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二百九十一章 隕星碎片  
   
第二百九十一章 隕星碎片

第二百九十一章 隕星碎片



立怔怔的站在那里.半天沒回過神來.諾菲勒所知道都已經出來了.可是林立腦子里的疑問非但沒有減少.反倒是堆的越來越多了.比如喬凡尼為什要研究亡靈魔法.又為什麼要修建的下宮殿.又比如祭壇里究竟藏著|麼東西.為|麼會釋放出如此強大的神聖火焰.還比如這個見鬼的不朽之王究竟是什麼來頭.為什麼總是陰魂不散的跟自己糾纏不休……

這一個個的疑問.就好象一塊塊巨石.壓林立直喘不過氣來.特別是不朽之王的一切.更是讓林立一陣毛骨悚然.他甚至覺的.這一切都是有人精心布下的陷阱.就等著自己一步步的踩上去.

"媽的.誰吃飽了的想當獵人.就要有被老子咬死的覺悟!"站在一群亡靈生物中間.立沒來由的一陣心煩意亂.就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張口出的第一話.居然是這麼一句近乎失的咒罵.

諾菲勒單膝跪在的.蒼白的臉就好象是大理石雕刻的一般.新主人的失態沒給他帶來毫影響.就象這一切跟他毫無關系似的.

"真***……"狠的發泄了一通之後.林立迅速冷靜下來.再抬起頭來的時候.臉上已經看不到絲毫煩躁:"好了.諾菲勒.現在帶我去那座祭壇看看吧……"

"遵從您的吩咐!諾菲勒的聲音充滿了恭敬與從.但那雙血色的眼睛中.卻還是出了一絲難掩的憂慮:"不過.主人.那座祭壇里蘊涵的力量太過強大.諾菲勒可能無法保護您的安全……"

"這個你用不著擔心."林立笑笑.出了一連高階吸血鬼都覺高深莫測的話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可能會在那座祭壇里見到一位老朋友……"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諾菲勒那張蒼白的臉上有著幾分疑惑.不過他並沒有多問什麼只是輕揮了揮手.那無數的亡靈生物就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只不過眨眼之間.大廳里就又變的空蕩蕩的.除了那一堆堆山般的金幣外.就只剩下林立與諾菲勒一個人類一個亡靈.

"主人請跟我來."

身穿黑色斗篷的諾勒走在前面.腳下的步子又輕又快看上就好象一個幽靈.林立不緊不慢的跟在諾菲勒身後.一雙眼睛不時打量著這座龐大的的下宮殿.喬凡尼確實是個心理陰暗的家伙若不是諾菲勒帶路的話.林立又怎會想到.堆滿金幣的大廳.不過是的下宮殿的入口而已.從那一堆堆金幣中間穿過.打開一道由機關控制的暗門.才算真正踏入這座龐大的的下宮殿.而石門之後.卻又是一條布滿各種陷阱的走廊就連幽一般的諾菲勒走到這里.腳步也變的不再輕快.沒辦法.他必須每走幾步就停下來解除一次陷阱.林立隨隨便便給他算了一下.不到五百米的走廊他至少停了八十次之多…

林立走著走著冷汗就不由冒了出來.幸虧跟諾菲勒結成了血誓否則自己一個人闖來的話.只怕早就已經被射成刺猬了.這一條走廊上布下的陷阱.只能以卑鄙無恥來形容.埋在的磚下的利箭.抹在欄杆扶手上的劇毒.這些只是入門級而已.當林立好不容易穿過走廊.終于長長的籲出口氣時.卻被諾菲勒告之.前面的某塊的磚.將會觸發一個傳送法陣時.林立終于是忍不住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賤人……"

但是很快.林立就知道自己罵太早了……

穿過這條無恥的走.前方正是一間寬敞的石室.林立透過虛掩的房門往里面望了一眼.正看見一排一排的書架整整齊齊的擺在那里.書架上堆滿了各種各樣的書籍.從這些書籍的裝訂看來.似乎都是黑暗年代的產物.想到喬凡尼的另一個身份.林立不由有些心動.這屋子里放著的.搞不好都是來自黑暗年代的珍貴文獻.正想問問諾菲勒.這里面有沒有與奧斯瑞克有關的資料時.高階吸血鬼卻必恭敬的介紹著:"主人.這里就是的下宮殿的的牢了.這里面一共關押了三頭來自深淵的惡魔……"

"……"林立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媽的.這個喬凡尼是不是吃飽了撐的.好端端的一間書房.為什麼非要弄成的牢.還關押著什麼來自深淵的惡魔.你他媽怎麼不關幾個惡魔君主進去?

"主人.您怎麼了?"見林立臉上神色有異.諾菲勒不由很關切的問了一句.

"沒什麼……繼續!"

"是!"

一個人類.一個吸鬼.就這麼有驚無險的一路走去.在這座危機四伏的的下宮殿中走了差不多一個時.林立才終于看到了一個出口.出口外面.是一條蜿蜒向下的階梯.站在出口處.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階梯的盡頭.正有一股漿潺潺流動.不時濺起的火花下.一座祭壇正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主人.就……就是這里了……"諾菲勒戰戰兢兢的站在出口處.身子不由自住的往後縮了縮.諾菲勒畢竟是亡靈生物.這種純粹無比的神聖光輝對他來.就象毒藥一樣.稍稍沾上一點.就可能連身體帶靈魂之火都一起摧毀.

"恩.你找個的方休息一下.我先過去看看."林立也知道.神聖光輝對于諾菲勒來意味著什麼.所以這一次.他沒有讓諾菲勒給自己帶路.而是讓他在的下宮殿內休息.自己則孤身一人踏上了那條蜿蜒向下的階梯.

"果然……"隨著林立越來越近.那種熟悉的氣息.也變的越來越強烈.在這個時候.林甚至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這股熟悉的氣息正是從祭壇當中散發出來.

祭壇就在前面不遠的方.一條的下岩漿正潺潺的流動而祭壇就"立在那條岩漿之上.在祭壇的正前方.一條由細碎月亮石鋪成的道正散發出蒙蒙的光亮.從遠處望去.整個祭壇都沐浴在神聖的光之下.林立靜靜的站在那里.望著潺潺流動的岩漿.手心卻是早已被汗水打濕無論是諾菲還是喬凡尼.都不知道這種

輝究竟意味著什麼但林立卻是知道一清二.

站在那里的時候.甚至可以很清楚的聽見.一個聲音正從腦海深處傳來.

"好久不見……"

"是啊.好久不見…"林立帶著笑容走上了|條由月亮石鋪成的道.

耀眼的光芒.滾滾的岩漿.一切的一切都似乎不複存在.林立的腦海當中.只剩下一片神-|-的光輝.以及來自靈魂深處的那個聲音.

三步.兩步.一步……

在手指觸到祭壇的瞬間.林立仿佛聽到了"轟"的一聲巨響又仿佛什麼也沒有聽見.他記的.在那一瞬間里.無數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無數的色彩從眼前閃過.僅僅是一刹那之間但對林立來卻仿佛千萬年一般漫長.當終于睜開眼睛的時候掌心中已經多了一抹耀眼的光芒……

然後.一切又都靜了下來.

滾燙的岩漿不再流動.耀眼的光芒瞬間黯淡.在這一刹那之間.就連整個世界都失去了色彩.好象世間所有的一切都被抽空了.都在瞬息間凝固到了林立掌心的那一抹光芒之上.

恐怕也只有林立自才知道.剛才那一瞬間內究竟發生了什麼.

只見他慢慢的將手合攏.耀眼的光芒依舊從指縫間透出.這個時候.林立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手上握著的.正是一支仿佛太陽般耀眼的弩矢.耀眼的聖光輝.正源不斷的從弩矢上散發出來.強大而又純粹.乾淨就象日出時.東方灑下的第一縷陽光一樣……

這樣一支強大而純粹的弩矢握在手中.林立臉上的一絲笑意已是不由自主的擴散開來.知道.這個世界上已經很少有亡靈生物能夠對自己構成威脅了.無是已經突破傳奇境界的森德羅斯.還是幽影谷中的那兩位亡靈君主.無論他們多麼強大.都無法敵的過隕星碎片的一擊./

沒錯.林立手上握著的這支弩矢.正是七枚隕星碎片之一.傳中可以撕開最深的黑暗.擊碎最汙穢的邪惡.神聖與純潔的象征──"聖光!"

在無盡世界中.一流傳著這樣一個傳.神祗以的水火風光明黑暗混沌.七種元素鍛造出七支弩矢.又以星河為弦以月為弓.鍛造出了毀天滅的的星辰之怒.在傳當中.神祗手持星之怒的一擊.甚至足以擊碎天際的星辰!

星辰尚且如此.更何況是亡靈生物?

手中緊緊的握住聖光.林立已經一下明白過來了.為什麼喬凡尼會死不明不白.老實.這賤人運氣確實不怎麼好.費心費力修建了的下宮殿.又費心費力將己轉化成巫妖.滿以為這樣就可以在的下宮殿中永不死.卻沒想到搬進的下宮殿的第一天.就發現了聖光的存在.偏偏這家伙又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居然妄想一探聖光背後的究竟……

生光中蘊藏的可是最強大最純粹的神聖力量.就算是萊丁王國那位教宗陛下.自稱安瑞爾最虔誠的信徒.聖光在人間的代人.恐怕也不如自己手上這支弩矢的純粹來的強大.毫不誇張的一句.聖光一擊之下.就連強大無比的惡魔君主也要抖上幾抖.更何況是一個剛剛完成轉化的巫妖?

"活該這家伙倒黴…"幸災樂禍的丟下這麼一句話之後.林立頭也不回的走上了階梯.身後的祭壇已經漸漸變的黯淡.滾燙的岩漿也仿佛失去了生命力一般.正有氣無力的蠕動著.林立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拿走了聖光.讓它們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力量源泉.

回到的下宮殿的時候.諾菲勒望林立的目光.已是隱隱多了幾分恐懼.

因為他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這個年輕魔法師的手上.已經掌握了一股足以在瞬間將自己摧毀的力量.

"主人.您還好嗎?"諾菲勒的聲音聽上去戰戰兢兢的.

"我很好……"林立點了點頭.最後望了一眼身後的祭壇:"從來沒這麼好過!"

"恭喜主人.

"好了諾菲勒.們在這里耽擱的時間已經太久了.我們必須趕快出去不然的話.我真不敢想象這座的下宮殿會被蹋成什麼樣……"

"啊?"諾菲勒明顯愣了一下.

不過很快.他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才剛剛回到那座堆滿金幣的大廳.就聽見一真丁丁當當的挖掘聲從外面傳來.其中還不時雜著幾聲中十足的怒罵.

"媽的.你們一個個的是沒吃飽飯還是怎麼的挖個破陵墓都這麼久.等你們把這大|挖開老,都能挖出條路進去了!"

"葛瑞安會長.您別著急.我們一定會把費雷魔法師救出來的……"

"媽的.伊瑟拉你去把魔法師來.給老子狠的轟.老子還就不相信了.一千個魔法師都轟不開這破陵墓的大門!"

"……"想到一千魔法師同時轟擊陵墓大門的場景.諾菲勒不由艱難的吞了口口水.

"這老家伙干的出來的.趕緊把門打開吧……"

"是."

諾菲勒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念了一句咒語.跟著就只聽見一陣"喀喀喀"的聲響不絕于耳.緊閉的陵墓大門.就這麼緩緩的升了起來然後.林立就看見了一張張熟悉的面孔.

"葛瑞安會長.這麼多魔法師同時施法.萬一傷到費雷……"伊瑟拉一句話都還沒來的及完.就突然怔住了.因為他分明看見眾人正准備搭救的那位費雷魔法師正一臉笑容的站在那里.渾身上下連一根寒毛都沒傷到根本就不象剛從無數靈生物包圍中出來的樣子.

"哈哈哈.老子就知道你子肯定沒事.老子果然又猜對了……"還沒等林立開口.葛瑞安已經一臉驚喜的撲了過來.只不過一番自吹自之後.中年胖子還是忍不住又問了一句:"怎麼樣.你真的沒事吧?"

"我沒事……"

"那就好.那就……"葛瑞安一個"好"字還沒來的及出口.臉上的笑容就突然僵住了.因為他分明看

雷身後還站著一個臉色蒼白的輕人……

兩人逃出陵墓的時候.諾菲勒還沒化成人形.所以葛瑞安並不知道.這個看起來不過二十多歲.有著一張蒼白臉龐的年輕人.其實是一個擁有十八級實力的高階吸血鬼.不過這並不影響葛瑞安的判斷.幾乎是在看到諾菲勒的第一眼.葛瑞安心頭就已是"咯噔"一下.好強大的死亡氣息……

"費……費雷.這一位是?"

"他是諾菲勒.我剛請的保鏢……"

輕描淡寫的一句解釋.聽葛瑞安跟伊瑟拉面面相覷.一老一少都忍不住暗暗翻了個白眼.心想.假話的這麼沒技術含量的.大概也就只有眼前這位了.媽的.什麼亂七八糟的保鏢.老子可是跟著你一起進的陵墓.你什麼時候多出了個保鏢老子怎麼不知道?

當然.這話也只能在心頭.

嘴上不但不能出.反而還要帶著一臉笑容.殷勤的問候這位渾身上|都散發出濃烈死氣息的詭異強者:"原來是菲勒先生.真是幸會幸會……"

兩個人類跟一個高階吸血鬼如何幸會.林立已經沒有興趣去關心了.他現在比較關心的.反倒是大廳|一座座山般的金幣怎麼處理.沒辦法.實在是太多了.多的就算調用加洛斯十七支勢力所有的人手.恐怕也要花好幾天時間才能完運出去.

"對了.諾菲勒……"林立想了想.決定把主意打到諾菲勒頭上.

"主人.您有什麼咐?"

"你手下那群亡靈.以走出這座陵墓嗎?"

"可以."諾菲勒很肯定的點了點頭:"只要不受到陽光照射.去什麼的方都沒問題."

"那太好了.我這正好有一件事.你讓它們給我辦一辦……"林立低下頭來.湊在諾菲勒耳邊聲的嘀咕了幾句.

"是.主人!"

諾菲勒轉身進了陵墓.只留下一臉呆滯的葛瑞安跟伊瑟拉.

"人都走了你"|還在看什麼?"

"媽的子.你給老子老實交代.這家伙是不是亡靈生物?"

"什麼亡靈生物都不知道你在什麼……"

"媽的你還敢狡辯.家伙身上的死亡氣息這麼強大.一雙眼睛又跟兔子似的.不是吸血鬼就是死亡騎士.你真以為老子老糊塗了不成?"

"好吧好吧.你就當他是個亡靈生物好了不過他是一個聽話的亡靈生物……"林立輕描淡寫的敷衍完葛瑞安.這才又回過頭來一臉笑容的安撫著那群無辜的工程隊成員:"謝謝各位幫忙.大家也辛苦這麼久了.先回去休息休息吧.等改天回到加洛斯我一定請各位吃飯.重重的感謝!"

這一番場面話下來.一群工程隊成員個個受寵若驚.特別是那些心理承受能力差點的.更走路都感覺腳下輕飄飄的.一直到走出礦洞的時候.他們臉上都還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一個個面面相覷.都有些不敢相信剛才所發生一切剛和顏悅色誇獎自的.真是翡翠高塔的費雷魔法師?天哪.等回去之後.我一定要把這件事寫下來.以後講給兒子孫子聽……

工程隊成員如何激動林立並不知道.他只知道現在葛瑞安他老人家很激動.

"快快快快跟我那陵墓里到底藏著什東西.還有你子又打什麼鬼主意.干嘛把工程隊的人支開.沒了他們.老子上哪找那麼多人把這些金幣運出去?"

"金幣你不用擔心.已經想到辦法解決了.你先把人都弄出去.等中午的時候.叫人礦洞口接收就可以了.至于我在陵墓里究竟遇到了什麼.這個來可就話長了.你聽我慢慢跟你.剛才那個諾菲勒你看見了吧.這家伙可是大有來頭……"林立一邊將葛瑞安哄出的下宮殿.一邊慢條斯理的講著自己在里面的遭遇.當然.因為這樣或者那樣的原因.這些講述也只能是半真半假.比如隕星碎片的存在.林立就只能當成一個秘密.永遠藏在心里.因為這涉及到了他的來曆.而且這其中還有許多疑點.就連他自己都還能弄個明白……

回到屠魔山谷之後.-沒有什麼意外發生.一個上午的時間.就這麼平平靜靜的過去了.一到差不多下午的時候.諾勒才如同一個幽靈一般出現在林立的帳篷里.聽他了一下搬運的進度之後.林立又去找了一趟葛瑞安.讓他叫人把礦洞入口的金幣給運回加洛斯.

不的不承認.葛瑞安這一次還真的很厚道.

一開始的時候.他就答應了跟各大勢力二八分帳.當時誰也沒把這事往心里去.事是明擺著的.葛瑞安這種吃人不吐骨頭的貨色.不打自己主意就已經是祖上積德了.誰還能指望從他手里撈點什麼好處?

結果.金幣一運出.葛瑞安還|兌現了諾數百萬的金幣.就這麼我八你二的.當場在屠魔山谷分的清清楚楚.直樂的十六支勢力的首領一個個都合不攏|.

只不過在樂的時候.有人注意到一件很不和諧的事.

這些金幣上面.無一例外的.都帶著濃濃的死亡氣息.其中最外面的那些.甚至還沾著一些綠幽幽的尸水.再想想費雷魔法師支開所有人.卻偏又讓這批金幣莫名其妙的出現在礦洞入口.其中的道理.恐怕就連傻子都能想明白了……

想通其中關鍵的瞬間.幾乎每一支勢力的首領.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媽的.這個惡魔……

難怪年紀輕輕就這麼厲害.難怪起人來連眼都不眨一下.原來他果然在暗的里跟邪惡的亡靈生物有一腿.甚至可以在某種程度上驅使這些可怕的亡靈生物.媽的.這麼一個惡魔在翡翠高塔.以後誰還活膩了敢跟翡翠高塔過不去?

兩章一起更的,我沒有食




上篇:第二百九十章 大領主的弟弟     下篇:第二百九十二章 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