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三百一十六章 自己的魔法體系  
   
第三百一十六章 自己的魔法體系

第三百一十六章 自己的魔法體系



立皺了皺眉頭,如果自己沒有記錯的話,卡曼應該的,羅蘭城城主有一子一女,兒子叫辛多雷,女兒叫伊凡,沒錯,就是伊凡,林立記得清清楚楚,剛才那個中年冒險者從樹林里逃出來的時候,叫的正是伊凡姐……

"見鬼,這個爹是怎麼當的……"

林立簡直不敢相信,堂堂羅蘭城城主,居然會搞出這麼大的烏龍,兒子被人綁架倒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連女兒也上了巨龍山脈,這簡直就是在開玩笑,巨龍山脈是什麼地方?這可是夏亞盜賊團的老巢,這麼個手無寸鐵的姑娘,帶著一群最高不超過十四級的冒險者,居然就敢大搖大擺的往巨龍山脈上跑,難道真嫌范高雷手上的人質太少,非要把自己上上門去湊個數不成?

"這個忙我可幫不了……"林立撇了撇嘴,很干脆的就拒絕了,開什麼玩笑,這可是羅蘭城城主的女兒,帶著她去夏亞鎮廢墟救人,人救不救得出來還是兩,萬一這姑娘再有個三長兩短的,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為什麼?"

"因為太危險."

"膽鬼!"

"不用客氣……"林立很謙虛的笑了笑,再不搭理那位正一臉鄙夷的姑娘,自顧自的湊在篝火旁邊,繼續往手上呵著熱氣.

而幾乎與此同時,諾菲勒與冰嚎地戰斗,卻已經到了最激烈的時候,在一片冰天雪地當中,冰嚎的怒吼聲一陣響過一陣,無窮無盡的冰系魔法元素席卷而過,就仿佛連空氣也要凍結起來一般,一堵一堵的冰牆拔地而起,一根一根的冰錐呼嘯而過,這個時候,就算是對諾菲勒最有信心地冒險者,也是不由得為他捏了一把冷汗,冰嚎對冰系魔法的掌握實在是太可怕了,一浪高過一浪的魔法攻擊,就如同潮水一般永不停歇的沖擊著一切,就算諾菲勒的武技再怎麼精湛,速度再怎麼驚人,在這恐怖的魔法攻擊之下,只怕也很難再支撐下去……

這個時候,只要是稍稍細心一些的冒險者都不難發現,諾菲勒的身影雖然依舊快如閃電,攻擊雖然依舊犀利,但是生存的空間,卻已經變得越來越了,那一堵堵看似笨拙的冰牆,一根根看似盲目地冰錐,再加上無處不在的永睋鱄,就好象一個巨大的旋渦一樣,正慢慢的將諾菲勒拖進死亡的深淵……

而最可怕地是.四周地溫度仍在繼續下降.一股令人窒息地寒意.正如同瘟疫一般肆意蔓延.冰嚎地雙眼正越來越.低沉地怒吼正越發高亢.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已經猜到了.下一個冰霜震爆恐怕不會太遠了……

林立遠遠地往戰場上看了一眼.臉上卻慢慢地露出了一絲笑容.沒錯.下一個冰霜震爆恐怕不會太遠了……

"我.伊凡妹妹.巨龍山脈這個地方可不好玩.你還是趕緊收拾收拾.回你地羅蘭城去吧.不然心回去晚了.你爹打你屁股……"這場煩人地戰斗即將結束.連帶地林立地心也好了起來.從篝火旁站起身來地時候.還順便調戲了妹妹兩句.

"你爹才打你……"姑娘正要反唇相譏.遠處卻突然傳來一聲震耳欲聾地巨響.這聲響就如同一個平空響起地炸雷一般.當場嚇得姑娘臉煞白.就好象一只受驚地兔子一樣.飛快地躲到了林立身後.一雙手死死抓住林立地衣角.任憑林立怎麼掙紮也不肯放開.就這麼躲了好半晌.才怯生生地從林立身後探出頭來:"發……發生什麼事了?"

"大事!"

遠處地戰場上.確實發生了一件大事.

速度快如閃電地諾菲勒,終于沒能快過無處不在的冰系魔法元素,就在剛才地那一瞬間內,冰嚎突然一聲怒吼,竟是不惜以傷害自己為代價,在一瞬間內引爆了所有的冰系魔法元素,刹時之間,冰牆碎裂冰錐橫飛,鋪天蓋地地冰雪彌漫了整個世界……

然後,就是一陣死一般的寂靜.

包括傑森在內,所有冒險者都屏住了呼吸,一雙雙眼睛,不約而同的落到了一座冰雕上,透過那晶瑩剔透的冰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張蒼白的臉龐,以及那件黑色的斗篷……

"完了……"傑森一顆心慢慢的沉了下去,完了,這一次是真的完了……

冰嚎不愧是擁有遠古魔獸血脈的異種,在最後關頭爆發出來的力量竟是如此的恐怖,完完全全的魔力爆發,沒有依靠任何天賦,也沒有依靠任何技巧,就是純粹的將力量提升到極限引爆,然後,就出現了這讓所有人都感到絕望的一幕……

沒錯,那是一種深深的絕望.

這個時候,就算是傑森也不得不承認,自己這一行人,已經徹徹底底的完了,無論是那支倒黴的冒險者團隊,還是無辜卷入的自己,都沒有與冰嚎抗衡的資格,而唯一一個可以敵住冰嚎的諾菲勒,卻已經被寒冰封住,等待他的,將是另一個冰霜震爆……

一切就如同傑森所預料的一樣,成功凍住這個討厭的敵人之後,冰嚎並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低沉的怒吼聲一陣接著一陣,四周的冰系魔法元素,也隨著這陣陣怒吼猛的收緊,三十來個冒險者站在戰場的邊緣,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一堵堵的冰牆正在飛快消融,一根根的冰錐也無力的從天空中落了下來,鋪滿大地的冰雪就如同遇到了最猛烈的眼光一樣,飛快的化成了一片清水……

而與之相對的,一股令人窒息的冰系魔法元素波動,卻正在冰嚎身旁醞釀著.

絕望地神色在每一個人臉上浮起,就連遠離戰場的伊凡姐,也是不由得緊緊的抓住了林立的衣角.

唯一一個神色如常的依然是林立,在這讓人窒息的氣氛當中,林立卻慢條斯理地拍了拍長袍上的灰塵,同時將一直靠在篝火旁的蒼穹法杖拿了起來.

"你……你在干什麼?"伊凡悄悄從林立身後探出半邊腦袋,一雙好奇的大眼睛骨碌骨碌轉動著,在伊凡

這個穿著長袍的膽鬼真是渾身上下都透著一種古怪子大吧,他又怕死怕得厲害,在同伴跟冰嚎戰斗的時候,居然還躲得遠遠的,一點義氣也沒有,可是你他膽子吧,他又始終沒有逃走,就好象現在,明明冰嚎就快沖過來了,他居然還有心思在那里念著一些古古怪怪,讓人聽不明白的東西……

以伊凡現在的角度,是沒有辦法看到林立的臉地,不然她一定會發現,這個看起來古古怪怪的家伙,此時臉上的神色竟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隨著林立的咒語吟唱,一絲若有若無的魔法波動,又悄悄的彌漫開來,就好象一條潛藏在草叢當中的毒蛇,在所有人都沒有發現的時候,就已經悄悄地潛到了目標身後,然後露出它那劇毒的毒牙……

咒語吟唱聲低沉而又沙啞,就如同風吹過落葉時,所發出的"沙沙"聲響,在這令人窒息的戰場上,幾乎沒有任何人能夠聽到,而唯一一個聽見的伊凡,卻根本不知道這個家伙在搞些什麼,她甚至在懷,這個家伙會不會是已經被嚇瘋了,在這麼要命的時候,居然還有心思在這里自自語……

緊張的氣氛之下,一切都好象變得特別緩慢,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冰嚎凝聚的冰系魔法元素正變得越來越龐大,而被困在寒冰中的諾菲勒,卻始終沒有一點動靜,就好象已經陷入了沉睡當中.

林立的咒語吟唱仍在繼續,他所有地心神都集中在了那一絲魔法波動之上,周遭的一切跟他再無絲毫關系,他只知道,那一絲魔法波動離冰嚎越來越近了,越來越近了……

"轟隆!"

幾乎就在那一絲魔法波動攀上冰嚎身體的瞬間,一聲巨響也同時撕開了巨龍山脈地甯靜,刹時之間,無窮無窮的冰系魔法元素,就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噴湧出來,鋪天蓋地地冰雪,四散橫飛的冰塊,瞬息之間就彌漫了整個天地……

然後……

一切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所有人臉上都保持著同樣地表,嘴巴張得大大的,象是想要大聲尖叫,卻偏又發不出一絲聲音,一雙雙眼睛,就好象要凸出來了一樣,死死地盯著爆炸發生的地方,在那里,諾菲勒正慢條斯理的拿開身上的冰塊,蒼白的臉上仍然沒有一絲表,既沒有劫後余生的喜悅,也沒有莫名其妙的驚愕,就好象這一切都跟他沒有絲毫關系,無論是突然被寒冰封住,還是冰嚎的突然死亡,一切都是理所應當,應該發生的一樣.

誰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時間就好象凝固了一樣.

一直等到諾菲勒從冰天雪地當中走出,人群當中才突然爆發出一陣歡呼,幾乎所有人望向諾菲勒的目光,都充滿了一種發自內心的感激與崇拜,對于這一群劫後余生的冒險者來,諾菲勒就是他們心中的英雄,凱旋而歸的英雄,自然配得上所有人以歡呼向他致敬.

沉浸在喜悅中的冒險者們,自然很少有人會去注意到,那個一直坐在篝火旁的家伙,已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回到了自己的帳篷當中.

冰嚎的突然死亡,讓所有人都沉浸在劫後余生的狂喜當中,無論是傑森和他的同伴,還是那支倒黴的冒險者團隊,在這個夜晚,都經曆了一次從地獄到天堂的體驗,體會過那種死亡降臨的窒息感,再睜開眼睛看看這個世界,頓時覺得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就連巨龍山脈的晚風,仿佛都帶著一股香甜的氣息.

所有人都簇擁在諾菲勒身旁,一遍又一遍的感激著這位將他們從冰嚎長角下救出的英雄,在這個時候任何話語都不會顯得肉麻,任何感激都無法表達他們心中的激動,最後由那位倒黴的冒險者團長提議,為英雄舉行一次篝火晚會,並慶祝大家成功的從冰嚎長角下逃得一條命.

倒黴團長的提議,很快得到了所有人的響應,包括傑森和他的同伴,篝火晚會一直持續到半夜,除了諾菲勒之外,幾乎所有人都喝了個半醉,以至于誰也沒有去想過,諾菲勒究竟是怎麼從寒冰中逃出,又是怎麼在最後關頭擊殺冰嚎的……

與外面的熱鬧相比起來,林立的帳篷里卻顯得有些冷清,沒有任何人告訴他篝火晚會的消息,也沒有任何人對他提出邀請,甚至一些冒險者從帳篷外經過的時候,還會不由自主的露出一絲鄙夷.

冒險者這個職業充滿了危險,與各種各樣的魔獸搏斗,隨時可能會讓他們失去生命,大概也正是因為這樣,幾乎所有的冒險者對自己的同伴,都有著近乎苛刻的要求,對于一個冒險者來,最無法容忍的就是同伴的背叛與拋棄.

剛才那一場戰斗,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諾菲勒在與冰嚎生死相博的時候,這個家伙身為他的同伴,卻一直躲在篝火旁邊手旁觀,還好諾菲勒最後順利的化險為夷,還成功的擊敗了冰嚎,要是諾菲勒不幸死在冰嚎的冰霜震爆下,真不知道這個家伙還有沒有臉見人……

當然,這一切林立並不知道.

事實上,就算知道他也沒空去理會,因為他現在真的很忙,他正忙著回憶先前那場戰斗,對于外面的冒險者們來,先前那場戰斗是一次從地獄到天堂的體驗,但是對于林立來卻意味著更多的東西,那意味著,一個只屬于自己的魔法體系……

每一個魔法師都是這樣,從一無所知到一知半解,再從生澀的模仿別人,到擁有自己獨特的風格,而一個魔法師真正成熟的標志,就是創造出只屬于自己的魔法體系,這是一段充滿未知的旅程,一些魔法師可能只需要十年二十年就能夠走完,而另一些卻很可能要花費一生的光陰,但無論時間的長短,最終走完這段旅程的魔法師,無不是站在顛峰的強者,他們的名字,無一例外的都在魔法史上留下了光輝的痕跡.




上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奧術燃燒     下篇:第三百一十六章 奧術燃燒和逆流旋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