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八十二章 敵襲  
   
第二百八十二章 敵襲

第二百八十二章 敵襲



魔山谷位于加洛斯與低語森林之間,從加洛斯出來沿)]往北,大約四十分鍾之後,就能夠看見一片低矮的樹林,沿著這片低矮的樹林邊緣,再往前大約幾公里的地方,就能夠看見這片富饒而美麗的山谷了……

只不過,如今屠魔山谷的主人,已經從翡翠高塔換成了陰影之巢.

蜿蜒的山巒之下,青翠的綠草之間,是一片班駁的褐色,喘息聲,叫罵聲,正不斷的從山洞中傳來,伴隨著"當當當"的枯燥聲響,為屠魔山谷平添了幾分殘酷,洞口不時拖出幾輛礦車,車上裝著的是又沉又重的黑色礦石,哪怕是在采礦技術嚴重落後的法蘭王國,這也是最原始的方式,以人力拖動礦車運輸礦石.

"快點,你們這群該死的懶鬼,一天到晚好吃懶做,每天五個銅板的伙食還喂不飽你們嗎?拖這麼點礦石都磨磨噌噌,是不是要老子用鞭子讓你們清醒一點?"洞口幾名監工正來回走動,手中的鞭子揮舞得"啪啪"做響,他們都是陰影之巢的底層成員,舒適的帳篷,輕松的巡邏,自然輪不到他們,那些都是核心成員的待遇,象他們這種,加入時間還不到三年的底層成員,只能陪著一群奴隸在烈日下暴曬,唯一的特權,恐怕也只能是擺弄擺弄手中的皮鞭了.

面黃肌瘦的奴隸們吃力的拖動著礦車,在青翠的草地上滴下一滴滴黃濁的汗珠,更遠一些的地方,臨時築起了幾座簡陋的熔爐,他們接到的命令,就是在最短的時間里,將最多的秘銀礦石冶煉成秘銀錠.

羅納德今年四十五歲,早年的亡命生涯讓他失去了一只眼睛,不過羅納德從來沒有後悔過,因為這只眼睛換來的,是整個陰影之巢的控制權,如今他正站在一座哨塔上,用僅剩的一只眼睛俯視著整個屠魔山谷,烈日與皮鞭的折磨下,不時有奴隸倒在路邊,有些掙紮著爬了起來,有些則再也沒有起來過,羅納德一直冷冷的看著這一切,對于他來,奴隸不過是消耗品而已,他們的價值,甚至比不上一塊冶煉好的秘銀錠,唯一的麻煩,恐怕也只能是奴隸死得太多,會耽誤采礦的進程而已.

"最近的產量,還是不夠理想,我想我們得再購買一批奴隸才成,恩,監工的數量也應該增加一些,這些吃白食的家伙太懶惰了,他們需要更多的皮鞭來問候他們……"雖然嘴上著抱怨的話,但語氣中透出的,卻是難掩的得意.

也難怪羅納德得意……

早在十年之前,他就有將陰影之巢發展壯大的野心,但是卻被貧瘠的土地限制住了,一直到兩個月前,屠魔山谷被攻陷,才終于讓他有了足夠的資本,龐大的秘銀礦石產量,為陰影之巢帶來了可怕的利潤,也許在不久之後,自己就將擁有一支武裝到牙齒的精銳戰斗力,到了那個時候,加洛斯算得了什麼?我羅納德的野心,是將陰影之巢的勢力擴展到整個法蘭王國,哪怕是國王陛下從我的勢力范圍經過,也必須交納保護費才行……

"羅納德,不要高興得太早了,真正的危機還遠沒有到來,你需要作好戰斗的准備……"站在羅納德深厚的,是一名聲音蒼老的老人,他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長袍,兜帽高高拉起,將一張臉遮得嚴嚴實實,只有在兜帽的陰影之下,一雙眼睛中不時閃爍著銳利的光芒……

"呵呵,我的老朋友,你太心了……"羅納德的笑聲遠遠傳開,一只獨眼當中滿是志得意滿:"如果是兩個月前的翡翠高塔,我可能還會擔心一下,可是現在,他們已經沒有這個資格了,葛瑞安已經是廢物一個,就連我們一把火燒了翡翠高塔,他都沒敢從他的烏龜殼里爬出來,知道嗎,我的老朋友,那個胖子已經害怕了,哈哈,他害怕了,他害怕陰影之巢的力量,更害怕我們那位強大的盟友!"

"翡翠高塔地魔法師.可不只葛瑞安一個……"

"魔法師?你在開玩笑嗎.我地老朋友.你不是常常告訴我.在魔法地世界里.等級就是一切.一個大魔導士.可以輕而易舉地殺死幾十個魔導士.現在我們陰影之巢有了你這個大魔導士.除非葛瑞安恢複全盛時期地力量.否則整個翡翠高塔.又有誰是你地對手?"

"哼.葛瑞安?就算他恢複力量又怎麼樣.我真正擔心地可不是他……"

"哦?"羅納德不由一怔.獨眼中帶著幾分驚訝:"難道翡翠高塔.除了葛瑞安之外.還有另外一位大魔導士?我地老朋友.你可

開玩笑.如果真有這麼一個人.我們恐怕沒機會拿下)]+吧?"

"那個人是不是大魔導士我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我很肯定.如果我們進攻屠魔山谷地時候.那個人在地話.我們就算真地能拿下屠魔山谷.恐怕也會付出慘重地代價……"

"真有這麼一個人?"

"恩……"

老人的聲音很輕,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羅納德總覺得,自己這位老朋友的聲音,聽起來總有些陰森的感覺.

"他的名字,叫費雷."

"啊?"陰森的聲音落入耳中,羅納德先是猛的一愣,跟著就突然爆發出一陣響亮的笑聲:"哈哈哈哈……我的老天,我以為你要誰呢,原來你的,就是翡翠高塔的那個藥劑師?別開玩笑了,我的老朋友,沒錯,我承認這個藥劑師很厲害,年紀輕輕,就可以配出奧法藥劑和狂野藥劑,可是那又怎麼樣,他畢竟才二十歲而已,就算他一出生就開始學習魔法,現在也最多是魔導士的實力,以你的厲害,最多動動手指,就可以讓他化成灰燼了,我,你最近到底是怎麼了,遇上一點挫折,就開始變得畏首畏尾,連一個二十來歲的子你都害怕……"

羅納德這一番話得很不客氣,特別是最後一句,簡直就是**裸的諷刺,但是老人卻好象根本沒有聽到一樣,只是一雙眼睛望著遠方的山巒,過了好半晌之後,才微微歎了口氣:"羅納德,你沒有見過那個費雷,你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可怕,如果是其他魔導士,我可能會告訴你,沒問題,他不是我的對手,但是這個費雷,真的不一樣,我沒有把握,我一點把握都沒有……"

"為什麼?""為什麼?"老人突然笑了,只不過這笑聲,確實慘了一點,沙啞而又枯澀,就好象兩片玻璃相互摩擦時所發出的聲音:"你知不知道,在這個費雷還只是一個八級魔法師的時候,就已經可以抗衡我的精神力壓制了,你敢想象嗎?一個八級魔法師,抗衡一個大魔導士的精神壓制,羅納德,你沒有親眼看見,你無法想象他的可怕……"

"不用了!"也許是因為老人的話太過直接,羅納德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粗暴,只見他一只手緊緊的抓住哨塔邊緣,目光落在那連綿的山巒之上,那里,正是進入屠魔山谷的必經之路:"就算真象你的,那個費雷可以跟一個大魔導士抗衡,可是那又怎麼樣?難道你覺得,翡翠高塔還有膽子再來屠魔山谷,難道你覺得,他們真有把屠魔山谷奪回去的能力?不是我羅納的大話,翡翠高塔要是敢再來屠魔山谷,我就把這座哨塔給吃下去……見鬼!"

羅納德話音尚未落下,目光就突然僵住了,跟著就是一句粗話脫口而出.

因為他分明看見,就在遠處那連綿的山巒之上,正有一片塵煙揚起,憑借著多年的經驗,羅納德一眼就看出,這絕對是一支上千人的隊伍,媽的,這簡直是活見鬼了,上千人的隊伍,憑著跑到屠魔山谷來,難道他們不知道,這里是陰影之巢的地方,未經邀請擅自闖入,等同于挑釁與宣戰嗎?

"難道是翡翠高塔?"這個念頭才剛剛從腦海里冒出,羅納德就飛快的否定掉了,當然,這並不是因為他要把哨塔吃下去,而是因為他相信,翡翠高塔拿不出這麼多人來,看看這可怕的人數,就算用腳後跟都想得出來,這絕不是一個翡翠高塔能夠出動的……

別翡翠高塔,全加洛斯的勢力,也沒有一支能出動這麼多人.

除非,他們一起來了……

千百個念頭從羅納德腦海當中掠過,他已經顧不得去分辨哪個的可能性最大了,只見他飛快的將一只手伸入懷中,摸出一枚魔法信標,同時拉開魔法信標上的引線,跟著就只見一朵色的火苗"嗖"的一下沖上天空.

"砰!"色火苗在天空炸開,刹時之間,就只見一片耀眼的光照亮了大半個屠魔山谷.

"敵襲,敵襲,兔崽子們,全都滾出來,給我准備戰斗!"羅納德聲嘶力竭的呼喊,從哨塔上遠遠傳出,大量陰影之巢的成員,正接連不斷的從帳篷里出來,他們一個個的臉上,大多帶著茫然與不解,甚至還有人在那聲嘀咕:"媽的,大白天的,襲擊個屁……"

然後,他們就看見了一片燦爛的火光.




上篇:第二百八十一章 簡單粗暴     下篇:第二百八十三章 老少大魔導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