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三百三十四章 神聖騎士  
   
第三百三十四章 神聖騎士

第三百三十四章 神聖騎士



訂火透明的城主府外,停靠著一輛輛裝飾華麗的馬車,山…上6只見一片車水馬龍的熱鬧景象,從這些馬車上下來的客人,或是衣著華貴或是氣質高雅,明眼人一看便知,這都是此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這一晚上,可真是把城主府門口的衛兵給累壞了,從傍晚到現在,腰就沒直起來過,從頭到尾都在那點頭哈腰.

今天晚上來的這些賓客,一個個的來頭確實太大了,除了羅蘭城的眾多實權人物,以及各界名流之外.更有來自王都奧蘭納的幾位貴族.以及多蘭德的少城主拉索里克.另外就連羅蘭城的傳奇人物,公認的首席收藏家首席鑒定師,一向深居簡出的時光寄賣行主人瓦里安居然也來了…"

不過,最讓衛兵們琢磨不透的.卻是傍晚時分抵達的幾位客人,這三男一女四個客人看起來並不如何顯眼,可是當他們抵達城主府的時候.卻歹得阿拉索城主親自出門迎接,這可是羅蘭城最隆重的接待規格.就算是前幾年,多蘭德城主來訪的時候,都沒有享受過這麼隆重的待遇.

難道是國王陛下派來的密使?,客人都已經走了半天了,幾個衛兵還在那疑神疑鬼.

'費雷魔法師,我們到了."馬車緩緩駛到城主府外,剛剛停下,塞納恭敬的聲音就從車廂外傳來.

好的."林立下車之前,還沒忘記整了整身上的長袍,有了上一次在加洛斯城主府的不愉快經驗.他今天特意穿了一件鍍金玫瑰為他量身定做的符文法袍,精細的手工貼身的剪裁,穿在林立身上確實挺拔了許多,看起來還真有那麼幾分江湖術士的意思"

跟在林立身後的是諾菲勒,高階吸血鬼是今晚宴會的唯一隨從.

沒辦法.烏伊法魯西確實帶不出門,這家伙不但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濃重的死亡氣息,整個身體還是一具光禿禿的骨架,平時被黑色長袍包裹著還看不出什麼,可是萬一到了宴會上露出什麼馬腳,豈不是要嚇出好幾條人命來?

諾菲勒的黑色斗篷下,兩把天譴匕首正散發出一絲若有若無的死亡氣息,'天譴"這個名字,是林立從烏伊法魯西口中聽來的,剛才在馬車上的時候,林立曾經讓諾菲勒試了試天譴匕首的威力,而試出來的結果.則是讓林立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兩把天譴匕首的威力實在是太可怕了當時諾菲勒幾乎是連力氣都沒用,就輕而易舉的破開了林立的源水護盾新歸諾菲勒收手收得快,不然還真差點把林立弄出個好歹來.

而且,林立可沒有忘記,現在的天譴匕首,還遠遠不是完全形態,用烏伊法魯西的話來,必須要將兩顆咒怨寶石鑲嵌上去,這兩把天譴匕首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威力,以至于林立都忍不住有此好奇,當兩顆咒怨寶石被鑲嵌上去之後,這兩把天譴匕首究竟會變態到什麼程辦…看來要找個機會跟安度因聊聊了上次幫他切割安眠水晶的那個珠寶匠.好象技術挺不錯的,到時候讓安度因幫自己問問,看能不能把這塊咒怨寶石也給切一切.

林立在那暗暗盤算,塞納卻已經向衛兵遞上了請柬.

幾個衛兵看了看手上的請束.又看了看眾人的馬車望向塞納的時候.目光中隱隱帶著一絲狐疑,他們真是城主大人的客人?幾個衛兵真是怎麼看怎麼覺得不象,沒辦法,這幾個家伙的馬車實在是太寒酸了.

拉車的馬匹毛色雜亂,車廂上一點裝飾物也沒有,看起來黑漆滾的,就好象剛剛在泥濘中滾過一樣,這樣的馬車.絕對是市面上最便宜的貨色.連車帶馬加一起,也肯定不會超過五十個金必"

幾位稍等,我進去通報一聲"守門的衛兵不敢大意,今天晚上來的,可全都是地位尊貴的大人物.隨隨便便拿出一個,也至少是某某商會老板之流,這幾個家伙萬一要是來混水摸魚的,放他們進去沖撞了某位大人物,可不是自己這個的衛兵擔當得起還好,進去通報的衛兵並沒有讓眾人等得太久,只不過才在那站了兩三分鍾,就看見里面有人出來了,哈哈,塞納團長,你可是今晚的宴會主角,怎麼來得這麼晚?等一下可要罰你多喝幾杯!,話的是一名中年人,看起來差不多四十多歲.身上的衣飾並不如何華貴,但是卻給人一種簡潔和諧的感覺.一舉手一投足之間,透出一種中年男人特有的魅力口"見過城主大人."塞納急忙迎上前去,單膝跪地向那中年人行了禮.

塞納團長,你這可就太見外了.這麼客氣干什麼,你可是我們一家的大恩人,從夏亞盜賊團手上救了辛多雷不,還把伊凡這丫頭給帶回來了,我都還沒來得及感謝你呢"中年男人一臉親切的將塞納扶起.同時看了一眼他身後的眾人:"來來來,塞納團長,為我介紹一下你手下的這幾位勇士吧."

雖然請束上邀請的是傭兵團全體成員,不過傭兵團全體成員好幾個人.塞納又怎麼可能全部帶來?今天晚上來城主府赴宴的除了塞納自己之外就只有傑森那邊三個,外加林立這邊兩個了,這中間,當然沒有什麼人是塞納的手下"

'城主大人,他們可不是我的手下,,塞納嚇得連忙否認,開什麼玩笑,亂認手下,認出事來可怎麼辦?塞納幾乎是一臉驚慌的指著身後眾人一一個紹起來:這一位是來自多蘭德的傑森先生"

傑森?"阿拉索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幾分驚訝:'你是.多y德的傑森?那個二十多歲就已經深入蠻荒平原,帶回血色盜賊團首領人頭的傑森?稀客稀客,傑森先生的大名.我可是仰慕了很久了,早就聽多蘭德有一個了不得的冒險者.迄今為止數十次任務,還從來沒有失敗過一次,一直想見見都沒有機會.沒想到今天塞納…以居然把您給帶來了,哈哈等一下可真要跟傑森先生多兄,懵才行!,"呵呵,城主大人太客氣了"傑森二十多歲就已經成名,類似制場面不知道見過多少,面對阿拉索的熱,傑森臉上絲毫沒有受寵若驚的神色.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就轉過頭來介紹自己的兩位同伴去了.

"對了,塞納團長,還有這兩個是?

'這位是費雷魔法師,這位是費雷魔法師的隨從,諾菲勒先生."

"這麼年輕就已經是魔法師了?真沒想到費雷魔法師果然是年輕有為,年輕有為"呵呵,城主大人太誇獎了."

起來,我家里那兩個家伙.從就對魔法很感興趣,一直吵著要我幫他們找個魔法老師,可是我這一天到晚雜事纏身的,就把這事給耽擱有下來,不知道費雷魔法師有沒有時間幫我指點他們一下?"

這是我的榮幸,城主大人."林立笑了笑,並沒有把這話當成一回事,就算是傻子都看得出來.這位城主大人跟自己寒膛的時候雖然客氣,但是卻遠不象對傑森他們那麼熱,想必在他心里,自己的價值跟傑森比起來要遠遠不如,至于指一下他的子女,這就更是隨便了.不管是的人還是聽的人誰要是把這當成真的,誰恐怕就真的傻到家了,那可是羅蘭城的繼承人,又怎麼能隨隨便便交給一個來路不明的魔法師指點?

在城主大人刻意的熱忙下,談話的氣氛顯得異常融洽,不知不覺得之間,眾人就跟著他走進了宴會停里,進了宴會廳之後,阿拉索又很客氣的為眾人安排了位置,然後有一臉抱歉的了一聲失陪,招待其他客人去了.

之後.塞納就一臉興奮的在那東張西望,著看來來往往的賓客,神色間透出難掩的驚訝:"我的老天.居然連瓦里安先生都來了!"

'瓦里安先生?"林立一聽之下,頓時覺得這名字有此眼熟,正想問問塞納誰是瓦里安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身旁的諾菲勒似乎有此不太對勁.

'你怎麼了,諾菲勒"從屠魔山谷出來之後,諾菲勒就一直跟在林立身邊,兩人可以是熟到不能再熟了,諾菲勒的變化,又怎麼耳能瞞過林立的眼睛?更何況,現在的諾菲勒確實很不正常,雖然他依日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但是林立卻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他身上的氣息正變得異常危險,身體也顯得有些僵硬.整個人就好象中了邪一樣.

面對林立的詢問,諾菲勒竟象是沒有聽見一般,只是伸出手來,緊緊的抓住了黑色斗篷下的天譴匕首,而一雙通的眼睛,則死死盯著前方.

林立驚異之下,順著諾菲勒的目光望去,正看見不遠的地方.坐著四個人.其中三人都穿著長長的白袍,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是一種溫和而又強大的神聖氣息,同樣的氣息林立只在大主教恩洛斯身卜感受過.只是這一眼林立就可以判斷出,這三人肯定是光明神殿的信徒,而且看上去,要遠比一般的牧師強大,不定是主教一流的人物至于剩下的那一個,林立卻有些琢磨不透.

這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郎.一頭金色的長發,即便是在金碧輝煌的宴會廳中,也仿佛陽光一般耀眼,如玉的面龐秀美的容顏,在一自銀質騎士甲胄的襯托下.就如同傳中的熾天使一般耀眼奪目,就連林立這種毫無人性的家伙,一眼望過去竟也不禁有些失神…最讓林立覺得奇怪的是,她身上雖然同樣散發出強大的神聖氣息,可是跟另外幾個同伴比起來,卻又是完全不同的感覺,當她從椅子上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人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劍一般鋒芒畢露,那種充滿侵略性的神聖氣息.就如同沉重的枷鎖一般,逼得人根本透不過氣束.

'媽的.要糟"這一眼望過去,林立頓時就知道不妙.

這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林立在奧蘭納的時候,就曾經跟光明神殿的大主教恩洛斯相處過一眸子,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這此來自光明神殿的狂信徒,究竟有多麼慢恨亡靈生物,他們對于亡靈生物的態度永遠是除之而後快,象恩洛斯這種肯跟亡靈魔法師交朋友的異類,一萬個光明神殿信徒中也找不出一個來.

搞不好是要惹出大麻煩了…一時之間,林立只覺得一陣頭疼,因為他分明已經看見了,那三男一女,已經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他們的目光,幾乎是不約而同的落到了諾菲勒身上,林立敢用腦袋打賭,那種憎恨與厭惡的表,絕不是什麼特別的社交禮儀而與此同時,諾菲勒那雙通的眼睛,也死死的盯著對方,那種充滿殺戮和毀滅的眼神,林立還從來沒在諾菲勒身上看到過,粗重的喘息聲中,夾雜著聲聲低沉的咆哮此時的諾菲勒,看上去就如同一頭絕望的野獸.

"諾菲勒,安靜一點.為了不在宴會上了起恐慌,林立不得不拍了拍諾菲勒的肩膀.

在林立的低聲安撫下,諾菲勒雙眼中的凶光總算稍稍收斂了一此,不過坐在那里的姿勢仍是異常僵硬,而他的雙手依然是緊緊的握著天譴匕首口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四名聖職者已經推開了椅子,徑直向這邊走了過來.

媽的,果然來了"

林立心頭又是咯噔一下,一邊笑咪味的從椅子上站起身來一邊不著痕跡的將諾菲勒擋在身後同時一個炎爆術的咒語飛快完成只等沖突一發生,這一個炎爆術就會轟出去,至于轟到什麼人,或者是轟出去之後,這場宴會會變成什麼樣.林立可就管不了那麼許多了"

炎爆術咒語剛剛完成,四名聖職者就走到了眾人身,"'該死的亡靈生物,竟敢出現在阿拉索城主的宴會上,難道你以為你能逃過聖光的淨化嗎?,清冷的聲音從女騎士的唇中吐出,這原本是一幅充滿了美感的畫面,可惜林立現在根本無心欣賞,他唯一的感覺就是頭很痛,真的很痛……媽的,這此狂信徒真是要命,林立一邊在心里罵著髒話,一邊卻滿臉堆笑的迎了過去'幾位,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惡心!"誰知道,這一臉熱的笑容,換來的卻是一張冷臉,望著林立的時候,女騎士那張秀美的臉龐上充滿了嫌惡,就好象看見的不是一個大活人,而是一堆從下水道里掏出來的髒東西一樣:'身為一個人類居然自甘墮落到和亡靈生物同流合汙,你就不感到羞恥嗎D,被人這麼指著鼻子痛罵,林立倒也並不怎麼生氣,只是摸了摸下巴.很無奈的笑了起來:'這有什麼不對嗎…,四周一下安靜了下來,女騎士怔怔的站在那里,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身為光明神殿最虔誠的神聖騎士.她這二十多年的人生中,不知道斬殺過多少亡靈生物,更不知道見過多少自甘墮落的亡靈魔法師.可是她還從來沒有見過.有哪一個亡靈魔法師會自甘墮落得如此理直氣壯,聽聽這家伙的語氣,再看看這家伙的表就好象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一樣,這這這"這些界上怎麼會有這種人?

"你你…"一時之間,女騎士的自光竟顯得有些慌亂.

我什麼我"林立摸了摸鼻子,又往前走了一步,讓自己和這位美麗的女騎士靠得更近一此,然後才壓低聲音,帶著一臉的笑意問道:"對了,我剛才好象聽見這位美麗的姐,要淨化我們?"

"沒沒錯!"突然被一個陌生男人靠近,就算是光明神殿最虔誠的神聖騎士,此時也是不由嚇了一跳,女騎士幾乎是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這有用略顯慌亂的聲音道.

"是嗎,那可真是太好了,不過有一件事我不太明白,林立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一邊著一邊又往前邁了一步,再次將雙方距離拉近:'不知道這位美麗的姐能不能告訴我,光明神殿的神術,是不是真的如此強大,已經強大到可以在無聲無息之間,淨化掉一個高階亡靈生物的程度了?

完之後,這家伙還又很無聊的加了一句:"我真的很好奇.我很想知道,在淨化武和我的同伴時.正義而神聖的神術,究竟會殺死多少無辜的路人.一個還是兩個?我看遠遠不止吧,這宴會廳里少也有一百多人,在正義而神聖的神術淨化下,能活下來一半就不錯了,不知道阿拉索城主運氣怎麼樣,萬一要是運氣不好可就麻煩了,隨著林立的話音落下,三名身穿長袍的牧師,都是不約而同的望了望四周,金碧輝煌的宴會廳里,賓客們正談正歡稅籌交錯,誰也沒有察覺到,在這個不起眼的角落里.光明與黑暗正在交鋒…"

等到再回過頭來望向林立的時候.三人的目光中已經多了幾分猶豫了,最後是一名看起來最為年長的牧師,在女騎士耳邊低聲了幾句什麼…你不會得意太頭"在臨走之前,女騎士給林立留下了這麼一.

"呼.目送四人回到自己的座位,林立這才長長的籲出口氣"

空城計這種戲,果然是不能隨便亂唱的.

媽的,太驚險了.

剛才那三個牧師隨便一個都是主教頂峰的實力,真正戰斗起來,絕不會比三個十七八級的大魔導士弱.再加上一個看不出深淺的神聖騎士.就算自己已經達到了十七級的頂峰.也不一定是他們的對手,更何況這里可是羅蘭城,光明神殿在法蘭王國的前哨站,整個羅蘭城里,不知道有多少虔誠的信徒,萬一被他們知道自己跟亡靈生物有一眼,一人一口唾沫淹死自己事.那一百萬金幣的糧食泡湯才是大事"所以林立只能賭,因為林立記的.當初在奧蘭納的時候,恩洛斯曾經跟自己過,聖光的信奉者不會見死不救,更不會隨意傷害無辜,在剛才那種況下,林立只能賭這幾個家伙信仰足夠堅定,還好他賭對了.不然現在的宴會廳里只怕早就已經亂成一團.

不過,現在沒有麻煩,並不意味著以後也沒有麻煩,事實上,林立甚至敢用自己的腦袋來打賭只等這宴會一結束,那幾個家伙就會來找自己的麻煩,所以在坐下來的時候,林立就已經在盤算了,該怎麼弄個圈套給這幾個家伙鑽鑽"

三個十七八級的牧師,外帶一個神聖騎士,自己確實沒什麼機會,不過要是能弄個圈套,先偷襲掉一個,剩下的就沒那麼可怕了,如今的諾菲勒可是天譴匕首在手,比起當初剛進夏亞鎮廢墟的時候不知道強了多少.

在林立看來,最適合偷襲的對象,無疑就是那個漂亮的女騎士了,跟其他三個老油條牧師比起來這姑娘最單純最好騙,隨便弄個圍套就能哄得她鑽進去,至于偷襲女人會不會不道德.或者是這樣干會不會不夠憐香惜玉之類的,林立一向是不怎麼管的,什麼騎士精神,什麼公正恰憫謙卑正直.這可以吃嗎?

不過,到底該弄個什麼困套呢口調虎離山好想太明顯了,萬一他們不上當,豈不是把自己給暴露了門要不干脆下點毒吧,反正無盡風暴之戒里,還有半截獅蠍尾巴吧,時間過得很快,就在這家伙心里轉著下流念頭的時候,宴會已經正式開始了,首先舉杯致辭的,正是宴會的主人,羅蘭城城主阿拉索.

"感謝諸位貴客的光臨!"

手機問:訪問:




上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傳奇刺客     下篇:第三百三十五章 翡翠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