好象平靜的湖面,偶爾泛起的幾圈漣漪.

從林立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法波動,其實並不如何強烈,只是在如今這個敏感的環境之下,卻是瞬間就讓一冰一火兩種元素徹底失衡,刹時之間,就只聽無"轟"的一聲悶響,跟著就是一個不停……

刹時之間,就只見無數風刃飛舞,就好象翩然飛舞的蝴蝶一般.

剛剛從血藤中掙脫出來的馬迪亞死斯,甚至都還沒來得及弄明白,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就已是在一聲脆響當中,被一發風刃割斷了喉嚨……

"費雷魔法師……"等到高德發現不對,想要阻止的時候,早已經來不及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風刃切開馬迪亞斯的喉嚨……

"這個,可不關我的事……"林立摸了摸鼻子,一臉無辜的道.

老實,這一點確實沒有錯.

無數血色的血藤散去之後,林立自始至終沒對馬迪亞斯出過手,甚至就連汗毛都沒多動他兩根,這個時候就連麥德林都不由皺起了眉頭,這子在搞什麼呢,這麼好的機會,為什麼不痛下殺手,反而是因為魔法元素密度太高,導致奧德文一早布下的雙極魔紋發生意外……

但是緊接者,馬迪亞斯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高德突然呆住了,他完全沒有想到,事到了最後,居然會是這麼一個結果,馬地亞斯的死亡,甚至有些莫名其妙,雖然高德明知道是這個加洛斯魔法師搞的鬼,可他卻連一點證據都拿不出來,黎明廣場上坐著數千魔法師,個個都是眼光遠超常人,眾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馬迪亞斯是被一片詭異的風刃殺死的,跟費雷完全沒有一點關系.

這里畢竟是奧蘭納魔法公會,就算高德身為維爾海姆的親侄子,也不敢在沒有證據的況下,干出什麼出格的事來,他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咬了咬牙,臉色鐵青的向林立道:"費雷魔法師,這件事我會如實向維爾海姆大人報告."

完這句話之後,高德轉身走下了黎明廣場,在十幾個全副武裝的戰士簇擁下,離開了奧蘭納魔法公會.

"最後的勝利者,是來自加洛斯魔法公會的費雷!"赫爾紮的聲音蒼老而又清晰,一直到這個時候,觀眾席上那些目瞪口呆的魔法師們,才好象如夢初醒一般,爆發出一陣雷鳴般的掌聲.

長達兩個月的試煉,在雷鳴般的掌聲中結束,可是對絕大多數人來,這僅僅是一個開始.




上篇: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滅藥劑     下篇:第二百七十五章 我回來了,加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