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八十九章 血誓  
   
第二百八十九章 血誓

第二百八十九章 血誓



個六芒星陣一個套一個,構成了一個複雜的多邊形,)(|這是一個災難力場,專門用于提純死亡力量,並對它們進行重新分配,以維持各種魔法設施的運轉,比如通靈塔,比如大墓地,總之,這是一道頂級亡靈魔法師必須掌握的魔紋,從某種程度上來,災難力場就好象一顆心髒,控制著所有的一切,一旦這顆心髒停止跳動,整個由災難力場支撐起來的世界也就徹底完了.

所以,林立老老實實的把手縮了回來……

因為林立知道,這礦洞下藏著的,恐怕不是寶藏那麼簡單,災難力場與咒怨寶石同時出現,這里不定就是哪位頂級亡靈魔法師的埋骨地,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一位頂級亡靈魔法師的埋骨地,意味著各種強大的魔法裝備,意味著亡靈魔法師畢生的研究心得,甚至意味著一些陷入沉睡的強大召喚生物,這一樣一樣的,哪一樣不比一點金銀珠寶強?

從災難力場中剝離咒怨寶石倒是沒什麼難度,可是剝離之後,卻很可能會讓三人失去繼續探索的機會,不定就是因為這樣,三人就會與一座真正的魔法寶庫失之交臂,那才是最讓人遺憾的.

最後看了一眼懸浮的咒怨寶石,林立咬了咬牙,一伸手就推開了那道虛掩的石門.

"……"在推開虛掩的石門之前,林立絕沒有想到,石門內外的差別竟是如此之大,簡直就好象是兩個世界一樣,一邊是安安靜靜的石室,一邊卻是陰森恐怖的墓園,遠遠望去,只見無數墓碑林立,幽幽的火在墓碑間飄來飄去,伴隨著嗚咽的冷風,讓人不由自主的一陣頭皮發麻.

走進這片龐大的地下墓園,林立甚至以為自己回到了毀滅之龍阿紮達斯的巢穴,整個墓園修建在空曠的山腹當中,一眼望過去,怕不有成千上百的墓碑立在那里,而在這千百墓地的中央,卻又是一座宏偉的古代陵墓,林立遠遠看了一眼,從陵墓修建的風格看來,應該是一千年前修建的,因為那個時候,高等精靈王朝剛剛覆滅,安瑞爾世界的很多東西,比如藝術品,比如建築物,都還留有一些黑暗年代的影子.

幽幽的磷火在陵墓上空徘徊,就如同一只只慘綠色的螢火蟲一樣,遠遠望去,只見一片綠幽幽的,空曠的山腹中不時有風聲吹過,時高時低,象是嗚咽又象是呻吟,讓人聽了不禁一陣毛骨悚然.

三人從一塊塊墓碑之間走過,一路上隨處可見殘缺的骸骨,空洞洞白森森的,更是為這鬼氣森森的地方平添了幾分恐怖.

墓地中央的那座陵墓,大概是整個山腹中唯一的例外,看上去宏偉而又莊嚴,三人站在陵墓前,還可以看見一縷光亮從陵墓當中透出……

"如果真有什麼寶藏的話,恐怕也只能藏在這里面了……"林立站在陵墓前,回過頭來向身後二人問了一句:"要不要進去看看?"

"當然要!"葛瑞安連想都沒想.

"那……那就進去看看吧……"伊瑟拉心頭雖然有些忐忑.可是葛瑞安都已經話了.他又怎麼敢發表反對意見.萬一惹火了這中年胖子.可不是什麼好玩地事.

"不過這門……"葛瑞安完之後.卻又突然有些心虛:"會不會也跟外面一樣?"

"這門應該沒什麼問題……"林立仔細地看了一遍.確認四周沒有布下什麼魔紋.這才帶著兩人走上前去.

這一次.林立確實沒有錯.這門確實沒什麼問題.只是輕輕一推.就帶著陣陣輕響打開了.

然後……

就只見一片光芒從陵墓當中透出,一時之間,林立只覺得滿眼都是金燦燦的,就好象沐浴在正午的陽光下一樣.

"老天……"

林立並不是沒見過錢的人,當初在無盡世界的時候,他手上掌握的財富,只能以天文數字來形容,就算之後來到安瑞爾世界,也同樣是過得有滋有味,一場奧法藥劑拍賣會就席卷金幣一百多萬,弄得葛瑞安都不得不幫他申請了一張閃金銀莊的水晶卡.

但那畢竟只是數字而已……

林立從來沒有想過,當這些數字變成實物的時候,竟是如此的震撼,從陵墓大門進來,正是一座空曠的大廳,一眼看過去差不多足球場大,而那一座座山一般的金幣,就這麼散亂的堆在大廳里面,有的多些有的少些,但是看上去都是一堆一堆的,就好象一座座山一樣,一片燦爛的金色當中,綠綠的寶石點綴其間,在空曠的大廳里營造出仿佛夢幻般的光芒……

"媽的,我們發了……"葛瑞安的瞳孔慢慢放大,望著那一座座金山的時候,一雙眼睛已經變成了兩枚金幣,只見他滿臉通呼吸急促,要不是被一旁的林立抓得緊緊的,恐怕早就興奮的撲過去了.

"心點,這里有古怪……"林立望著那一座座的金山,卻莫明其妙的皺起了眉頭.

"有什麼古怪?"

"見鬼,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環境的關系,身處這詭異的陵墓當中,林立覺得自己總有些心神不甯,就算眼前擺著的是一座座金山,那種心神不甯的感覺卻始終揮之不去,就好象有一雙隱藏在黑暗中的眼睛,正悄悄的注視著自己一樣.

來到安瑞爾世界之後,這種感覺一共出現過兩次,一吃是在噩夢山脈,一次是在幽影谷內,雖然在這之後,都沒有什麼特別危險的事發生,可林立卻始終認為,自己的感覺是准確的,就算之後沒有特別危險的事發生,那也只是因為時機未到罷了……

總之,這是一種讓人不安的感覺.

而且除此之外,林立還在這一座座金山當中,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比起那種不安的感覺來,這一絲熟悉的氣息,才是林立真正關心的.

事實上,從林立破去死亡之歌魔紋,推開那道緊閉的石門時,他就感受到了這一絲熟悉的氣息,那是一種近乎血脈相連的感覺,就連時間與空間都無法限制,就好象深深刻在靈魂上的烙印,無論距離

遠,一旦感覺到了,就如同在眼前一般清晰.

特別是當林立走進陵墓之後,這一絲氣息更是變得無比強烈,就好象有一個聲音正在耳邊不停的呼喚.

可是林立始終想不出來,究竟是什麼東西,會讓自己產生這種熟悉,甚至血脈相連的感覺……

這一絲疑惑始終在林立心頭縈繞,一直到一絲輕響從那一座座的金山深處傳來……

"心!"幾乎是輕響響起的瞬間,林立就意識到自己有麻煩了,封閉千年的陵墓中,突然出現一絲響動,除了那見鬼的亡靈生物還能是什麼?

果然……

林立一句"心"才剛剛完,一堆金幣就突然散開了,在漫天飛舞的金幣當中,十幾具白森森的骸骨,手持鏽跡斑斑的彎刀,就如同鬼魅一般竄了出來.

"媽的,又是這些東西!"林立簡直一陣頭疼,自從在幽影谷里,跟這些亡靈生物打過一次交道之後,自己就似乎再也無法跟它們撇清關系,一次又一次,從幽影谷到黑山鎮,再從奧蘭納到加洛斯,這些見鬼的亡靈生物就好象永遠無法擺脫的夢魘一樣,死死的咬在自己身後……

可惜,現在已經沒時間給他多想其中原因了.

十幾名骷髏戰士掀開金幣一擁而上的時候,旁邊的幾堆金山中也發出了陣陣輕微的響動,一時之間,只見金幣嘩啦嘩啦的落下,那連綿不斷的聲響,就好象無數蝗蟲正在啃噬稻田一樣,伊瑟拉臉色有些發白,亡靈生物他見過不少,可是一次這麼多的,卻還是第一次見到,看看這空曠的大廳,若是每一座金山下都埋著骷髏戰士的話,事恐怕就有些大條了……

"快退到門口!"林立一邊舉起手中的蒼穹法杖,一邊提醒著正目瞪口呆的兩人.

"哦……"經林立這麼一提醒,伊瑟拉才突然醒悟過來,此時三人正站在大廳的中央,若是每一座金山下的骷髏戰士都一起冒出的話,怕是立刻就會將三人包圍起來……

葛瑞安和伊瑟拉急急忙忙的往陵墓入口處退去,林立卻是緊緊握住手中的蒼穹法杖,飛快的念動著晦澀難明的咒語,就看見法杖頂端的龍眼寶石光芒一閃,一片火光就在地上蔓延開來,憑著這熊熊的火焰,總算擋住了正不斷逼進的骷髏戰士.

放出這個火牆術之後,林立這才往後退了幾步,背靠著冰冷的牆壁,開始了又急又快的咒語吟唱.

自從在黎明廣場上掌握了大量核心魔法規則之後,林立的施法技巧就已經達到了大成境界,如今一個十級以下的魔法在他手上,可以是隨心所欲,想壓縮施法時間就壓縮施法時間,想改變元素排列就改變元素排列,如果肯冒上一點風險,恐怕連十級魔法都可以完成瞬發……

如此變態的施法技巧,施展起烈焰風暴這樣的八級魔法來,自然是吃飯喝水一般輕松,就聽見又急又快的咒語從他口中流泄而出,無數的火龍已是張牙舞爪的向著一擁而上的骷髏戰士撲去.

一個,兩個,三個……

接連不斷的烈焰風暴打擊之下,就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瞬間就將數十骷髏戰士燒成了灰燼,林立的施法速度實在太快,快得連那些白森森的骸骨,都還來不及從一堆堆金幣中爬出來,在這近乎掃蕩的魔法打擊之下,剛剛還布滿骷髏戰士的大廳里,突然又變得空蕩蕩的.

但是,林立卻是一點也不敢大意.

在這個時候,他已經很肯定了,這里絕對是一位頂級亡靈魔法師的埋骨地,看看吧,死亡之歌魔紋,咒怨寶石,災難力場,哪一樣不是只有頂級魔法師才能夠擁有的?在這樣一片埋骨地里,又豈會只有骷髏戰士這樣的低階亡靈生物?

所以,林立的雙手始終緊緊握著蒼穹法杖.

果然……

還沒等林立放出第四個烈焰風暴,大廳里卻又突然傳來一陣響動,跟著,林立就突然發現,大廳對面的石門已經突然打開了.

"要糟……"林立當時就覺得心頭一緊.

果不其然,幾乎是在石門敞開的瞬間,大量的亡靈生物,就如同潮水一般湧了進來.

這絕對是讓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喪尸,怨魂,骷髏戰士,地獄骸骨……

各種各樣的亡靈生物,就好象潮水一樣的湧進大廳,遠遠望去,只見密密麻麻的一片,濃濃的死亡氣息,簡直熏得人透不過氣來,就算林立曾經在亡靈橫行的幽影谷里待夠了七天,就算林立曾經見識過一場死亡洪流般的亡靈生物大戰,在面對這一幕的時候,也是不由得目瞪口呆,也許從數量上來,這些亡靈生物還不如幽影谷里那次,但是比起種類來,卻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簡直就象是一場亡靈生物的盛宴,石門剛一敞開,幾乎所有能叫得上名字的低階亡靈生物就都湧進來了……

"開什麼玩笑……"望著那密密麻麻的亡靈生物,林立真是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會是這麼個結果,還不如早早的拿了咒怨寶石跑路,非要覬什麼頂級亡靈魔法師的埋骨地,現在好了,搞出人命來了,這麼多的亡靈生物,就算用冰封千里來轟,怕是也要轟到明天早上去……

"費……費雷魔法師,我們怎麼辦?"伊瑟拉吃力的吞了口口水,簡直連腸子都快悔青了,如果可能的話,他真想抽自己兩巴掌,媽的,讓你犯賤,人家魔法公會的事,你跟著湊個屁的熱鬧,現在好了吧,媽的,這麼多的亡靈生物,一個摸你一下,也夠把你摸成肉醬的了……

"你保護葛瑞安會長,先退出去再,我爭取多拖延一點時間."林立很快就做出了決定,這麼多的亡靈生物,硬上肯定是干不過的,現在唯一的辦法,也只能是跑路了,而且還必須是分批跑路……

"胡八道,老子不需要人保護!"伊瑟拉還沒來得及開口,一旁的葛瑞安倒是先罵開了,只不過罵完之後,卻又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就算留下來也幫不上什麼忙,于是中年胖子不得不改口道:"

嫌老子礙事,老子也可以自己先走,伊瑟拉留下來幫T什麼問題……"

"少廢話!"葛瑞安的關心,林立又怎麼會不明白?只不過這個時候,實在不怎麼適合謙讓,林立一邊操縱著尚未熄滅的火牆,一邊對正有些猶豫的伊瑟拉道:"還發什麼呆?馬上帶葛瑞安會長出去!"

"哦,好……"伊瑟拉看著步步逼近的亡靈生物,知道已經不能再耽擱下去了,當下也不管葛瑞安同不同意,一把抓住長袍,連拉帶扯的總算退到了陵墓外面.

目送兩人退出陵墓,林立總算松了口氣,一邊操縱著火牆阻擋亡靈生物,一邊慢慢的往陵墓入口退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意想不到的事,卻突然發生了……

就在林立放出最後一個烈焰風暴,打算抽身離開這座詭異的陵墓時,大廳中央卻突然一片黑色霧氣升騰而起,跟著就只聽見"匡當"一聲,林立驚駭之下回頭望去,正看見那敞開的石門已是猛的合了起來,在這一瞬間,林立真是臉都白了,身前大群亡靈生物步步逼近,身後的退路又被徹底截斷,這簡直就是傳中的漏屋偏逢連夜雨,走起背運來連喝涼水都塞牙縫!

"媽的,你們非把老子往絕路上逼是吧?"林立緊了緊手中的蒼穹法杖,又一次開始了冰封千里的咒語吟唱.

但就在林立吐出第一個字符的瞬間,那片彌漫而起的黑色煙霧當中,卻突然出現了一個挺拔的身影,遠遠望去,那似乎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黑色的斗篷,蒼白的面容,渾身上下充滿了優雅與從容,就好象傳當中那些來自黑暗年代的高等精靈貴族.

"老子怎麼這麼倒黴……"但是這種優雅與從容落在林立眼中,卻是頓時就讓林立覺得手腳冰涼.

因為林立很清楚的記得,兩個月之前在幽影谷里,自己曾經見到過同樣的優雅與從容,沒錯,就是那個最後死得莫名其妙的高階吸血鬼!

同樣是濃濃的血腥氣,同樣是詭異的血色雙眸.

這個家伙,絕對是一個真正的高階吸血鬼!

"這下麻煩大了……"想到高階吸血鬼的強大,林立不由艱難的吞了口口水……

這名高階吸血鬼,很可能就是這大群亡靈生物的首領,當他駕著一團黑霧降臨的瞬間,整個大廳就突然安靜了下來,喪尸們停止了低沉的咆哮,怨魂停止了痛苦的哀號,就連那一具具手持彎刀的骷髏戰士,都好象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約束一般,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只有空洞的雙眼中,不時閃動著綠幽幽的磷火.

強大無比的死亡氣息從高階吸血鬼身上散發出來,就如同傳中的龍威一般,壓得林立簡直喘不過氣來,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感覺到了,眼前的這名高階吸血鬼,實力之強大,恐怕還遠在幽影谷那位之上……

就算自己掌握了大量核心魔法規則,就算自己已經突破了大魔導士夢寐以求的十六級,恐怕也很難抗衡那強大無比的死亡力量.

在這個時候,林立只能拼命的吟唱著咒語,希望這一個冰封千里,可以為自己爭取到更多的時間……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身穿黑色斗篷的高階吸血鬼,卻干了一件林立做夢都沒有想到的事.

只見它慢慢的將頭低下,一張蒼白的臉上充滿了虔誠與狂熱,然後——它就跪了下來……

"偉大的不朽之王,您終于回來了……"

"啊?"林立驚駭之下,差點沒被口水給嗆死,這這這……這又是什麼況?

等等……偉大的不朽之王?

難不成,這又是一個疑似鬼上身的家伙?

林立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前幾天在奧蘭納的黎明廣場上,那個叫加拉的試煉魔法師,也同樣是神神叨叨的稱自己為"偉大的不朽之王",還什麼"您將以骸骨為權杖,重新加冕為王",沒錯沒錯,當時的況與現在幾乎是一模一樣,甚至就連兩人臉上的神色都沒有絲毫分別,同樣的虔誠同樣的狂熱,看起來簡直就好象是光明神殿那些最虔誠的信徒一樣!

"難道老子真跟那個什麼不朽之王長得很象?"林立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心頭暗想,老子沒這麼倒黴吧?

"偉大的不朽之王,我代表魯斯法拉圖家族向您獻上忠誠!"就在林立疑神疑鬼的時候,那名單膝跪地的高階吸血鬼,卻已經伸出了自己修長的手指,用又尖又長的指甲,在自己的額頭上輕輕一劃……

跟著,就只見一縷鮮血湧出……

"見鬼……"看著這一幕的時候,林立差點連眼睛都掉到了地上,對于吸血鬼這種生物,林立算不上多麼了解,但是有一點卻是聽安度因過幾次,那就是吸血鬼一旦向誰效忠,多半都是以血誓的方式進行.

而現在,這個高階吸血鬼所進行的,正是一個完整的血誓.

以鮮血為引,以生命為證,立下永不背叛的誓,這就是吸血鬼一族的血誓.

林立整個人都呆住了,他知道,只要自己走過去,用手指沾上一點鮮血,並塗抹在自己的額頭上,這個血誓就算是徹底完成,這個高階吸血鬼將成為自己最忠誠的仆人,就算是自己想要它的命,它也會毫不猶豫的將生命獻上.

在這一刻,林立真的以為自己正在做夢.

莫名其妙的闖入了一座亡靈生物橫行的陵墓,又莫名其妙的見到了天文數字一般的金幣,這一切本來就已經夠刺激的了,卻沒想到更刺激的還在後面,一個至少十八級的高階吸血鬼,居然莫名其妙的用血誓向自己效忠!

………………………………

先道歉,國慶期間的更新,確實禽獸不如,我錯了!

至于禽獸不如的原因,起來比較丟人,嘗試解決終身大事,國慶幾天,連續相親四場,可惜無果,我想,寫手也是有人權的啊,為毛看不上我?




上篇:第二百八十八章 咒怨寶石     下篇:第二百九十章 大領主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