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三百五十五章 仲裁者  
   
第三百五十五章 仲裁者

第四百五十五章 仲裁者



清脆的馬蹄聲中,幾輛馬車飛快駛過,在大陸上掀起了滾滾的塵煙.其中一輛馬車的車廂里,身穿銀色鎧甲的雷娜,正緊緊的皺著眉頭.這位年輕的神聖騎士想起了這兩天里,自己的老師恩洛斯所過的一些話,十幾年了,娜還從來沒有看見過,老師恩洛斯對誰做出過這麼高的評價.

在過去的這兩天里,老師似乎一直在談論那個叫費雷的天才,一直在討論奧蘭納的那場藥劑師交流會.在老師的口中,這個叫費雷的天才藥劑師簡直是無所不能,他只用了幾分鍾的時間,就解決了整個藥劑師公會的難題,老師甚至覺得.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能夠化解蝰蛇之毒的人.

"這怎麼可能?"雷娜身為神聖騎士團唯一的審判騎士,有是大主教洛斯的親傳弟子,這幾年已經有機會接觸到一些光明神殿的最高機密了,她知道,陛下在幾十年前就中了蝰蛇之毒,更知道,這幾十年來光明神殿一直在尋找化解蝰蛇之毒的方法,整個安瑞爾世界,幾乎所有有名的醫生和藥劑師,都已經被請到晨曦教堂嘗試過了,可是幾十年過去了,陛下依然在被蝰蛇之毒折磨著

雷娜怎麼也不敢相信,一個二十來歲的所謂天才,就能夠化解無數醫生,無數藥劑師都無法化解的蝰蛇之毒.

也許,老師這一次真的太誇張了

對了,老師好像還過,這個叫費雷的天才藥劑師,同時還是安瑞爾世界最年輕的魔法公會會長,今天.就正式他就任輕風平原魔法公會會長的日子.

幾輛馬車緩緩的再**昏之塔外停下.雷娜推開車門從馬車上走了下來,緊緊的跟在老師深喉,往敞開的高塔大門走去,清晨的陽光斜斜灑落.將雷娜一頭金色長發映得更加耀眼.

"恩洛斯,真是好久不見!"恩洛斯等人才剛剛走下馬車,赫爾紮就遠遠的迎了上來,老人今天穿著一件嶄新的長袍,一頭亂發也樹立的一絲不苟,遠遠看去,竟好像是年輕了十幾歲一樣.

呵呵,好久不見,赫爾紮.

"對了,馬丁大主教呢,不是跟你一起過來的嗎?"

馬丁有點事耽擱了,可能要晚一點才能過來,他讓我先跟你一聲對不起."恩洛斯一臉歉意的完,又介紹了一下身旁的雷娜:"對了,我得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弟子雷娜,現在在神聖騎士團."

"雷娜潔這麼年輕就已經進入了神聖騎士團?恩洛斯,你們光明神殿果然是盛產人才,真羨慕你有這麼一個天才弟子"

"赫爾紮,我們幾vN整理

年沒見了.你怎麼還這麼虛偽?全安瑞爾世界最變態的一個天才,就在你們最高議會,你還用得著去羨慕誰?"

"哪有你得那麼誇張"赫爾紮嘴上雖然謙虛,臉上的笑容卻是異常得意.

"對了,雷娜,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一位是赫爾紮魔法師,你不是對藥劑學很感興趣嗎,找這位赫爾紮魔法師指點你好了,他可是最高議會的藥劑學權威呢"

"我呸,少拿我開玩笑,最權威的那個是誰你又不是不知道"

"呵呵,費雷魔法師最近怎麼樣?自從上次的交流會之後,我可是好幾個月都沒有見過他了,今天可是他的大日子,怎麼也沒見他出來見人?"

"那子在書房呢,沒辦法,仲裁者阿波菲斯來了,指名要見他,現在連霍夫曼都還在公會大廳等著呢.你要不要過去跟霍夫曼聊聊?"

"阿波菲斯也來了?"

"恩,今天早上過來的,依賴就把費雷拉進了書房,你也知道的,他跟這子的關系不一般"

"也對"

倆人在那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一旁的雷娜也不**話,只是安安靜靜的聽著.

如果始的時候,雷娜還覺得老師的話有些誇張,那麼現在他越來越好奇了,她真的很想知道.這個名叫費雷的天才藥劑師,究竟有什麼出奇的地方.

當然好奇的同時,雷娜心里也同樣有那麼一絲的不服氣

據老師所,這個費雷的年紀甚至比自己還,今年才不過二十歲而已,可是這樣的年紀,卻已經得到了所有人的承認,從馬車上下來一路走進公會大廳,所有人都在談論這個費雷,語之間充滿了贊揚和誇獎,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讓雷娜心中充滿了好奇,她真的很想知道.這個費雷是不是真的這麼厲害

兩人跟著赫爾紮,很快進了公會大廳,霍夫曼正蹲在地上,研究者那顆碩大的水晶球,原本就又矮又胖的身體,此時看起來更是異常滑稽.

"霍夫曼,怎麼來得這麼早?"大家都是藥劑大師,平時也經常來往.恩洛斯打起招呼來,自然也是隨意了許多.

"恩洛斯,你這老家伙也來了?先坐一會,我先研究研究這個水晶球"霍夫曼頭也不回的嚷了一句.

"這個水晶球有什麼問題嗎?"恩洛斯一臉疑惑的湊了過去,可是才剛剛看了一眼,臉上的表就僵住了:"厲害"

恩洛斯雖然不怎麼擅長銘文.但畢竟是大師級別的人物,到了他們這種境界,很多東西其實已經是相通的了,他並不懂得什麼魔力回路.也不知道什麼魔力節點,但是底座上的魔紋剛剛落入眼中,恩洛斯就知道,這絕對是一件大師級的作品.

"嘿嘿,知道厲害了吧,老子都研究一上午了"霍夫曼撇了撇嘴.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最高議會確實是臥虎藏龍,隨隨便便一個水晶球,就布下了這麼厲害的魔紋.也不知道是出自哪個王八蛋之手"

"阿嚏!這個時候,正坐在書房里的林立,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個噴嚏,他一邊揉著鼻子,一邊暗暗嘀咕,誰這麼下流,居然在背後罵老子

坐在林立對面的,是一位身材矮的老人,雜亂的胡須,雜亂的白發,一身灰色長袍上沾滿汙垢.看上去就好像一個落魄的糟老頭子一樣.不過,包括林立在內,每一個人是他的人,都不敢用"落魄這兩個字來形容他.

因為他就是阿波菲斯,最高議會的三位仲裁者之千三百年前就已經突破傳奇境界的強者,安瑞爾世界上僅有的幾位聖域法師之一,這樣的人物,又有誰敢用"落魄"來形容他?

"安度因這個不爭氣的東西.教了這麼長的時間,居然把你教成這個樣子,等老子這次回去,非打斷他的腿不可"老頭一張臉上,全是恨鐵不成鋼的神色:"你自己看看這麼好的魔法天賦,卻被你糟蹋成這個樣子,老子要是你,早就沒臉活在這個世上了"

""林立真是哭笑不得,這老頭的脾氣也太古怪了,動不動就張口罵人,偏偏自己還不能回嘴,這個名叫阿波菲斯的老頭.正是安度因的導師,換句話就是自己的師祖

就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被這老頭罵了也只能認了

"別以為你不話老子就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是不是很不服氣?我告訴你,你跟著安度因那個不爭氣的東西學習魔法,真是浪費了你這千年難得一見的天賦,老子要是有你這麼變態的精神力,早就超過格雷斯科那個混蛋了"

"其實"林立**了**鼻子,很心很心的為自己辯解了一句:"其實我也沒那麼差"

"放屁"誰知到不辯解還好.這一句辯解剛剛出口,老頭"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你這里有沒有受魔紋力量保護的地方,帶老子過去.老子馬上就讓你知道,你現在到底有多差!"

"這個"受魔紋保護的地方當然有,而且還不少,事實上,如果林立願意的話,只需要一句咒語.就可以讓十方皆殺陣列將整個**昏之塔保護起來,不過林立可不想告訴這個脾氣古怪的老頭,那可是聖域法師,真要跟自己動手,就算是有魔紋力量保護,多半也要揍得自己滿地找牙

"沒有也不要緊,老子壓制一下力量好了"

"有,當然有,簡直是太有了"林立差點沒把心髒病嚇出來,聖域法師就算再怎麼壓制力量,也至少是傳奇級別以上,真要是打起來.隨隨便便就能把自己弄成殘廢.還不如找個有魔紋力量保護的地方.至少元素泯滅和元素融化這兩個魔紋,可以讓自己受的傷輕一點

反正橫豎都是死,林立干脆咬了咬牙,一橫心念了幾句咒語.

隨著林立的咒語完成,十方皆殺列陣的力量,立刻將整個**昏之塔籠罩起來,在這一瞬間,幾乎所有人都差距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昏之塔內彌漫,只不過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這一股力量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傳來的.

"咦?"感受著十方皆殺陣列的力量,原本對林立魔法水准不屑一顧的老人,臉上卻突然露出了一絲驚異:"這是什麼魔紋?"

問:訪問:




上篇:第三百五十四章 壞消息     下篇:第三百五十六章 聖域