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八十一章 簡單粗暴  
   
第二百八十一章 簡單粗暴

第二百八十一章 簡單粗暴



儀藥劑的誘惑之下,眾人連象樣的抵抗都沒有,就直T7了,前後不過半個時,效果高得簡直有些嚇人,以至于林立早就准備好的一番辭,居然壓根沒用上……

十七支勢力的意見統一之後,剩下的就只是細節了,比如什麼時候發動進攻,比如戰斗發生時如何分工,比如戰利品如何分配,比如秘儀藥劑花落誰家如何決定,總之,這是一次充滿銅臭味的談判.

對于談判,林立一向不太擅長,所以他很識相的,就把話語權交給了葛瑞安,而自己則早早的躲進了藥劑室.

之所以是躲進藥劑室,倒不是因為林立想現炒現賣,配點秘儀藥劑出來玩玩,不是不想,而是不能,這東西白了就是一個誘餌,對巫師草依賴太嚴重,而且還必須保證巫師草的新鮮,在沒有拿回屠魔山谷之前,就算是林立擁有宗師級的藥劑水准,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他現在要配的,是一些低級藥劑,就好象當初離開加洛斯時,所做的一樣.

其實在大多數時候,藥劑跟魔法差不多,越低級的越常用.

林立打開無盡風暴之戒,從中拿出了早就准備好的草藥,支起燃起火苗,之後就是枯燥而又煩瑣的工作……

這一忙就忙到天色蒙蒙發亮,林立這才揉著酸疼的胳膊,從藥劑室里走了出來.

"又是一晚上都沒睡?"葛瑞安一早就守在門口,一見林立出門,就關切的問了起來.

"恩,……"林立打了個呵欠,聲音中透出難掩的倦意,又伸手指了指藥劑台上堆滿的玻璃瓶子:"這些藥劑是我連夜准備的,你等一下發下去,我實在困得不行了,得找個地方躺一躺,等出發的時候再叫我好了."

"快滾!"

林立是被一陣敲門聲驚醒地.

剛一開門.就看見了葛瑞安那張胖臉.

"況怎麼樣?"

"就等你了.

林立知道時間緊迫.也就沒怎麼收拾.順手拿起床頭地蒼穹法杖.再將符文法袍往身上一套.就跟著葛瑞安匆匆忙忙地出了翡翠高塔.

這一次,翡翠高塔是真正的傾巢而出,除了學徒之外,但凡達到五級以上的魔法師,全都進入了戰斗狀態,走出翡翠高塔的大門,林立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差不多兩百名身穿長袍的魔法師,正接連不斷的登上馬車,在一片彌漫的塵煙之下,向著屠魔山谷的方向而去.

幾乎是同一時間,加洛斯城里,突然傳出一陣隆隆的馬蹄聲,無數輛馬車,從一條條街道上駛過,這浩浩蕩蕩的一幕,讓每一個親眼看見的人,都忍不住張大了嘴巴,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這一輛輛馬車上的徽記,代表了加洛斯最龐大的十六支勢力,從十大魔法家族,到六大地下勢力,這些平日里碰到一起,就必定有人流血的龐然大物,今天居然是整齊劃一的行動了起來……

傳聞就好象長了翅膀一樣,飛快的傳遍了整個加洛斯.

一輛輛馬車還沒來得及穿過城門,加洛斯城內就已經紛紛議論開了,所有人都在猜測,這十六支勢力,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搞在了一起,又是什麼樣的力量,才可以壓制住他們之間,幾百年積累下來的矛盾?

難道,是翡翠高塔?

這個突如其來的猜測,讓許多人都嚇出了一身冷汗.

特別是梅林家族的那位.

埃文-梅林一臉的焦躁不安,在客廳里走了十幾圈之後,終于是咬了咬牙,叫過來一名心腹,在他耳邊低聲的吩咐了幾句……

這個時候,一輛輛馬車已經駛出了加洛斯,在平坦的大路上揚起了漫天的塵煙.

曼尼斯家族的馬車,永遠是最豪華也最寬敞的,以至于突然擠進了個亞倫-瑪齊斯,居然也完全不顯得擁擠,亞倫-瑪齊斯之所以有自己的馬車不坐,非要跑來跟伊瑟拉擠,其實也是有他自己的苦衷的,沒辦法,誰讓他有一個蠢得不能再蠢的手下,堵什麼地方不好,非要跑去堵翡翠高塔,而且還是當著費雷魔法師的面……

一想起這事,亞倫-瑪齊斯就忍不住冷汗直流.

盡管費雷魔法師已經過,不再追究這件事,可是亞倫-瑪齊斯還是不太放心,畢竟費雷魔法師的手段,亞倫-瑪齊斯可是親眼見過的,真要是對血色兄弟會有了成見,自己以後在加洛斯的日子恐怕不太好過.

亞倫-瑪齊斯想來想去,還是決定來找伊瑟拉談談,沒辦法,在整個加洛斯,恐怕也就伊瑟拉能在費雷魔法師面前上兩句話……

"我盡量幫你解釋,不過費雷魔法師願不願意諒解,我可不敢干涉……"

"謝謝,謝謝……"

伊瑟拉稍稍猶豫了一下:"其實,

幫你解釋,還不如干好你自己的事,費雷魔法師的目T我想當中更加敏銳,你把他交代的事辦好了,比我幫你解釋一百句都有用……"

"對啊……"亞倫-瑪齊斯一聽這話,頓時就明白過來,對啊,自己怎麼一開始沒有想到?費雷魔法師其實已經給過自己機會了,只要自己能夠打探出屠魔山谷的虛實,豈不是比任何解釋更加有用?

沒錯沒錯,就這麼辦……

亞倫-瑪齊斯想到這里,再也按捺不住心頭的激動,趕忙請伊瑟拉停下馬車,叫來了一直跟隨在後面的幾名心腹.

"傳我的命令,血色兄弟會所有的盜賊,都給我想辦法潛入屠魔山谷,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弄清楚里面的虛實,記住,哪怕是一堆魔獸的糞便,你們也必須給我研究出新鮮程度來!"

"是!"目送幾名心腹離去,亞倫-瑪齊斯才又登上了曼尼斯家族的馬車.

"伊瑟拉族長,無論如何,這一次我必須謝謝您."

"呵呵……"伊瑟拉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多什麼,對于他來,這只不過是一個順水人而已,如果是換了以前的話,伊瑟拉肯定是不會告訴亞倫-瑪齊斯該怎麼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大家同在加洛斯城,同樣覬覦著加洛斯第一勢力的寶座,但是現在,這已經無所謂了,翡翠高塔的存在,早就斷絕了其他勢力的希望,他們要操心的,不再是如何在眾多勢力當中脫穎而出,而是如何保持與翡翠高塔之間的良好關系,這才是一支勢力是否能在加洛斯生存下去的第一條件.

"對了,伊瑟拉族長……"亞倫-瑪齊斯稍稍猶豫了一下,帶著幾分疑惑向伊瑟拉文道:"您知不知道,為什麼費雷魔法師會挑這麼一個時間進攻屠魔山谷?"

"這個時間有什麼問題嗎?"

"這個……"亞倫-瑪齊斯心翼翼的斟酌了一下用詞:"您看,現在正是大白天,我們這麼多人開往屠魔山谷,豈不是給了陰影之巢准備的時間?"

"有沒有准備時間並不重要……"

"啊?"

…………

亞倫-瑪齊斯絕對不會想到,其實在這個時候,翡翠高塔的馬車里,葛瑞安也正問著相同的問題.

"我,你子這次到底是怎麼想的?"葛瑞安坐在馬車里,又肥又胖的身體,很不安的挪了挪:"什麼時候進攻不行,為什麼非要挑這個時候,大白天的就開過去,這不等于是明擺著告訴陰影之巢的混蛋,老子來了,你們趕緊准備好吧!"

"你這個問題問得,真是太沒知識了……"林立正靠在車廂里閉目養神,聽見葛瑞安的問題,連眼皮都沒抬一下,只是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他們想准備,就讓他們准備好了……"

"媽的,你子這麼囂張,心吃虧!"

"好吧好吧,讓我們來做個假設,會長大人,假設我們全都是擅長潛蹤匿跡的盜賊,假設我們趁著夜色出發,假設我們在沒有任何人發現之前,就已經摸進了屠魔山谷,那麼,會長大人,您能不能告訴我,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干點什麼?"

葛瑞安理所當然的道:"干點什麼?當然是偷襲他們!"

"會長大人,麻煩您搞清楚一點,今天來的這一千多人,可至少有九百個是魔法師,我們拿什麼去偷襲人家?"

"這個……"

"另外,您可千萬別忘了,人家陰影之巢的主要戰斗力量,才是擅長潛蹤匿跡的盜賊,我們真要是趁著夜色摸進去,還不知道誰偷襲誰呢,我之所以挑這個時間,就是為了最大程度的削弱他們的優勢,我還就不相信了,陰影之巢的盜賊再厲害,還能夠大白天的摸到我身後背刺……"

"聽你這麼一,好象也有點道理……"

"什麼有點道理,這根本是很有道理好不好,總之,你安安心心睡一覺,等到了屠魔山谷,咱們直接拿魔法開轟,什麼時候把屠魔山谷轟平,什麼時候就算結束戰斗!"林立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為這場戰斗定下了簡單粗暴的調子.

………………………………

這幾天更新相當疲軟,是因為要存幾章稿子,沒辦法,明天就要去切結石,多半要在醫院住一天,住那一天的稿子我已經交給別人了,到時候會替我更新,等住完一天,我就回來開始碼字,應該不會耽誤什麼.

另外商量個事,28號開始是雙倍月票,這兩天大家手里的月票能不能捏一捏,等28號一次投給我?嘿……有點無恥的請求,只是請求,不勉強的,謝謝大家!




上篇:第二百八十章 秘儀藥劑     下篇:第二百八十二章 敵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